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 老庸医-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03章 老庸医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3:52Ctrl+D 收藏本站



蓝眉也要回去,不过她去的是香江,她觉得自己跟不上易哥的脚步了,要去找自己的师父,想办法提升一下实力,至于月色和尚,仍然是跟着孙易的,顿悟之后他还需要一些历炼才回到少林去正式接任传经人的角色。

而这历炼更多是针对他的弱点,孙易可以给他找很多顶级的姑娘来煅炼他的心性,又不会付出什么就可能得到很多小费,相信那些姑娘们会拿出全身本事来的。

因为行程的不同,所以孙易和蓝眉在迪拜就分开了,蓝眉将乘坐另一次航班直接前往香江,她手上拿的本来就香江的护照,而孙易手上拿是一份假的米国护照,虽说是假的,却比真的还要真。

蓝眉要先上飞机了,在走进临检通道之前,蓝眉一脸正色地向孙易道:“给我一点时间,相信我下次再见到你的时候,你会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我!”

孙易笑着摸了摸她的秀发,蓝眉也眯起了眼睛,她喜欢孙易这亲昵的小动作。

“傻姑娘,其实我更喜欢看到你开开心心,无忧无虑地把这一生过完,而不是给自己背上沉重的包袱!”

蓝眉坚定地摇了摇头道:“易哥,你知道我能有今天,靠的就是努力还有我的偏执!我不打算改变自己的主意!”

“好,那么,易哥就在村子里头等你,到时候哥带你去山里打猎!”孙易笑着道,然后塞给了她一个瓶子,里头是四十多颗药丹。

蓝眉重重地一点头,然后提起自己的小皮箱大步向临检通道走去,一直到身影消失都没有回头。

孙易看着蓝眉的背影忍不住轻轻地叹了口气,旁边的斯嘉丽轻哼了一声道:“你要是舍不得可以去追回来啊!”

一直都冷冷冰冰的斯嘉丽现在一说话竟然还带着浓浓的醋意,这倒是让孙易微微一愣,然后扭头望向斯嘉丽那张精致的小脸,斯嘉丽哼了一声一扭头,不跟孙易对视。

倒是月色和尚抹了抹大光头,双手合十宣了一句佛号,“有道是问世间情为何物……”

“和尚你闭嘴,我们还没有到生死相许的地步呢,别欺负我不懂汉语,告诉我,我三年前汉语就已经过八级了!”

“八级汉语?”孙易微微一愣。

“没错,八级,那是我们血族内部的划分!”一说到这里,斯嘉丽的脸上闪过一抹痛苦的神色,显然那汉语过级把她折磨得不清。

孙易好奇之下追问这汉语八级倒底是什么样的,对于斯嘉丽来说,一些汉语上的隐词才是最难的,一句你真厉害就能衍生出数种不同的意思的,有善意的,有恶意的。

更别提汉语里还有大量源于古代诗词和成语或是歇后语的词汇了,斯嘉丽认识的汉字甚至要远超过孙易,她的词汇量绝对完爆大部分华夏人,一本大词典从头到底都能看下来。

可偏偏有的时候组合起来每个字都认识,但是偏偏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其中最痛苦的莫过于古文了,诗词还好些呢。

孙易听她说了一会,自己都觉得头疼了,要是拿出血族的那些测试标准来,只怕自己这个正宗的华夏人连四级都过不去,不过心中也在窃喜着,一向都是我们承受着英语各种过级,现在也让你们尝尝汉语过级的痛苦。

经过这么一聊天,再加上斯嘉丽将要赴往异国它乡,双方冰冷的对立状态多少有些缓解了,等上了飞机的时候,斯嘉丽已经可以跟孙易不冷不热地聊上几句了。

蓝眉出了航站楼,香江的繁华她没有心思再多看,伸手招了一辆的士直赴铜锣湾,一片十分普通的,而且还是高密度的居民区。

香江的土地有限,人口众多,所以兴建了大量的廉租房,房间并不算太大,但是足够一家三口居住,享有一定的财政补贴,租房住或是在这种廉租房处买个房子很容易,但是要在好地段买房子就没有那么简单。

这种塔楼以最小的占地面积居住更多的人口,这种老房子里很多人都是多年的老街坊了。

在这片居民区的临街处,一个小小的店面上挂个着一个已经油光程亮的葫芦,上头还有一个颇有古意的牌匾,上书着生玄堂三个大字,是一家很传统的医馆。

蓝眉拎着自己的小皮箱进去时,一个干瘦的老头在一张纸上用毛笔写下了一个药方,然后交给了患者照方抓药,最后又给了他两片白色的小药丸,号称是中西医结合,而且患者还没有意见,看起来颇为怪异。

等到患者都走了,蓝眉才笑着跳了过去,蒙住了干瘦老头的眼睛,“师父,你猜我是谁?”

“我猜是小狗!”干瘦的老头笑着道。

“哼,每次都耍我玩,师父,又在拿你一天开八遍的小柴胡汤在蒙人啊!”蓝眉坐到了老头的对面笑道。

“别胡说八道,你师父我是名医!”

“哈,还名医呢,你就是靠小柴胡汤蒙人的太平医,不过我倒是奇怪了,怎么就没有病人来找你的麻烦呢?你可是连脉都号不明白的!”

干瘦的老头抹着下巴上的山羊胡笑着道:“师父教你个乖,想做太平医,这小柴胡汤是一定要开的,这味小柴胡汤就像是个和事佬一样,调结营卫,一般不大不小的病都能治得差不多,就算是治不好,还有师父秘传的小药丸呢,要是再治不好也没关系,去医院嘛,到这里看病的,都是一些头疼脑热的小毛病,真要是得了什么大毛病,谁还来这里呀!”

蓝眉嘻嘻地笑着帮老头按着肩膀,别说,老头这太平医当得还真是有滋有味的,赚不了大钱,但是几个零花钱够吃够用还是没什么问题的,闲暇时与街坊临居的老头老太太打打小牌,日子过得逍遥着呢。

如果不是偶然间遇到了这个老庸医的话,蓝眉做梦也想不到,其实他是一个真正的高手,一指下去,墙壁洞穿,甚至还让自己在短短的两年内拥有了现在的身手,似乎交游广阔,就连教庭的猎魔集团也是一封信就让自己参与了进去。

这个被街坊称为老平叔的老头身上似乎蒙着一层极为神秘的面纱,蓝眉越是想去了解他,就越是一层迷雾,但是有一样可以肯定的,他对自己是真的没有恶意,甚至还有着浓浓的善意,完全就是把自己当做亲人来看待。

“小丫头,你这刚刚回来就溜须拍马的,肯定有什么事,说吧,你师父我能耐大着呢!”老平叔笑着道。

蓝眉啪叽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自己这个师父就吃这一套,只要来软的哄着捧着,能把他捧得找不到北,至于他带那些徐娘半老的女人回来这夜这种事情是万万不能提的。

“师父哇,你看你宝贝徒弟都被欺负了,都被猎魔集团给开除了,人家嫌我实力差!”蓝眉装做委屈的样子道。

“去去,真当你师父我老糊涂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破事,自己反出去的,还跟人家翻了脸,人家不开除你,面子往哪搁,教庭的脸面值钱着呢!不过我倒底是我宝贝徒弟,有个性,我喜欢,以后咱就这么干,不用给他们面子!”老平叔的大手一挥,一脸的豪迈。

“师父威武霸气!”蓝眉竖起一根大姆指来夸赞着老平叔,然后又做出一副伤心的样子,“可是师父啊,我的实力不济这是事实啊,您老有没有什么办法速成一下!”

老平叔连连摇头,“不行不行,本来你筑基就不稳,现在还需要打好根基,再者说,你今年才十九岁吧,年青就是最大的资本,不急,不急!”

“可是我急啊!”蓝眉苦着脸道,“你都不知道,人家把我当蝼蚊看啊,连看都不看我一眼,都懒得跟我打招呼!”

“谁敢这么看不起我老平的徒弟!”老平叔一下子就怒了。

“安德烈,一个实力挺强大的外国高手!”蓝眉赶紧道,没有把血族的名头拿出来。

“安德烈?”老平叔微微地皱起了眉头,仔细地琢磨着,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这么一号人物来。

蓝眉又小心地道:“师父,你听说过九图邪功吗?”

“嗯?”老平叔的眉头微微一皱,在那一瞬间一股煞气让蓝眉几乎喘不上气来,但是一放既收,让人几乎以为是错觉,跟着老平叔上下打量起蓝眉来。

“还好你没有修炼那种功法,要不然的话麻烦可就大了,那就是一个坑,一个大坑,像吸毒一样,练了就停不下来,虽说实力涨得快,可是到最后百分百爆体而亡,绝不会有例外!”

“这么严重吗?”蓝眉有些担忧地道。

“凡事都有例外,别人能练得,可是你却练不得,那东西不适合女孩子,宝贝徒弟乖啊,来来来,这张卡拿着,去好好逛逛街,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亮瞎那些男人的狗眼!”老平叔拿出一张银行卡塞给蓝眉。

蓝眉赌气似的把银行卡向桌子上一摔,然后鼓着脸瞪着眼睛看着老平叔,直到把老平叔盯得全身发毛。

本书源自看书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