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8章 这是示威-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98章 这是示威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3:35Ctrl+D 收藏本站



迪亚哥还活着,只是那张脸早就被孙易给掀了下去,只剩下舌头孤凌凌地吊在那张惨不忍睹的面孔上,一双硕大的眼珠子被阳光晒得几乎失去了光泽,哪怕如此,迪亚哥仍然嚣张地哈哈大笑着。

“笑你妹啊!”孙易厌恶地看着那张脸,然后脱下了自己的袜子十分粗爆地塞进了那个叫嘴的洞里头,却不料根本就没有塞满,这家伙仍然在呜呜地发出怪声间。

孙易冷哼了一声,“今天就让你再尝尝滋味!”孙易伸手在裤子里头鼓捣了几下子就要把自己的内裤拽出来,却被蓝眉阻止了,“他爱笑就笑去吧,你当了恶人,还不许人家慷慨赴义咋地!”

“就他?还慷慨赴义?你看他哪点像正面人物!”孙易说着指了指迪亚哥,不说他干出的那些事,就仅仅是那张被毁掉的面孔,不用化妆都能去演恐怖片了。

“咱们不能以貌取人!”蓝眉嘴上这么说着,却懒得再多看他一眼。

蓝眉又道:“咱们现在怎么办?就这么看着他被烤成人干?”

“闲的,有一堆事情要办呢,把他挂到这里就行了,就算是示威了!”孙易说着转身就要走。

“你这是要把双方变成生死大敌啊!”蓝眉笑道。

孙易冷笑了一声道:“就算是我不这么做,你以为我跟他们就能成朋友吗?别闹了,那些家伙比谁都现实,包括猎魔集团!”

蓝眉做为前猎魔集团的实习生,自然知道孙易说的是实话,本来双方还是盟友关系呢,可是人家猎魔集团还不是说把他们卖了就卖掉了,他们只看最后的结果,从来都不在乎过程。

“这么急着要走吗?”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孙易的身后传来,跟着沙丘后面转出安德烈的身影来。

“哈哈,安德烈,我们也算是老朋友了吧!”孙易笑着一拱手,安德烈远远地微微一俯身就算是双方礼貌地见过礼了。

安德烈指了指被钉在架子上的迪亚哥,沉声问道:“孙易先生,你这代表什么意思?要与我血族不死不休吗?”

孙易哈哈一笑,才不上他的当呢,自己把协约一撕毁,就连巴而图也要受到影响,“我只是要给你们一些警告,别太不拿我当一回事,这个迪亚哥好像是流浪血族吧,我记得在上次你们给的交待就是这个,推脱他已经被革除血族族群了!”孙易淡淡地道,他指的是冷玉被迪亚哥暗中下手重伤不起的那一次。

孙易的话让安德烈为之一滞,迪亚哥确实是被革出了血族族群,可那是莫里斯候爵的决定,当时自己顺手推舟的就把这个理由给拿了出来。

可是谁想到这事最后还惊动了更高级别的血族元老,硬是把迪亚哥又拽了回去,这种自相矛盾的结果一般很少出现,可是偏偏出现在了安德烈的管理范围之内,除了倒霉之外简直就没法形容了。

安德烈身为一名血族贵族,自然不可能干出那种打自己脸的事情,贵族的荣耀不允许他这么干,只能默认了。

安德烈向孙易走了几步,沉声道:“迪亚哥的事情我找不了你的麻烦,但是,斯嘉丽还是一个小女孩,未成年的小女孩,却被你……”

安德烈这么一说,让孙易的老脸顿时就红了,有些恼羞成怒地道:“我怎么知道你们血族是怎么算年纪的,斯嘉丽那身材哪点看起来像未成年了!”

“可事实如此,更何况你还用强迫的手段令她致孕!”

这么一提,孙易简直就是欲哭无泪,谁特么知道她没成年啊,谁特么知道自己这跨了种族还能打破基因锁让一名血族怀有身孕啊,他很想说这一切都是个误会,但是自己还真是干出那种事情来了,到哪都说不出理去,法律要是管用的话,血族不怕丢人捅出去的话,无论哪个国家的法律,自己都跑不掉牢狱之灾。

“行,这事我认下了,但是斯嘉丽现在来找我了,我会负这个责,人家当事人都没说啥呢,你跟着蹦哒个什么劲!”

碰到这种事情,孙易也只能蛮不讲理地开始狡辩了。

安德烈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冷冷地道:“斯嘉丽的身份高贵,是高贵血统的爵位继承人,这件事绝不会这么算了,你必须要给我们血族一个交待!”

“你想怎么交待?”孙易问道。

“跟我回血殿,向候爵大人解释这一切,如果候爵大人原谅你的话,自然就交待过去了!”

“如果他不原谅呢?”孙易问道。

安德烈耸了耸肩,什么也没有说,显然告诉他结果不妙,这时候蓝眉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她知道孙易重情义重承诺,要是被安德烈忽悠到了老窝里头,只怕想再出来就难了。

曾经身为猎魔集团的一份子,对血族多有了解,候爵大人可不是一般的小子爵,那可是真正的一方元老,就算是猎魔集团也不敢与其正面相抗,甚至连多看一眼都不敢,只有教庭的红衣大主教才有资格跟人家会面,而且还只是会面。

到了那个层面上,已经不是打打杀杀能解决的,双方在政治上都有着极大的影响力,一旦动了这个层面上的贵族,极有可能发战争,谁都担负不起这个责任。

“看样子我只能再找个机会亲自去拜会候爵大人了,你看斯嘉丽挺着大肚子还需要人照顾,我一时半会的走不开呀!”孙易开始耍赖了,借口都变得拙劣了起来。

但是对于孙易来说,这已经是很让他脸红的借口了,总觉得有些理亏。

安德烈微微一笑,他根本就没有奢望几句话就能将住孙易,特别是对心思灵活的东方人,满篇契约都约束不住,更何况是几句话的口头之约呢。

“看样子,我只能亲自带你回去了!”

“请!”孙易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他也知道今天必须要跟安德烈交一次手,只要交过了手,安德烈回去才能交待,这事由不得自己,至少这样做还能拖上一段时间,血族的级别越高,办事的效率就越低,谁知道那个老不死的候爵一觉要睡上几年呢。

安德烈踩着柔软的沙地,一步步地向孙易走了过来,当他们相距还有十余米的时候,突然脚下一蹬,柔软的沙地下像是埋藏了炸药一般发出轰的一声爆响,大量的沙尘在他的身后呈箭状飞射了出去。

安德烈快得几乎就像是一条影子,瞬间就冲到了孙易的身前,跟着孙易飞了起来,在空中翻了好几个跟头,咚地一声砸进了沙地里头,像是钉子一样大半个身子都钉到了沙地里头,此时的孙易还保持着双臂交叉在胸前防御的姿态。

孙易放下了双臂,用力地甩了甩,然后撑着沙地把自己拔了出来,“还真是好大的力气!好快的速度!”

孙易不停地甩着手臂,安德烈那一拳几乎让他的臂骨折断了,九图邪功虽然让孙易的实力有了飞跃式的增长,但是跟安德烈这种老牌血族相比还是差了点。

安德烈摇了摇头,“你不是我的对手,如果你不停手的话,我不敢保证会不会伤害到你!”

“不不,这话说得有些早了,你忘记了我最擅长的是什么吗!”孙易说着,手上一抬,两颗药丹就被扔进了嘴里,一颗压在舌下备用,另一颗直接就顺着咽喉滑了下去。

安德烈的脸色一变,立刻就如同大鸟一般地扑了过来,孙易的双拳重重地一撞,发出一声怒吼,抡着拳头就迎了上去,随着他的动作,原本还显得削瘦的身躯像充了气一样的鼓了起来,有一种血脉贲张般的张力感。

九图邪功被孙易催用到了极致,全身都泛起了浓浓的血红色,甚至还有淡淡的红色血雾围绕着身体,散发着淡淡的血腥气还有淡淡的草木香气,这是邪功催发之后,让皮下的毛细血管破裂,再加上内气的运行,让破裂后流出的血液形成了淡淡的雾气。

所以这种邪功最是伤人,但是偏偏碰上了孙易,手上的药丹神奇无比,完全可以将这邪功的伤害消弥于无形。

孙易哈哈一笑,冲天就是一拳头迎上了安德烈,安德烈眼见孙易如同一辆火车般气势如虹地扑了过来,竟然没敢正面迎战,身体一缩,手臂一甩,如同鞭子一样的抽在了孙易的手臂上,借力一翻从孙易的头顶翻了过去,跟着身体一展,一脚踢向孙易的后脑。

孙易的身体一挺,以后背接了这一脚,踢在了孙易的身上像是踢到了牛皮鼓上一样。

跟着安德烈的脚踝一紧,被孙易的大手死死地扣住,孙易从来都不是那种挨打不还手的人,仗着抗打击力强,一击换一击怎么都划算。

孙易的手上一甩,把安德烈硬生生地拽了回来,抡起来就向地面上砸去,安德烈伸手一撑,仍然砰的一声,把深深地砸进了沙子里头。

安德烈闷哼了一声,另一只脚向孙易当头踹了过去,孙易的身体一挺,以胸口接住了这一脚,踹得孙易闷哼了一声,嘴角见血,但是身上的血雾变得更浓了,怒吼了一声,抡起安德烈再一次砸了下去。

本文来自看书罓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