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事办好了-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48章 事办好了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0:0Ctrl+D 收藏本站



对付这种小混子,孙易已经很难提起兴致了,抬脚瞬间就是三脚踢了出去,三个拎着匕首的小弟顿时倒飞了出去挂到了墙上没了动静。

孙易在一个照面之际就把鹰叔这一伙人全部收拾了,他们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展现出自己做为横行街头地痞无赖黑色势力的派头。

孙易把枪向腰后一插,然后拽着鹰叔的脖领子拖了过来,这家伙是个光头,刮得又青亮,根本就没个下手的地方。

孙易一巴掌拍在他光亮的脑袋上,鹰叔的身体一震,一口血喷了出来,也回过一口气来。

“看你这样子也不是个当老大的,你老大是谁?”孙易问道。

鹰叔四十多岁,一脸的横肉,一看就是那种常混迹于江湖的滚刀肉,全靠耍狠维持着自己的脸面,哪怕被孙易一膝盖顶碎了胸骨,仍然硬气得很,呸地就冲孙易吐了一口血唾沫。

这一口唾沫刚刚吐出来,就被孙易一歪头闪了过去,然后手上一用力,咚的一声把他的脑袋砸到了地面上,哪怕地面上铺的是地板,这一下子也砸得脑袋咕咚一声,然后鹰叔就翻着白眼没了动静,他哪里挡得住孙易的巨力,虽说没死,可也是重度昏迷。

孙易有些悻悻地松了手,然后一扭头,望向了另外那三个汉子,还不等他发问,那个矮个子就赶紧叫道:“我知道,我知道,鹰叔的老大叫冬哥!我们只知道这些了,其它的真的都不知道啊!”

有刀哥先卖队友在先,矮个子也顾不上许多了,只求可以快点把孙易这尊瘟神送走。

孙易摸出了鹰叔的电话,打开电话本找了找,果然找到了一个叫冬哥的电话,看这电话后面嚣张的五个八,必定是个大人物。

孙易把电话拔了过去,对方叫嚣得厉害,报上位置等着孙易上门。

孙易嘿嘿一笑,这家伙还真是逛到没边啊,就算是血族的祖血殿血战士也不把自己的老窝暴露在自己的面前,区区海城的一个具有黑色性质的犯罪团伙竟然跟自己叫上号了,自己要是不赴约的话,还不被人笑话死。

孙易很失望,失望透顶,对方人数不少,二十多人,两把五连发吓唬一下小百姓还行,孙易抬手亮了一下手上的自动手枪,一梭子扫了过去全都老实了。

在华夏确实存在着一些传承古老的顶级帮会,比如青帮之流,但是这些帮会在我党的强大手段下,纷纷转投国外,在国内很少有成气候的大帮派。

孙易逼问了一下,嘿地一声就乐了,真没想到还找到熟人,拿着那位冬哥的电话就拔了出去,一个慵懒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冬子,有事?”

“哎哟喂,赵大帮主,你小弟都被我打折了腿,你还有心情睡觉呐,怎么着,不来教训我一下吗?”孙易用调侃的语气道。

“嗯?孙易?”赵恒一听到孙易的声音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

“当然是我!”孙易淡淡地道。

然后,然后赵恒就把电话挂掉了,再打竟然打不过去了,孙易看着电话愣了好一会,赵恒这是什么意思?

过了不到二十分钟,一辆玛莎拉蒂飞驰着冲进了停车场,车身上还有不少擦痕,看起来这一路上没少出车祝。

一身红装的赵恒一抿长裙,雪白修长的大腿一闪而逝,从车上走了下来,一边走一边打量着那些被孙易喝令墙角蹲好的手下小弟,脸上还带着笑意。

“亏你还笑得出来!”孙易大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脚底下踩着冬哥,一脸漫不经心地道。

“当然笑得出来,如果是别人敢动我的人,我就算是拼着挨上头的板子也要找回场子,不过是你嘛,那就没什么大不了的,被你挑场子又不是头一回了,输在你手上,不丢人!”赵恒说着打了个响指,一名小弟赶紧搬过来一张椅子送了过来。

孙易捏了捏下巴,然后突然脸色一变道:“不对呀,你这话听着可不太对味,怎么感觉像是在说给狗让路不丢人呢?”

赵恒一丛肩,拿出一支修长的女士香烟点了起来,吐了一口烟雾,似笑非笑地道:“你还知道呀,你发了什么疯病?疯狗一样的动我的人?”

“我老师被你们欺负了,你手下的赌档盘口找不到欠债人,找人家孤儿寡母算怎么回事?还要绑架?这事我能不管吗,我没直接去找你,就够给你面子了!”孙易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道。

赵恒一脸的恍然,“噢,原来是孤儿寡母!”赵恒重点强调了一下寡母,气得孙易脸都变色了。

人家梅老师可是他青春年少时暗恋的对象,那个年纪的少年,满脑子都是男男女女的那点破事,但是做为女神一般存在的梅老师,哪怕在夜里独自洗内裤的时候,也只在梦里轻轻拥抱,感受一下躯体火热而已,独自YY的时候都不会有一点龌龊的念头。

看到孙易那张说变就变的脸,赵恒暗叫一声不好,高根鞋地上一蹬就弹身而起,大红长裙也跟着飘飞了起来,修长雪白的大腿惊鸿一闪,着实震惊了这帮道上混的兄弟们。

冬哥被孙易一脚踢了出去,赵恒见机得快跳了起来,人从脚下滑了过去,甚至还看到了那条红色的,只有一条线一般的T字小裙,把椅子撞得粉碎也是一脸幸福的表情。

赵恒有些狼狈地压了一下裙子,恼怒地道:“你属狗的啊,说变脸就变脸!”

“哼,我这都够给你面子了,这事你给我处理好了,要不然的话,你又要重新找个地方从头打拼了!”

孙易说着,把枪往赵恒的手上一扔道:“帮我存着,回头我来取!”

赵恒接过孙易扔过来的枪和几个弹夹,一脸的哭笑不得,而孙易也风风火火地走了,他得抓紧时间去向梅老师汇报,就像当年拿着并不难的题去找梅老师求解一样。

孙易不但走了,甚至还开走了赵恒的那辆尽是划痕的玛莎拉蒂,这种不客气的态度让这些平日里人五人六的汉子们全都傻眼了。

赵恒掂量了一下手上的自动手枪,拉了一下枪膛,一颗子弹跳了出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冬哥,“看样子我这辆车是要不回来了!:

冬哥捂着满头的包看着赵恒拉了枪栓,又用那种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顿时吓得白毛汗都出来了,哭丧着脸道:“恒姐,恒姐,我真的不知道他……他会找上门来啊!”

“你当然不知道,你要是知道了,就死定了,对了,他临走的时候说的事情你还记得吧,记着,办得妥当一点,他的那个女老师,一定要处理好!”

“恒姐,那个女老师我知道,在一家中学当语文老师,他男人是一个小富商……”

“你听到他提起过那个男人了吗?只要不涉及到那个女老师,其它的事情按规矩办,咱这一行的规矩不能废,还有,我不是已经给你安排活干了吗?怎么还做赌盘?”

“恒姐,这一行跟着吃饭的人多啊,咱们突然一退可就没人接手了啊,总要一个点点来啊!”冬儿苦着脸道。

“我不管你怎么处理,那个家伙绝不能再找上门来,如果你再让他找上门来,你就自己处理吧,估计你们都是死人了!”

赵恒说着拎着手枪转身就走,可把冬哥他们这些人吓坏了,虽然在道上混,常常把老子砍了谁谁谁挂在嘴边上,可是像恒姐这样说一杀就是几十人,还真不敢想。

当孙易赶回宾馆的时候,梅老师正在哄着小姑娘,小姑娘吃了孙易的药,这会已经不再害怕,反而转动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孙易,一脸都是好奇的样子。

孙易大咧咧地伸手去摸她的头,小姑娘一缩身子躲了过去,用极为成熟的语气道:“我妈妈说了,女孩子是不可以随便被男孩子摸的,很羞羞,很丢人!”

“啊哟,你这小孩年纪不大,想法倒是挺多的!梅老师,你这教得是不是有些超前了一些?”孙易笑着道。

梅老师叹了口气道:“没办法,现在坏人太多了,小心一些总没错的,对了,那件事……如果为难的话就算了吧!”

“算了?怎么可能算了?梅老师,我跟你说,我不但把事情都解决了,还给你弄来了赔偿,一辆跑车,车标跟个叉子似的,挺难看的,不过车挺好,开着很有劲!”

孙易一边说着一边拽着梅老师,如同献宝一般地把她和女儿一起带到了停车场,看着车身上的擦痕,孙易一下子又尴尬了起来,“这个……只是划脏了点漆,随便找家修配厂喷喷漆又跟新的一样。”

孙易不认识这是什么车,但是梅老师好歹也是出身小康之家,后来嫁人又嫁了一个富豪,名牌也认识一些,国际品牌跑车玛莎拉蒂她还是认识的,眼前这一款跑车也值得百多万了,就算是从前,她也只开一辆途冠而已。

本书首发于看书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