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6章 心急火燎-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56章 心急火燎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0:35Ctrl+D 收藏本站



侦察机终于被稳住了,也尝到了孙易这种几乎不要命的冲撞,如果再执意向毛子国境内飞行,怕是真的要被冲撞下来了,到时候打上一场口水官司,然后不了了之,这种事情在边境上太常见了。

侦察机终于稍稍一倾斜,向指定机场飞去,只是飞机的机身颤得厉害,似乎随时都要散架一样。

这大家伙慢腾腾的飞行速度气得孙易想飞到前头用飞机拉着它跑,这么一耽误,至少误了自己两三个小时的行程。

终于,飞机到达了一处军用机场开始降落,当那架侦察机降落之后,两架战斗机也按着指令开始准备降落。

一般情况下只要不搞一些超难的特技,飞机还是很安全的,只有在起飞和降落的过程当中才是最凶险的,孙易是在空中接手飞机权限的,全凭胆大灵敏把这架伊尔38迫降,可要是真正降落可就难了。

孙易只有一次起飞降落的经验,还是那种老式的慢腾腾的运5,成功起飞,降落还扎到沟里头去了,对于这种高速战斗机的降落还真有些没底。

02号战机对准了跑道,很快就降落了下去,现在轮到孙易了,他本来就居于后部的驾驶位,视线又不清,试了两回仍然没有落下去,地面指挥塔里的人员都紧紧地捏了一把汗。

幸好,这时前座的那名飞行员从昏迷当中清醒了过来,顾不上跟孙易客气,接过了驾驶权限,对准跑道稳稳地将飞机落了下去,所有人在这时都长长地出了口气。

孙易等人下了飞机,立刻就被抬上了担架,孙易还想拒绝呢,可是被七手八脚地拉进了救护车,救护车里还有一名飞行员,甚至连相貌声音都有那么几分相似。

孙易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赶紧换下了身上的抗苛服交给对方,对方穿上了孙易脱下来的抗苛服躺到了担架上,孙易换上了一套医生的衣服,跟着一块冲出了机场。

很快,一名中校带领着孙易离开了机场,一切都悄无声息,欺上不瞒下就是这个道理,只要在上头那边能说过去,一切都好说,否则的话说不定要牵连多少人呢。

孙易心火火燎的赶到了西省的省城,拿出自己货真价实的米国护照,其它的手续全部被拉贝德给办得利索,直接搭乘飞机前往巴铁。

在巴铁的机场,一架老米的军用运输机刚刚交卸了物资准备返回伊拉克,孙易故技重施,在一家打印店里头打印了一张文件,然后扣上自刻的印章,一切都是傻的,但是文件内容却是真的,顺利地搭乘军用运输机前往伊拉克。

到了伊拉克就一切好办了,租上一架小型飞机直飞巴而图,伊拉克的防空形同虚设,孙易开的又是民用飞机,自然更加顺利。

一路直达巴而图机场降落,早就准备好的直升机带着孙易直接入城,孙易是一刻都不想多耽误了,中间还因为边境冲突耽误了两个多小时,孙易赶到巴而图的时候,谢老的得意弟子潘晋详这会还在天上飞着呢。

看到孙易来了,艾薇儿赶紧迎了出来,她知道这次事情闹得有点大,不知道血族那边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能够平息他的怒火,毕竟这事是血族不地道,先撕毁了协约,哪怕那份协约只是口头上的,也对血族的信誉造成了极大的打击。

孙易看着躺在病床上,体温、心跳甚至是脑电波等所有生命特片都降到了极低点的冷玉,脸色阴沉得几乎要能刮下霜来。

“你们那边给我说法了吗?”孙易问道。

艾薇儿摇了摇头,“他们一直都没有联系我!”

艾薇儿的话说得很清楚,是他们,而不是我们,也就是明白地告诉孙易,这事跟我没有关系,我只是一个传话跑腿的,一个医生,早就不参与血族内部事务了。

对于冷玉现在的情况,孙易敢是束手无策,还好艾薇儿给了他一个还算不错的消息。

“冷玉现在处于一种近似于休眠的状态,受到的重创已经稳定住了,而且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只不过这个速度非常慢,如果按着这个速度愈合下去的话,只怕要两年甚至是更久才行!”艾薇儿道,这种在休眠中愈伤的情况她还是第一次碰到,哪怕现在医学的起源大半都要归功于他们这些黑暗种族。

孙易点了点头,他手上的药确实可以用神奇,甚至是灵丹妙药来形容,连冷玉这种必死的伤势都能够稳住,可要加快愈合速度,孙易就没办法了,他只有这么一招鲜,所以才会请谢老出手相助。

孙易没有急着去找那些血族的麻烦,而是赶到了迪拜,谢老的大弟子潘晋详已经赶到了迪拜,同来的还有根据孙易描述的外伤而带来的一些中药材,在巴而图这些东西可不好买。

孙易很心急,托了关系,花了大价钱直接在迪拜租了一架飞机,还是一架F16战斗机,没别的原因,就是这玩意飞得快。

所有的药材用专门的空降筒打包挂在F16的机腹处,把潘晋详塞进战机的后座里头,孙易在前头开飞机,开过歼11,再加F16也算是有些底子了,战斗就免了,不过只用来转场飞行还是没有问题的。

哪怕潘晋详已经是华夏知名的杏林大国手,多次跟随国家领导人执行外事保健任务,紧急情况下军用飞机不知坐过多少回了,可是这种专业的战斗机还是头一回,疾速飞行还有狭小的机舱,等飞到地方的时候,这条老命已经去了一半了,孙易拽着他又上了直升机,把自己带的药粉融了半包给他灌下去,硬是把他丢掉的那半条命给拽了回来。

下了飞机又变得精神十足的潘晋详也不得不感叹孙易手上奇药的药效,简直就是立杆见影啊。

等看到冷玉的时候,潘晋详也吓了一大跳,先不说那些皮外伤,仅仅是多处内脏破裂,经脉扭曲就足以让他头疼了,一般人受这种伤早就见阎王爷了,可是这女子却还顽强地活着。

“怎么样老潘,能治吗?”孙易问道。

对孙易称他老潘,潘晋详这常在大领导跟前行走的大国手也没有任何意见,自己的师父谢老跟孙易平辈相交,称之为忘年交,传统技艺的传承极重视辈份,就算是孙易逼着他叫上一声师叔他都没有办法,辈份这东西跟年龄没关系,现在孙易跟他各论各的,并不纠结于称呼,倒是让他心里头好受了一些。

潘晋详先细细地摸了摸脉,又做了详细的检查,沉吟了片刻,没敢先开口,这种伤势如果落到一般人身上,没有孙易的奇药相助,肯定是死定了,连抢救的必要都没有。

但是现在却有了希望,有奇药相助,重伤的并发症一样都没有,甚至伤者还在向好的方面转变,自己要做的就是把这个速度再加快一些。

“能治,问题应该不大,不过我需要你手上的那种药帮忙!”潘晋详道,如果孙易没有这种奇药的话,潘晋详连三分把握都没有。

“没问题,我这里现在有十份,都交给你了,回头还有二十份会送过来!”孙易沉声道。

“那就没问题了!”潘晋详点了点头道,然后立刻着手施治。

谢老以针药骨这三门技艺闻名天下,潘晋详最擅长谢老的针与药这两项,已经谢老八分真传,至于正骨之术,他只是会并不精通,不过真正精通的可是孙易,孙易把谢老这门手艺学得十成十,就算是谢老也无法与他相比,除了经验之外,这门手艺还需一定的力气。

冷玉身上断裂的骨头已经全部被孙易重新复位,这种手法让医疗组的那些医生吃惊不已,在X光下,重新捏合回去的骨头连一丁点的骨头裂缝都看不到,如果不是打着夹板的话,简直就像是恢复如初了一样。

至少在正骨方面,中医有着极其独到的手段,是西医开刀手术远远无法达到的高度,在西医眼中,只能用神奇来形容。

在潘晋详的针术与医药的配合下,冷玉的伤势恢复加快了,而且没有任何并发症,原本还显得青肿的面孔已经恢复如初了,孙易还把自己手上的药涂在她脸上和身上的外伤处。

神奇的药效可以保证冷玉恢复过来之后点疤痕都不会留下,只是这种败家仔的行为看得潘晋详脸皮直颤抖,这可都是救命的良药啊,就这么在皮囊上浪费掉了,可药是人家的,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有一种想要抢劫的冲动,要知道就算是自己的师父也对孙易手上的奇药垂涏三尺啊。

有了潘晋详出手,冷玉的伤势终于彻底稳住了,看样子恢复如初也只是时间问题,据潘晋详所说,差不多有两个月的时间,冷玉就可以恢复过来,三个月之后,就可以形如常人,有孙易的奇药相助,甚至体质还可能超过一般人。

这种重创恢复过来,元气大伤,会带一辈子的病根,但是到了冷玉身上,还有点因祸得福的意思。

本书首发于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