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0章 悲摧的老杜-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00章 悲摧的老杜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6:34Ctrl+D 收藏本站



小旅馆不远,就在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居民区里头,六十多平方的一个民居,被隔成了好几个单间,条件很简陋,但是胜在便宜,只要二十块就可以要一个房间住上一夜。 (w W W .??. c o M)

旅馆的老板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男女找便宜地方开房的事情,收了钱和押金,拿着老杜的身份证做了登记。

女子半伏在老杜的肩膀上,手搂着他的腰,似乎是要中暑的样子,老杜只顾着占便宜,紧紧地搂着女子的细腰,不时地还动上一动。

当老板把钥匙扔给他的时候,已经猴急的老杜哪顾得上许多,接了钥匙,一转身几乎是半架着女子向房中走去,还没等进房,手就已经摸到了女子丰满的屁股上,狠狠地捏上一把,弹性十足,火气立刻就起来了。

进了房间,伸手就要扒那名女子身上的衣服,女子只是咯咯地笑着,由着他把自己的衣服扯得凌乱,然后伸手拿起了桌上的一瓶矿泉水。

“这秋老虎还真是晒人,热死了,我先喝口水的,你要不要喝?”女子问道。

老杜这会早就憋得要炸了,还喝什么水啊,要喝水也要搞完了以后的啊,连声说着不用不用,手已经伸向了女子的腰带,那紧崩着双腿和屁股的牛仔裤已经成了他的生死仇敌。

女子躺在床上,一抬身子,就让他把牛仔裤拽了下去,只余下一条纯白色的小裤,怪的是,女子在这个时候竟然昏睡了过去,一动也不动。

老杜吓了一大跳,这娘们该不会有病吧?在她的颈侧摸了一下,还好,似乎只是睡了过去。

老杜紧盯着女子纯白小裤下那片鼓鼓的,已经勒出一条缝的神秘之地,哪里还顾上许多,兴许搞一搞就醒过来了。

老杜一把拽下了自己的裤子,挺着半软不硬的家伙就去拽女子的小裤,准备直入正题。

这时,轰的一声,门被人暴力踹开,跟着就是喀喀的快门声音,一个壮汉手上拿着一个水果手机不停地拍着照片,另一个戴着金链子的大汉怒吼着冲了进来。

“你竟然敢搞我老婆?”大汉怒吼着,一巴掌飞过去就把老杜打了一个跟头,那玩意还在半软不硬地耸拉着,老杜完全蒙了,这是怎么回事?

金链子大汉扑到了女子的身边推了推,也不见她醒转,扭头喝道:“这个老王八蛋竟然要迷要奸的,老四,报警!”

老杜哀叫了一声,他要是再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白混了,指着大汉叫道:“你跟老子玩仙人跳!我不会放过你的!”

大汉狞笑着道:“玩的就是你!报警!”

“我有证人!”老杜不死心地大叫道:“她就是一个出来卖的,我顶多就算嫖,报警了也就是罚点钱!”

“是吗,你试试看!”大汉呲着一口白牙恶狠狠地道。

叫老四的汉子已经报警了,很快就有一辆巡逻车赶了过来,前后也不过就是两分钟的事,两名警察带着三名协警走了进来,一脸的严肃,听金链子把话说完,神色变得更加严肃了。

这可是强女干啊,而且还是性质更加恶劣的迷女干,属于刑事案了,二话不说,女子被送到医院抢救,剩下的人全都带到了派出所。

很快,女子的检查报告就出来了,摆在了老杜的面前,女子是喝了混合着大量某种至昏毒品的水后才导致昏睡不醒的,在一些娱乐场所发生的迷女干案多数用的都是这种药物。

老杜哪里肯认下这种罪,要是认下,非判个七八年不可,老杜虽然没进过宫,也听人说过,在里头,强女干犯是最挨欺负,用家伙顶墙皮都是小事,甚至还要被逼着自己弯腰舔自己的家伙,舔不到就要挨揍。

老杜跳着脚要找证人,就是旅馆的老板,很快老板就被传唤了过来,胖乎乎的中年老板带着小生意人卑贱的笑,一问三不知。

问到老杜的时候,他更是一脸的茫然,“我当时没抬头啊,隐约地看到一男一女,女的半躺在男人的怀里,我以为是出来偷情的,就没当一回事!”

“你放屁!”老杜跳了起来大叫道,不过自己一回忆,冷汗立刻就下来了,似乎还真是那么回事,当时只以为女子快要中暑了,根本就没当一回事。

很快地,旅馆的监控录像也被调了过来,这监控录像一放出来,老杜立刻就傻眼了,这倒底是怎么回事?简直就是铁证如山啊,自己确实是半抱着那个女子走出视频监控范围的,这下子可是黄泥掉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我没有,我没有!”老杜跳着脚大叫着,可惜在绝对证据面前,他再辩解也是那么苍白。

一名年青警察推门走了进来道:“受害者那边的意思是,反正自家的老婆也没有真被他办了,所以愿意协商解决!”

听到这里,从警察再到老杜都长长地出了口气,派出所方面因为犯罪率的事情,也不乐意把事情往身上揽,能够私下协商解决的最好不过,当然,像老杜这种当时就可以定性的案子,他们还是挺乐意办一办的,至少到了年底的时候,一个破案率就可以拉来不少奖金的。

金链子一口咬定要二十万,绝不谈价,行的话就一手交钱,一手签字,不行就拉倒,反正自家女人也没吃亏,乐得让老杜进去蹲个七八年。

老杜的心在流血,之前他被讹过一回了,他本来就是个不会过日子,小村子当村长也没有多少油水,也没有多少积蓄,这二十万再一掏出来,几乎是毛干吊净,什么也剩不下了。

但是在二十万和牢狱之灾相比之下,最终还是咬牙掏钱,连林市都没有出去,就接二连三的出手,不但挨打,被拘留,现在钱都被掏出去三十多万,他现在是十足的穷鬼一个了。

京城那地方消费本来就高,一个普通的小旅馆一天没有个百多块都下不来,真以为京城告状那么容易呐。

“大不了老子睡天桥!”从派出所里走出来,老杜发了狠,把最后的钱都取了出来,准备再买一张车票,到了京城,让自家婆娘再借些钱给自己汇过去,省吃俭用住天桥,再找一些上访高人指点一下,一定要把孙易告倒。

正向车站走的时候,一帮少年骑着山地车呼啸而至,突然又折返了回来拦到了老杜的面前。

看着这群只有十四五岁的少年,老杜的腿肚子都转筋了,正是前些日子打过他一顿的那些不良少年。

这些刚上初中的不良少年一个个的狠着呢,怀着对江湖的向往,下手又没轻没重,可谓是初生牛犊不畏虎,就算是武谷那样知名的大混子,不也一样被这种少年拎着刀斧追得跑出好几里去。

老杜就是因为当初瞪过他们一眼,结果就被打了一顿,典型的北方式的你瞅啥,瞅你咋地的乱仗模式。

为首的黄毛少年一甩长发,指着老杜骂道:“又是你这个老J八灯,上次都说过了,别让爷在林市看到你,看到一次打一次,你这是皮痒了不拿我浩哥当回事是不是,兄弟们,揍他!”

一帮少年扔了自行车,拎着车锁链就冲了上来,披头就是一链子,腿上又挨了一下子,把老杜打翻在地上,接着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打得老杜口鼻窜血,还好这些少年没有用家伙,只是踢打一阵子,然后又把他身上最后的一千块给顺走了。

坐在街边的老杜欲哭无泪,立刻到刚刚走出来的派出所报了警,派出所接了警,只是不认不识的,一时半会也没法找人,就算是找到了,一帮未成年的少年还能怎么办,不过就是赔些医药费而已。

身无分文的老杜别说去京城了,在林市都吃不上饭了,还是厚着脸皮跑到了巴特那里打出了孙易的旗号。

巴特是一个十分直爽的汉子,只听老杜跟孙易认识,还是一个村的,就招待了他一顿丰盛的羊肉,然后找了自家从草原运羊的卡车,顺路把老杜送回了东沟村。

本来老杜还希望这个老板能够大方一点甩给自己几千块,这样又有路费去京城了,可惜巴特尔一毛钱都没捞。

如果是孙易来借钱的话,巴特二话不说,把店盘出去都会给孙易弄钱,但是老杜状告孙易的消息他也听说了。

只是直爽的汉子抹不开面子,才供了顿饭,又送回家,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没当场揍他一顿已经是给孙易面子了。

老杜鼻青脸肿地回来,他的遭遇已经成了笑话在整个镇上流传着,亏得老杜脸皮厚,要是换成一般人家,早就举家搬迁了,可是老杜仍然赖在村子里头,咬着牙放出话去,一定要看孙易的笑话。

老杜这种丧门星附体般的遭遇让孙易都有些哭笑不得,要说这里头没有武谷还有林市道上哥们帮忙他打死也不信。

现在老杜算是被这些江湖下九流给盯住了,他在村子里还有镇上活动没关系,只要敢出远门,肯定会出事。

老杜算是被软禁了,因为从林河镇要前往京城,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到林市转乘火车或是飞机去京城,另一条要去松江市转车,反正就是没有一条道能跑到了,总要在这两个地方中转。

本文来自看书蛧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