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这回爽了-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20章 这回爽了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5:6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只瞥了几眼,那个老毛子就已经像熊瞎子一样轰隆隆地扑了过来,速度惊人的快,全然看不出此前脚骨受伤的样子,显然他之前吃下去的东西不但可以激发人体潜力,同样还具有极强的镇痛作用。

孙易一个矮身,老毛子的大巴掌从他的后背处滑过,指尖刮得后背又酸又疼,像是来了一次痛快的刮痧一样。

孙易与老毛子擦身而过的时候,手臂一甩,指尖像是鞭子一样的抽在了他的胯下,男人这地方是绝对的要害,甚至比击打头部的效果还要好,蹭上一下都疼得厉害,更别提像孙易这样的身手以鞭手抽击上一下子。

孙易明显感觉到自己抽中了要害,一颗蛋蛋在他的抽击下都变了形状,就算是再强的男人,甚至是狼人奥维尔,挨上这么一下子也要捂裆乱蹦。

可是这老毛子像是没有感觉一样,受伤的那只脚重重地一跺,瞬间转变了方向,如同一只野兽一般纵身而起扑了过来,双手搭住了孙易的肩头,硬是将他扑翻在地。

被扑翻的孙易后背一挺,一条腿蜷缩了起来,在老毛子那双蒲扇一样的大手扣住自己咽喉之前,重重地一脚蹬在了他的小腹处。

孙易后背着地,正好有了借力的地方,这一脚又蹬得实实在在,直接就把这个体重达到三百多斤的老毛子蹬得腾空而起,飞起三四米高,差点撞到笼子的顶层处。

孙易一个翻身爬了起来,嘴角也露出了淡淡的冷笑,那几个毛子豪客紧张地站了起来,而真正的内行则微微地叹了口气,从孙易这一脚把老毛子蹬得飞了起来,并且他自己也站起来的时候,胜负就已经分出来了。

腾空而起的老毛子身在空中没有了可以借力之处,而孙易又稳居地面,本身实力丝毫不差,在这种情况下,老毛子基本上无法再翻身了。

老毛子刚刚落下来,孙易的足下一蹬,利箭一般地窜射了出去,同时飞起一脚踢了出去,正踢在老毛子的腰侧,把落下来的老毛子踢得又飞了起来。

老毛子发出嗷嗷的怒吼声,再一次落下来的时候,在孙易踢中他胸口时,一合双臂将孙易的腿抱住,孙易的身体一蹭借势滑了过去,一脚踢向他的咽喉处。

老毛子将下巴一垂,孙易这一脚踢在他的下巴上,牙齿崩飞,甚至连下颚的关节都被踢碎了,下巴松松垮垮地低垂着,哪怕受了如此重的伤,仍然抱着孙易的腿不放,发出呜呜的低吼声,仅任手臂上的力量就把孙易抡了起来。

孙易的腿一缩,只抡动了半圈,孙易就拽住了他的手臂扑到了这个毛子的身上,膝盖向前一顶,压住了他的锁骨,跟着拳头如雨一般地劈头盖脸地砸了上去,拳拳着肉,打得老毛子怒吼连连,发出呜哇呜哇的怪叫声。

孙易这一出拳,那些赌徒中的内行们却惊住了,纷纷后悔自己怎么就没有把注压在他的身上,看他出拳的速度,已经达到了每秒钟将近二十拳的速度,这么快的拳速,足以稳得上顶尖高手了,甚至不需要什么技法,仅仅是以快拳的速度就足以把一般人打得抱头无法反击了。

最重要的是孙易每一拳都打得极重,拳拳打下去,都是骨骼碎裂的爆响声,而看台中的洛心远脸孔都扭曲得不成人形了,他算是看出来了,当初他去找孙易的麻烦还能活着回来简直就是走了狗屎运,要是换成现在的这种打法,十条命都不够丢的。

可笑的是人家手下留情,自己还十个不服八个不忿的,甚至还抱着回头再找他麻烦的心思,现在孙易展现出来的暴力攻击能力,完全爆掉了他曾经的想法,现在恨只恨在他身上压的注太少了,早知道他这么凶悍的话,自己非要把全部身家都压到他可以得冠军的大注上,可惜现在盘口已经封掉了,或许自己可以找地下赌档接着下注。

放下了心思的洛心远不再像从前那样患得患失,而是你一个真正观众那样站了起来,不停地挥着拳头,吼着打死他,打死他,看得旁边的鬼斧一头的雾水,一般的拳手很少有像他这么狂热的时候。

老毛子根本就感觉不到疼痛,哪怕孙易的拳头把他的脸都打得变了形状,两根锁骨全部打断,他仍然在吼叫连连,不停地挣扎着,一直都没有放开孙易的大腿。

孙易一拳头轰在他的脑门上,把这个老毛子打得脑袋重重地一震,冷笑着:“我欣赏你的韧性,但是我不赞同你的做法,记住了,回去以后,还是当个小百姓,这拳台太危险了,不适合你,看在你让我打得这么爽快的份上,我就不废掉你了!”

孙易说着,手在老毛子的肘关节处一捏再一错手,一声轻响,老毛子的肘关节顿时错位,双手也无力地松开了他的大腿,之前光顾着打得痛快,甚至都忘了使用这种精妙的分筋错骨手了,相比之下孙易更加喜欢拳拳到肉的打法。

孙易这一手让台下的几位传承出身的武学高手脸色微微一变,分筋错骨的手法并不难学,练武之人对跌打损伤都很精通,其中就包括各种正骨手法。

但是手法有高低之分,像这个粗壮的老毛子,筋肉结实,关节粗大,在无意识或是受伤的情况下正骨都很难,也不是不能做,可要是在对方紧张状态下错骨,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至少台下这几位高手都做不到。

被卸掉了肘关节的老毛子终于松了手,孙易也起身,面向看台举起了双手,但是那个老毛子并没有认输,而他的老板也没有向主办方承认失败,一时间那些裁判只能等,按着规则,当倒地不起,除了死亡之外,如果三分钟之内无法再站立的话,就算输。

那个老毛子不知疼痛,甩着变了形的脑袋,关节碎掉的下巴更是甩得扑噜噜直响,不停地想要站起来,可是被孙易在脑袋上打了上百拳,脑震荡都是轻的,脑溢血是必须的,一时半会又哪里站得起来。

终于,这个老毛子在药物的催动下站了起来,锁骨断掉,肘关节被卸掉,两条手臂软绵绵地搭在身体两侧,粗壮的双腿如同大柱子一样,蹬蹬地向孙易跑了过来,一头就向他撞了过来。

这老毛子早已是头昏眼花了,哪里还是孙易的对手,轻轻一侧身就闪过去,再顺手一推,梆的一声撞到了铁笼子上,鲜血崩射,翻着白眼昏死了过去,再也站不起来了。

那几个毛子豪客脸色阴沉地站了起来,转身就走,似乎已经抛弃了这个毛子拳手,才第一轮,他们的拳手就被淘汰了,金钱的损失还在其次,关键是脸上实在挂不住了,谁说老外就不在乎面子了,这可是顶级赛事,颜面更加重要。

这个昏死过去的老毛子被几个后勤汉子拖下去的,他的体形太大了,大到没有合适的担架可以使用,所以只能用拖的,必要的医疗还是可以有的,主办方不会因为对方的老板抛弃了拳手而同样抛弃,他们的信誉不允许他们这么做,最好的医疗肯定是有的,但是能做到哪一步只能看天意了。

孙易也被医生处理一下伤口,只是头皮裂开了挫伤,只要简单地清洗一下,然后再缝合就可以了,医生给他处理伤口的时候眼中分明还带着惊讶的神色,受伤也不过才十几分钟而已,伤口已经止血结痂了,如果不是为了缝合伤口的话,根本就不用再做处理了。

孙易摸摸脑袋后头少了一块的头发,心里还有些恼火,但是这种火头还不至于冲着那个老毛子拳手发,顺口询问了一下情况。

“问题不是很严重,脑部有溢血,以他的身体素质完全可以自行吸收,不必开刀做手术,真正难的还是他的颚骨关节处,需要更换人工的,只怕他以后再也无法吃稍硬一些的东西了,还有他的关节,我们的两名中医无法用手法复位,只能开刀做手术了!”

“至少他还活着!”孙易喃喃地道,这一场打下来,内火全消,别提多舒服了,心情大爽的孙易索性就出手一次,捏着毛子大汉的关节一推再一送,轻松复位,看得那两名骨科中医直瞪眼睛。

而被打碎的下颚骨,孙易也尝试了一下,手捏着这个老毛子粗糙的下巴,多少有些腻歪,不过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顶多再多帮个忙好了。

伤是自己造成的,所以孙易的心里也有底,稍稍一摸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关节的勾环处伤处并不大,而是下巴的两侧和底部全部断掉了,捏着骨头进行复位,然后再用石膏固定,这一手可比关节复位难多了,那两名骨科中医瞪着眼睛凑到跟前,把孙易的手法看得一清二楚。

孙易也没有避开他们,自己又不靠这个吃饭,自然也不存在教会徒弟饿死师父什么的,在孙易走的时候,这两名中医还送给孙易自已配制的骨伤秘方药,孙易药丹在手,本来并不需要这东西,但是人家一片好意,自己也不好拒绝,内火全消的孙易还是很好说话的。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