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9章 奇迹就是奇迹-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69章 奇迹就是奇迹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1:30Ctrl+D 收藏本站



埃米尔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赶紧退到了孙易的身边,孙易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后用汉语道:“埃米尔,眼光非常不错,这个老婆咱要定了,要是她家酋长不同意的话你跟我说,我找兄弟帮你把老婆抢回去,为了这老婆,就算是打上十年仗都值了,这小姑娘还没长开就堪比海伦了!”

“别胡说,先把病治好!”埃米尔悄悄地踢了他一脚,两人的小动作让倚在床上的莎玛公主都轻笑了起来,她这一笑,让埃米尔恨不得再多踢孙易几脚,只为搏美人一笑。

孙易哪里会看病,病历都看不明白,不过现在他必须要给埃米尔把场子撑起来,不懂也要装懂,又装模做样地询问了旁边的医生几句,算是弄明白这个莎玛小美女得的是什么病了。

莎玛很悲摧,患的竟然是脑部肿瘤,虽然是良性的,可是却深在脑内部,还在不停地增大着。

现代外科手术已经很先进了,一般的良性肿瘤都不会是问题,直接切除就可以了,成功率非常高,可是莎玛的肿瘤深在脑部组织之内,哪怕是最高明的脑神经专家也不敢动手术,只能眼看着肿瘤在不停地变大。

莎玛的脑肿瘤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了,因为病变异致的昏迷越来越频繁,现在已经达到了每天要昏迷五次以上,如果再得不到抑制的话,莎玛的寿命将在三个月之内走到终点。

为了这个最疼爱的小女儿,默罕酋长开出高达三亿美刀的悬赏,只为了救自己美丽女儿一命,可惜一直都没有太好的手段。

别人都束手无策的事情对于孙易来说一点问题都没有,自己手上的药就完全可以治愈,问题是手上的存货不多了。

“怎么样易?”埃米尔低声问道。

“没问题!”孙易重重地一点头道,埃米尔也长长地松了口气,既然孙易说没问题,那肯定就没有问题。

“你打算怎么治?”埃米尔问道。

孙易打了一个响指,在怀里掏了掏,掏出一包紫苏花的果实来扔给埃米尔,“就这么个东西泡水喝就行了,每天一颗,不够的等我回去再弄点给你寄过来,等好得差不多了,再喝点我送你的那几包药粉,有两包巩固一下就行了!”

埃米尔拿着这那一小袋紫苏花的果实,看着一颗颗指肚大小,乳白色浑圆可爱的小种子,怎么也无法相信医治世界难题就这么简单。

“你以为有多难,用着吧,相信我,就算是治不好也治不坏,死马当做活马医呗!”

埃米尔叹了口气,“你就不能安慰我一下吗,你这样说我的心里很没底啊!”

孙易拍拍他的肩头笑道:“放心吧,已经有医治好的先例了,这种果实对恶肿之类的疾病有着极好的疗效!”

“你等会!”埃米尔还是有些不太放心,找老管家要了一杯热水,然后拿出一颗果实来放到了水杯里头。

果实渐渐地向水中沉去,然后悬浮在水面中间微微地浮沉着,跟着这杯源自法国的高档矿泉水渐渐由无色透明变成了淡淡的乳白色,然后乳白色越来越浓,到最后已经如同淡牛奶一样了。

埃米尔轻轻地嗅了一口,顿时精神为之一震,头脑都变得清醒了起来,一直斜倚在床上的莎玛的眼睛突然一亮,抽着挺翘的小鼻子不停地闻着,目光紧紧地盯着埃米尔手上的水杯。

老管家站在后头微微有些紧张,王室成员可不是普通百姓,特别是入口的药物,是需要严格检测的,但是埃米尔的身份比较特殊,他也不好拒绝。

“埃米尔陛下,能给我看看吗?”莎玛柔声道,哪怕是在重病当中,仍然保持着一名贵族该有的气质和礼貌。

埃米尔赶紧把杯子端了过去,紧张之下差点把一整杯水都泼到人家姑娘的身上去,看得孙易直捂额头,这个傻小子,看到女人连路都不会走了,怕是最后人家姑娘很难看上他啊,巴而图这么一个小国的国王似乎在人家公主的眼里未必就比一棵葱强。

看着埃米尔笨拙的动作,莎玛轻轻一笑,眼睛变得弯弯的像月牙,埃米尔现在都快要烧起来,平时跟国际大政治家交谈的时候也能端住国王的范,可是一看到人家莎玛公主,连自己叫什么都忘了,只剩下手足无措了。

莎玛接过了杯子,在接杯子的时候,两个人的手指轻轻一触,埃米尔像是触电了一下全身一抖,还有些尴尬地向后弯着腰,孙易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这小子,该不会是……

“太没出息了!”孙易捂着脑门喃喃地低语着,埃米尔扭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孙易赶紧把自己的脸给捂住了,生怕一会会笑出声来。

莎玛轻轻地嗅着杯子里带着柔柔草木清香的乳白色液体,浓浓的香气让她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这杯子里的水似乎比她吃过最豪华的大餐都要香上几分,而老管家则一脸担忧地看着莎玛,生怕她会真的喝了这东西。

莎玛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向埃米尔轻声问道:“我可以喝它吗?”

埃米尔立刻一抬头,胸脯更是挺得高高的,自信满满地道:“喝吧喝吧,相信我,只要喝了它,你的病就会好起来的,这可是来自神秘东方的好东西!”

看着埃米尔献宝般的模样,孙易决定能跑就赶紧跑,要不然的话埃米尔绝对会把自家的东西送了人情,说不定会成车成车的要。

莎玛轻轻地抿了一小口,杯子里那一颗珠子般的紫苏花果实微微地沉浮着,透着别样的美感。

莎玛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这乳白色如同淡牛奶一般的水喝在口中,顿时整个口腔都充满了淡淡的草木香气,甚至这香气顺着七窍直入脑海深处,让整个人如同置身在原始森林当中一样,整个人都变得精神起来了。

一杯水很快就喝完了,莎玛刚想放下杯子,却不料那颗紫苏花的果实直接就滑到了她的嘴里,滑滑的一下子就滑进了胃里头。

“啊,我把那个东西吃掉了!”

埃米尔也是一愣,赶紧回头看看孙易,孙易摆了摆手道,“没事的,本来一棵种子可以泡两到三杯水的,吃就吃了,就是有些可惜了!”

老管家一直都很紧张,见莎玛喝完了水并没有不良反应,甚至更加精神了一些,脸色也微显一些红润,一直都紧皱的眉头也微微地松开,这才松了口气,做为管家他当然知道莎玛承受了多大的痛苦,每天都会头疼得昏死过去,甚至无法吃饭无法睡觉。

这一杯水竟然缓解了痛苦,让老管家对孙易刮目相看,还是决定有机会一定要检测一下那颗种子的药效才行。

莎玛终于舒展着眉头,沉沉地睡了过去,呼吸也很平稳,看到这一幕,老管家的眼睛都变得湿润了起来,一年了,莎玛公主终于可以安安稳稳地睡上一觉了。

埃米尔也缓缓地退了出来,一出门就拽着孙易不肯松手,孙易无奈地叹了口气,“你拽着我也没有用啊,我把紫苏花的种子全部交给你了,我手上一颗也没有了!”

“可是你家里还有啊,再给我一些!”

“行,你要多少?”孙易问道。

“呃……有个一吨半吨的就够了吧!”埃米尔还有些担忧,怕数量不够。

孙易翻了个白眼道:“还吨,有几颗就不错了,我跟你说,有个二十颗左右就完全够用了,种子用完之后,再用手上那两包药粉巩固一下就可以了,多了肯定没有!”

“易,我们是朋友,是最好的朋友,你不能对我这么小气!”埃米尔道。

“啊哟喂,我的活祖宗啊,你知不知道,这种紫苏花很珍贵的,只有那么两株而已,你以为我会有多少种子?”孙易道。

埃米尔叹了口气道:“可也是,不过一定要把莎玛的病治好才可以!”

孙易嘿嘿地一笑,揽住了埃米尔的肩头笑道:“万一你把她的病治好了,然后她跟别的男人跑了,你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埃米尔一脸正色地道:“不,我相信这是真正的爱情,真正的爱并不一定要得到她,而是祝福她,如果真像你所说的那样,我会祝她一生幸福!”

孙易被噎得直翻白眼,然后重重地拍拍他的肩头道:“你这样可就不对了,一点都不像个男人,咱们男人就应该不是我的也要抢回来,谁敢动我的女人,就让他生死两难,你放心,谁要是敢打弟妹的主意,我肯定把他的蛋黄挤出来!”

埃米尔听了孙易的话嘿嘿地一笑,全然没发觉身后的老管家那张脸都要绿了,看样子这老管家也是懂汉语的。

而老管家在第一时间就查清了孙易的身份,对这个胆大包天的男人也觉得头疼,如果真像他所说的那样,那麻烦可就大了,因为在此之前,酋长很中意的是临国的一位王子,本来打算莎玛病好了就可以商谈定婚的事情,这下子可有波折了。

不过这样也好,那位沙特王子虽说是个王子,却是一个第不知多少位顺位继承人了,或许一辈子只能当个石油王子,王子的财富值再高,也不值一位真正的国王啊。

这种在王室服务了几十年的老管家,在话语权上可比一般人高多了,甚至比一些直系亲属的话语权还要高几分。

本书首发于看书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