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7章 休养生息-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37章 休养生息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9:13Ctrl+D 收藏本站



从防火梯爬到三楼,还好二人的身手敏捷,没让什么人发现,把孙易向床上一放,看到他还在不停地吐血,蓝眉急得翻箱子倒柜,拿出一堆医疗用口来,止血粉先吞下去,不管用,又拿出针剂打下去,还是不管用。

孙易又咳了几声,吐出大块大块的血块,脸色蜡黄,跟那个老者搏斗的时候让他受伤极重,再加上两度使用恶浆果催动潜能更是几乎耗尽了他最后一点元气。

现在像是回光反照一样清醒了过来,甚至还更加精神,可把蓝眉吓坏了,拽着孙易不撒手,就差没说出遗言二字了。

“水!”孙易强撑着身子道。

“好好,水来了!”蓝眉赶紧跑去接了一杯水,米国的城市水净化做得非常好,自来水可以直接饮用。

孙易哆嗦着双手,从怀里摸出一包药粉来洒到了水杯里头,半杯水瞬间就变成了透着淡淡蓝紫的彩色,漂亮得如同星云一样。

孙易又吐了一口血,眼神都变得黯淡了下去,甚至举不起水杯了,蓝眉明白是怎么回事,这种药她还喝过,不过是弱化版的,也治好了她的重病。

赶紧托着杯子给孙易一点点地喂了下去,喝下了药水之后的孙易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缓缓地躺下,“我要睡一觉,我没醒的时候,千万不要叫我!”

孙易说着缓缓地合上了眼睛一动也不动,蓝眉大惊,因为她摸不到孙易的心跳,颈动脉也摸不到跳动,像是死了一样,顿时悲从心来,抱着孙易哭了起来。

还是月色更加沉稳一样,搭着孙易的脉膊号了好一会的脉,才轻轻地一捅蓝眉,蓝眉一抬头,吓得他几乎钻到床底下去。

“孙居士没死,只是睡着了,类似于冬眠一样,心跳血流都变得极慢,但是内气运行无碍!他在用这种方式熬过重伤,嗯……很多动物都可以在冬眠状态下熬过最沉重的伤势和病痛!”

“那你怎么不早说!”蓝眉恶狠狠地道。

月色和尚快要把脑袋塞到裤裆里去了,心中暗道,什么我不早说,你问都没问就号哭起来,根本就不给别人机会嘛。

孙易这一觉睡得简直就是昏天黑地,一直睡到了三天以后,他的脉搏跳动才开始稍稍剧烈起来,到了第五天的时候,已经恢复正常了。

蓝眉衣不解带地照顾着孙易,孙易睡得太死了,甚至连水都喂不了,但是在睡眠当中身体失水太多,蓝眉只好给他注射了一些葡萄糖以保证身体的最低需求。

她这一忙活,把存在感极弱的月色和尚给忘了,月色和尚甚至连吃的都没有,人生地不熟的又不能离开安全屋,只好喝了一肚子的自来水,然后在角落里头盘坐着不停地默念着经文,这样一来蓝眉更加忘了他的存在。

孙易轻轻地哼了一声,努力了几次都没有睁开眼睛,沉沉地睡了足足五天的时间,让他的全身都睡得没了力气,蓝眉正趴在床边打盹,听到孙易的声音赶紧跳了起来,把他扶了起来。

孙易缓缓地动着身子,一点点地活动着气血,可是仍然全身酸麻,让蓝眉帮着把恶浆果拿了出来,这东西看着都让孙易有些心惊,还好他只是闻一闻,这东西对震动气血有着很大的好处。

精神微微一震,又单独喝了一丁点融在水里的大地乳,全身热了起来,气血也运行加快,而这个时候,孙易饿得胃直抽抽。

“你饿了?确定是饿的?要不我们先去医院检查一下吧!”蓝眉有些担忧地道,她生怕孙易的内脏什么地方出问题,刚刚救回来的时候,他可是一个劲地在吐血,而且还是吐的血块,看着都觉得吓人,像是内脏碎了被吐出来一样。

“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肯定没有问题的!”孙易道。

蓝眉没敢给孙易吃太多的东西,先喝了一杯温牛奶,然后又做了一锅浓浓的蛋花汤,放了少许的盐,吹凉了一点点地喂给孙易。

孙易早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哪还有心情一勺勺的喝,抢过了碗,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一大碗蛋花汤下肚,舒服得长长地舒了口气,扑通一声又躺到了床上,总算是回魂了。

月色和尚像鬼一样幽幽地飘进了厨房,然后给自己盛了一大碗的蛋花汤,又向里头打了两个生鸡蛋喝了起来,孙易要是不醒过来,他连鸡蛋在哪里都找不到,他的饿劲一点也不比孙易差。

“易哥,你现在觉得怎么样?”蓝眉小心地问道。

孙易晃了晃身子,握了握拳头,右手还有些疼,跟那个怪异老头对了一拳头,虽说把对方的指骨打断了,但是孙易也不好受,四根指骨全部骨裂,还好伤得并不重,远没有内伤那么严重,养得已经差不多了。

再按了按胸腹处,仍然隐隐做疼,胸口还有些发闷,不过这些都是小伤,不碍事了,坚持吃两天药就缓过来了。

也亏得蓝眉是把他带到这里来,如果是送医院的话,现在他应该在太平间,孙易还没见过哪种药有自家园子里弄出来的药那么强的药效呢。

“蓝眉,这回谢谢你了,你救了我一命!”孙易十分郑重地道。

“不用谢我,你救过我两次,我的,还有我姐姐的!”蓝眉十分认真的道。

孙易明白她所说的是怎么回事,如果当初自己没有出手救下蓝眉的话,她会死,而她的姐姐,只怕也会永远沉沦到失足的行业中无法自拔,活着,跟死了没有太大的区别。

孙易没有再说感谢的话,现在养伤才是重点。

而蓝眉又利用猎魔集团的渠道去打听了一下消息,带回来的消息连孙易都有些吃惊。

孙易突袭血族的祖血殿,干掉了十余名血战士,甚至重创了长老迪亚哥子爵并全身而退,这个消息不但在黑暗生物界引爆了一颗炸弹,就连猎魔集团内部都起了争议,不停地向蓝眉发出询问,但是蓝眉一概没有做答。

孙易刚刚喝完了自配的药水,然后准备把一碗热粥吹凉,闻言放下了手上的粥碗,一脸的惊讶,“区区一个子爵长老,不至于吧,在海边那个基地上,我同样差点干掉弗兰肯那个子爵,也没见你们有多惊讶啊!”

蓝眉一摊手道:“他们怎么能放到一起比较呢,弗兰肯虽然也有爵位,却是低级血族苦熬上去,属于熬资历的那种,管理的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分部,相当于乙种部队的那种,祖血殿不一样,相当于特种部队,而迪亚哥的爵位不是熬出来的,是继承,继承你懂吗?属于高贵血统!”

“拉倒吧,都什么年代了,还血统呢!”孙易道。

蓝眉一脸认真地道:“但是在血族内部,仍然讲究血统,似乎血统对于他们的能力仍然有很大关联,严格来说,如果弗兰肯碰到了迪亚哥,连两个回合都撑不过去!”

“原来是这么回事!”孙易点了点头,被蓝眉这么一说,他也感觉出不同来了,当初他擒住弗兰肯,虽说卸他的关节时挺吃力的,不过仍然顺利地擒住了,对付迪亚哥的时候,连吃了两颗恶浆果还差点被他干掉,这区别可就大了。

想到这里,孙易突然一拍床沿道:“不对劲啊,迪亚哥怎么可能只是重创呢,当时我把他的头骨都撕下来了,脑浆子都看到了!”

蓝眉摇了摇头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消息上只说迪亚哥被重创,说重创肯定就是没有死掉!再者,血族的生命力十分强,如果你没有爆了他的脑袋枵是爆掉心脏,他们仍然能存活一段时间,其实说到底,人类的生命力同样很强大,只是两者的差距很大,所以血族才会看起来那么不可思议。”

孙易直抽冷气,让他的牙床都有些发酸,当时他用了多大的力量,造成了多重的伤他是知道的,迪亚哥整个前脸都被掀了下来,眼珠子挂在眼眶上,脑浆子就包裹在脑膜之下颤悠悠的像果冻,当时过于狂暴还没什么感觉,现在想想还觉得恶心要吐。

这么重的伤都没有弄死他,倒是让孙易对这些血族的生命力有了一个新的认识,看样子下次下手要更重一些才行。

孙易努力地把伤养得七七八八,月色和尚吞过几颗少林特制的丹药之后伤也好得差不多了,这种底蕴深厚的武林宗派总有一些独到之秘,特别是针对内外伤的药物,堪称是灵丹妙药。

好奇下的孙易还讨了一颗尝尝,虽说效果不错,但是跟他自己胡乱与出来的药粉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药粉入腹,立杆见影,而这丹药也只是微有些热流而已,孙易又不能练内家功夫的,不懂得调息运气,好东西都浪费了。

而月色和尚在吃过孙易给的一次药之后,脸色变得极其怪异,好几次欲言又止,却最终没有说出话来,只是看向孙易的目光时,多了一些疑惑,甚至还有一点点敬畏。

这让孙易很是得意,少林传经人又能咋样,最后还不是乖乖的做自己的小弟,倒是让他有了一点王八之气四溢的得意感。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