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 你是按摩的吧-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15章 你是按摩的吧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4:45Ctrl+D 收藏本站



也难怪洛心远看到孙易的第一眼就会产生轻视的感觉,因为没有交过手,看起来孙易完全就是在靠蛮力狠拼狠打,并不知道九图邪功对孙易造成的内息奔腾激荡的浩然之力。

而洛心远练的是形意拳,还是家传实战的一支,武术界有一句老话,叫做太极十年不出门,形意一年打死人。

太极属于内家拳,并不是一定要练十年才行,而是太极更注意的是人体与自然的沟通,而形意拳与太极一样属于内家拳,只不过打法多属于直行直走,特别是形意短打最适合战阵使用,全无花俏招法,长劲也是武学当中最快的,形意一旦施展起来更是直行直进,且走且战如同黄河决堤般无孔不入。

对于洛心远来说,自己一个修习形意拳已经有了七八分火候的世家子弟,面对孙易这个只懂蛮力的外行人简直就是在欺负人,所以他一点压力都没有。

洛心远连最基本的架子都懒得摆,十分轻俏地向孙易勾了勾手指头,孙易的嘴角一挑露出一个冰冷的微笑,迈步就向洛心远走了过来,每一步落地都实实在在,将地板都踩得微微一颤。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孙易几步走过来,洛心远的脸色一下子就端正了起来,就冲孙易这几个步伐他就看得出来,至少孙易的下盘极稳。

当孙易走过来的时候,洛风远突然足下一迈,另一只脚一趟,只行了半步,拳头从胸腹处瞬间打出,似乎是在那里长出了第三只手一样。

形意拳中修习要点最少,也是易学难精的半步崩拳,当年的形意宗师郭云深前辈以半步崩拳打天下,一拳击中,力透背心,人飞丈许开外。

洛风远就是要速战速决,一拳定胜赢,如果多缠斗一会都会丢了自己的面子,那个姓赵的就算是不嘲笑自己,可是那双大眼睛中透出些许嘲讽来也会让他心里不舒服。

不远处的月色和尚微微地一摇大光头,形意拳做为流传较广,分支较多的一种拳法,做为传经僧他全部都懂,甚至还精通其中的几支,这个洛心远的实力比他还要差上几个档次,却偏偏敢对孙易使出半步崩拳这种近身搏战的招法来,才一出手他就输定了。

洛风远的崩拳几乎是瞬间就撞到了孙易的胸口处,啪的一声轻响,拳头微陷在孙易的肌肉处,一股劲力透体而入,让后背处的肌肉都狠狠地颤了几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孙易只觉得内脏拧劲似的微微一疼,这种疼痛让他的邪火都为之一清,眼神变得更加清明了。

洛心远微微一愣,难以置信地看着还贴在孙易胸口处的拳头,再抬头看看孙易微显狰狞的脸色还有闪亮的双目,再看看自己的拳头,他已经快要懵了,下意识地收拳又轰出了一拳,拳头仍然贴在孙易的身上,人家连身体都没有晃一下,半步崩拳之下,不是应该将人击飞的吗?难道自己的劲力发的不对头?此时此刻,洛心远已经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了怀疑。

跟着,一只大脚一抬,没有任何花哨地当胸就踹了过来,洛心远的双臂一横,身体一缩,跟着像是被火车头撞了一样倒飞了起来,落地的时候余力不尽,踉跄着又退了几步,身体一仰变成了滚地葫芦,翻了几个跟头才消去了余力。

洛心远那张削瘦的面孔已经变成了紫青的猪肝色,一身的本领只来得及出了一招就被人家给揍成了滚地葫芦,这让一心想拿到黑拳大赛名次的他如何能够接受。

孙易向他扬了扬下巴,十分不客气地道:“赵恒的眼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花那么多钱就请了你这么一个玩意?”

洛心远的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想当年他因为品行不端,把自己的两个表妹给祸害了,父亲和表兄联手教训他,却仍然被他将两位亲人打得口喷鲜血,一条命去了大半条,然后逃离了家族,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

“你现在说这些有些太早了,我还没倒下呢!”洛心远咬着牙根沉声道,甩了甩几乎失去知觉的手臂,呼吸之间带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心。

洛心远嘴上说得痛快,可实际上已经在暗暗心惊了,对方看似十分随意的一脚,不但震伤了手臂的肌肉筋腱,同样也伤了自己的内脏,以他现在这种状态,就算是打赢了孙易,也不可能再带伤参与黑拳赛。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打赢了孙易,他就有一千五百万的入帐,比参赛拿名次得到的只稍微少了那么一点,也不是不能接受。

就算是自己打不赢他,也要将他重创,自己无法参加,他也休想参加,人性有的时候就是这么恶劣,损人不利已这种事情并不少见。

洛心远再一次扑了上去,双拳如风,腿脚如雨,将形意拳的工、顺、勇、疾、狠、真六大要诀展现得淋漓尽致,内息运转圆润如意,此时的他觉得自己超常发挥,实力比往昔更胜几筹,直到把孙易打得缩在墙角,双手护着头一动也不动,打得那叫一个痛快,胸中的闷气更是一散而尽。

“爽快!”洛心远的双臂一振高声大喝着,跟着狼一样的眼神望向了月色和尚,“怎么?你不服!”

月色和尚的脸上无悲无喜,只是那眼神有些古怪,合十着双手向洛心远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他的背后。

洛心远只觉得一股寒气从尾椎处直冲而起,一直升到顶门,让自己的头发都竖了起来,身体一窜一跳,跳出去七八米远才敢回头。

不知何时,孙易已经站了起来,也放下了护住脑袋的双臂,身上乱七八糟的脚印,嘴角还有淡淡的鲜血流出来。

孙易抹了一下嘴角的鲜血放在眼前看了看,然后咯咯地笑了声来,笑声如同枭鹰夜啼,怪异之极,阴冷般的感觉也从洛心远的心中升起,似乎要把他的心脏都冻得停止跳动似的。

“你痛快,我也痛快!”孙易淡淡地道,跟着舒展了一下身体,吐出一口带着血腥味的郁气,似乎把自己的邪火也吐了出来,已经有半个月没有这么舒服过了。

“还是这种按摩比较带劲,和尚缩手缩脚的,手劲不够大啊!”孙易哈哈地大笑了起来,笑得月色和尚也忍不住苦笑了起来,面对孙易的时候,顿悟之后的佛性都压不住。

“现在让我给你松松骨吧!”孙易说着晃着膀子就向洛心远走去,洛心远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他算是明白了双方差距,刚刚他可是一点都没有留手,这种程度的打击竟然还像没事人一样,难道他是铁做的吗?

心道不妙的洛心远目光向四周微微一扫,自己离窗子更近,这里是四楼,楼外还有两个空调机,足够自己用最快的速度落地离开了,至于钱不钱的问题他已经不再考虑了。

洛风远的脚下一蹬,以最快的速度向窗口奔去,临近窗口的时候腾身而起,双臂护在头脸处向窗子撞了过去。

可是他的手臂刚刚触及到玻璃的时候,脚踝一紧,跟着一股大力传来,硬生生地将腾空状态的洛心远给拽了回来,扑通一声摔在地上,而脚踝还在孙易的手上抓着,那只手像是铁箍一样死死地勒着脚踝,似乎要把骨头捏碎一样。

洛心远发出一声惊惧到极点的怒吼,抬起另一只脚就向孙易狠狠地踹了过去。

孙易的手臂一抬,硬是挡住他这一脚,然后咧嘴一笑,面目更显狰狞,跟着身体一崩,肌肉瞬间坟起,跟着洛风远如同腾空驾雾一样的飞了起来,被孙易在空中抡成一个圆圈,重重地向地板上砸去。

洛心远只来得及将双臂横在胸前以减轻撞击,跟着砰的一声砸到了地板上,胸口一闷,几乎喘不上气来,跟着身体又一次飞了起来,后背重重地砸到地面上,刚刚被闷在胸口的闷气终于吐出来了,同时还有一口鲜血如同血箭一般地吐起三尺多高。

“太差劲了,比安德烈差得远了!”孙易把如同一瘫泥一样的洛风远松开,再打下去就太没意思了。

招呼了两声,跆拳道馆的两名教练跑了过来,先跟孙易打了个招呼,本来这馆主是一个曾经留学韩国的学生,跆拳道方面很有天赋,还在国际上得过奖,开个跆拳道馆也就是为了混口饭吃。

曾经跟林市道上的大哥闹出过矛盾,还是孙易调解的,再加上孙易确实能打,馆主在他的手上都走不过三招,一来二去也就熟了。

这种练武的地方受点伤很正常,看着躺在地上几乎昏迷过去的洛心远,两名教练也不惊讶,把人向担架上一扔就抬了出去送医院了,到了医院一提易哥的名号,连医药费都可以先欠着,等到最后一块结帐。

易哥在这块地界上确实是跺跺脚四方乱颤,面子极大,但是信誉也极好,从来都不会拖欠别人一分钱,这也是他能够让别人服气的原因之一。

“今天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孙易晃了晃手臂道。

月色和尚道:“孙居士,若是你此刻停止修习九图邪功,稍加时日必定可以恢复过来!”

孙易沉吟了片刻,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伯爵安德烈给孙易的压力很大,现在又冒出一个候爵来,身边又有已经怀孕的斯嘉丽,要保护她,只有自己真正地强大起来才可以,他宁可承受九图邪功所带来的严重后果,总会找到办法的。

本文来自看书辋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