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9章 一颗小药丸-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89章 一颗小药丸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2:56Ctrl+D 收藏本站



这点小事孙易当然不在乎,在京城稍稍找了点关系就把梅老师调到了京城的中学去教书了,她本来就是多年的优秀教师,调一个工作是很简单的事情,其实孙易更想把梅老师弄到林市或是省城去,这样自己也可以就近照顾一些。 (w W W .??. c o M)

但是梅老师说什么也不肯同意,不想麻烦孙易,虽说往京城调更加麻烦。

市委大院孙易不是第一次来,不过海城的市委大院他还是第一次来,本来想带赵恒一块来,跟一把手能拉上关系,对赵恒也很有帮助,但是赵恒打死都不同意,这个岳向阳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手腕厉害,下手也黑,对黑色势力从来都不留情,自己躲都来不及,往他跟前凑,说不定什么时候被利用一把就被干掉。

以赵恒的多年经验,官越大就越腹黑,或许在圈子内部他们还讲点规矩,可是对付她这种人从来都不不择手段的,正如当年那位青帮大佬杜月笙所说,黑色势力就像夜壶,有用的时候想起来了,没用的时候向床底下一塞,看都不带看一眼的。

除非赵恒能够把她的势力发展成像致公堂完全洗白甚至能够影响政治的大势力,否则的话与这种市一级的大官只能威胁利诱,根本就谈不上合作。

蓝眉现在心情更乱着,跟师父通了几次话,天天就那么一打坐,至于月色和尚,见了女人比老鼠见了猫还要恐惧,天天挤墙角念经,就差没有露宿街头了,而且他是少林传经人,不方便跟官方接触太深,所以孙易只能独自赴宴了。

有了秘书的相接,孙易顺利地进了市委一号楼,一开门,是一个丰满而又温雅的中年妇女,看到孙易脸上登时闪过一抹喜色,赶紧把孙易让了进来。

一个小男孩正坐在沙发上呆呆地看着电视,任凭母亲怎么招呼也没有动静。

急得岳向阳的妻子直搓手,连连向孙易道歉,“真是对不住了,孩子自从上次被惊吓之后一直都是这样,请了多少医生也没有用!”

正说着话呢,岳向阳从书房里走了出来,微微皱着眉头道:“谷雪,孙易又不是医生,说这些有什么用!”

“是啊是啊!”谷雪叹了口气,赶紧去张罗酒菜,一会功夫,几个精致的小菜就摆了上来。

说实话,做为一个北方人,早就习惯了浓油重料的北方菜,这种清淡口味的南方菜他还真有些吃不惯,一来是菜的口味清淡,二来,菜都整得太精致了,小小的那么一盘,似乎一筷子就能把一整盘都给夹走似的,看着都不爽快。

似乎是看出了孙易心里的想法,谷雪进了厨房,一会功夫端出一个银锅来,孙易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白肉酸菜血肠,闻着那个味都觉得正宗。

“这是从食堂叫来的,知道你是北方人,特意叫了这么一个菜!”谷雪有些歉意地道。

“哪里哪里,您太客气了,书记夫人亲自下厨,这情份我可欠大了,倒是让我这个空手上门的客人无在自容,这样吧,要是你信得过,我给这孩子治治病怎么样?”孙易问道。

虽说孙易不是正经的医生,但是跟谢老和他的弟子都接触过,知道在杏林中有道不轻传,医不叩门的说话,说的就是医生一般情况下不要主动给人看病治病,否则的话会让人误认为不怀好意。

“您……”谷雪有些迟疑,请了那么多的专家医生,药开了一大堆,就差没有做开颅手术了,可一样没有用,孙易这么年青,让她有些拿不定主意。

孙易哈哈地笑了两声,从怀里摸出一个塑料自制的小蜡丸放到了桌子上,“这是我自己制做的药丹,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医生,就是靠着一点偏方,一招鲜吃遍天,不管是碰到什么毛病都是这种药,最大的好处就是吃不好,也吃不坏人,您要是最后没啥办法的话就试试,不试的就扔掉,没关系!”

孙易这么一说,反倒是让谷雪有些脸红了,倒是岳向阳,转回了书房打了一个电话,不到十秒钟就回来了。

岳向阳请人入座,还开了一瓶茅台,孙易尝了尝,比自己家的酒口感好多了,很多时候,这种极品好酒市面上买不到的。

“这酒是我在老上级那里拿回来的,家里还有两瓶,平时我也不喝酒,走的时候你带回去尝尝吧!”岳向阳随口道。

“那我可不客气了,这种好酒一般情况下可喝不到!”孙易笑着道,毫不客气地就接下了。

他可不认为自己占了人家什么便宜,别的不说,就自己那下枚药丹,迪拜公主开价上亿美刀一粒都被自己拒绝了,然后转送了她好几粒,有些时候情义这东西是钱买不到的。

刚刚吃了几口喝了两口酒,岳向阳的私人手机就响了起来,接起来听了一会,脸皮微微一颤,倒底是省级大员,情绪控制得极佳,很快又恢复了过来,接着喝酒吃饭。

其实跟这种大员在一块吃饭挺没趣的,又没啥共同话题,简单地吃了几口孙易就告辞了,岳向阳把两瓶瓷瓶装的好酒给孙易装上,孙易也不客气地提上。

相送的秘书直瞪眼睛,别人登门恨不得拉上几车礼物,这家伙可倒好,空手上门不说,还连吃带拿的,也太不拿一号领导当一回事了吧。

孙易刚一走,岳向阳就有些坐不住了,赶紧拽住了妻子问道:“孙易留下来的那颗药呢?”

“药?啊,那个蜡丸是吧,我忘了,随手那么一放!”

“快找快找!”岳向阳有些急,拽着妻子一起找了起来,倒是让妻子有些迷糊了,可是很少看到老公有这么慌张的时候。

“就那么一颗小药丸,能有什么用处!”

“你知道什么,那个孙易手上的药很奇特,就连谢老都找他求药,我也是刚刚打听到的!”

“什么?谢老?”谷雪不由得一惊,体制达到一定高度的人谁不知道京城的大国手谢老,连他都去求药,可见这药必定不一般。

这一下子原本不当一回事的谷雪也急了,一个劲地敲着自己的脑袋,最后好不容易从沙发的角落里把那个小小的蜡丸找到了。

两口子轻轻地剥开蜡丸,里头是一粒只有小指头般大小的药丸,这药丸看起来如同有数种颜色的细丝缠绕而成的一般,闻一闻只有淡淡的一股清香。

看着这漂亮的小家伙,谷雪有些迟疑了,“这个东西,能行吗?”

“试试吧,那个孙易不是也说了吗,就算是治不好病也吃不坏,孩子这几个月来各种药都没少吃,再吃一回吧!”

哪怕是当再大的官,遇到疑难杂症一样麻爪,与其它人没有什么区别,一样会病急乱投医,抓根稻草也会不放松。

两口子小心地把药丸放到了痴痴呆呆的儿子嘴里头,再灌上一点水把药丸服了下去,等了好一会也没有动静。

“看样子是没用!”谷雪摇了摇头,看着宝贝儿子一脸都是心疼,恨不得能与儿子换过来才好。

“这都是中药,药效哪有那么快!”

岳向阳的话才刚刚说完,只见他的宝贝儿子原本直勾勾的眼睛突然转动了一下,跟着就是长长的吸气声,甚至都发出了嘶嘶的轻响声,胸脯也高高地鼓着了起来,这一口气吸得让人心惊,像是要把自己胀破了一样。

跟着又一口长气吐出来,甚至吐出的这口长气还带着一股难闻的腥臭味,腥臭味后,就是一股淡淡的草木香气,一下子就将刚刚难闻的腥臭气中和掉了。

小男孩有些困难地扭着脖子,看了自己父母一眼,然后眼睛一眯弯了下去,跟着向沙发一躺,呼呼地大睡了起来。

小男孩这怪异的行为可把这两口子吓坏了,匆匆地请了一位省保健局的专家过来给看看。

专家看过之后断定,孩子只是睡着了,没什么毛病,这个结论也让两口子松了一口气。

等到第二天早上,小男孩揉着眼睛从自己的卧室走了出来吵着饿要吃饭,看起来与从前无异,甚至还多了点灵动的气息。

两口子可乐坏了,等想再感谢一下孙易的时候,人家已经离开了海城。

孙易根本就没把海城的事情当一回事,他这次就是冲着梅老师来的,否则的话他对海城也没有多大的兴趣。

再大的城市,再好的酒店,都不如自己的窝好,更何况家里还有贤惠如意的女人在等着自己呢。

几个小时的飞机之后,在林市下了飞机,月色和尚一听说孙易家里还有好几个女人在,打死他都不肯到孙易家去做客,一个劲地摇着头,要去林市的一家小庙里头去挂单。

月色和尚虽然不是光头,却是一个有宗教局下发证件,甚至是拿补助的正牌和尚,到庙里挂单当然没有问题,不过这可不是孙易的待客之道,拽着他到了林市交给了闲哥等林市道上的大哥们招待。

一听是易哥的朋友,林市的这些大哥们立刻就热情了起来,必须要好酒好菜好妞的招待。

看书网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