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 后浪拍前浪-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61章 后浪拍前浪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0:56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没有想到卡尔会对自己的评价那么高,就算是知道了他也没有心思去理会,他现在急着要离开,恶浆果的后遗症就快要显现出来了,哪怕服用了具有对冲化解做用的勾魂芽,仍然让他的身上袭来一阵阵的酸软之意。

孙易现在还在强撑着,至少不能在敌人面前露怯,步步都走得如同龙行虎步一样,全身上下透着极度危险的气息。

这栋大厦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又是枪战又是爆炸的,倒是出现了几辆警车,可是只在远处维持秩序,甚至对从楼中走出来的孙易等人视而不见。

这时,一个年青人一横身拦到了孙易等人的面前,孙易的脸色一沉,王虎一个跨步就抢到了孙易的前面。

年青人微微地侧头看着腰侧的那个小红点,抬头又向不远处的一栋大楼望去,脸上没有任何惧色,反而还有些挑衅的意思。

“这里是致公堂的地盘,堂主要见你!”年青人冷冷地道。

孙易随便一拱手道:“再说吧,我要先回去休息,回头自然会向堂主致歉!”

孙易自然知道,这么大的动静都能压下来,肯定是有某方势力出手了,现在看来是致公堂这个华人大帮派,能量可真是不小。

年青人冷冷地道,“这可由不得你来抚了堂主的面子!”

孙易倒是听说过一些关于致公堂的传说,据说是晚清的时候随着淘金热在新金山创立的一个华人帮派,从一个黑势力帮派发展现在已经成为一个举足轻重的政党,当年中生先生还担任过要职,二战前期,米国的总统罗斯福还担任过法律顾问,势力可见一般。

这种底蕴深厚的久远宗派已经有了完善的制度,可不是那么惹的,就算是底蕴更深的血族,也要顾忌一下致公党的想法,致公党能够两不相帮,已经做到仁致义尽了。

王虎的硬气功刚刚小成,正是心高气傲的时候,这次冲击新金山的祖血殿,本来还想大展一下身手呢,可是除了放了几枪之后根本就没有捞到出手的机会,心里头正窝着火呢,现在被这个年青人当街横挡了一下,火头蹭地一下子就上来了。

“闪开!”王虎沉声喝道,伸手就去推这个年青人。

却不料这个年青人双臂一架,格开了王虎的巴掌,跟着双拳向前一冲,一个炮拳就轰向王虎的胸口处。

王虎没想到这个年青人说打就打,一个不察胸口挨了一下子,蹬蹬连退了好几步,脸色都变得通红起来。

年青人冷哼了一声道:“别以为有点本事就可以不把我们致公堂看在眼中,你们还差得远呢!”

年青人说着,用稍显忌惮的目光扫了一眼孙易和月色和尚,至于王虎根本就没有看在他的眼中。

王虎呼出一口带着血腥气的浊气,脸孔更是阴寒得能刮下霜来,身体一崩,肌肉瞬间就坚硬得像石头一样,身上的衣服更是被撑得鼓鼓的,踏着咚咚做响的步子向年青人冲了过来。

年青人惊咦了一声,这么快就能运足气息的硬气功可不多见,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双拳一横,暴喝了一声,拳头正冲向王虎打了过去。

王虎的身体一紧,双臂一横硬架了这一拳,跟着年青人的马步一错,拳头抡起,如同重锤一般地当头砸了过来,硬桥硬马的铁线拳威力尽显无疑。

有了准备的王虎一连挨了好几下子,打得砰砰做响,硬气功虽然耐打,但是打起来确实惨了点。

王虎可不是一般人物,一个极具有习武天赋的年青人,在没有遇到孙易之前,这一身本事全凭着从书籍网络上的只言片语学习,不但感官敏锐,而且学习过多种拳术的皮毛架子。

从最流行的太极、咏春,到生僻甚至是误传的易筋经都有所涉烈,更何况是这种源正洪拳的南派流行拳法。

王虎招架了几下,跟着手臂一横,双掌向前拍出,跟着一横身,一个八极熊靠撞到了年青人的身上,把他撞得当街飞出十多米远。

年青人落地稳住身形,脸色青白不定,身体微微地颤抖着,王虎本来实力就不差,再加上有月色和尚传他的一套只有内行还懂的硬气功,源自少林金钟罩,被狠撞上这么一下,像是撞到了火车头一样,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

王虎这一招击退年青人的时候,从街面上又走出七八条大汉来,孔武有力,目光不善,孙易伸手拽住了要乘胜出击的王虎,向他微微摇了摇头。

现在他在人家的地盘上,虽说孙易无所畏惧,但是这种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少惹点的好,不管怎么说,人家也算是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孙易拿出水瓶子,狠狠地喝了几大口,精神为之一震,强行压下了恶浆果所带来的后遗症,然后向年青人一伸手做了一个请了手势。

“走吧,现在就带我去!”

孙易看着那个年青人愤怒的脸色,微微一皱眉头道:“怎么?跟我也过几招?”

孙易的话让这个年青人为之一滞,那栋楼里住的是什么人,做为核心人员他是清楚的,人家都全须全尾地走了出来,结果显然是可以想像的,跟这样的人过招,年青人自问还没有狂到那个份上。

孙易又打了一个招呼,把蓝眉也叫了下来,既然不想为敌,就不要显露出敌意来,蓝眉手上那支大口径狙击步枪任谁都要肝颤。

看着身材娇小的蓝眉扛着一个大包裹走了过来,年青人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了,刚想再说话,孙易就摆了摆手道:“我们没有交出武器的习惯,你看着办吧!”

年青人犹豫了一下,跟着细细的听了一下,然后道:“请跟我来!”

年青人并没有带他们走太远,只是过了一条街,一个挂着看样子有些年头牌匾的饭店,上书吉祥饭店四个大字,通体都是红色风格,看着就觉得吉祥,这完全就是一个吃饭的地方。

进了大堂,里头还有不少金发碧眼或是黑皮肤的老外在吃饭,年青人领着孙易他们上了楼,一直上到三楼,三楼都是豪华包间,其中一个足有三百多平方的大包间里头,一桌饭菜飘香,另一张桌子上还开了牌局,四个老人正围坐在桌子边上打牌。

“堂主,孙易来了!”年青人向其中一个看起来极为和善的白须白发的老头低声道。

老头只是在嗓间轻轻地嗯了一声,年青人便退到了一边,双手负于身后如同雕塑一样。

三个老头一个老太太还在那里认认真真地打着牌,似乎没人理会他们,孙易撇撇嘴,最烦这种故做高人的德性了。

孙易把装着机枪的包向地上一扔,发出咕咚一声闷响,年青人立刻就撩着眼皮扫了他一眼,孙易摆摆手走了过去,自己拎过一张椅子来,硬是撞到了四个老人中间,正好他们一把牌打完。

孙易一伸手把牌都划拉到了手上,“来来,算我一个,咱们打红十吧!”

孙易会玩的东西不多,他对赌也没什么兴趣,不过华夏北方的几种玩法还是会的,最主要就是规则简单。

那个白发老头看着孙易轻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要不要带点彩头?”

“行,总得出点血才是!”孙易哗啦啦地洗着牌,手法又熟又快,五个人谁都没有提倒底是什么彩头。

蓝眉拽着王虎和月色和尚坐到了餐桌边上,他们没兴趣参与这场赌局,狠打这么一场早就饿了,这一桌二十多个菜可把他们馋坏了,抄起筷子就是一通狠吃,看得那个年青人眉头直跳。

四老一年青围坐开始打牌,孙易抓完了第一把牌,眉头就是微微一挑,这牌可是很有意思啊,看着牌面很大,完全就是一打四的局面,可问题是再对比一下流失在外头的牌面,完全就是被动挨打啊。

孙易直接就撂了牌认输,老堂主点了点头,小小地赞了孙易一句,拿得起放得下,倒是一条真汉子。

再抓第二把牌的时候,孙易又加了一把劲,抓完牌之后向桌面上一放,然后手一抹把牌都摊开,“怎么样?这局还用打吗?”

从红桃K开始,所有的大牌都在孙易的手上,自然没有再打下去的必要了。

每个人都知道对方在出千用手法,但是手法都是又快又隐蔽,只要没有当场抓到就不算数。

孙易在摸牌的时候,甚至可以隔着七张牌摸到后面的牌,一连五局,孙易都是摸了牌就放在桌面上,根本就没有正式开始的必要,都是稳胜的一打四局面。

最后一把,老堂主把牌向桌子上一扔笑道:“算了算了,不打了,倒底还是老了,以后可是你们年青人的天下了!”

孙易哈哈地一笑道:“要是不把前浪拍在沙滩上,还要我们后浪干什么!”

“很好很好,年青人,我越来越欣赏你了,本来我这个老头子还想居中说和一下呢,看样子是用不着了!”

孙易的目光微微一缩,沉声道:“老堂主,不是我姓孙的托大不给面子,而是这事,谁都说和不了!”

老堂主被孙易抚了面子也不恼,向椅背上一靠,拿起茶杯来轻轻地抿了一口。

看书惘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