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一人,千人-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86章 一人,千人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2:44Ctrl+D 收藏本站



江大山的大儿子,一个四十多岁,一脸油光的中年人走了过来,腿还有些抖,但是脸色坚毅,江大山一共有六个儿子,他只是年纪最大的一个,而江大山一向奉行的是有能力者上,所以他这个嫡子也未必能够继承盘江村成为一任的土皇帝,说不定被哪个弟弟给夺了去。

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江大山的大儿子怎么可能不赶紧往上冲,就算是胆子吓破了也要冲上来,区区一次涉险,怎么能跟继承下来的土皇帝相比,拼命一搏,接下来就是说一不二的老大。

江大山刚一回去,几个儿子立刻就围了上来,个个脸上杀气涌动,江大山摆手制止了他们的话语,“让他们走吧,后面我自有安排!”

有了老村长发话,孙易他们顺利地上了车,开车向村外行去。

“怎么就让他们这么走了!”几个儿子都是七八个不愤,外人进村挟持了老村长,还全身而退,这传出去老江家还怎么混。

“都一边去!”江大山冷着脸喝道,活了一辈子,还没受到这种羞辱,如果不把这伙劫匪绳之以法,他觉都睡不安稳。

“咦?真是怪了,他们还真没跟上来!”蓝眉向身后扫了一眼,连一辆车都没有跟上来。

“当然,江家太子在咱们手上呢!”孙易开着车笑道,后座上的梅老师神情有些萎靡。

本来开得挺稳的车子突然发出蹬的一声怪响,顿时车身变得不稳了起来,孙易赶紧扶住了方向盘,把向公路外冲的车子硬生生地稳住,推门下车才发现,四个轮胎全部爆掉了。

这时大群的民兵和有组织受过训练的村民拎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冲了过来,孙易拎着短刀上前一步,发出一声怒吼,凶悍的模样一下子就将众人震住了。

这时一个看起来像带头大哥模样的人叫道:“上,上,都给我上,他没有枪怕个毛!”

可惜他的话音未落,肩头的对讲机啪地一声碎了,肩头也被扯下去好大一块肉,跟着又是一枪,腿上中了一枪,孙易没带枪,可是梁家辉还在外围支援呢,猎枪的口径虽小,但是在梁家辉的手上仍然发挥了最大的威力。

可惜这种小口径猎枪威力也小,如果换成7.56毫米口径的军用狙击枪,这一枪都能把那个干部的腿打飞,而不是只留下个小血洞。

眼见响了枪还伤了人,那些民兵立刻就向四周散去,稀里哗啦地趴了一大片,谁都不敢先冒头,生怕自己是那个被崩掉的出头鸟。

这么一耽误,前方开亚肉辆大卡车,路障也被立了起来,从车上还在稀里哗啦地往下跳人。

那些民兵和有组织的预备民兵也围了上来,上千人围上来,听起来似乎不多,但是站在孙易这个角度上来看,四周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似乎一眼看不到头一样。

孙易手上横着刀,带着蓝眉和梅老师向外走,凶悍的孙易逼得那些民兵不停地后退着,梁家辉这时也不敢轻易开枪了,因为已经有一组数十人的民兵去围堵他去了。

“孙易,要不然的话我们报警吧!”梅老师拉着孙易的衣角道。

“报警管什么用,最后出警的还是盘江村派出所,自家人能管自家事吗!”

这时,江大山已经亲临现场进行指挥,乘坐的是一辆八十年代的老红旗,气派之极,他刚到附近的小山包上,上百名民兵就拿着有机玻璃防暴盾和电梯围了上来,动作整齐划一,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精锐的部队一样。

“都是废物,这么多人拿不下一个,都是干什么吃的!”江大山皱眉道,然后一手拿起望远镜,一手叉着腰,一副老电影中亲临前线的指战员似的。

“爹,有人在暗中打黑枪!”

“打黑枪又怎么了,不就是一个人吗,当年的倭国鬼子飞机大炮都有,还不是让咱们小米加步枪赶出了华夏,他们就算是有枪能有几发子弹,咱们人多往上冲,死了评烈士发抚恤,受伤的村里照顾他全家一辈子!”

老村长一发话,下面自然就活跃了起来,当然大家伙可没有那么高的觉悟,只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上头发了指示精神,下头一商量,除了老村长说的那些,又把悬赏调得高高的。

顿时,民兵们变得精神亢奋了起来,顶着方形的防暴盾,一步一呼喝,义无所顾地向孙易冲了过来。

梁家辉开了两枪,放翻了两个人,没想到这次竟然没有惊退这些人,反倒是变得更加兴奋起来,只是受伤了,后半辈子都有着落了,这简直就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事啊。

孙易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种局面,扭头向蓝眉道:“保护好梅老师,我先去冲一阵子!”

孙易说着快步向对方的民兵方阵冲了过去,越跑越快,到了阵前,整个人冲了起来,炮弹一样的撞向一米多高的防暴盾。

咚的一声巨响,盾牌晃动,几个人都被孙易撞得飞了起来,跟个整个人也落到了无边的人海当中。

看到这里,江大山放下了望远镜,脸上也露出了笑意,对身边的人道:“这小子只有匹夫之勇,竟然冲进了千人战阵当中,再厉害的人也难免要落赃物喽!”

大家准备着要收拾东西回去了,一切都没有了悬念,但是这时却有人惊呼了起来。

众人望去,只见孙易夺过一根橡胶棍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把这个民兵方阵打得七零八落,无人是一合之敌。

每一次轮起橡胶棍,都有一个人被打得横飞起来,不是骨断就是筋折,这还是孙易手下留情,否则的话照着脑袋打,一棍子下去脑袋都会碎掉。

若是放到几百年前,孙易放到战场上就是一个无敌悍将,还是万人敌的那一种。

就连江大山都有些敬佩了起来,但是这种人对是自己的敌人,让他变得更加不爽了,上头不爽,下头的日子也不好过。

随着一阵阵的呼喝声,民兵方阵一变,这回上来的都是身高体壮之辈,手上挺着更高的防暴盾,呼喝着向前冲,顶着盾牌向孙易压了过来。

孙易一脚侧踢,将几个连人带盾一起踢得飞了起来,但是身后更多的盾牌顶了上来,盾牌挤压上来,将孙易挤在中间,上百人一齐施力,竟然把孙易给挤在了当中,跟着各种棍棒当头打了下来,一时不察,孙易挨了好几下子。

孙易出手的时候手下留情,可是这些家伙完全就是下死手,每一下子都是冲着脑袋砸过来的,孙易左挡右支,肩头后背挨了不少棍,甚至是脑袋上都挨了一下子,火辣辣的疼。

孙易的怒火终于烧了起来,一股蛮劲自涌现了出来,大喝了一声,身体重重地向两侧顶去,终于顶出一条细缝,然后挤了进去拔腿就跑。

“在那在那,别让他跑了!”

随着呼喝声,上千人开始对孙易围追堵截,不时还有砖头瓦块从天而落,一直把孙易逼到了山包下的关帝庙处。

孙易一直被挤进了庙里头,一抬头,正看到那个两米多高的青铜关帝爷雕像,还有他手上那柄足有两米长的青铜大关刀,看样子经常被人打扫收拾,铜像锃亮,就连那柄沉重的大刀都没有一丁点的锈蚀。

孙易一伸手,握着足有鸭蛋般粗的刀柄将刀拽了下来,放在手上一抖,青铜制成的大刀厚重有力,果然是有钱的盘江村,就连这青铜大刀都没有一丁点的掺假。

这么大的一把大关刀,足有将近二百斤重,拎在孙易的手上轻若无物,将刀重重在地面上一顿,扭头向那尊雕像道:“关帝爷,借您大刀一用,想必不会介意!”

外头,江大山看到孙易被逼进了关帝庙里头,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看着上千人将关帝庙围得死死的,他这回肯定是没地方可跑了,插翅难飞。

但是刚刚冲到门口的几名民兵眼中露出了惊骇的神色,只见一柄硕大的青铜大刀当头劈了下来,下意识地举起了盾牌。

有机玻璃制成的盾牌发出不堪负重的哀鸣声顿时碎裂,那名民兵也惨哼了一声不停地吐着血。

几近金黄色的青铜大关刀如同一阵狂风一般地从庙里狂卷了出来,让人以为是庙里的关帝雕塑活过来了一样,惊得那些民兵头发都要竖立起来了。

孙易大喝了一声,长刀一横,顶着十余人就向前冲去,狠狠地向前一震,将十几个震翻在地,手上的大刀抡起横扫了出去,咣咣的巨响声中,盾牌一面面的破裂,人也被砸得飞出五六米远去。

有盾牌的人,大刀蛮不讲理地直接砍过去,直接就将盾牌砸碎,人也被震得飞了起来。

碰到没有盾牌的,大刀直接就横拍出去,如同一面大门板一样拍到人身上,把人拍得同样飞起来,孙易所过之处,如同埋了炸药一样,到处都是乱飞的人影。

打得兴起的孙易有些收不住手了,大刀一刀砍出去,一条手臂脱离了主人的身体,带起一蓬的鲜血。

本文来自看书罓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