第625章 心有多大-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25章 心有多大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5:28Ctrl+D 收藏本站



当赵恒睡了一觉醒来看时候,看到柳双双迎着朝阳坐在阳台前一动也不动。

赵恒打了一个哈欠,一边拢着头发一边走了过来,十分轻佻地道:“小美人,这是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让恒姐去打断他的五条腿!”

“噢?是吗,那太好了,算我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甚至让易哥帮我还都可以!”柳双双说着,将手上的一个纸单递了过去,赵恒只看了几眼,特别是看了几眼备注,脸色就变了。

或许原本在北方省城的时候,她只算是一地的老大,黑白两道都玩得转,但毕竟还有很大的局限性。

现在转战到了海城这个国际化的大都市,特别是跟香江还有湾岛那边搭上了关系,更是对一些国外的势力也有所了解,道上混的有一句话说得好,叫做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江湖混得久了,混出个名堂来,锦衣玉食美女环绕,享受惯了,自然不能像刚出道的小年青那样还需要拎着刀枪去拼杀抢夺江湖地位,有那么好的享受生活,谁还乐意死呢。

而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江湖混得越久,接触的人层次越高,渐渐地了解得也就越多,刚刚出道的毛头小子认为那种能认识的人多,能打能拼,有点什么事找个人就好使就是很牛逼的一件事情了。

但是对于真正的老江湖来说,他们了解到了更多的东西,已经从井口跳到了脸盆里,可以看到更宽广的世界,看到更加牛逼的人和势力,自己在他们的面前而言,不过就是个渣渣而已。

赵恒就是如此,看着纸上罗列出来的那些冗长而又拗口的外国人名,她一个也不认识,但是后面所标注的势力却有所耳闻,血族、猎魔集团,这隐隐听说过的名字已经让人忌讳莫深了,甚至最早都能追溯到上千年之前的几场大战。

这种底蕴深厚的老牌势力已经不是简单的过江龙那么简单了,简直就是个庞然大物,在他们面前,赵恒的势力就是渣渣,每次这些西方势力的入侵都带有明显的军事色彩,是需要动用倾国的军事力量去对付的,她赵恒如今的实力和地位,跟当年的杜月笙都没法比,怎么可能跟这种老牌势力相比。

赵恒带着苦笑看着柳双双,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片子的起点这么高,才刚一出道,就跟这种老牌集团对上了,这胆子跟孙易都有得一拼了。

赵恒将纸单递了回去,苦笑道:“怕是姐帮不上你的忙啦!”

“其实你帮得上的,只需要帮我留心一些小小的细节就可以了,无论什么样的细节,我都需要,我现在正是学习阶段呢,可不敢跟他们正面冲突,还不够人家一根手指头摁的呢!”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听到柳双双这么说,赵恒当时便轻松了一口气,如果柳双双坚持的话,她还真有些为难,那些实力强大的外国佬不好得罪,真当人家孙易就是那么好欺负吗。

“看样子像是答应了,回头我会向我哥给你请功的!”柳双双淡笑着道,更是让赵恒一脸的哭笑不得,弄得好像自己非要把孙易给侍候好一样,他们只是非常不错的朋友,而自己还欠着人家一条命呢,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好像孙易并不怎么待见自己,自己勾了他好几次都没有上当。

“不如让你哥收了我怎么样?”赵恒笑着道。

柳双双上下地打量着赵恒,最后摇了摇头,“我倒是不反对这种事情,不过看你眼含春水的样子,肯定是早就打过主意了,我哥不动你,肯定是有他的想法,我不想多参与,你有本事尽管自己动手好了!”

“你倒是心大了,怎么?觉得你恒姐我没有那个资本?”赵恒说着一挺胸,本来穿得就少,甚至连上下的内内都没有,将傲人的身材尽显无疑。

柳双双上下打量了她几眼,“你的身材确实非常好,而且你也非常漂亮,不过,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偷偷摸摸地来找你吗?就是因为我哥喜欢温柔可人型的女子,对女强人,他一向无爱!”

“我才不信没有不偷腥的猫呢!”

“偷或许会偷,只是提了裤子就不认帐,你又能怎么样?”柳双双笑道。

赵恒为之一滞,若是其它人,哪怕是地位颇高的省市级官员,她都敢下手搞个身财名裂,让他尝尽人间酷刑,可是那个孙易,想想那个猛虎一样的男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赶紧跑到了卫生间,她竟然有了反应,湿迹顺着大腿流下。

伸手摸了一把粘粘的湿痕,连赵恒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受虐倾向了。

孙易迎着朝阳长长地呼出一口炽热的气息,舒爽得几乎都快要哼哼起来,昨天被那个麻勇一顿痛打,劲力入体吐上好几口血,虽说受了一些内伤,但是也将内火所造成的经脉淤堵为之一清,甚至昨天又练了一夜的九图邪功,内火虽盛却在自己可以压制的范围之内。

“真该把那个箱子也带来,我觉得我现在可以承受连续两次的修炼!”孙易道。

“你手上一共就有剩下三颗药丹了,昨天为了恢复内伤你吃了一颗,手上就剩下了两颗,只靠这两颗药丹你能熬得过九图邪功强行催动时所产生的后果?”月色和尚一脸认真地问道。

孙易为之一滞,狠狠地瞪了月色和尚一眼,“你这个人可真是没趣啊,我不过就是自我安慰一下,你还当真了!”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月色和尚十分老实地道。

“出家人还不吃荤不近色了,你一天搂两个姑娘,哪有一点高僧的模样!”孙易笑骂道。

“孙居士,小僧已经放下了那两位姑娘,你怎么还放不下呢!”

“呀喝,还跟我玩禅机是吧,那咱们就好好玩一下,走走,咱们吃饭去!”孙易说着,拽着月色和尚就去了楼下的自助餐厅,这种档次的自助餐山珍海味样样不缺,还都是名师料理,若是放在外面,每个人不掏个万八千的都不好意思走进来。

孙易带着坏笑给月色和尚挑捡了一大盘子各种海珍,生鱼片之类的肉食,自己荤素挡配的也弄了一盘子。

“和尚,吃啊,女人都搂了还差这点东西了吗!”孙易道。

月色和尚十分自然地夹起了一片生鱼片,在料汁里蘸了一下放入口中吃了起来,跟着又夹过一个硕大的海蟹,熟练地剥壳取黄吃肉,连姜醋汁都没有放过。

看到孙易惊讶的眼神,月色和尚晃了晃手上的螃蟹钳子道:“其实,这是一颗青菜!”

“那这个呢?”孙易一指盘子里的几片金枪鱼生鱼片问道。

“噢,这个是豆腐!”

孙易翻了个白眼,差点把盘子直接就扣到他的大光头上去,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月色和尚淡淡地一笑道:“在我佛心中,它就是青菜萝卜,世界也不外如是!”

看着和尚那油光光的嘴唇,孙易一时竟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碰到这么不要脸的一个和尚,他还真有些挠头,特别是这和尚平时都是一副宝相庄严的模样,有句成语正适合他,叫做道貌岸然。

月色和尚跟着又补了一刀,“其实,我佛门武僧因要习武健体护法佛门,是允许吃荤的,真正戒荤的是禅经僧!”

“吃吧吃吧,怎么就不挣死你呢!”孙易说着又往他的盘子里拨过去几块烧鹅还有几个生蚝。

月色和尚来者不拒,把满满的一盘子荤菜全部吃得精光才罢休。

吃完之后一抹嘴,坐在这里又喝了一会极品毛尖消消食,然后两人向赌场大厅的拳台处的休息室走去。

外面的看台上已经坐满了观众,那些主办的豪客们也一一落坐,其中韦少的脸色已经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了,因为他没能逮住麻勇的妹子,同时麻勇也没有退赛,更没有回到京城,而是留了下来,准备打最后的一场复活赛。

虽说麻勇要是取得不错的成绩,他这个投资人也会跟着受益,可这不是受不受益的问题,而是面子的问题,所有人都知道麻勇和自己闹掰了,甚至翻脸成仇,可是现在他竟然又留了下来,这后面有人伸手了。

京城那边还在查,麻勇这头,韦少很想直接找人一枪打死他,如果是在京城的话,弄死一个麻勇不过就是一枪的事情,事后连个追究的人都不会有,韦少在国内有横行的资本。

可这里是奥门,虽说名义上已经回归了祖国,可是一国两制之下,上头也要考虑国际影响,这些大少人在这里挥金如土,只要不过份就没什么关系,可要是闹出点妖蛾子来,虽说不至于闹出太大的事情,可最后连长辈都会下不来台,还会给政治攻击的借口。

纨绔大少人可并不仅仅是纨绔,出身政治世家,怎么可能目光那么短浅,事实上他们要比一般的官员都有眼光。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