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7章 掀一角黑幕-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87章 掀一角黑幕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2:48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一直都在克制着,否则的话凭他的力量早就杀得血流成河了,现在收不住手,一刀下去,身体残缺又见了血,鲜血一激刺,顿时整个人都变得血脉贲张起来。

孙易狂吼了一声,手上的大刀向四周抡了起来,一阵爆响当中,数百盾牌被孙易硬生生地切碎,手上的青铜大关刀终于吃不住劲,在刀锋与刀柄的焊接处崩裂,变成了锯具状的刀锋旋转着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到了一面盾牌上。

强大的力量让刀锋直接洞穿了盾牌,锋刃甚至刺破了后面民兵的胸腹,受伤不轻。

手上只剩下一根鸭蛋般粗的刀杆,仍然颇为深重,抡起来就扫了出去,血性大发的孙易加了几分力气,哪怕是有盾牌挡着的,这一棍子扫过去,也是臂骨尽断,人也吐着血倒飞出去,伤势更重几分。

孙易回手又是一棍子,这回却打了一个空,在他的身周人已经都散开,离他最近的也在十米开外,在他身前不远处,横七竖八的躺着七八个人,最惨的就是那个被孙易一刀劈断了手臂的民兵,已经失血过多昏迷了过去。

孙易拖着刀柄就追了上去,顿时把前头的民兵吓得肝胆俱裂,盾牌拖在身上像乌龟似的不停地四散躲闪着,没有一人敢直接面对孙易。

一个人对上千人,如入无人之地,孙易拖棍而行,迎面而来顿时分开一条大路,只敢在四周喝吼聒噪,却无人敢上前来。

士气这东西一旦低落下去想要再拾起来可就没那么容易,无论多重的赏也跟自己的命比不了,看着那些被打得残废的民兵们,其它人都胆寒了。

孙易拖着刀柄一直走出人圈之外也没有人也上前来,倒是一辆盘江村派出所的警车停在不远处,两名穿着制服的警察你推我我推你,拎着手枪都不敢上前来,在他们不远处,一个傻大胆腿上中枪,子弹十分刁钻地惯穿了双腿,看样子没有一年半载这伤都好不了。

一辆悍马H3一路飞驰而来,蓝眉机灵,对孙易也有着绝对的信心,抢先一步拽着梅老师钻进了车里头,孙易拎着刀柄大摇大摆地上了车,梁家辉也结束了远程支援在路边等着,把他再接上,一行人大摇大摆地离开了盘江村。

江大山的脸阴沉得都能刮下霜来,谁都没有想到一伙外地人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进入盘江村,不但绑架了老村长,还全身而退,看地一地的伤员,光怃恤赔偿就不是一个小数目。

“爹,这口气咱们可不能这么咽下去,传出去咱们盘江村哪里还有什么面子了!要不咱们动用官面上的力量吧,我在海城还认识几个警方的人!”江大山的小儿子坐得端端正正地道。

“行了,就你认识的那几个人有几个好使的!”江大山不满地看了小儿子几眼,一天天就知道吃喝玩乐,结交的也都是那些二代们,一个个本事没多大,拖后腿一个顶几个。

小儿子在外头是个混世魔王,可是在他老子面前却是一个乖巧的小绵羊,被训斥了几句也不敢再吭声了。

“这事,还是我来办吧,行了,都该干嘛干嘛去吧!”江大山有些烦心地摆了摆手。

孙易一直把梅老师送到了家里头,见到了小安安她才算是回过神来,只是这几日的关押让她心神受惊,一时半会还缓不过来,怕是最后免不了要大病一场。

孙易炼了百多颗药丹,手头正宽绰着,又不是吝啬之人,随手拿出一粒药丹递给梅老师。

梅老师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将药丹吞了下去,很快就犯困了,进了卧室大睡了起来,小安安倚在门口,咬着手指看着妈妈沉睡着。

孙易一把将小姑娘抱了过来,在她的鼻子上轻轻一点道:“小安安,阿姨陪你的时候,你乖不乖呀!”

“我乖啊,可是阿姨做饭不好吃!”小安安苦着脸道。

赵恒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我能把饭做熟就不错了!”

“你也不是差钱的人,叫个外卖能死啊!”孙易不客气地道。

赵恒轻轻一笑道:“小姑娘太可爱了,我不是想在她的身上找找家的温暖嘛!”

“你可拉倒吧,把人家孩子给坑惨了!”孙易说着扭头望向小安安,柔声道:“小安安,你想吃什么?”

小安安一下子就高兴了起来,颠颠地跑进了卧室,一会功夫拿出一个小巧可爱的卡通钱包来,“我要吃必胜客,我想吃牛排,还有半价的甜点,我有钱,我请客!”

小安安说着打开钱包让孙易看了一眼,还是个小富婆呢,里头红红绿绿的票子,最小的面值十块,粗粗一数有几百块之多。

小安安见孙易惊讶的样子,一脸骄傲地道:“妈妈给我的零花钱,我都是花一半留一半的,我还有好些钱都存到了我的卡上,今天妈妈没事,我高兴,所以我请客!”

“叔叔可是很能吃的,你的钱怕是不够呀!”孙易道。

小安安有些纠结,一咬牙,又摸出一张银行卡来,“没事,我可以刷卡!”

“好,叔叔就去好好地吃你一顿!”孙易哈哈地笑道。

蓝眉没有去,她要留下照顾梅老师,盘江村不简单,保不齐他们会使点什么下作的手段。

至于月色和尚更不会去了,六岁的小安安倒不是问题,关键是赵恒,一看就绝非良善之辈,月色和尚对女人有阴影,宁可去楼下的车里头蹲着念经也绝不跟女人走太近。

母亲安全归来,小安安开心得都快要飞起来了,到了必胜客,十分豪气地也不看价格,十分豪气地点了起来,而且什么贵点什么,一会功夫牛排甜点之类的就点了七八份,点完了之后还看了看自己的小钱包。

发现自己钱包里的现钞不够了,捏了一小会那张银行卡,咬咬牙又点了几个新出的菜色,小桌子上被摆得满满了。

孙易和赵恒只是笑着看着她也不说话,由着这个吝啬的小富婆点单。

孙易在盘江村杀了一阵子就回来享受宁静的一刻,但是整个海城的官场都随之震动,盘江村可不一般,虽然归属海城管辖,几乎就是一个单独的王国,历任海城最高管理官员都没有办法将手伸进去。

人家并不仅仅是一个集团化、社会化的富裕村子,还是京城保守派大佬的桥头堡,是保守派几乎最后的几个阵地之一。

上头的派系很多,最主要的矛盾还是保守派与改革派,而这两派因为几任最高领导人的坚持,改革派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而保守派只有少数的几个大佬还在坚持着。

而且保守派后继无人,除了大佬之外,剩下的就是江大山这种难忘那场大运动的老辈人在支持着,而那些年青一辈只是为了利益而没有信仰,这才是让保守派最为头疼的。

海城做为沿海第一大城,自改革开放以来,历界领导人都是改革先锋,无一不想拔掉盘江村这颗钉子,只可惜人家上头也有大佬保护,投鼠忌器之下,根本就难以下手。

现在孙易闹这么一下子,一下子就将盘江村的黑幕掀开了一角,仅仅是禁锢人身自由一项,就足以抓住小尾巴了。

关于盘江村的案件,案卷已经堆了足有一尺高,什么江中沉尸案,碎尸案,强迫妇女案件几乎每一件都有,但是证据不足,根本就找不到当事人,警方在盘江村更是寸步难行。

现在有了机会,上头自然会抓住机会,这个机会抓不住,还怎么当海城的领导人。

孙易做为第一当事人,自然就被警方重点关照。

在某一个地头上,真正的地头蛇从来都不是当地的黑势力组织,再大的黑势力也是送菜的,真正地头蛇是当地警方,可调动的资源超出一般人的想像,特别是在现代社会更是如此。

有的时候某个罪犯不是警方不想抓,而是投入与产出不成正比,成本太高了,但是当警方在上头的高压下真的全力投入追查一件案子或是一个人的时候,其爆发出来的能量是惊人的。

寻找孙易就是如此,再加上孙易没有隐藏自己的痕迹,他们在必胜客的饭还没有吃完,几名便衣就找上门来。

当先的一名中年人将证件向孙易的面前一亮,沉声道:“孙先生,我们海城刑侦大队的,请你配合我们调查!”

这名中年人一边说着,一边不着痕迹地亮了一下腋下快拔枪套中的七七式警枪。

赵恒抬头看了一眼,做为本地的新晋的黑老大,自然能认得出来此人是谁,正是刑侦大队的大队长方卓,而方卓而认出赵恒了,用警告的目光扫了她一眼。

赵恒干脆一低头,吃着盘子里的牛排根本就不与他的视线接触,想动孙易,她还没有帮忙的能力,顶多就是帮着打听一下消息,提供一些装备,两个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上的。

见孙易没有动静,其它几名刑警上前一步,把孙易围在当中,一副怕他跑了的样子,赵恒更是暗中带笑,这几个家伙是不是蠢啊,人家在盘江村上千人的围攻之下都从容离去,就他们四五个刑警,加上外头埋伏的几个人手就想留下他,不是异想天开嘛。

看书罔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