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 山前小路弯-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06章 山前小路弯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4:5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牙咬得直响,恨不得现在就跳起来把她的嘴捂上,梦岚已经进屋了,孙易更加紧张了,看着孙易那紧张又故做镇定的神色,斯嘉丽更加开心了。

“斯嘉丽起来啦,睡得好不,对了,你们在聊什么?”

孙易赶紧跳了起来,抢在斯嘉丽的前头道:“没事没事,就在瞎聊!”

斯嘉丽笑眯眯地道:“孙先生正在向我介绍山林中的夏季景色,他答应带我进山去转转,就当做旅行了!”

梦岚赶紧摆手,“可不行可不行,你现在还有身孕呢,可要注意,山里头有什么好玩的,吃不好睡不好的,万一磕了碰了可就麻烦了!”

“没关系,我的身体一向很好,而且,我相信孙先生也会照顾好我的,是不是啊孙先生!”

孙易气得直咬牙,哼叽了半天才点了点头。

梦岚狠狠地瞪了孙易一眼,使了一个眼色,孙易跟着她出了屋,一出门,梦岚就气哼哼地道:“你倒底是怎么想的啊,她可是一个孕妇,挺着肚子进林子去多危险啊,万一出了点什么事,咱可担不起那个责任!”

孙易只是牙疼似的直哼哼,别看斯嘉丽是个孕妇,可是才八个多月的身孕,那身体棒着呢,七八个大汉都休想近身,人家里是血族,可不是普通人。

想了半天孙易才算是找出一个理由来,“我就带她到蓝莓田那里转转,这些外国佬都没啥见识,随便转转就唬弄过去了,人家有毛病,咱最好别刺激她!”

“那你也要小心才行,万一出点什么事咱可担不起那个责任,实在不行,我跟你们一块去!”梦岚咬牙道。

孙易赶紧摇头,开什么玩笑,自己要把人分都分不开呢,哪里能让梦岚再跟过去,能少接触还是少接触的好,赶紧把家里的事情办完了,然后把斯嘉丽赶紧哄走,最好哄到省城去,去哪都行,就是别在东沟村,相处时间长了肯定会露馅。

梦岚没有再坚持,只能同意了孙易的想法,一脸担忧地看着他们两个开着车向北大河行去。

为了方便北面丛林里那片蓝霉田的产出,在北大河上修了一座简易浮桥,马上就到了采摘蓝莓的季节,浮桥已经架好了,只是这种用浮桶和木板临时做成的浮桥不是那么坚固,只要一涨大水肯定会冲块,好在这东西成本低,重新拉建也不过就是几条大绳几千块的事情。

浮桥的承重有限,汽车无法通过,但是牛马车却可以,而且这种北方长见的畜力双**车对地形也不是那么挑剔,一般情况下只要牛马能通过的地方,这种大车都能通过,所以通往蓝莓田那里,修了一处简易的小路。

这种小路机动车肯定是没法通过了,一旦下雨就会出现大大小小的坑洼,这种破路况,就算是机动车能走,那种刚硬的晃动也会把所有的蓝莓果都颠碎了,而慢悠悠的畜力车再加上防震的青草之类的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蓝莓送到野菜场,而那些用来防震的青草正好可以用来喂畜口。

原本几乎消失在几个村子里的牛马畜力竟然又一次绽放出活力来,似乎又回到了二十年,林业伐木时的热闹风光,区别就是在那时,基本上都是冬天伐木运输,而现在变成了夏秋两季,赚的钱肯定也比当年更多,那些留守的五六十岁的老人都派上了用场,新生一代的年青人还未必能玩得转这种畜力车。

现在还没到采收的季节,不过已经有人在那里进行看守了,防止一些野兽或是一些混子提前采摘,那里已经被野菜厂给承包了,顺路搭了一辆去运送补给的马车,颠颠地跑了两个多小时才到了地头上,一路上斯嘉丽兴致勃勃地看着四周,欣赏着这山林间的美景。

可惜这条路已经被跑熟了,除了几只兔子和野鸡还有一些野鸟之外,基本上见不到什么大型动物。

孙易没理会兴致正高的斯嘉丽,而是跟赶车的秀水村的老周叔聊了起来。

老周叔可是老把式了,是林业开发的第二代子孙,时常还在怀念着当年林业兴盛时的热火朝天,也能感受到当年的过度开发所带来的后果。

老周叔抱着细竹拧成的马鞭,马鞭杆用六股小指粗的竹枝拧成,弹性十足,鞭子是用几股老牛皮扭成的有大姆指粗的鞭子,越梢尖就越细,到了两米多长的鞭梢处已经只有不到小指般粗了,最前端的鞭梢同样是细牛皮搓出来的,整个鞭子都是自家手工制成的。

早些年这些东西在供销社都能买得到,但是现在九成九以上的畜力都消失了,要么就变成了肉牛肉羊之类的,像孙易家养一只能骑的大公羊简直就是不务正业。

老周叔的手艺还没有扔下,鞭子一挥再一甩,就在拉车的马背处发出啪的一声炸响,马匹立刻就一路小跑起来,让马车变成了有节奏的一颠一颠的,小时候孙易没少坐这种马车,熟悉的感觉让他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老周叔笑着道:“咋样,周叔现在还行吧,还是赶马车进林子比较爽快,开四轮子总觉得少点啥,就是可惜了这马鞭,从前马鞭的鞭梢都是用狗皮做成的,柔韧性更好,打出来的鞭响更脆,现在都不养大狗了,而且狗皮比牛皮还要贵,只能换成牛皮的,就是甩起来不太爽快!”

“哈,老周叔,听说你家还养几只狗呢,扒了皮做鞭梢正好!”孙易笑着道。

老周叔赶紧摇着脑袋,“可拉倒吧,小狗不到两尺长,儿子前年带回来的,还是什么品种的串串,一条狗就花了上千块,比人都精贵,我家那老婆子天天早起第一件不是给我做饭,是去溜狗,除了会叫唤两声,屁事不顶,比不得你家的大黑狗!我是宰了狗做鞭梢,老婆子都能把我塞到灶坑里去直接炼成骨灰,倒是省得再爬大烟囱了!”

一老一少同时大笑了起来,老周叔说的爬大烟囱说的就是火葬厂的焚尸炉,老辈人管那个叫爬烟囱,认为是对死者最大的不敬,毕竟那一辈人早已经习惯了土葬。

至于养狗这事,也确实如此,现在的人都精贵,不像从前,家家看门守护的都是家养的土狗,个头大,至于性子,说是随主人,主人凶悍的,狗也凶猛,如果主人蔫巴的好欺负,就连狗都是那种踢一脚嗷嗷叫的赖皮狗,要不怎么说打狗看主人,狗仗人势呢。

在孙易小的时候,被狗咬上一口,挤了血,再用肥皂水洗干净,剪点狗毛,烧焦了再拌上香油向伤口上一抹,用这土方子就能治好了。

可是放到现在,谁家的孩子要是被狗咬了,打上狂犬疫苗都觉得不放心,在孙易儿童时代,连狂犬疫苗是啥都没有听说过,土法子治好的狗咬伤也不见谁得过狂犬病。

孙易笑着跟周老皮聊一些过去的事情,顺便再吐槽一下现代人的娇气,老年人就喜欢唠这些。

“对了周老叔,蓝莓田那地方已经深入山里头了,没有什么野猪熊瞎子啥的出没吧?”孙易问道。

“咋没有呢,大前天还有一只野猪钻到了蓝莓田里头祸害了一通,最近蓝莓要成熟了,已经能看到黑瞎子的影了!不过你不用担心,小罗从派出所那里借了两支五连发猎枪,已经办好枪证了,大前天那只野猪就被打死了,大家伙加餐了好几天才吃完!”周老叔说着胡子还一翘一翘的。

孙易还有些担心,五连发这种猎枪装上独头弹威力也确实不弱,对付野猪还凑和,可要是碰到黑瞎子之类的大野物,要是一枪打不死那可就麻烦了,就算是打死了一样麻烦,那玩意的保护等级可比野猪高多了。

要是一只野猪狍子之类的打死也就打死了,总能摆得平,虽说现在国家对野生动物的保护力度极大,就连北方特有的雪兔,也就是野兔都算是国家三级保护动物,但是在一般情况下,上头也就睁只眼闭只眼那么过去了。

可真要是涉及到珍惜保护动物,可谁都压不下去的,就算是孙易也舍不得祸害林子里的那些好不容易修养过来一些野生动物,他进山打猎也只是打几只狍子和野猪之类的。

周老叔突然道:“小易啊,要不把你家的熊大熊二借过来镇几天吧,有它们在,相信别的动物都不敢靠近!”

熊大熊二在林河社区这三村几镇都是出了名的壮劳力,这年头也没有什么太重的活,但是吃着百家饭,时不时的还会进补一下大餐,养得膘肥体壮,个头都长了不少,体重直线上升,足以上千斤重,这两个庞然大物扔到野林子里头,绝对是霸主一级的。

不过这个主意也就是想想,然后孙易就摇头拒绝了,“可拉倒吧,那两家伙就是纯粹的吃货,扔到蓝莓田那里简直就是耗子掉进米缸里头,还不把它们幸福死,而且这两家伙基本上已经没啥野性了,你能指望被小孩子欺负得直钻仓房的两头黑瞎子能跟野生的斗?”

本书首发于看书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