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2章 谁都不行-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22章 谁都不行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8:4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拿着酒店的电话把号码拔了一半就放了下来,这里是纽耀克,是人家的主场,虽说有猎魔集团在,但是双方谈不上朋友,自然也不可能有什么联盟的可能。

本想把王虎招来,想了想还是算了,既然猎魔集团在这里出手了,想必对方在巴而图的攻势也会停下来吧,在纽耀克折腾,还不如想办法回巴而图再图后势呢。

孙易一觉醒来,刚刚在卫生间里收拾完个人卫生,门铃就响了起来,门铃响的时候他刚刚踏出卫生间。

换好了衣服,从猫眼里看了一眼,是蓝眉,不过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又高又壮的大汉,看这体型,似乎有些像昨天遇到的那个克拉克。

孙易打开了门请他们进来,蓝眉十分勤快地端茶倒水,然后就坐到孙易旁边的沙发上不再吭声了。

那个壮硕的大汉上下打量着孙易,孙易也在打量着他,以他的经验自然看得出来,这个克拉克很不简单,身体里似乎蕴藏着爆炸般的力量,仅仅在力量一途上,未必会输给自己。

“易哥,这是克拉克,我们这支猎魔队的队长,他找你有些事情要谈,是关于巴而图的!”

孙易点了点头,然后又望向克拉克,“不知道关于巴而图,有什么好谈的?”

克拉克微微一愣,都说东方人说话喜欢绕弯子,现在孙易突然这么直接地把话说出来,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了。

克拉克愣了一下之后很快就回过神来,同样开门见山地道:“孙先生,我想,在巴而图方面,我们可以合作,我们支持你重新掌握巴而图政权!”

“等等,我必须要提醒你的是,就算是重掌政权,也不是我掌握,巴而图的政权从来都在国王埃米尔的手上,我只是他的朋友,就算是复国,我也是出于朋友的情义帮忙的,当然,中间赚点小钱这种事情就不要太在意了!”

“当然,不过我们也知道你在巴而图,或是对埃米尔国王的影响力!”克拉克道。

“你们想要什么?油田?那里只有两处油田,已经交给别人开发了!”孙易摊着手道。

克拉克摇了摇头,“不,我们不需要油田,教庭投资的主要方向是清洁能源,电力、太阳能还有月球的氦3!”

“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孙易简单地附和了一句,等着克拉克接下来的话。

“主的光辉将洒向那片不毛之地!”克拉克道。

孙易翻了个白眼,如果不是看在蓝眉的面子上他都要赶人了,中东那地方为什么会成一个大火药桶?石油是一方面,国际势力搏奕是一方面,还有最重要的一方面就是宗教信仰了。

真当人家的一手古兰经一手宝剑的真主是玩假的啊,排外性极强,这个克拉克也真是异想天开,别看那地方也分成多个教派,但是中心几乎没变,无论是赛义德还是埃米尔,登上王座的第一件事就是安抚宗教势力,没有得到宗教势力的支持,谁都坐不稳那个位置。

结果现在倒好,克拉克竟然要把主的光辉往那地方洒,这种涉及到宗教争斗方面,谁掺和进去谁就死,孙易不认为自己有那个能力,埃米尔也没有,那种地方,谁敢建起一个教堂来,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

孙易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教庭确实有钱,几十上百亿美刀洒出来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就算是用钱砸也能砸出一个富裕的巴而图来,可问题是一旦涉及到宗教问题,可就不是钱能够解决的,这个世界上钱能解决大部分事情,但是绝不包括宗教。

孙易拒绝得干净利落,这种事情甚至都不需要与埃米尔商量,埃米尔是一个十分虔诚的信徒,跟他提这种事情,简直比向他身上泼大粪还要恶劣。

克拉克并不动怒,显然他也是有了这个心理准备,只是觉得可惜而已。

送走了克拉克和不停向他眨眼睛的蓝眉,孙易出了酒店,打了一辆出租车,找了一家瑞士银行。

瑞士银行号称是全世界最安全,也是最守信的银行,甚至不需要证件齐全,只要能够证明自己的身份,就可以把钱取出来,孙易存在瑞士银行用来应急的钱没有使用证件,用的是指纹、签名还有暗语密押。

十分顺利地在瑞士银行又办理了一张卡,里头存入了一百万美刀,手上有钱,心里不慌,现在孙易得琢磨着怎么离开米国前往巴而图。

无论是偷渡还是做一个假证件,都是需要找地头蛇的,孙易在这地方两眼一抹黑,除了蓝眉就没什么熟人,正想给蓝眉打个电话,曲小木的电话先打过来了。

“易哥,情况不太妙,对方追杀得越来越紧了,死伤惨重,埃米尔也受了伤,虽然吃了你给我的药伤稳了下来,可是再这么下去我怕……”

“你盯紧点,我很快就过去!”孙易沉声道。

曲小木总算是长出了口气,不过现在有了拉贝德的支援,连偷渡都不需要了,拉贝德的黑客技术还真是神通广大,很快就给孙易传过来一份文件,只要把这份文件打印出来就可以直接通过军用运输机飞到伊拉克驻地,到了伊拉克再进入巴而图就简单得多了。

这种涉及到军机的调动,拉贝德也不能多干,甚至没有更改任何命令,只是夹塞似的夹进去孙易这么一个人而已。

三天后的飞机,孙易总算是长出了口气,到时候只要赶去机场就可以了。

“嗨,黄皮小子,你踩到我了!”身后传来了一阵呼喝声,七八个二十来岁的黑人小伙子围了上来,看他们的打扮,就像是米国十分常见的不良黑人少年。

黑色人种在米国是一种很奇特的存在,从某方面来说,他们的学识低下,是社会毒瘤的一部分,属于社会的底层。

但是从某方面来说,他们又是米国社会最上层,比如那些十分知名的球星、运动员甚至是律师政客,两极分化得极为怪异,要么是垃圾,要么又是最优秀的。

现在孙易显然就被这些垃圾给缠住了,黄种人,特别是华裔,十分好欺负,勤劳而又懦弱,一欺负一个准。

可惜他们碰到了孙易,孙易在他们的推搡中进了一个小巷子里头,无论多么繁华的城市都有阴暗的一面,比如这个脏水横流,甚至还有不少陈旧血痕的小巷子,在这里不知发生过多少次劫案、强女干案甚至是杀人案了。

孙易捏了捏拳头,正想教训他们一顿出一下胸中的那口恶气,到了米国,繁华没见着,尽是一些糟心事了。

孙易还没等动手呢,那些小混子却忽啦一下子跑远了,孙易微微地皱着眉头,没有追去,而是一手握住了枪柄,一手握住了狗腿弯刀的刀柄。

“我们可以支持赛义德,自然也可以支持你和你的国王朋友!”一阵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孙易微微扭身,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是斯嘉丽,在她的身后还跟着数名黑衣人,戴着墨镜冷冷地看着孙易。

孙易转过了身,看着斯嘉丽,斯嘉丽被孙易闪亮的眼神盯视着,有一种坐立不安的感觉,身形稍稍地向后倾了一下,然后咬着牙与他对视着。

孙易的腰杆变得越来越直,越来越硬,最后如同一杆标枪似的踏在一片脏水当中,目光也变得冰冷了起来。

斯嘉丽身后的那几个黑衣人变得更加紧张了起来,身体崩得紧紧的。

孙易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向前指点着,“我不管你们是什么族,也不管什么猎魔集团,我现在郑重地告诉你们,也郑重地宣布,巴而图,从今天起,划为禁区,你们的禁区!”

斯嘉丽的脸上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好半天才向孙易道:“我们查过你,你……只是华夏北方小镇的一个村长,一个小小的村长,你凭什么向我们划下禁区?”

孙易的脸上显出一丝微微的淡笑,冷冷地道:“不凭什么,就凭所有出现在那里的血族,甚至是猎魔人,我会把他们找出来,然后,杀光他们!”

“你没有这个能力!”斯嘉丽同样针锋相对地道。

孙易微微地摇了摇头,“试试就知道了!”

斯嘉丽身后的一名黑衣大汉重重地踏前了一步,自动手枪也拔了出来,“现在就干掉你,你拿什么试!你用什么去试!”黑衣大汉手上的自动手枪指点着,差点就点到了孙易的脑门上。

孙易的眼中一抹淡淡的寒芒闪动着,斯嘉丽刚刚要喊叫,一抹亮光如同惊鸿一闪,一只握着自动手枪的手掉落到地上,狗腿弯刀深深地刺进了他的胸膛,将他的心脏一剖两半,刀子一挑,整个人都离开了地面,如同盾牌一样地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我不喜欢别人用枪指着我的头,上次是大意才会被你们抓到,你以为我会再给你们机会吗?斯嘉丽,停下,别再往前走,我会杀了你!”

看着那张尽杀气的面孔,斯嘉丽怎么也无法将他与那个把自己掩埋在雪地里逃过一劫的男人联系到一起。

挑在刀子上的黑衣大汉的身体仍然在颤抖着,死死地握着刺入你口处的刀刃,嘴里不停地向外流着血,孙易的神色变更加冰冷。

本文来自看书罔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