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0章 又见恋物虎-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10章 又见恋物虎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4:23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好说歹说,斯嘉丽才算是同意不下深水,只在水温稍高的浅水处用毛巾沾着水洗洗身体。

孙易仰躺在河水里,看着斯嘉丽用毛巾撩起河水,水珠在她白皙的皮肤上崩起万点水星,浑圆的美臀,修长的双腿,还有那怀孕的肚皮,在夕阳下如同带着母性的圣母下凡一样。

孙易忍不住游了过去,接过了毛巾帮起了忙,酒红色的长发在身上滑动着痒痒的,不过让他奇怪的是,头发是酒红色的,但是那地方的却是金色的,以前还真没怎么注意,不过斯嘉丽自己也解释不清这个问题,反正头发的颜色不是染的就是了。

孙易的邪火正盛,这种小小的游戏顿时就让他有些忍不住了,就在河边,轻轻地扶起了斯嘉丽的长腿,小心地向深处寻觅而去。

正当激烈的时候,斯嘉丽的身体一颤,然后孙易明显感到一阵紧缩,甚至让他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如同把家伙锁住了一样。

“有老虎,老虎!”斯嘉丽惊呼了起来,指着前方,同时也站了起来,她丰满浑圆的臀部一挤,再加上紧缩如锁般的地方,让孙易闷哼了一声,好像要断了一样。

“别紧张,别紧张,弯腰,弯腰!”孙易轻轻地哼哼着,以他现在的实力自然不怕老虎,更何况那老虎看着还很熟,脖子上还挂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只剩下两条袖子了,不正是那头挺变态的恋物虎吗,还真巧,没有入深山竟然就碰到它了。

老头远远地低啸了一声,快步跑了过来,竟然没有来找孙易,而是在孙易扔在地上的衣服那里趴了下来,脑袋在衣服上蹭动着,跟着一翻身,就在衣服上打起了滚,如同一只正在卖萌的小猫咪。

“斯嘉丽,别紧张,别紧张,我们可是老熟人了,我认识它,它很友好,绝不会攻击我们,还有,你夹疼我了!”孙易一边抽着冷气一边道,心中还暗自琢磨着,难道血族的身体强,生命力,就连这地方的弹性也出奇的强吗?

孙易也不敢强行向外拔,生怕两人都会受伤,在他的劝慰下,斯嘉丽总算是稍稍地放松了一些,让孙易也解放了出来,暗自抹了一把冷汗,谁知道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不得不说这人体真的十分神奇,竟然能够仅凭肌肉收缩就把家伙给夹住。

孙易揉了揉被夹得生疼的家伙,快步向那只恋物虎跑去,伸手去抢衣服,可是这只是恋物虎死死地咬着孙易的衣服就是不肯松手。

“撒嘴,快点撒嘴,我这回就穿这么一套衣服出来的,大不了我把外套给你!裤子你不能带走,不是,你特么一只公老虎,咬着我内裤不放算怎么回事!老子对公的没有兴趣!”

情急之下的孙易光着身子冲了上来,一把抱住了这只恋物虎的脖子,脚下一探再一绊,硬是把这只七八百斤重的东北虎放翻在地,骑在它的肚子上伸手就去掰这只恋物虎的老虎嘴。

从虎口里头抢东西也只有孙易才能干得出来这种事情,本来孙易就有一身变态般的力气和常人难及的敏锐反应,现在修习了九图邪功之后,变得更有暴发力,硬是把老虎嘴给掰开了,把衣服抢了下来。

如果孙易多带一套衣服的话倒也不在乎送恋物虎一套,可就这么一套,被它叼走了自己总不能光着身子在林子里头钻吧。

斯嘉丽看着那个跟老虎在河滩上翻滚厮打的孙易已经完全傻了,好一会才算是看出来,好像还真是老朋友,那只老虎只是闷声低吼挣扎,没有咬人也没有挠人,只是咬着衣服不松口而已。

斯嘉丽怕它把自己的衣服也抢去,男人光着身子跑倒没什么,自己挺着肚子的女人光身子跑那可就太丢人了,于是赶紧跑去先把衣服穿好。

孙易总算是掰开了老虎嘴把衣服抢了下来,抱着衣服就向河边跑,恋物虎低吼连连紧追不舍。

孙易甩手就把上衣向身后扔去,恋物虎立刻就扑了上去,叼起上衣不再松口,孙易松了口气,把衣服向河水里头一泡,气味被遮掩,恋物虎果然不再追讨了。

在河水里把衣服洗了洗,衣服在虎口里叼了好半天了,带着一股腥味。

把衣服洗好向河滩上一摊,这只恋物虎变态得很,只要原味的,洗过的衣服它是不要的,这个习惯也让孙易很是无奈,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被一只公老虎如此痴情的追求,还只要衣服不要身体。

河滩上的石头被阳光晒得热乎乎的,孙易的手劲又大,拧过的衣服像在甩干筒里甩过十几分钟一样,不到十分钟就干了,孙易赶紧把衣服穿好,生怕这头恋物虎再来抢。

锅里的鱼也炖得差不多了,孙易也饿了,把锅盖一掀,一股浓浓的鱼香气扑面而来,一条大鱼加上小半锅的汤汁,再洒上一把野葱,香气扑鼻。

斯嘉丽也凑了过来,手上拿着树枝做成的筷子往鱼身上戳,鱼皮破开,里头是半透明的油脂,散发着浓浓的香气,挑开油脂,里头就是雪白的鱼肉,看着就有食欲。

恋物虎叼着衣服凑了过来,火堆已经快熄了,它倒是不怕,只是放下衣服又不放心,赶紧叼了起来,然后再伸着鼻子向锅里头嗅。

孙易看着它馋嘴的模样,伸手把衣服拽过来栓在它的脖子上,至于原本的破衣服已经解开扔掉了。

孙易夹了一大块鱼肉放到石头上,凉一凉之后递给了恋物虎,恋物虎伸着带倒刺的舌头三两下就吞了干净,然后大脑袋扎进了孙易的怀里头,抬着脑袋要吃他筷子上的鱼肉,然后被孙易推开。

这条鱼个头不小,但是要加上一头老虎肯定是不够吃的,这一锅鱼还不够它一口吃的呢。

鱼肉还剩下一些,但是汤却被喝了个干净,汤要远远比鱼肉更有味道,剩下的鱼肉交给了恋物虎,这家伙把铁锅都舔得锃亮,刷锅都省了,不过老虎舔过的还是要再刷一刷的。

恋物虎肯定是没有吃饱,甩着尾巴转身进了林子里头,孙易着手开始搭建过夜用的棚子,刚刚搭好,恋物虎又回来了,嘴里头还叼着一只足有百来斤重的大狍子,到了孙易面前啪哒地一扔,仰头长啸,一副很骄傲的模样。

孙易很不客气地拎着短刀把最鲜嫩的肋条肉给切了下来,剩下的交给恋物虎去一边啃去了。

孙易在火堆上又搭了架子,砍了一些松木回来,把肋条肉抹上盐,在上头铺好,下头再点起了小火,一点点的薰制着,松木薰肉不但味道好,还有一股淡淡的松香。

孙易躺在棚子里头睡到半夜,伸手在旁边一摸竟然没有摸到人,听到外头有动静,赶紧爬了起来,只在月光下,斯嘉丽正蹲在地上,手上拿着一把小刀子正在切割什么,恋物虎就蹲坐在她的前面,不时地伸伸爪子,场景出奇地诡异。

“你们在干什么?”孙易问道。

孙易突然发话,把斯嘉丽吓了一跳,一扭头,鼓鼓的脸蛋更是把孙易吓了一跳,然后就见恋物虎的爪子一勾,把一大块薰肉勾了过去塞到嘴里头,斯嘉丽一回头的时候,立刻就停止了正在咀嚼的嘴巴。

孙易无奈地叹了口气,敢情这斯嘉丽半夜睡不着,跑出来偷摸的吃起了做好的薰肉,还把恋物虎也拉下了水。

斯嘉丽好不容易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有些尴尬地一笑道:“我有点饿!”

“少吃点,赶紧睡觉,还有,闲着没事别招惹那只老虎,那是真正的野生东北虎,脾气不太好,还咬死过人呢!”孙易道,扭身又回去睡觉了,有一只东北虎守在这里,基本上不会有其它的野物过来了。

等孙易早上起来一翻身的时候,身边毛哄哄的,是那只恋物虎钻进了棚子里头,就睡在他和斯嘉丽的中间,斯嘉丽的一只大腿还压在老虎的身上,手上抱着老虎的脖子睡得正香。

孙易推开这只老虎的大嘴巴的,在山里头能搂着老虎睡觉的除了他和心大的斯嘉丽之外也没谁了。

孙易昨天睡得太沉了,到了山里头,就像是回了家一样,全没有了警觉,当然,有一只没有恶意的老虎在,也不需要什么警觉。

恋物虎伸着血红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鼻子,眯着眼睛看了孙易一眼,然后接着睡。

孙易出了棚子,看着初升的朝阳,突然心有所动,然后盘膝坐到了一块光滑的大石头上,迎着朝阳运起了九图邪功。

片刻功夫,皮肤就变得通红,静脉血管在皮下不停地跳动着,被电针刺激过的穴位和强行调运起来的气感让人记忆深刻,虽然不如在槽箱里头以电针刺激那么强烈,但是仍然让孙易有一种全身鼓动,力量澎湃般的感觉。

迎着朝阳,孙易的每一次呼吸都变得极为悠长,甚至可以长达三分钟左右,心跳也在此刻变得像擂鼓似的,发出咚咚的闷响声,但是频率不高,每分钟跳动不超过十下,这么低的跳动率,却让孙易身体里的血液流动速度达到了最大,否则的话也不会把静脉血管都崩起来。

气沉丹田,纳气入体,微红的皮肤变得正常了起来,孙易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只觉得神清气爽,身体都轻了好几两。

本文来自看书网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