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坏了坏了-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53章 坏了坏了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0:22Ctrl+D 收藏本站



宫颜超虽然没有接触过那些血族,但是也看过一些孙易带回来的资料,脸色变得极其凝重,吩咐了一声加强戒备,就离开了值班室,去给曲小木打电话。

曲小木接到电话还有些奇怪呢,那些血族不是已经跟孙易达成了协议吗?难道出尔反尔了?

想到这里曲小木不敢怠慢,那些血族的底蕴极为深厚,就冲他们能够影响到米国对外的一些政策就可以看得出来,虽说巴而图只是一个小地方,不入米国大佬的法眼,只是手指头抬那么一抬,可是这抬抬手指头的事,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曲小木想了想,还是打了一个越洋电话给孙易,这会孙易正生着闷气在鸿福全羊馆喝酒呢,已是深夜了,饭馆里已经没什么客人了,酒量大得惊人的巴特尔正陪孙易喝酒,两人的身边各放了四个酒瓶子,都是五十二度的高度酒,巴特尔喝得正嗨,孙易也是脸色不红不白,酒兴正浓。

孙易这会正跟巴特尔吹着自己在巴而图的丰功伟绩,听得对方口水滴落都不自知。

拿起电话的孙易嘿地笑了一声,向巴特尔摇了摇手机道:“说到哪哪来就来了,巴而图方面打来的电话!”

孙易说着接起了电话,听到曲小木用极快的语速这么一汇报,顿时皱起了眉头。

“这事交给我了!”

孙易说着挂断了电话,然后又给艾薇儿打了过去,本来巴而图最后的局势就是通过艾薇儿达成的,哪怕艾薇儿已经明说,她其实就是一个医生,族群这种事情是无法选择的,可是协议达成,艾薇儿总要再多负责一些。

“艾薇儿,你这是在坑我啊,早知道我当初就应该跟他们白纸黑字的签份协议,现在倒好了,翻脸就不认帐了,竟然直闯王宫,要不是我的兄弟还有点本事,今天指不定出什么事呢!”孙易连珠炮一样的吼道。

听了孙易质问,艾薇儿也是一副惊讶的语气,“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了解那些老家伙,他们一个个都号称是傲慢的绅士,极其具有契约精神,已经达成的协议,根本就不需任何纸面上的资料,我敢保证,这件事情绝对不是他们做的!不过,也有可能是某些人的个人行为!”

孙易气得嘿地笑了一声,“艾薇儿,我拿你当朋友,你说的我都信,可是你觉得一句个人行为能解释得过去吗?不承认就算完了?咱们用得着使用这种国际通用的推脱手段吗!”

孙易的话让艾薇儿也忍不住有些脸红,让他这么一说,确实有点像国际通用的推脱手段了,抓不到证据,死不承认谁也没办法,但那是国与国之间的手段,而且还是那种近乎平等的对话交流手段,用在这里确实很不合适。

艾薇儿的神色变得凝重了起来,十分严肃地道:“易,你不必着急,我保证,这件事情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

“艾薇儿,我们华夏有句老话,叫做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艾薇儿轻叹了一口气道:“易,你不用急,很快就会有结果的,我保证!血族对诚信声誉的看中超出你的想像!”

“好,我等着!”孙易说完挂断了电话,然后捏了捏下巴,还有点不可思议,很难想像,代表着黑暗生物最强大一支的血族,竟然会像艾薇儿所说的那样,一点也不像反派,倒更像是正人君子,这个世界真是太奇妙了。

艾薇儿刚刚挂下电话,脸色就变得凝重了起来,血族能够一直延继到今天,与他们那种近乎于古板的诚信是分不开的,如果真的是那种出尔反尔,如同影视剧中的大反派那样的话,只怕血族就如同其它黑暗种族一样,早就消失在历史的长河当中了。

艾薇儿想了想,拔出了一串电话号,只响了两声就被接了起来,现在是深夜,普通人都差不多睡了,但是对于血族来说,正是最精神的时候,或许,可以补一个小小的午觉。

艾薇儿没有任何客套话,甚至连语气都是冷冰冰的,“巴而图王宫有血族入侵,惊动了自动防御系统,我相信一般的吸血鬼是没有这个能力逃生的,具体是怎么回事?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还有,以后这种事情不要再找我了,我只是一名医生,我有我自己的生活,事情查清楚之后,你们自己与华夏的易联系,我相信你们一定有他的联系方式!”

说完话,艾薇儿就直接挂断了电话,手里捏着电话,倚着身后的被子,抱着曲起的双腿,下巴搁在膝盖上,在暗夜里,她的眼睛格外闪亮,却又格外忧郁。

孙易一直等到跟巴特尔喝到后半夜也没有等到电话,以巴特尔五斤白酒的酒量,也被孙易喝得撑不住了,如果不是孙易及时叫停的话,这会他就该钻桌子底下去了。

孙易把巴特尔送到了后面的住所处,自己也没有回去,直接在附近的宾馆对付了一夜,酒喝得有点多,再加上心情不爽,他也多少有些迷糊了。

一觉睡到大中午,看看电话,除了一些短信之外,没有其它的任何信息,孙易摇了摇头,没有再联系艾薇儿,他能够感受到艾薇儿的真诚,就算是那些血族真的出尔反尔,也不关艾薇儿的事,是昨天他自己的心情不好,把一腔怨气发泄到了艾薇儿那个善良女子的头上,倒是让他都有些了一些愧疚感。

孙易没有打来电话,艾薇儿也没有主动给他打,这种事情她根本就解释不清楚,不如让他们直接与孙易联系,艾薇儿再一次投入到了工作当中。

医院还没有建起来,只有一个简陋的卫生站,每天仍然收治很多病人,特别是前段时间因为混乱的战争而引起的伤患,幸好西医最擅长的就是这种外科手术,一忙起来,什么都忘了。

艾薇儿刚刚看到两名截肢后的伤残者,恢复的情况非常好,关于义肢方面使用也要提上日程了。

这时,卫生站的外面响起了一阵急刹车声,刚刚支援不久的救护车停了下来,一个担架被抬了下来,担架上的人脸上戴着呼吸面罩,一身都是血,看样子是受了严重的外伤。

艾薇儿做为医术最好的医生,赶紧过去参与抢救,仅仅从对方口鼻中流出的血液,她可以判断出伤者是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甚至是多处内脏破裂。

助手刚刚把引流管从腹下刺入,在腹腔不正常的压力下,大量的暗黑色淤血喷涌而出。

艾薇儿对于外科手术的经验极其丰富,这是在战乱地区用人命积累出来的经验,从血液的颜色,还有流量上来看,伤者多处重伤内脏受损,甚至连心脏都有可能受损,肠道应该是没有破裂。

碰到这么沉重的伤,做为医生,基本上只能听天命尽人事了,九成九是抢救不回来的,这个伤者还能活着,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

不过艾薇儿看着对方青肿,还有无数擦伤的面孔,怎么看都有些熟悉,直到看到了对方手腕上那个半透明的青绿色手镯,才想起这是谁来。

华夏人似乎格外喜欢玉石,更喜欢玉做的首饰,这种手饰她在华夏的那名十分漂亮的女总裁手上见过,似乎是叫冷玉,跟孙易还认识,跟曲小木闲谈的时候听说,她跟孙易的关系还非常不一般。

再联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艾薇儿的心中也是微微一沉,暗叫了一声不好。

肖恩跑了过来叫道:“艾薇儿,伤者的伤势十分严重,必须马上手术,不过成功的机率不高,我们需要见到她的家属!”

“马上给曲将军打电话,让他来一趟!”艾薇儿沉声道,然后从贴身的罩罩里头拽出一个小小的塑料包来,里头是孙易送给她的神奇药物,这种药物十分奇特,只要融入水中,再给伤者灌入腹中,极为沉重的伤也可以让伤者维持生命。

冷玉的伤势太重了,已经无法服用任何液体,艾薇儿动用了鼻饲管才把不到二百毫升的药液给她灌了进去。

这些药液灌入到冷玉的身体里,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生命监测器上,所有的生命指标开始飞快地下降,原本混乱不齐的心跳已经降到了每分钟不到五下,呼吸更是几乎停止,就连脑电波的曲线都变成了几乎是平坦的小波纹,指标甚至比动物冬眠还要停。

血液流动减缓,同样也减少了内出血,引流出来的体内淤血已经不多了,艾薇儿权衡再三,最终还是没有动手术,伤势太过沉重,一旦在这种情况下动手术,就是一台大手术,以卫生站现在的条件,根本就不具有这样的条件,一旦开胸开腹,伤者最后只有死路一条。

艾薇儿终于还是拿起了电话,拔出了那个不愿意拔打的电话号。

孙易光着身子从洗澡间里走了出来,柳双双不知是什么时候来的,这会正蜷在被子里头像小猫一样的睡着,脸上还有淡淡的泪痕。

本书源自看书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