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5章 地下鏖战-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35章 地下鏖战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9:5Ctrl+D 收藏本站



月色和尚背好了钢棍,手上拎着一支手枪,眼睛也不敢看蓝眉,只是向农庄的方向望去,一脸的肃容。

“走吧!”孙易没有再逗这个有意思的漂亮和尚兄,两人悄悄地向农庄的方向摸去,蓝眉也找到了狙击点,披上伪装网为二人保驾护航。

那一阵爆炸声已经惊动了这个基地里的高手,又有三个人从农庄里走了出来,不停地汇报着什么,孙易举起了手上的枪,做了一个手势,意思是每人一个,和尚兄点了点头,举起了手枪。

孙易觉得他有些不太靠谱,这至少也近一百米的距离呢,虽说沙鹰手枪的有效射程足有三百米,与步枪所差无几,可是那精度实在是让人无语。

不过孙易也没说什么,这个家伙敢这么干还是有自己的道理,哪怕他用铁棍扔出去把人砸翻自己都没有意见。

孙易轻下一声命令,三人几乎同时开口,五百米外的重狙直接就把一个人的脑袋打成了烂西瓜,脑浆子飞溅出去几米远。

孙易手上的M4一溜点射,五发子弹几乎是从后背沿着椎骨一直打到后脑处。

月色和尚手枪一声轰鸣,直接就打到了最后一个人的脖子上,半个脖子都被打碎了,不愧是祖血殿的高手,被打碎了半个脖子仍然的挂掉,还在颤着身体,伸手要去摸腰间的枪。

一声沉闷的枪声远远传来,他的脑袋登时碎掉了。

月色和尚有些脸红,他仍然低估了这些人的生命力,这样重的打击都没有要了他们的小命。

“别看了,走吧!”孙易拍了拍他的肩头,两人一起向农庄里冲去。

农庄里是空的,一张桌子被移开,露出黑乎乎的洞口,隐隐地还听到脚步声传来,孙易拿着四颗手雷,拔掉了保险销一起扔了下去。

四颗手雷几乎是一起爆炸的,响起一阵惨叫声,孙易向月色和尚一点头,二人在硝烟当中跳下了通道口,跟着枪声如同炒豆般地响了起来。

五个祖血殿的高手,连人影都没有看清楚就被孙易和月色和尚杀得干干净净。

这五个祖血殿的高手每一个拿出来都不会比孙易在神秘岛碰到了索尔差,甚至实力还要更强一些。

时代发展到今天,无论是血族还是教庭,对他们而言都是一种悲哀,好歹教庭还有数亿信徒支撑着,家大业大的还能多抗上几年,血族却江河日下。

曾经强大无比的血族战士,在现代枪炮下变得异常脆弱,在第一代火绳枪、燧发枪的时代,他们还有腾转的余地,强大的生命力让他们几乎可以无视那种射程只有百多米,准头还不怎么样的火枪。

当膛线步枪,米尼弹出现以后,这些黑暗种族就开始连连吃亏了,更别威力越来越大的现代步枪了。

血族也做出了改变,他们也开始使用枪械,但是毕竟在数量上太少了,完全落入了下风,曾经做为贵族,甚至是统领者的血族,如今只能靠着祖辈积累下来的财富拼命苦熬。

好不容易看准了一个时机,准备入主巴而图,意图寻求改变的时候,偏偏又惹上了孙易,直接就杀进了祖血殿的老巢里头。

孙易和月色和尚一路深入,枪弹已经打光了,枪支直接扔掉,那些还没有来得及取枪的血族战士顿时气势一涨,分头向他们扑了过来。

月色和尚不愧是后少林负责武学传承的传经人,一身武学法度森严,碰到两个血族战士都丝毫不落下风,一根钢棍舞得密不透风,甚至还敲断了一个人的胳膊。

孙易一头撞进了这几个血族战士的人堆里头,身上挨了几下子,拼着挨打,一拳换一拳,打趴下两个,还不待拔刀子,一个血族战士已经蛇一样的缠到了他的身上,一口咬向脖子,脑袋一扬,这一口咬到了肩头上,尖牙深深地刺进了皮肤里头。

孙易发出一声痛吼,身体一崩狠狠地一挣,衣服扯着对方的牙齿狠狠地一甩,两颗尖利被生生地从牙床上扯落下来,满嘴都是鲜血,还不等他后退,孙易的手已经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甩了下来,骑到他的肚子上狠狠地几拳打在他的脸上,把整个上脑袋都打得变了形状。

身后风声传来,哗啦一声,一张椅子砸到了孙易的背上,整张椅子都碎成了破木头,纯实木做成的椅子沉重而又结实。

一个血族呲着尖牙,举着带着斜刺的椅子腿向孙易的后腿刺了过来,这帮家伙力量极大,这么一下子,非把自己刺穿了不可。

孙易一个前翻闪过了这一记椅子腿,跟着另一人合身抱住了孙易,举起来咚地一声砸到了地上,跟着无数的拳脚劈头盖脸地砸了过来,让孙易穷于应付,不知挨了多少下子,只是一口口地在吐着血。

月色和尚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被十几个人围攻着,一根钢棍已经完全扭曲变形了,一只眼睛更是青肿得封住了视线,那张小受般的白嫩脸上尽是伤痕。

肚子上又挨了一家伙,孙易被踹得倒飞了起来,咚地一声撞到了柱子上,好半天都回不过气来,倒底还是小看了这种底蕴深重的大族。

一名身着华服的老人站在圈外,目光冷冷地看着孙易,他的华服与弗兰肯如出一辙,只不过在领口处多了几抹淡淡的银色。

十几个形态各异,就是不像人的血族向孙易围了过来,孙易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又呕出一口内伤的淤血,双目更是变得血红,一颗小小的干果出现在他的掌间,扔进了嘴里嚼了嚼,酸涩中带着淡淡的草木清香,入腹就化做一股热流混入血液当中。

孙易整个人如同烧了起来一样,双目也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血雾,眼前的一切都变成了淡淡的红色,挺着身子站了起来,手在胸前和腿侧一抹,两把短刀出现在他的掌间。

那十几个血族同时扬手,十字剑,击剑还有斧头等冷兵器瞬间如林般地立起。

孙易伸着脖子,从人群的缝隙当中与那名老者对望着,老者的目光变得更加阴狠,尖牙甚至都从唇间冒了出来,喉中发出一声低沉的啸吼声。

他这啸吼声如同命令一般,让十几个血族高手大吼一声向孙易扑了过来。

孙易的身体一冲,跟着突然一伏,贴着地面滑进了人群里头,一柄大斧当的一声剁在空地上,扬起一片火星。

孙易不是不会武学技巧,只是懒得用而已,现在以少敌多,又都手持凶器,不用也要用了,叶底藏花这种武学手段,他用起来不起蓝眉差,只是少了许多柔媚,多了几分凶悍罢了。

刀子十分诡异地从孙易的身后升起,如同背部长了一只手臂似的,斜斜地刺进了一名血族的后脑中,一搅既收,跟着身体如同跳舞一般地一转,一柄细剑从孙易的肋侧滑过,挑破了衣服。

孙易的手一滑,一招大圣取棍,手从自己的脑后闪过,真的如同把短刀从耳朵里拔出来的一样,正刺中了对方的眼眶,至死这家伙都没有看清孙易的刀子是从哪个方向刺来的。

一柄十字重剑重重在砸到了孙易的胸腹处,短刀根本就架不住这沉重的家伙,孙易喷了一口血,蹬蹬地后退中,一柄武士刀凶悍地向他的后背刺了过来。

在后退中的孙易身体诡异地一扭,短刀自下而上地撩了出去,哗啦一声,特制的锋利短刀把这名血族的腹部划开,从小腹一直划到胸骨处,划出一个近尺长的大口子,肠肚之类的内脏带着腥臭味哗啦一下子洒得满地都是,这名血族捂着肚子上的伤口,惨哼着要去捡落在地上的肠肚之物。

但是很快就被混乱中的人群踩到了脚底下,再强悍的生命也顶不住失去内脏后的重创,很快就没了动静。

孙易一连得手干掉好几个,眼中的血色更浓,气势也更足,让这些血族的手下慢了几分,而孙易的目标十分明显,就是那个领口有银线的老者,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干掉对方的首领,比干掉十个小喽罗都要强。

孙易的身体一震,震飞了一个,跟着又是一记开山炮,又轰飞了一个,趁着对方围攻的破绽一显的时候,拼着挨了好几下子,甚至被斧头在肩胛处还砸了一下,借着力腾飞出了包围圈。

落地两个翻滚卸去了力量,双手在地上一撑,如同一只四足动物一样跃身而起,足下两个箭步飞窜越过了十几米远的距离,双刀在手上一扬就向那个老者扑去。

孙易手上的刀芒如虹,一把刺向他的太阳穴,一把割向他的咽喉,动作快逾奔雷。

孙易很快,更何况吃了恶浆果这种可以彻底激发潜力的药物之后,速度更是从前的两倍有余,快到让他自己都要眼花了。

老者与孙易那双蒙着血色的眼睛对视着,突然微微一笑,然后身体一闪,孙易只觉得眼前一花失去了目标,跟着,胸口处一股大力传来,骨胳都发生不堪负重的哀鸣声,本来前冲的身体像是被绳子瞬间崩紧拽住了一样,在空中顿了一顿,跟着又向后飞了三米多远扑通一声摔在地上,一口鲜血如同喷泉一般地喷起老高。

本文来自看书蛧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