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5章 不死也要死-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05章 不死也要死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6:56Ctrl+D 收藏本站



潘文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细缝,拿过桌上冰桶里的红酒给小姑娘倒了一杯,自己也倒了一些,然后开始晃着手上的酒杯。

“这是来自法国波尔多的红酒,喝红酒的讲究很多,一晃二闻三尝,红酒一定要先在杯子里晃一晃,让所有的酒香都散发出来!”潘文用有些磕巴的语言向小姑娘秀着自己二把刀一样的红酒知识。

小姑娘也捏起了酒杯,学着潘文的样子有些笨拙地晃了起来,一脸都是开心的模样,也难怪她会如此开心,只要陪这个胖子一天,就可以有五千美刀的收入。

想要名牌手表,想要手牌包包还有名牌手机,这一切都要钱,虚荣心已经战胜了传统,迪拜本来就是一个商业旅游城市,在女子禁锢方面,多多少少也有些松懈。

潘文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然后又放到了桌,伸手捏住了对面姑娘的小手,“酒可不是这样晃的,来,我教你!”

看着小姑娘欲拒还羞的模样,潘文的心里痒得像猫抓似的,恨不得现在就把她带回房间里,搂在怀里好好地心疼一下。

“潘?是潘文先生吗?”远远地,一个金发美女被他的保镖拦住,却不停地向他招着手,一袭合身的淡蓝裙状将她完美的身材衬托了出来。

潘文见过的美女无数,眼前这个金发美人也就能打个七八十分而已,不过美女总是受欢迎了,戒心也要小一些。

“你是?”潘文没有认出来。

“噢天呐,真的是来自东方的潘先生,我看过您在杂志上的那篇专访,就是专说解说东方经济的文章,真是精僻啊!”

在美女的夸赞当中,潘文也有些得意地点着头,跟她聊了几句也就有些不太耐烦了,相比之下,他更喜欢对面那个本地的小姑娘。

好在这个崇拜者也没有多停留,拿了潘文的名片就识趣地离开了,潘文接着教小姑娘喝红酒,教她喝红酒只不过就是一个借口,占点便宜才是真的。

很快潘文就没了耐心,领着小姑娘上了楼顶的套房,硕大的水池当中,一个肉滚滚的大胖子抱着一个娇弱的小姑娘不停地调笑着。

一翻风雨之后,小姑娘抚着微疼的身下,看看还雪白的床单,听说第一次那种事情之后会流血的?怎么干干净净的呢?小心地把手指探进去,然后就触到了那层还未破的膜,再看看缩在肥肉里,只有蚕豆大小的小家伙,多少也明白了一些什么。

小姑娘出了门,潘文的保镖按着约定给了她钱,潘大爷玩女人还不至于耍赖。

但是当中午还不见潘文起来,保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试着敲了敲门,仍然没有动静,强行闯了进去,潘文躺在床上停止了呼吸,甚至连体温都变凉了。

刘飞最近正焦头烂额地交接着手续,还没有上任就听到了一个非常糟的消息,似乎西部省并不太欢迎他,哪怕他是升了半级平调过去做副省,也早早就成为了那地方的眼中钉。

交待了秘书几句让他先下去,然后接起了电话,电话里传来沈城略显阴沉的声音,“老大,老潘死了!”

“怎么可能?他身边二十多名保镖!怎么可能死?”

“医生说可能是死于心脏病突发!”沈城道。

刘飞的怒火更盛了,“这绝不可能,老三虽然胖,但是身体一向很好,立刻找最好的医生,哪怕是做解剖也要给我搞清楚他的死因,把所有可能的因素找出来,老二,咱们兄弟绝不能白死!”

“老大仍然尽管放心,这事不管查到谁的头上,我都会让他付出血的代价!”沈城咬牙切齿地道,放下电话就去联系最好的医生,一定要把老潘的死因搞清楚。

刘飞有些疲惫地回了家,刚刚到家,沈城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情绪变得更加低落了,“老大,我找了两个最好的医生当助手,我亲自动的手,除了脂肪肝之外,根本就没有查出任何问题,老三好像……好像就那么寿终正寝了一样!”沈城说着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葫芦四兄弟为了个人利益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难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报应?

刘飞却不这么认为,“老二,有没有可能是特殊手段?”

“不可能,特殊手段只能伪装成疾病死亡,绝不可能像老二这样无声无息的就没了,连血液都没有任何异常,我已经动用了最好的医疗条件!”沈城斩钉截铁地道,间谍的那种龌龊手段他很了解,没有任何一种能够跟老潘的死因能对得上号的。

放下了电话,刘飞忍不住捏了捏眉心,难道有更高层要对自己动手了?如果真要向自己动手的话,也用不着这种手段啊。

气极的刘飞一伸手,把桌子上的报纸全都甩到了地上,但是一份娱乐报纸上的照片落入了他的眼中,是某位大腕前往海城参加某慈善活动。

再大的明星也入不了刘飞的眼,但是这张照片之后,模糊的一个女子身影却怎么看都觉得熟悉。

给自己的秘书打了个电话,让他把原版照片找来,报纸上的照片太模糊了,根本就无法看清。

很快,秘书就找来了原版照片,这种专业人士用专业相机拍下来的照片,哪怕是放到三四倍也不会有太明显的模糊,那个明星身后的女子终于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做为刚刚上任时拿来开刀的华青帮老大,他不可能不认识,甚至一度还打过她的主意,最后了解了这个女人的手段后放弃了。

这个叫赵恒的女人被自己逼到了绝地自杀身亡,可是现在这照片上,分明就是另一个赵恒,模样完全没有变化。

沈城那边又传来了消息,关于潘文生前那一段时间所做的事情全都发送了过来,看到潘文和沈城曾经花钱雇了一个刚放出来的毒鬼要对孙易下手,准备陷害他一下的时候,刘飞背后的汗毛刷地一下子就竖了起来。

当初的赵恒,还有现在的潘文,二人的死背后都有孙易的影子,听京城的大国手谢老说,孙易手上有一种十分神奇的药物,救死扶伤赛过百年老人参,药能救人,自然也能杀人,这一切会是巧合吗?

如果说当初的赵恒没有死,那么潘文……想到这种可能,刘飞全身都颤抖了起来,难道……难道潘文并没有死?而是死在自己和沈城的手上?一个大活人,被解剖得七零八碎,有几条命够丢的?

在颤抖中,刘飞把电话又拔给了沈城,几乎是咬着牙问道:“老二,老三在解剖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样?”

“异样?人都死了能有什么异样?噢,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说来也怪,老潘当时已经死亡超过一天了,但是在解剖的时候,流了很多血,比正常死亡的人流血超出三五倍去,难道是什么毒?”

听到这里,刘飞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手上无力地一松,电话砰然落地。

走到他这个位置,已经见过太多的奇人奇事,这其中的关节他怎么可能想不通?区区一个孙易,一个混子,一个官最大就做到村长的小人物,竟然把他们四兄弟干掉了两个,沈城当初也差点死在他的手上。

这时,孙易也收到了一份邮件,是拉贝德发送过来的,是迪拜某医院手术室中的视频资料,在这视频当中可以看到,沈城带着两名医生,拿着手术刀将潘文的胸腹切开,在鲜血横流中拿出一样样的内脏来。

孙易的脸上闪过一抹阴冷的微笑,老子只是让潘文睡了一觉,杀人可是你们动的手,哪怕把他放在太平间不动,当然是在不冷冻的前提下,那么少的药量,或许三到四天就会上演一出诈尸的好戏,可惜沈城他们太着急了,自己把自家兄弟给结果了性命。

这时听到梦岚出来的动静,孙易赶紧合上了电脑迎了上去,小心地揭开了她脸上的纱动。

原本几乎涉及到半张脸的擦伤,在他的精心呵护下,伤已经愈合了,只留下一片红印子,把药粉中加入一些水调成糊状,小心地敷在她的小脸上再裹好纱布,相信再换一次药,脱下一层皮之后就会恢复如初了。

再淡薄的女人也会担忧自己的容貌,看着梦岚姐愁眉不展的样子,孙易在她另一侧的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姐,你还不相信我吗?放心吧,就这点小伤,我还没看在眼中,再过一两天,保证还你一张娇嫩的俏脸!”

“嗯!”梦岚姐嗯了一声,然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放心吧,顾成那个家伙只是给他一些教训,我又不是刽子手,哪里会动不动就杀人!”孙易笑着说道。

梦岚这才长长地出了口气,而孙易的手脚也变得不老实起来,梦岚赶紧拍下了他的手,“去去,我有伤,你要是急了,可以去镇里找罗丹!”

孙易低声在她的耳边说了两名,梦岚的脸一下子就变红了,啜了孙易一口,不过一会又犹豫了起来,“你说,你的那东西涂在脸上,真的会让皮肤变好?让我的脸上不留疤?”

“那当然,含有大量的葡萄糖还有多种矿物质,绝对是最好的面膜材料!”孙易拍着胸脯做着保证,梦岚也羞羞答答地答应下了这个新花样。

本文来自看书惘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