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7章 我相信-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17章 我相信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4:54Ctrl+D 收藏本站



门外的大飞哥他们却看不出其中的门道,甚至还有些可惜,那个蒙面女子虽然把脸挡住了,可是看她光洁的额头,肯定也丑不到哪里去,最妙的是她的身体,柔韧而又轻灵,这要是弄到床上去还不把人爽死。

可惜这么极品的一个女人,却要被鬼斧生生地踢死了,一旦战斗起来的鬼斧眼中只有胜负,根本就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至于大飞哥,不认为一个女人会比将要到手的几个亿更加重要。

一想到这个不由得想起了当初在香江,一掷数亿港币就为了一个风月场所的大陆妹的孙易,那才是真男人,当然,他扔的钱都是自己欠他的,根本就不用他掏出一个子来,那也是让人难望项背的魄力了。

鬼斧越打越是心惊,他已经使出了混身解数,哪怕是眼看着自己的脚踢到了对方的身上,也是混不着力,双方的差距似乎越来越大了。

鬼斧的心越来越沉,借势一个熊靠,想用自己纯身体的力量震伤对方,却不料一只温暖的小手从他的肋下穿插了进来,鬼斧暗叫一声不好,身体狠狠地一沉,可是前靠的势已成,哪里能说收便收。

跟着这只小手借着他的前势微微一托,然后是一股难以言喻的巨力传来,身体一轻,整个人都跟着飞了起来,然后眼角瞥到了一抹淡淡的蓝影跟着冲了上来。

鬼斧人在空中,借着腰力狠狠地一扭身,双臂在身前一架,跟着一记扫堂腿向前方扫去。

蓝影微微一沉,他的后背上啪啪啪被印了三掌。

这三掌拍中了后背,顿时整个人像是被扔到了极寒之地,全身都失去了知觉,身体更是无法控制,扑通一声摔到了地上,身上仍然麻木得厉害,内脏似乎都被冻住了一样。

此时的鬼斧已经输得不能输了,但是心里没有一丁点的不服念头,因为这个小姑娘确实够厉害,在瞬间就以内息封住了自己的气血,这种手段只有那种真正的宗师高手才具备。

或许那些宗师高手在黑拳台上未必是自己的对手,但是之所以是宗师,一是武学修习精湛,二是对武学有着独到的见解和理解,无一不是德高望重之辈,君子不外如是,三便是宗师级高手修炼的并不仅仅是武学,还是传统传承中对于宇宙,自然还有人类本身小宇宙的理解。

蒙面女似乎是手下留了情,只躺了一小会,鬼斧就可以强撑着站起来,可是身体仍然麻木得厉害,几乎都要感受不到自己的呼吸。

门外的大飞哥等人已经完全傻眼了,没有想到刚刚还狂风暴雨一样占尽上风的鬼斧就这么莫名其妙的飞了起来,然后自己摔了一下就动弹不得了,一个能把沙袋踢爆的牛人,怎么这会像瓷娃娃一样的脆弱呢?

他们都是外行人,自然没有看到蒙面女巧妙的借力手法和内息断气的神奇能力。

“我输了,参赛名额交给你了!”鬼斧说着,大步走向角落的一个大提包,从里头翻出一张制做精良的请柬来,请柬只有一个大大的数字八的编号,外面是用桑皮硬纸制做的封皮,里面是两片压制精薄的金铂,就连数字都是用珀金所制,华丽之极。

在这张华丽的请柬里头,甚至还有一个防伪用的隐藏式芯片,可以保证每张请柬都是独一无二的,甚至还具有很强的收藏价值。

蒙面女扬了扬手上的请柬,道了一声谢,然后轻飘飘地向门口走去,步子细碎,走动迅速,如同在云端飘行一样,等她推开门的时候,大飞哥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

看到蒙面女走出来,大飞哥他们齐齐地退后了几步,一声都不敢吭,蒙面女向他们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蒙江大厦,大飞哥甚至都不敢派人去探她的底。

直到蒙面女离开,鬼斧的脚下才是一软,扑通一声坐了下去,额头的汗水汩汩而下,气血被阻断可不是那么好受的,甚至还有一阵阵的呕吐感,这个蒙面女倒底是什么来头?怎么懂得这么高明的截脉手法?这种手法据说早已经失传了,难道是哪个大宗派的弟子?

或许把请柬交出去也是一件好事,以他多年黑拳的经验,总觉得这次奥门拳赛透着一种不简单的异样,自己真要是登台的话,只怕就要下不来了,不说别的,仅碰到蒙面女这种高手,一旦失手,自己的小命绝对不够丢的。

他能够感觉得出来,自己跟蒙面女根本就不是一个水平上的,如果对方要击倒自己的话,三个照面,或许两个照面就够了。

鬼斧暗自下了一个决定,就算是自己不能以拳手的身份参赛,说什么也要以观众的身份弄一张前台票,以他多年黑拳的经历,要弄这么一张票并不难。

奥门,在一国两制的制度下,搏彩业蒸蒸日上,在这种合法的搏彩业下也有着良好的声誉,在这里有一夜之间输得倾家荡产的富豪,也有一掷几千万甚至是上亿的地方高官或是官宦子弟,更有一夜暴富的幸运儿,无时无刻不在上演着传奇。

但是在今天,奥门最大的赌场皇冠赌城挂出了道歉的牌子,明日将停止搏彩一天,承办一场亚洲最大的无限制格斗拳赛,而且已经打出了各拳手的资料和照片,其中的两张照片,一张是面无表情的孙易,一张是仍然在蒙着面孔的蒙面女。

奥门这个地方赌的花样有很多,当然也包括了黑拳,在别的地方叫黑拳,可是在奥门,就是一项十分正常的搏彩,很多热爱无限制格斗,甚至是对黑拳也极有兴趣的老赌徒惊讶地发现,这些人物资料当中有很多人物都极其陌生,比如那个叫孙易的大陆仔,还有那个蒙着脸的小姑娘,根本就没有听说过。

但是到了下注的时候就不一样了,由于人员是头一天才定下来的,所以只有一天的时间下注,注落封盘,后头不允许任何形式的追加,当然那些拳手背后的人如何去赌,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皇冠赌场一概不负责。

皇冠赌场的一楼已经完全被清空了,所有的赌台全部撤走,搭建起了四个硕大的拳台,四周也摆上了阶梯状的看台,看台上的位置不多,只有不到两千个位置,能够来到这里观战的无一不是一方大豪。

当鬼斧走进来的时候,看着看台上的一个个人影心里不由得微微颤动了起来,那个坐在前方,体态微胖,面目稍黑的中年人正是金三角地区最大的毒枭查猜将军,甚至还一度与缅**方死磕过,不但死磕,还打赢了,属于真正的一方传奇。

几个眼窝深陷,高鼻梁,面目阴沉的老外,好像是米国东岸的黑手党成员,最神秘的就是坐在边角处,全身都裹在黑色斗蓬衣里的那伙人,透着一股阴森森的感觉,特别是为首的那个人,看一眼都觉得让人全身发冷。

而那个一身白西装,留着雪白色络腮短须的老头,看起来面目平和,但是与那些黑斗蓬的人对视的时候,目光中分明就闪过令人心悸的精芒。

以鬼斧的见识都不认识这些人倒底是,是何方神圣,但可以肯定是对方的来头非常不简单。

相比之下,香江的大飞哥,大陆方面的赵总,还有云贵一带华南帮的人可就不起眼了,但是在侧左方位置的那向个年度不凡的年青男女却让人不敢小视,那些人在香江和奥门都有挺大的名头,因为他们来自红色豪门,一个大国的红色豪门从来都不容让人小视,特别是在如今这个年代,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鬼斧本来还想弄一个靠前的位置,现在能够坐在中后方都觉得庆幸,自己应该离他们更远一些。

鬼斧刚刚坐下就碰到熟人,正是洛心远,两人曾经在拳台上遇到过,但是因为背后老板的妥协没能打起来。

洛心远看到鬼斧也是微微一愣,两人只是泛泛之交,微微点头也就算打过招呼了。

后台休息区是临时用消音板隔成的一个个小房间,每个房间大约十平方大小,孙易穿着一身白色的练功服,盘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努力地平息着自己的邪火,这邪火像是从内脏中烧出来的一样,时时刻刻都像是要将他烧成灰一样。

月色和尚盘坐在他的对面,一脸的无奈,“孙居士,你可以再考虑一下我的建议,以战斗来发泄戾气与内火无异于饮鸠止渴,并非长久之道!”

孙易悠长地呼吸了一次,看着他微红的面孔,月色和尚崩紧了身体,随时准备跑路,他可不想在最后关头保不住后的花儿。

“不管了,能熬多久算多久,你不也说了,只要九图邪功能够完全修成,便可以龙虎交泰,阴阳融汇贯通,化邪为正吗!”

月色和尚摇了摇头道:“可是至少要八十一次修炼才可以,你如今只用了三次便有如此强烈的内心滋生,往后的每一次都会更加强烈,只怕难到最后你就会被内火焚心,失去神智成为一个只知泄火的狂魔,据我所知,除了在战乱年代以厮杀泄火,或是宫中太监之外,再无人能够修成九图邪功!”

“我相信我可以!”孙易咬着牙根沉声道。

看书蛧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