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8章 是你啊-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88章 是你啊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2:52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扫了方卓一眼,用手上的餐刀在桌面上轻轻地敲了两下,“我这陪孩子吃饭呢,有什么事不能等一会,非要在孩子面前耍你们的威风!”

看着孙易皱着眉头一副不满的样子,方卓的怒火升起,堂堂刑侦大队,到哪里追人不是让人一副诚慌诚恐的样子,还真要逼自己动粗啊。

但是方卓很快就看到孙易手上轻轻一用力,手上的餐刀已经扭成了U型,跟着从身后拔出了那柄来自猎魔集团的特制短刀,不紧不慢地切起了牛排。

方卓脑门上的汗立刻就下来了,他这才想起,孙易不仅在盘江村一人冲击千人方阵,好像在国外也挺能折腾的,说是杀人如麻一点也不为过。

方卓只是稍稍一犹豫,再加上上头的命令是让孙易配合调查,而不是直接当成犯罪嫌疑人,自己不妨退一步,为了面子把小命丢了也太不值当了。

方卓点了点头,带着手下人慢慢地退了出去,从头到尾,小安安都在埋头猛吃,就连店里的服务员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孙易陪着小安安嬉嬉哈哈地吃完了饭,然后笑看着小安安一脸肉疼地拿出银行卡,还偷偷地看了孙易一眼,然后晃着手上的银行卡叫着买单,却怎么也不肯松手,弄得来买单的服务员一头的雾水。

孙易忍着笑,装做什么也没有看到的样子,他不差那点钱,就是想看看这个小丫头脸上肉疼的感觉。

见孙易不为所动,小安安终于一咬牙,装做大气的样子道:“没关系,本姑娘有钱,这顿我买啦!”

说完又看了孙易一眼,孙易索性低头抱着饮料喝了起来,小安安叹了口气,还是松了手,服务员都笑了起来,看了看孙易,孙易向她点点头,她才拿着这张银行卡买了单。

收了银行卡之后,小安安的情绪一下子就变得不高起来,不过孙易把她一抱,转身就去了后面的商场,门外的方卓微微一愣,赶紧带着人跟了上来。

只是女孩子,无论年纪有多大,对亮闪闪的东西都格外的有兴趣,比如珠宝,比如水晶。

孙易带着小安安到了一家珠宝店前,花了两千多块给她买了一个某品牌的水晶头饰,乐得小安安眼睛都找不到了,好像一下子就回了本似的。

孙易又花了八千块给她买了一个小小的金锁戴上,“这是叔叔送你的礼物,可不许丢了!”

“嗯嗯,回家我就放到我的小宝箱里头!”小安安赶紧点着头,这回全没有了买单之后的肉疼。

带着小安安和赵恒出了商场,把小安安向赵恒的手上一塞道:“你先带她回去吧!”

赵恒点了点头,低声道:“我会帮你打听一些消息,我觉得此事有凶险!”

孙易傲然一笑道:“放心吧,就算是有凶险,我也有把握逃出来,大不了老子去巴而图当首辅去!”

“嘿,你还真能混,要是我的话,就去非洲花钱捐个总统什么的当当!”赵恒笑着道,然后拉着小安安走了,小安安十分乖巧地向孙易摆着手,还让他早些回家。

“你怎么不问为什么?”赵恒好奇地问道。

小安安一副小大人的模样道:“男人有男人的事情要办,女人不要瞎问,人家想骗你,怎么都能骗,我看叔叔不是那种坏人,肯定有正事要办!”

“哟,还真是人小鬼大啊!”赵恒有些惊讶地看着小安安。

小安安得意洋洋地道:“我妈妈教的,可惜,她的运气不好,没碰到一个好男人!”

这下子,赵恒更加无语了。

方卓把孙易领上了那辆很不起眼的别克车,孙易还伸了伸手道:“要不要上个铐子?”

“算了吧!”方卓苦笑着摇了摇头,带着孙易直奔市局。

很快,就有人来给孙易记笔录,连同照片一起递交了上去,至于梅若华那里,已经派了两名女警上门记笔录,连同贴身保护,其实有蓝眉在,有没有别人保护已经不重要了。

盘江村的事情很受海城上层的关注,虽然也有几名保守派,但是碰到这种关键时刻,根本就不是高层的对手,被压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海城的一把手市委书记岳向阳看着手上的笔录,看到孙易的照片时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眉头微微地皱着。

然后打开了桌上的电脑,找到了前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华夏第一猛男,那个纵身入虎园,痛打老虎救了一个小男孩的视频,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中年得子,差点被老虎吃了,后来被人救了,连恩人姓名都不知道,没想到竟然在这个时候碰到了。

岳向阳拿起了桌上的电话,道了一声备车就放下了电话。

秘书赶紧准备好了车子,岳向阳坐进了市委一号车,直奔市局,市局领导赶紧出来迎接,岳向阳摆了摆手,点了方卓,要亲自去看一眼孙易。

这让方卓心头微微一惊,有些拿不准倒底是怎么回事,市委一把手亲临,倒底是要重办孙易呢?还是要传达别的意思?方卓细想了一下自己带回孙易的全过程,似乎没有什么让人垢病之处,这才稍稍地松了一口气,诚慌诚恐地在前头带路。

孙易跟官场人接触得也不少,这个岳向阳一进门他就看出来了,此人官不小,身上官威很重,特别是眉心的悬针纹,仅从面相就看得出来,此人必定是一个杀伐决断的高官。

岳向阳向秘书点了点头,秘书悄悄地退了下去守在门外,岳向阳亲自给孙易端了杯茶,孙易也不以为意,只是看着岳向阳,等了一会才道:“咱们不认识吧?”

“要说认识,也认识!”岳向阳微微一笑道,“还记得你在动物园救的那个孩子吗?”

“动物园?”孙易微微一愣,然后哑然失笑,当初自己飞身跳进了虎园里头,把一只跟大猫似的雌虎暴揍了一顿救出一个十多岁的男孩,被好事者封为华夏第一猛男。

他根本就没有当一回事,一来是自己救的人多了,二来,也是那只老虎太不争气了,动物园里人工饲养的老虎跟大猫似的,比自家那两头吃货都差劲,打赢了都不觉得光荣,更别提自己曾经在林子里头认识的那头恋物癖的野生东北虎了。

“那是我儿子,当时要不是你出手,只怕他就要喂了老虎了!”提起这个,岳向阳仍然是满心的后怕,他是中年得子,虽不宠溺,可是心里头心疼着呢,上次那件事之后,差点没把他的魂吓丢,随后动物园大整改,从高到低落马人员多达十余人。

“那我们确实是老相识了!”孙易笑着道。

叙过旧情之后,岳向阳才向孙易问起了盘江村的事情,孙易知道的并不多,或许梅老师知道一些,可那是她的伤处,孙易也不好多问,所以在孙易这里并没有问出太多的事情,只知道市中学有一名语文老师在支教的时候被绑架并且禁锢了自由。

岳向阳只是聊了几句就走了,这里他并不方便多停留,但是盘江村的黑幕已经掀起了一角,痛脚也抓得死死的,就差最后努努力了。

这个努力并不是刑侦,也不是围堵,而是到了岳向阳这个省部级大员的搏弈,在政治上从来都没有谁对谁错,有的只是政治上的妥协交换还有对政敌的打压。

保守派日渐式微,再加上最近又有几名大佬抗不住,要么病倒在床,眼看着只能吊上一条命,要么就是去逝,阻力一下子小了不少。

似乎在一夜之间,盘江村就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落水狗,罪名从来都不怕找,就看你找不找,一找就能找出一大堆来,现在基本上就没有孙易什么事情了。

可以说孙易的运气非常不错,正赶在这种政治交锋的时刻出了手,起到的只是推波助澜的作用。

当然,孙易不怕麻烦,不过麻烦还是能少最好不是,如果是一般人像孙易这样干出这种事情来肯定没有好果子吃,盘江村一战,哪怕孙易收了手,仍然是三人死亡,重伤者多达一百余人,轻伤的更是多达二百多人,可以说这一战就把盘江可可战之力给打掉了三分之一还要多,在气势上更是被一打到底,也让后来的调查组少了很大阻力。

但是一个防卫过当的罪名肯定是跑不掉的,就看上头是怎么处理了,现在有了岳向阳几乎明面上的保护,孙易当然是屁事都没有。

倒是梅老师,原本的伤口又一次被挖了出来,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梅老师是被盘江村的江大山看中的,老村长看中的女人,自然别人不可能染指,就连派出羞辱调矫的都是女人,哪怕如此,仍然让梅老师的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梅老师是一个美丽、温婉而又知性的女人,有女人的地方,哪怕是老师也是八卦满天飞,孙易再有能耐也不可能封住别人的嘴,梅老师也不堪压力,直接请辞了原本的工作。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