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6章 狂战士-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36章 狂战士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9:9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老者一动手,那些血族战士立刻就停手了,只把月色围在中间,远远地看着他们。

孙易哼了一声翻了个身爬起来,眼前发花,胸口发闷,脚下不稳,几次都没有站起来。

华服老者的身体一窜,华丽的长袍都被扯得笔直,一闪就到了孙易的跟前,一脚踢在他的肋侧,把孙易踢得横里滑出十几米远,咚地一声撞到了石柱上,震得灰尘飘飘洒洒。

孙易一口气没上来,几乎昏死过去,颤抖着的手又取出了一颗恶浆果扔进嘴里狠嚼了起来,炽热的气流自腹中升起,瞬间散布全身,如同充满了电一样又活了过来。

孙易觉得不够,索性又向嘴里头扔了一颗,恶浆果的药性本来就极为霸道,现在一口气吃了两颗,孙易觉得自己下一刻就要爆炸了,狂暴的力量必须要宣泄出去。

身侧疾风袭来,足尖如枪重重地点到了孙易的后背上,孙易发出一声如受伤野兽般的狂吼声,身体狠狠地一崩,肌肉瞬间坟起,甚至皮肤都出现了撕裂。

足尖压下肌肉寸许就再也陷不下去,而孙易全身的肌肉如同水波一样的颤动着,卸去了这股强大而又可怕的力量,对方的速度太快,孙易甚至来不及横刀,身体顶着足尖的方向硬生生地一冲,砰地一声,硬是对方顶得飞了起来,撞到了一根大柱子上。

“哈哈,我打中你了!”孙易发出一声狂笑,双手的短刀一挥,闪过一抹亮芒向对方的脖子削了过去。

老者全身的华服微微一鼓,宽大的袖子狠狠地一扫,如同一把铁扫帚一样抽到了孙易的肩头,把孙易的右肩狠狠地一震,关节立刻脱臼,人也横飞了起来,人在空中,脸上的表情显得更加狰狞,左手一扬,短刀划过一抹流光当胸刺了过来。

老者的身体微微一侧,短刀划破了他的衣服,甚至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了一条淡淡的血痕。

孙易摔在地上连翻了几个跟头,没事人一样翻身爬了起来,身体狠狠地一抖,脱臼的肩关节瞬间被接了回去。

孙易死死地盯着那个华服老者,而华服老者看着自己破损的衣袖还有被划出血痕的手臂,一直都冰冷的面孔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甚至有些难以置信。

而那些祖血殿的血族战士的脸上也显出几分惊愕的表情,甚至还有些惊讶,还有几分如释重负,在这样的人手上吃了亏,不丢人。

“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孙易将右手上的短刀一横,露出一个森冷的微笑。

华服老者的嘴角动了动,然后开口道:“我会留下你的头骨做酒杯!”

老者的声音嘶哑难听到一定程度,像是毫无水份一样,几个音节就像是指甲在玻璃上划动一样,让人全身发毛。

“那就试试!”孙易没有再废话,恶浆果的药效极强,来如洪水,去如山崩,视活动量不同,差不多能维持十几分钟到半个小时的样子,以他现在这么剧烈的运动方式,能维持十分钟就算顶天了,容不得他再浪费时间了。

短刀一探就向老者冲了过去,老者的身体一闪躲了过去,这个老者的动作十分快,而且每一个动作都如同精心计算过的一样,恰到好处地闪到人的视角之外,绝不多移动一步,也不会多浪费一分力气,仅仅是这一手,就足以让孙易疲于奔命了。

眼前失去了老者的身影,孙易毫不犹豫地将身体一沉,短刀一横,以自己的身体为圆心划了一个圈子。

嘶的一声轻响,是衣服破裂的声音,孙易又一次划破了那名老者的华服,眼角处闪过一抹华服衣服的影子,身子一扑,也顾不得好看不好看了,如同一只疯狗一样扑到了这片衣服下,手上一拽,跟着又是一沉,正在闪身的老者身体微微一顿。

衣角处被刀子划破,垂落下来一条,垂落下来的这一条衣角给了孙易机会,抓着这条衣服用力地一拽,丝稠制成的衣服极为结实,在孙易的大力扯拽之下只是嘶地一声又撕开了一些,竟然没有断掉。

孙易像是攀着绳子一样拽着衣服就扑向了老者,被扯住了衣服,老者的速度再快也甩不掉附骨之蛆一般的孙易,神色一沉,挥手就是一拳向孙易当头打了过来。

孙易厉喝了一声,一拳头迎了上去,一只苍老干枯的手,一只粗壮如同铁打般的拳头对撞到了一起,发出让人牙酸般的轻响声,孙易脸上的肌肉微微一颤,然后接着扑了上去,短刀照着他的脖子就扎了下去。

老者的手明显有些变形了,似乎是断了几根指骨,面对凶悍的孙易,微微一侧头,一伸手扣住了刀锋。

锋利的短刀划破了老者的手掌,甚至直接切到了骨头处,孙易的双腿紧紧地盘着老者的腰,按着手上的短刀,面目狰狞的大吼着死命地向下压着短刀。

砰砰……老者的拳头几次轰在孙易的胸前肋侧,孙易状若未觉,右手一抬,一拳头打在了右手的刀柄处。

短刀狠狠地一沉,半个刀刃深刺进了老者的肩窝里头,老者终于发出一声干涩的呼声,不是痛呼,而是怒吼,一张口才发现,这老者的比寻常人更大一圈,而且牙齿向外突出,整个脑袋都变了形状。

老者狠狠地一口向孙易的脖子咬了过来,孙易的手臂一抬,被对方咬在了手臂上。

这种特种防弹衣制成的服装连子弹都能挡得住,却挡不住老者尖利的犬齿,刺破了防弹服,扎进了孙易的手臂里头。

孙易全身的肌肉都紧崩着,又有防弹服挡了一下,犬齿刺入并不深,手臂一拽,反倒是把老者的脑袋给拽了过来。

刺入肩窝的短刀一拔,带出一蓬暗黑色的血水,跟着短刀一横,横里刺向老者的太阳穴。

老者的头一仰,却又被孙易的衣服划了一下,没有躲过这一刀,短刀从他干瘪的脸侧刺了过去,从另一边又钻了出来,卡在了犬齿处。

孙易怒目圆睁,发出一声低吼,短刀狠狠地向外侧一顶,嘎崩的声音当中,两颗犬齿被削断,整个嘴丫子都被豁开。

“让你咬,让你咬,老子让你咬个够!”怒极之下的孙易一刀又狠狠地刺进了他的后背处,卡在骨头上一下子没拔出来,索性松开了短刀,双手一探,深深地插到了老者的嘴里头,一手搬着上颚骨,一手搬着下巴,拼命地向外侧拽去地,老者的嘴也被掰得大大地张开。

老者终于慌了,双手拼命地挥舞着砸在孙易的身上,如同擂鼓一般发出咚咚的响声,孙易的嘴角不停地向外溢着血,但是面孔变得更加狰狞,吼声一浪高过一浪,老者的嘴也被掰得越来越大。

“咬啊!”孙易怒吼了一声,双臂的肌肉已经鼓涨到了极点,崩的一声脆响,整个下巴都被拽了下来,鲜血淋漓。

把左手上的下巴一扔,又用力地拽起了上颚骨,再次发出崩的一声脆响,整个面骨都被拽了下来,一片血肉模糊当中,两颗眼珠子孤凌凌地悬在空气里头,甚至隔着脑膜还能看到在不停蠕动中的大脑。

这么沉重的伤,就算是高阶血族也承受不住,老者终于不再反抗了,身体一沉,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把孙易也从他的身上摔了下来。

孙易踩着他的后背,把卡住的短刀拔了出来,又拔出插地石柱上的短剑,带着一身森森的血气杀气向那些血族战士大步而去。

“他杀了长老!”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仍然占据着绝对人数优势的血族战士们终于胆怯了,一哄而散,逃得一个比一个快,月色的速度更快,抡起变了形状的钢棍抽翻了三个人,脑袋都打成了烂西瓜,但是更多的人逃到了深处。

月色和尚脸上闪过几丝兴奋的神色,正好趁热打铁追击的时候,孙易的身体微微一晃些险摔倒,原本惊人的凶戾之气也开始退去,嘴里不停地吐着血块,他伤得太重了。

抖着手从怀里摸出准备的勾魂芽粉末吞了下去,他可不想陷入假死状态,蓝眉和月色和尚都不知道这种药物的副作用,要是像潘文一样把自己给火化了那可就太冤了。

月色和尚虽说不是学医的,但是习武之人多多少少都懂一些医术,一摸到孙易的脉搏就知道不对劲了,已经弱得快要摸不到了。

“撤!”孙易咬着牙道。

月色和尚扶着孙易向外头撤去,幸好他们没有太过深处,爬出了地下通道的时候,孙易已经站不稳了,整个人都挂在月色和尚的身上。

月色和尚伤得不重,拖着孙易一路狂奔,蓝眉也发现事情不太对劲了,只见两人出来,却没有追兵,顾不上再狙击掩护了,扔了枪快步跑了过来,两人架起孙易到了藏好的车前,把孙易向车上一塞开车就跑。

猎魔集团在各大国家,甚至是各大城市都经营着一些安全场所,有的是一间民居,有的是一处产业,现在他们到的就是一处安全屋,一处位于城市内部,闹中取静的一个小公寓。

看书惘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