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2章 可惜不是我-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62章 可惜不是我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1:0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摸出烟盒,烟盒已经被烂了,扭头望向那个年青人,做了一个烟的手势,年青人翻了个白眼,还是拿出一盒烟递了过去。

孙易点了一支,静静地坐着,顿时,整个豪华大包间里头除了蓝眉他们争抢饭菜的声音之外,再无其它声音。

蓝眉在这个时候颠颠地跑了过来,手上还端着一个大盘子,里头是红亮红亮的冰糖肘子,皮酥肉嫩,看着就有食欲,而且细心的蓝眉还在这肥腻的肘子四周堆上了一些青菜,这样一来更有食物了。

孙易把烟一掐,抄起筷子就大吃了起来,吃得满嘴是油,随手拽过桌布就在嘴上擦了擦,吃得差不多了,把盘子向桌上一放,用桌布又好好地擦了一下,还倒了一点茶水来洗洗手。

收拾完了自己,孙易起身拎起了地上的大包,月色和尚还有王虎都走到了孙易的身后,蓝眉看着大碗里头还剩下的半个狮子头一脸的不舍,一咬牙狠吃了几口,嘴里塞得满满的,颠颠地跟了过来。

“多谢盛情款待,有时间去华夏一定通知我,我会好好招待你们的!”孙易拱了拱手,拎着东西就要走。

“且慢!”老堂主在这个时候终于站了起来,脸上带着春风般的微笑,“你这个年青人啊,怎么那么心急呢,来来来,坐下,咱们聊聊,好久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年青英豪了。”

孙易被这热情的老头又拽了回来,孙易轻叹了口气,“老堂主,就算是抛开致公堂堂主的身份,您也是一位前辈,有话就说,做晚辈的肯定低头听着,咱们就不要玩晾脾气的招数了吧,我就是一个散漫人,受不了这个的!”

面对孙易直来直去的说话方式,老堂主也轻笑了起来,“我受人之托,需要向你转达一些消息!”

孙易的面孔立刻就板了起来,静静地看着老堂主,老堂主抹了抹胡子,微微有些尴尬地笑了一下,“你知道,我们在米国讨生活,总是要接触这些人,包括血族也是,我们有很多合作!”

孙易摆了摆手道:“老堂主,我对你们的合作没有兴趣,只要不招惹到我的头上来,你就算是把米国推翻了都跟我没有关系,就算是他们侵入巴而图,那也只是利益之争,杀得你死我活只是理念不同。

但是这些家伙也太不厚道了吧,连光明正大的手段都懒得用了,直接向一个弱女子下手,向我的家人下手,老堂主,这事你琢磨一下能对劲吗?只要血族那边一天没有给我一个满意的说话,我跟他们的死仇就结定了,别怪我不择手段!”孙易说着,脸上闪过了一丝煞气。

看着孙易杀气腾腾的样子,老堂主轻叹了口气,“其实这件事情我的一位血族老友已经向我透露过了,这并不是血族的行为,而是个人行为!”

孙易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艾薇儿应该知道啊?怎么可能绕了这么大一个弯子从致公堂的老堂主嘴里说出来呢?

“你让他们怎么说,他们已经低过一次头了,要再低一次?血族的傲慢你应该知道的,哪怕是打掉了牙也要和着血往肚子里头吞!”

孙易点了点头,勉强算是接受了这个解释,能够绕个弯子已经是很大的退步了,但是还有一件事。

“是谁?”

“你还记得迪亚哥吗?”老堂主淡淡地道。

“迪亚哥?这不可能!”孙易想起了在纽耀克郊外针对血族祖血殿的一场大战,似乎那个子爵长老就叫迪亚哥,但是那个迪亚哥被自己把整个前脸都掀掉了,整个面骨被撕掉,眼珠子都挂在眼眶外,甚至还能隔脑膜看到跳动中的大脑。

这么沉重的伤势,这个迪亚哥早就该死了啊,怎么可能还活着?就算是血族的生命力再强也该有个限度吧。

老堂主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不可能的,血族本身的生命力极强,而且他们还拥有着至少领先世界五十年的医疗技术水平,近百年来还吸收了很多中医精华,水平更是高到超出你我的想像之外!”

“有多高?”孙易问道。

“人造器官,机器义肢,还有抗病药物,几次世界范围的流行病,最终的解决源头都在血族那里!”

“确实很高!”孙易点了点头道。

老堂主突然似笑非笑地看着孙易,喃喃地道:“就算是再高,也没有你高啊!”

“嗯?”孙易微微一愣道。

“药王传人,一剂灵药便可生死人,肉白骨,煅体炼魂,长生不老!”

老堂主的话让孙易把一口喝下去的水全都喷出来了,让老堂主一脸都是茶叶沫子。

“我说老头,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生死人、肉白骨、煅体炼魂什么的还勉强靠点边,长生不老这种事你也信啊!”

“我信啊!”老堂主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道。

孙易在怀里掏了掏,然后掏出一包药粉来向他的面前一拍道:“这就是你说的长生不老的灵药了,来,我送你个长生不老!”

“哟哟哟!”老堂主这会也顾不上之前的高人形象了,赶紧伸手抢过了塑料包,在手里头抚摸了好一阵子,像是抚摸情人的秀发一样,看得孙易恶心。

“这东西怎么用?”老堂主问道。

孙易一耸肩道:“简单,拿瓶矿泉水一冲就可以了,没有矿泉水用自来水也行!你要是不嫌噎得慌直接吞也成!”

“就这么简单?”老堂主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一个劲地打量着包装袋里那些颜色各异,透着异样娇艳美的粉末。

“怎么?还有别的用法?”孙易问道。

老堂主一滞,然后摇了摇头,“七十年前,我刚到米国来,听前任老堂主偶尔提起过一次,并没有说过用法!”

孙易一下子就来了兴趣,谢老说自己是什么药王传人,现在碰到这位致公堂的老堂主,他也说自己是药王传人,自己只是在修房子的时候找到了一本关于药物介绍的小册子,然后自家后园子里又长出一些药材来,然后一直都是按着书上的介绍胡乱地用着,反正是没出过人命。

至于什么药王,谁知道那是谁,如果说药王就是自己的父亲老孙头,可谢老怎么不认识?那个老头可是见过真正药王的。

老堂主陷入了回忆当中,缓缓地道:“我记得那个时候,我刚刚到米国来,我跟司徒老堂主有些亲人关系,所以直入核心,那会正是二战末期,当时有一个华夏人,差不多是一个中年人的模样,被从日本人的战俘营里被解救了出来。

当时他在米军硫磺岛当军医,救活了不知多少人,后来跟随军队回到了米国本土,致公堂多有人受他的恩慧,活人无数。

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一位难产妇女,分明大出血已经死了,但是他一剂药下去,人立刻就活了过来,母子平安,不到三天就恢复如初,堪称神迹。

后来听说他因为米苏的问题得罪了那些情报机构,被人追杀陷害,被打死在街头,还是那位难产妇女收的尸,据说收尸的时候人都已经长蛆了,但是在将要火化的时候,人又离奇失踪了,我们都相信,他还活着!”

“你怎么肯定他就是药王?或许只是一个医术神奇的中医呢,这样的中医大家又不是没有,比如华夏的大国手谢老!”

“哈哈,我认识谢老!谢老确实有这样的本事,但是他没有一剂药便能医活人的本事!”老堂主哈哈地大笑道。

孙易摇了摇头道:“那可真是太可惜了,我如果真的是药王传人就好了,怎么说也是一个可以横着走的二代了,你们可都欠着情呢!”

老堂主没有再说什么,轻轻地拍了拍孙易的手道:“这份情还在你的身上也没什么,听我老头子一句劝,血族那边就不要再闹了,你已经引起了官方的反感,再闹下去,说不定就要动用国家力量对付你了,血族在米国政界也是有很大影响力的!”

“迪亚哥,交出迪亚哥!”孙易斩钉截铁地道,“否则的话我不介意再闹腾一阵子,大不了老子躲回华夏去!”

“你认为真要是引起了米国暴力机关的愤怒,华夏能够护得住你?别的不说,仅仅是一个利益交换,就足以将你置于死地,政治,是这个世界上最肮脏的事情!”

孙易冷哼了一声道:“就算是华夏回不去,老子去巴而图跟他们打游击去,一个拉灭灯就让他们焦头烂额了!”

“胡闹!”老堂主怒哼了一声道:“那是一个正常人该干的事情吗,而且,迪亚哥已经被逐出血族了,一切行为都由他自己负责,我以致公堂堂主的身份告诉你,这次事件,跟血族没有关系,如果硬要说有关系的话,那就是迪亚哥曾经是个血族!”

孙易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致公堂堂主的身份可不简单,在米国也属于上流社会的名流,就算是见到总统也不过轻轻点点头而已,能够让他背书,绝对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老堂主拍拍孙易的手臂道:“你先回去等消息吧,我会交待下面的人注意迪亚哥的动静,然后通知道,你的仇,你自己报!”

本书源自看书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