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 稀里糊涂的炼药-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78章 稀里糊涂的炼药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2:9Ctrl+D 收藏本站



这种断灵草在药王册的注释上有一种十分奇特的能力,它并不主治甚至病症,而是调和阴阳,一草断药灵。

药灵是什么东西孙易不知道,但是在药王册的这一页的背面有一个注释,断灵草出丹药成。

药王册上说的东西都是云山雾罩含糊不清的,孙易一直都是瞎用,误打误撞之下效果还不错,现在竟然弄出什么断灵草出丹药成,难不成这东西是用来炼丹的?自己又不是术士,炼什么丹啊。

不过药粉装在塑料袋里带着确实不太方便,如果能制成药丸的话,带着可就方便多了。

反正在家呆着也没事,孙易说干就干,上网查了一下如何炼丹,好家伙,查出来一堆仙侠类的小说出来,没一个靠谱的。

不过还真在一个道家讲坛上找到了古法炼丹的文章,说得也很详细,不过什么青铜鼎之类的就算了吧,用瓷坛子凑和着吧,孙易就算是再外行也知道,中草药在煎煮的时候是不能碰铁器的。

别的东西找些替代的就好了,可是这水就不行了,那上头把天下水分为十等,每一级的水都不同,无根水好理解,下雨没落地的就行,现在正值初夏,下雨的时候比较多。

可是那什么春露水之类的玩意还能理解,可是这癸水是什么东西?上网查了一下才清楚,让孙易差点没吐出来,他喜欢女人不假,可不代表也喜欢女人每个月流的那一次血,用这玩意熬丹药,想想都觉得碜得慌。

有道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孙易准备了两个大盆子接一些雨水,熬药的时候要不要加点癸水?柳双双她们对孙易认真做一件事很有兴趣,白云十分大方地乐意奉献出自己每个月流的那点血,再有两天她就到日子了。

柳双双一个劲地摇着头,指着电脑道:“你看,上头说必须是处才行,你是吗?”

“我……”白云气得一翻白眼,早两三年前就把自己的第一次送给孙易了,还是自己半强迫的,这事根本就没地方说理去。

“或许尼莎和莎玛的可以,就是不知道这玩意挑不挑种族!”白云的眼珠一转嘻笑着道。

“去去去,自己玩去,别耽误了我干活!”孙易挥着手把白云和柳双双都赶走了,然后自己琢磨着怎么炼丹,炭火好办,做烧烤还剩下不少木炭,有些不够,这个简单,打个电话就能送来一车。

孙易接好了雨水,也就是所谓的无根水,北方的山里头这些年基本上没什么污染了,主要是没有那些污染大的工厂,从前倒是有几个造纸厂什么的,可是随着北方封山育林,全都迁走或是倒闭了。

自家的药材每样都采了一些,都是新鲜的,主要是那个断灵草,只有五株,还有一些没有被自己割掉的,都长得太小了,还没法使用,这可要好好呵护着,因为它长得跟普通的白草太像了,一不留神就当成荒草给处理了。

孙易刚准备开工的时候,尼莎就跑来问孙易什么时候去打猎,她早就想去打猎了,这些天一直怂恿着莎玛,莎玛也点头同意了。

“这个季节打什么猎?”孙易一皱眉头道。

看到孙易皱眉,尼莎有些慌了,赶紧把莎玛拽出来当做挡箭牌,孙易向莎玛解释道:“这个季节的野兽要么正在怀孕,要么正在带幼崽,这个季节打猎就是在造孽,春不打猎,秋不下水,是我们这里的规矩!”

春不打猎还好说,是因为这个季节的野兽正处于繁殖期,一只野兽打回来,相当于毁了一群。

而秋天不下水很简单,完全是出于安全考虑,秋天正值天气转冷的时候,北方的秋天又格外的冷,天气转寒,而大河又因为是流水,看起来要比外界的温度高一些。

而正是这种错觉,让下水的人很难把握,往往会出现溺亡的现象。

莎玛倒也懂事,没有再去打猎,看到孙易在摆弄药材和一个大瓷坛子来了个兴趣,听到孙易要炼药,兴趣变得更浓了,赶紧让管家帮着打电话,要弄一个铜鼎回来,她看过华夏的武侠电影,还知道炼药要用铜鼎。

孙易要那东西干嘛,就用瓷的了,不过莎玛还是给孙易弄来了一个更大一些瓷炉子,这年头有钱好办事,再加上莎玛这外宾格外受重视,交待下去相当于政治任务。

不到两天,就送来一个直径五十公分,十分精致的瓷鼎炉,比孙易弄来的那个咸菜坛子漂亮多了。

等到真正开始动手的时候孙易有些傻了,药王册上只说断灵草出丹药成,至于炼制方法,根本就没有。

看看手边的药材,孙易一咬牙,全都打成粉末扔进了这个瓷炉子里头,充分地发挥了自己粗犷的风格,反正药材是自家园子里头产的,自己也损失得起。

果然如孙易想像的那档,这一炉子药材直接就废掉了,最后变成了糊渣渣,只能倒掉了,倒是家里的动物对这些药渣很感兴趣,挨个在墙根舔得来劲,特别是两头大黑瞎子,撅着硕大的肥屁股把一点白都顶翻了,被一点白爷俩狠咬了一口才老实下来。

孙易一咬牙,打算再炼一次,虽说仍然是像从前那么粗犷,不过看护起来却小心极了,不时地还要再补一点水进去。

天气渐热,又守着这么一堆炭火,孙易也烤得直冒汗,汗珠顺着下巴,在孙易探头望向瓷炉的时候滴落了进去。

很快,瓷炉里传来了阵阵的药香气,孙易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看护得更加小心了,见孙易这么紧张,谁都不敢来打扰,大家都知道孙易手上的药粉药效之神奇。

现在仅仅是闻上一口药香气,都觉得精神大震,这其中又以莎玛最为明显,本身就病重,嗅着这药香气,连最后那一点头疼都消失了,脸色都变得红润了起来。

就连老管家都对孙易另眼相看了,真是一个神奇的东方男人。

孙易也不知道这东西要炼到什么时候才行,要成丹,总要熬成胶状吧,用一根莎玛定制来的玉筷子搅了搅,感觉有那么一点要成胶的模样了,还差了点,索性再加上不少水再接着熬。

孙易守着这炭火堆守了两天,汗不知流了多少,有些汗珠落到了瓷炉里头他也没有在意,还不都是水吗。

终于,在第三天天亮的时候,药香味变得更加浓郁了,反正在睡梦中的女人们都惊醒了,只是当她们起身的时候,原本浓郁的药香气突然消失了。

瓷炉子里头,一团白色的雾气盘旋着,在加热中也不离开瓷炉,看起来颇为神奇,在孙易的身后,家里的一帮动物老老实实地蹲坐着,瞪着眼睛看着孙易,当女人们起床之后,也加入了坐视的行列当中,连早饭都不准备了。

终于,瓷炉中的雾气似乎消散了,也像是被吸收了一起,瓷炉里头,只余下落落的一次如同果冻般的东西。

孙易熄了火,瓷炉的温度很快就降了下去,然后孙易把炉盖一扣,伸手端起了这个瓷炉。

网上的道典上说,药炼好之后,最难的一步是成丹,就是要震丹,手端着鼎炉不停地抖动,直到把里头的药胶变成药丹才算成功,如果这一步做不好,抖出来就是药粉,药性就散掉了。

孙易哪里会抖什么药丹,不过沙子还是筛过的,就这么转着圈的抖吧。

孙易不但力气大,耐力也极强,端着几十斤重的瓷炉子一直晃悠了半个小时,炉子里头终于传来了一阵阵的骨碌声,骨碌声变得越来越密集,似乎真的抖出了药丹。

一直抖了一个多小时,哪怕是以孙易的体质,也累得两只手臂发酸,轻轻地放下药炉,打开盖子,一股极淡的幽香入鼻,让人的精神为之一震。

炉口一倾,骨碌碌声当中,一颗颗指头大小的药凡滚了出来,如同大珠小珠落玉盘似的落地地上铺好的白纸上。

“哇噢!”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太漂亮了!”

孙易也有些惊呆了,他也没有想到这些药丹炼出来之后会这么漂亮,指头大小的丹药个头不大,但是却缠着一丝丝的彩圈,红色的是火龙角,白色的是大地乳,蓝色的是蓝碟,暗红的是红景天,每种药材的颜色纠缠在一起,如同千万根丝线纠缠而成的一般。

孙易小心地捻起一粒药丸来,药丸还有些微势,放在鼻端闻闻,香气极淡,但是这香气却如同细丝一般,从鼻入腹,在身体里头窜动着,像是身体里钻进了一条会游动的细丝一样。

仅仅是这嗅闻的感觉就让孙易肯定,这丹药肯定是炼成的,就是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效果,孙易下意识地舔了舔,淡淡的草木香气在口腔中弥散开来,让人充满了食欲。

孙易一口就把这颗药丹吞了下去,吓得梦岚忍不住惊呼了一声,谁知道这东西有没有毒啊。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