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0章 血勇士-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40章 血勇士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9:26Ctrl+D 收藏本站



大吼中的孙易手上装着百发弹鼓的步枪开火了,哪怕是在奔跑闪避当中,子弹也十分精准地向对方扑去,还有蓝眉和月色和尚这两个人的远程精准狙击,双方还没有碰面就互有死伤,血战士这边在短短的一千米奔跑,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头,就损失了超过十个人,而孙易这边,四大金刚倒下两个,摩里智不知哪里中枪了,也躺了下去,只剩下受伤了扎耶和灵活如蛇的瘦和尚康布还跟着自己。

枪里的子弹打空了,随手把枪一扔,拔出了腰后的两支自动手枪,双枪一错,枪中的十五发子弹几乎是瞬间就横扫了出去,跟着把手枪再一扔,从胸前腿侧拔出两柄短刀,一个纵身就扑到了一名刚刚换过弹夹,正在拉枪击的血战士身上,双刀如雨一般地向他的身上扎去,瞬间身上就多了七八个血窟窿。

强大的血战士就因为手上的一把枪,在孙易的面前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如果他扔了枪的话,或许还能跟孙易支巴两下子。

一个翻身从这个破布一样的血战士身上翻了下去,子弹几乎是追着他打了过去,把本来就捅得只剩下半条命的血战士彻底打成了破布。

孙易的手上一扬,短刀飞射了出去,正刺进了近距离开枪的那名血族心口处,跟着身体一横,几乎是横贴着地面强行转向,让几处枪弹落空,扑到那名血族的身上将他撞翻在地,顺手拔出了短刀,在地上一滚,短刀一挥,切断了另一名血战士的双脚脚筋,趁着他刚刚跪倒的时候,短刀已经横到了他的咽喉处。

特制的短刀锋利到了极点,放眼全球都是最顶级的刀具,短刀似乎只是轻轻地一滑,就把人头给切了下来,切口处的骨头平滑,如同打磨过一样。

双方的速度都太快了,快到一个弹夹打完之后,根本就没有时间和机会再重新上弹,当那些血战士扔了手上的枪,拔出各种各样的武器向孙易他们三人扑来的时候,一直都跟在孙易的身后,身上还挨了两枪的扎耶和康布脸上都露出了兴奋的怒容。

扎耶发出嗷的一声大吼,一伸手从腰手拔出一个尺来长,鸭蛋般粗的精钢棍,精钢棍微微一甩,啪啪两声脆响,前后又各自弹出一尺来,成为了一根三尺长的金刚杵,钢棍一抡,当的一声就砸到了一名血战士的短刀上,巨大的力量把那个看起来干瘦的血战士砸得倒飞了起来。

康布发出一声闷哼,后背被一名壮硕的血战士用砍刀劈了一家伙,皮开肉绽,好在康布身形够灵活,在砍刀临身的时候身体轻轻一颤再一抖卸去了力道,只伤了皮肉没有伤到骨头,甚至没有多少鲜血流出来。

康布的脚下一滑,身体十分柔顺地一扭,并指如刀,自下而上地捅到了这名血战士的下巴上,巨大的力量甚至直接穿透了这名血战士的下颚,勾着对方的下颚再向下一拽,嘎崩一声,整个下巴都被撕扯了下来,随手将尖下巴一扔,伸手在腰间一抹,腰带中一柄只有两尺多长的软剑被抽了出来,沿着对方胸前的骨头缝顺利地刺进了胸口当中,软剑的剑尖一震,在胸腔内,将对方的心脏震得粉碎。

软剑拔出,甚至不带一丝血迹,胸前只有一条淡淡的红印子,看起来伤一点也不重,但是心脏已经被震碎了。

康布的身体微微一沉,一柄利斧从他的头顶飞过,棒球帽被带掉,斧头几乎是贴着他光溜溜的头皮划过。

康布的身体微微一沉,手上的软剑微微一勾,以一个十分刁钻的角度向上挑起,自那名血战士的小腹向上挑起,穿透皮肤,从肠间钻了过去,直刺到了心脏的位置。

力透剑尖,剑尖微微一震便缩了回来,只在他的小腹处留下一个细微的剑痕,甚至没有鲜血流出,但是这个血战士却捂着心口缓缓地跪坐了下去。

康布的软剑一滑,点到了另一个血战士的胸口处,但是剑尖处发出叮的一声轻响被弹了回来,康布忍不住惊咦了一声,这个血战士竟然穿了防弹衣。

戴着防刺手套的大手扣住了康布的软剑,狠狠地一拽就要把他手上的剑抢下来,康布枯瘦的身体如同一片叶子似的跟着飘了起来扑向这个血战士。

这种重装血战士低啸了一声,穿着军靴的大脚向他狠狠地踹了过来,正踹在康布的胸腹处。

康布的身体怪异地扭动了几下,身体再一次腾空而起,翻过了这名重装血战士的头顶,软剑仍然没有松手。

这时,扎耶一杵扫飞了一名血战士,狂吼着冲了过来,粗大的金刚杵正敲在这名重装血战士的顶门上,咚的一声,脑袋顿时瘪了下去,脑浆子也从头顶流下。

康布收回了软剑,与扎耶背靠着背,抵挡着那些疯了一样扑上来的血战士。

孙易手上的两柄短刀不停地闪动着,拼着自己挨上一棍子也要一刀捅出去。

孙易虽然状若疯狂,可毕竟不是真的疯了,只要是钝器,击打不是要害,他都会生受下来,然后再给对方致命的一刀,若是一些利器的话,还是会闪开或是挡架的。

一会功夫,孙易的身边已经倒下去五六个人了,杀得这些血战士心惊不已,从来都是祖血殿一出,无不是震惊四方,可是现在却被人家在老窝里杀得血流成河。

正面打不过,这些血战士竟然开始玩赖了,一名血战士一个扑身一把抱住了孙易的一条大腿,孙易沉喝了一声,一脚踢了过去,把他的脑袋都踢变形了,可是双臂仍然死死地抱着他的大腿。

另一名血战士扑过来抱住了他的另一条大腿,让孙易一时间行动受阻,跟着后背又爬上来一个,如同八爪鱼一样的盘在他的身上。

孙易反手就是一刀从他的肋下刺了进去再一划,肋骨生生的被划断,脏器哗啦一声的掉了出来,但是这血战士仍然紧紧地勒着孙易的脖子。

七八个血战士扑了上来,纷纷抱住了孙易的手臂还有腰,孙易的力量再大也挡不住这种蚁多咬死象的方式,顿时被扑翻在地,跟着更多的血战士扑了上来,叠罗汉一样的被压在了下面。

这些血战士只顾着对付孙易了,康布和扎耶那边顿时一松,不过仍然无法抽出身来帮助孙易,五个血战士围着他们转个不停,两人都受了不轻的伤,甚至一名血战士扑到了扎耶的身前,一口咬在他的肩头,被咬过的伤口又麻又木,这种麻木甚至已经影响了半边身子,扎耶只能用一只手来对敌。

被压在人堆下面的孙易还勉强地撑着一小片空间,跟着身上一疼,却是抱着他的那些血战士张口咬了下来,身上挨了七八口,一副要把孙易生吞掉的模样。

“想吃了我吗?没那么容易!”孙易低哼了一声,舌头在牙根后一挑,一颗早就被含在嘴里的恶浆果被挑了出来,嚼了两下就吞了下去。

顿时,一股热流自身体中爆发了出来,身体狠狠地一挺,如同坟包一样的人堆突然一拱。

被硬撑出来的空间中孙易多了一点活动的余地,身体狠狠地一所,双刀如同匹练一般地向四周划去,顿时,带着浓重腥气的鲜血如同瀑布一般倾泄而下,将孙易从头一直浇到脚。

短刀捅破了一人的腹部,跟着又穿过的后背,在人堆的最高点处,一只握着短刀的手突然探了出来,跟着,一个通红的血人拎着一个人站了起来,怒吼了一声,把人当做武器狠狠地砸了出去。

身上还挂着一些内脏零件的孙易跳出了人堆,粗重的喘息几声,又咳出两口血,恶心得哇地又吐出来,刚刚有不少血灌进他的嘴里头。

祖血殿的这些血战士固然悍不畏死,可是碰到了孙易这么一个怪胎,仍然心存惧意,纷纷后退,几个重伤的血战士也意图爬开,被孙易两步追上去,一脚踩碎了脑袋。

这些血战士一退,康布和扎耶也撑不住了,脚下一软倒了下去,两人不但身上受了伤,还有不少咬伤,这些血战士所咬过的地方都开始发麻发木,像是有毒一样。

武者对解毒也有着独到之处,从怀里摸出一些解毒丹吞了下去,但是效果并不明显,真不知道这些长着人模样的血战士牙齿竟然会带毒。

看着两人半身僵硬,甚至一只眼睛都变得了红色的和尚,孙易心中多少有些过意不去,随手扔给他们一包药粉。

这种好东西让两个和尚大喜,甚至顾不上融到水里头,直接就倒进嘴里吞了进去,把药粉吞进去之后,甚至把小塑料包也吞到了肚子里头,也不怕缠住了肠子。

药粉一入腹,顿时暖流升起,以意催气,流转全身,原本僵麻的身体也有了知觉,似乎血液重新流动了起来一样。

孙易双手持刀,通红的一个血人一步一个脚印地向那些血战士走去,他每走一步,对方就退上一步,竟然无一人敢与孙易对视对战。

本书首发于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