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8章 说清楚比较好-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08章 说清楚比较好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7:9Ctrl+D 收藏本站



情况未明,孙易坚决不敢露头,大飞哥那头胡乱地放了几枪,听不到动静也不敢出去,还是赵恒悬下重赏,两名小弟拎着枪冲了出去,未必能打死自己,只要打不死,就有几百万入帐,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当然,还有一部分勇气是来自警车的鸣啸声,对方的胆子再大,警察都来了,也该跑了吧。

壮硕的汉子撕开了衣服,把断掉的小腿死死地勒住,总算是止住了血,怀里抱着一支AK步枪,拖着身子向掩体处行去,刚刚爬过拐角,一只大手从身后探了过来,死死地勒住了他的脖子。

不愧是能把赵恒也追杀得直求救的狠人,被勒住了脖子非但没有服输,反而挣扎了起来,步枪太长不合用,反手拔出了胸前的一把军刀就向后扎去,一扎扎了个空,刀子反倒是被夺了过去,手腕也被扭得嘎吱做响。

壮硕的汉子发出一声低吼,伸手就向腰侧探去,那里还有一颗手雷,当孙易擒住他的手时,在他的手上只有一个如同戒指般的圆环。

孙易暗骂了一声,松了手一脚就踹到了他的身上,想把人踢开,但是腰侧一紧,这个亡命徒竟然死死地拽住了孙易的衣角,那张粗糙的大脸上尽是疯狂的笑意。

孙易微微有些慌了,这么近的距离被手雷给炸了,就算是自己的身体强健也挡不住现代火器的威力,狠狠地一拳头砸在了这个汉子的脑袋上,当场就把他砸得昏死了过去,哪怕昏死过去,仍然死拽着孙易的衣服不松手。

“衣服送你了!”孙易一抖身子,把上衣全都脱了下去,光着膀子狼狈地窜到了拐角处。

刚刚窜过去,手雷轰地一声就爆炸了,后背一热又一疼,中招了。

孙易刚刚站起来,就看一个卷发年青人端着步枪过来,看样子应该是大飞哥的小弟,刚想开口说话,却见一脸惊惧中的卷发青年把枪口指向了他,吓得孙易立刻就窜了出去,子弹如雨般地扑了过来。

没死在几个职业高手的枪下,却差点死在这个大飞哥小弟枪下,也太冤了。

“你是怎么混的!分不清敌我啊!”孙易躲在暗处叫骂道。

孙易这么一骂,那个卷发小弟也知道自己打错人了,脸刷地一下子就白了。

这时赵恒领着手下也冲了过来,先抢过了他手上的枪,然后赵恒喊了两声,孙易这才站了出来,后背还在流着血,被弹片划破了好长的一条口子,还好只是皮外伤并不致命。

“快快,条子就要来了,我们要赶紧离开,免得惹了麻烦!”大飞哥叫道。

赵恒也点了点头,这种火拼放在哪里都是大案要案,这种麻烦少沾一点是一点,只要先离开,大飞哥有的是人可以推出来当替死鬼,无非就是多花一些钱罢了。

孙易匆匆地包扎了一下伤口,跟着他们一起向港口深处跑去,然后上了一艘货船,借了船上的通讯设备给自己的手下打了个电话。

很快,一艘快艇来接他们了,大飞哥带着赵恒和孙易离开,手下们被留了下来,这么大的事情,总要给条子一个交待,手下早就统一好了口径,不会出大破绽。

快艇刚刚离开,海警就来了,幸好这艘快艇了足足六台发动机,速度比海警更快,在颠簸的海面上无法瞄准,直升机又没有及时赶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开。

香江法治就这点好,哪怕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开,再传讯的时候,只要咬死了是去钓鱼的,律师再从中一搅和,屁事都没有就从警局里走了出来,但是大飞哥仍然损失了几名手下,总要有个顶罪的。

赵恒十分大方地掏出千多万港币来摆平此事,毕竟大飞哥是帮她才损失这么大的,总不能让人家自己掏钱。

大飞哥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眼,同时也知道跟自己接触的这两个大陆人都不是什么好鸟,从敌人的水平上就可以看得出来,立刻就把这二人都划入了不可招惹的范围,但是跟这样的人合作,必赚大钱,这是他厮混几十年所总结下来的经验。

酒店里,孙易洗过了澡,围着浴袍半躺在床上看着电视,但是思绪早就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赵恒只围着一条短短的毛巾,十分勉强地遮住了三点而已,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孙易瞄了她一眼,修长的双腿迈动时,甚至连那一抹微微隆起的小丘都看得清楚,倒是把自己收拾得怪干净的。

“倒底是怎么个情况?”赵恒坐到了孙易的床边问道。

孙易动了动身子,给她让出一块地方来,没有再多看她,“你问我,我问谁去!”

赵恒皱了皱眉头,“我现在没有什么仇家,就算是有仇家,也请不来这样的高手,仅仅是三个人,就把大飞哥逼得精锐尽出,损失惨重!”

孙易摇了摇头,他倒是有些猜测,自己之前暗中下手弄死了潘文,葫芦四兄弟没一个好惹的,他们必定会反击,不过怎么可能反击到赵恒的身上来?

“我发现了一点不一样的地方!”赵恒说着身子一歪,半侧着身子躺在了孙易的身边,短短的毛巾被她这么一挤压,顿时春光一片。

孙易只是瞄了她一眼,没理会她这么直白的勾搭,“你发现了什么?说来听听!”

赵恒动了动身子,让自己的姿势变得更加诱人一些,“我发现他们似乎想要活捉我,虽然我手上还握着一些秘密,但是这些秘密并不值得他们这么兴师动众来捉拿我,再者说,在明面上,我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说到死人这里,孙易的心中微微一动,是不是潘文那里出现了什么破绽,所以又被联想到了赵恒的身上?

“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下自然直,我看天气预报说北方开始下雪了,快打猎了吧!你什么时候进山,我跟着去转转,最喜欢北方冬天里的山野!”赵恒说着,不着迹痕地动了动身子,凑得更近了。

女人刚刚出浴的香气对于男人来说特别有吸引力,孙易抽了抽鼻子,然后推了推赵恒,“别靠那么近,你不热啊!”

“我躁热!”赵恒道,还顺带给了孙易一个白眼。

孙易轻叹了一口气,如果是别的女人,或许他还真没什么自制力,比如当年在果汉地区的那个小月,哪怕是沦落风尘,自己不一样喜欢她那双长腿,特别是穿了丝袜后的长腿,最后还是没忍住。

但是对于赵恒,孙易还真没什么想法,这个女人简直就是老虎、狐狸还有蛇的混合体,自己敢招惹上她,绝对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

眼看着赵恒媚眼如丝,双腿不停地滑动着,蛇一样地向自己扭了过来,孙易还是决定把话说得清楚一些。

一伸手,按住了赵恒的脑门,把她往后推了一下,稍稍沉吟琢磨了一下措词之后道:“赵老大,你确实是一个很有女人味的美女,我相信大部分男人看到你都会动心,除非他是个太监。”

“噢?你想告诉我你是个太监?”赵恒挑着眉毛道。

孙易立刻摇头,开什么玩笑,男人在这种事情上绝对不能说不行,虽说他也曾经不行过,但是现在行得很。

“我说正事呢!”

“我也说正事呢,你相信吗,我还是个处!”赵恒道,一个仅凭着自己的能力在道上一直混到了一方老大位置上,还是一个美人儿,到最后竟然还是个处,这话着实让炸弹一样把孙易震了一震。

赵恒轻笑了一声道:“能让我看上眼的人可不多,除了大腹便便的官员,就是那些头脑简单只会砍杀的道上汉子,要不就是文弱的书生,你还是我第一个能真正看入眼的,放心,老娘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不会要你负责的!”

孙易仍然把脑袋摇得像波浪鼓一样,“这不是负不负责的问题,而是原则问题!”

孙易才不相信赵恒不用负责的话呢,自己真要是敢破了她,以后绝对是无穷无尽的麻烦,再者说,以孙易的性情,也做不到真正的绝情,当初哪怕杜彩霞把事情都做绝了,到最后关头,他不是一样狠不下心来,能帮的还是要帮上一把的。

“我觉得咱们现在的关系正好,似友非友似敌非敌,说是相互利用也不为过!”

“你就不能换个词,叫相互欣赏?”赵恒有些不满地道。

孙易点了点头,“没错,你形容得非常贴切,要是跟你发生点关系,之前的一切全都被打破了,所以这一步还是不要走的好,你说呢!”

赵恒点了点头,“我觉得也是!那就这样吧!”

赵恒说着一掀被子就钻进了被窝里头,然后一甩手,一条大毛巾飞了出去,里头肯定已经是光溜溜的了。

孙易才不怕这个,早年间都被柳双双给练出来了,不过就是在一张床上睡一觉罢了。

听着孙易很快传来深沉的呼吸声,赵恒忍不住轻叹了一口气,这个男人还真是不简单,如果不是知道他有好几个女人,而且每个女人都爱他爱到死心踏地,她还真以为孙易那东西不好使呢。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