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斯嘉丽-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15章 斯嘉丽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7:34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刚刚醒过来,那个黑衣人就如同幽魂一样的缓缓飘了过来,身体微微前倾着,苍白的面孔上,一双微泛血红的双目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看他的面部特征,似乎还是一个东方人。

黑衣人手搭到了孙易的手腕上,细细地号着脉,竟然还是中医的号脉手法,当然,倭国和棒子国也有中医传承,他不开口,孙易也不知道他是哪国人,而且孙易对于他是哪国人也没有什么兴趣,只想知道自己具体在哪里。

黑衣人的脸上闪过浓浓的惊奇之色,然后拔开孙易的上衣,看着他肩头处十分明显的牙印,还伸手捅了捅,跟着取出了一个针筒,抽了孙易满满的一针筒的血。

“嘿哥们,说句话!”孙易向他扬了扬下巴道。

黑衣人只是看看孙易,然后微微地摇了摇头,放好了抽血的针筒,然后又开始扒他的裤子,开始对他的小家伙动手动脚。

“住手,住手,我警告你啊,我特么不喜欢男人的,你要是再敢动我,老子宁死不从!”孙易晃着身子大吼大叫着。

黑衣人像是哑巴一样的点了点头,然后拿着针筒悄悄地退了出去。

过了一会,一个穿着紧身皮衣,酒红色的长发,身躯丰满的女子走了过来,看着眼熟,长得挺像斯嘉丽的,在巴而图的王宫被自己揪着头发一拳打翻的女枪手好像就是她。

“嗨,我们又见面了!”孙易向她扬了扬手,可惜自己的手被不知什么材料制成的铐镣死死地扣在铁床上,根本就动弹不得。

斯嘉丽探着身子,十分迷醉般地在孙易的颈侧深深地嗅了一口,“你还真是一个不一般的男人,我喜欢你!”斯嘉丽说着,狠狠地一口咬到了孙易的脖子上,幸好没有太用力,要不然的话非把动脉咬断不可。

孙易疼得倒抽了一口冷气,晃着脑袋躲开了她的牙齿,“谢谢,不过你这种喜欢方式挺特殊的!太热情奔放了,我有些受不了!”

斯嘉丽舔着嘴角的鲜血,甚至还伸出巧舌把他颈侧的鲜血舔了个干净,双手在他的身上滑动着,然后直探要害。

孙易吃过了自己的药粉以后身体就已经恢复过来了,再加上他本来对那种事就没什么克制能力,被这个如同性*感女神般的斯嘉丽一摸,顿时就有了反应。

孙易看了看四角处的那些监控探头,有些羞涩地干笑了一声,“大庭广众之下,不好吧!”

“不必害羞!闭上眼睛尽情享受就好了,我觉得你是个特别的人,所以才会亲自出手的,至于那些监控,不用担心,早已经被我关闭了!”

斯嘉力说着,手上的动作更快了,频率高得吓人,孙易坚持了不到十分钟,身体就僵硬了起来。

斯嘉丽变魔术似的从身后摸出一个试管来,把所有的东西一滴落的全都接了下来,然后咯咯地笑着向外走去。

“嘿,说你呢,好歹你把裤子给我提上啊!”孙易大叫着道。

斯嘉丽并没有理会他,只是摆摆手就离开了这个昏暗狭小的禁闭室,孙易轻叹了一口气,扭着身子,勉强把家伙藏了起来,自己可不是那种暴露癖狂。

没饭吃,也没有水喝,他似乎被人遗忘了,悄悄地从头发里头摸出一根钢丝,准备把手上的铐镣打开,可是捅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钥匙孔,这个时候孙易才有些傻了,铐住自己的镣铐,竟然没有那东西,是直接焊死的,这下子孙易空有一身的本事也没办法逃生了。

孙易轻叹了一声,不得不开始闭目养神,想着还在家中等着自己回去的梦岚姐,罗丹,柳双双还有白云,甚至是柳姐。

孙易努力地压下了心头的千思万绪,不知怎么的就琢磨起了川地罗家老太太教给自己的太极口诀。

之前孙易学这东西,完全就是凭着一股蛮劲照葫芦画瓢,什么口诀之类的根本就没有深入去理会,太极拳嘛,中心思想无非就是借力用力,就凭自己的力量,没力也能生生地借过四两力来,没有千斤也能硬拨出个千斤来。

但是此时再一琢磨这太极口诀,渐渐地有了一些深入的领会,都说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

这太极拳发展到现在,已经并不仅仅是一种武学拳术,特别是太极拳意对身体上的控制,更是达到了一般武学难以达到的高度。

当孙易琢磨到筋骨梢的时候,心中一动,不由得想起了谢老传给自己的分筋错骨手,手臂突然微微一颤,咯的一声轻响,手腕处的关节被自行卸了下来,吓了孙易一跳,手臂再一抖,松垮的关节再一次被接上,甚至连疼痛都没有。

孙易忍不住惊咦了一声,当初他听罗远堂说起武林中事,提到过孙易十分好奇的缩骨功,一个成年人都穿婴儿的衣服,还能再塞进去几个酒瓶子,甚是神奇。

罗远堂告诉他,这种缩骨功其实就是打散全身的关节,将骨胳以异常的位置揉缩在一起,这种功夫需要自幼练起,而且太遭罪了,现在基本上失传了,会的不多,个个都属于传统文化代表人物,年龄都在六十岁往上了,等他们死了,这门功夫就算是失传了。

分筋错骨手用在别人的身上,就是一种接骨或是拆骨的手段,但是用在自己的身上,就有着与缩骨功异曲同功之妙。

孙易试了一下,把自己手上的关节全部甩脱之后,骨胳挤压着肌肉强行扭曲在一起,真的可以从铐镣中脱困出来。

但是脚上就不一样了,人体的大部分重量都在一双脚上,所以脚的骨胳更硬,连接得也更加紧密,当初谢老说过了,人体任何部位的骨胳在正骨的时候都没有脚部的难度大,所以孙易无法甩开脚上的镣铐,只能静等时机。

幸好没让他等多久,饿了三天,渴了三天之后,那个斯嘉丽又回来了,甩着一头酒红色的长发歪着脑袋看着孙易。

孙易有气无力地哼哼着道:“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我是没有力气了,麻烦你速度快点!”

斯嘉丽轻笑了起来,修长而又洁白的手指轻点在孙易的胸口,她发现,这个斯嘉丽一点也没有西方人进化不完全的那种体毛,倒是像东方人一样,只有一些细微的绒毛,光滑如镜,不过现又渴又饿的孙易早就没了那份心思。

“走吧,长老要见你!”斯嘉丽轻笑着道,然后把他从铁床上解了下来。

孙易戴着沉重的镣铐,一小步一小步地挪动着,身体也是歪歪扭扭的,似乎这三天的饥渴已经把他折腾到底了。

“真是脆弱!”斯嘉丽对几乎歪到自己身上的孙易皱了皱眉头,小巧的鼻子微微一皱,竟然有一种可爱的感觉,要知道这家伙可是杀人不眨眼啊。

斯嘉丽似乎很厌恶孙易会靠在他的身上,索性就把他的脚镣解开了,能迈开步子的孙易走得也稳当了一些,仍然是一脸的菜色,走一步哼哼一声,气得斯嘉丽一脚就踢在他的屁股上。

孙易跟着斯嘉丽出了这个地下囚室,然后就是一个昏暗的大堂,四周点着蜡烛,蜡烛还有着淡幽幽的香气,透着一种古老与苍桑。

这个昏暗色调的大堂是什么地方他不知道,但是那些一支支胳膊粗的蜡烛他却知道,当初在京城,安琪带他到顶级娱乐场所寻乐的时候,点的蜡烛就是这一种,据说是用纯天然的鲸脑油制成,胳膊粗的那么一根没有十几万块都别想,而且还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属于国际禁运品。

当初点上两支就觉得是在烧钱的,但是在这个大堂里头,却点了一百多支,算一算,一天晚上光烧蜡烛就要小两千万,这才是真正的土豪,闲着没事烧钱玩,相比之下,孙易就是那个乡下土包子。

斯嘉丽将他领到了大堂的最中央之后就隐入了黑暗当中,跟着有两个壮硕到了极点的大汉走了过来,鼓着比孙易大腿还要粗壮两圈的手臂按到了他的肩头上,强行将他按得跪到了地上。

大堂深入的蜡烛突然爆燃了起来,孙易这才发现,在尽头的高手,一张华丽到极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华丽到极点的老头。

怎么个华丽法呢?孙易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了,但是仍然差点被亮瞎了眼睛,仅仅是椅子扶手上两那颗拳头般大的钻石,就堪称光明之山,那张椅子似乎也是纯金制做的成的,雕功更是精细到了极点。

就这么一张椅子扛出去卖掉,都够一个富豪之家吃喝几辈子受用不尽,打着滚的花都用不了。

椅子上的老者穿着一套暗红色的,很有中世纪风格的长袍,衣服的边角上金丝盘绕,再加上硬质的高立领,还有他古板的脸色,让人如同置身于中世纪的城堡当中。

老头手按着椅子上硕大的钻石,轻轻地站了起来,长长的袍子拖着地面,脚步极轻,如同在地面上飘行一般,鼻腔中发出一阵阵悠长的轻哼声,声音悠远,当他开始唱起孙易听不懂的歌声时,更显得神圣。

看书罔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