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9章 有人欢喜有人悲-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99章 有人欢喜有人悲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6:30Ctrl+D 收藏本站



他们投入的并不是竞争激烈的国内市场,而是巴而图市场,以孙易现在的能力,要垄断巴而图的矿泉水市场一点问题都没有。

有了矿泉水,添加一些果汁浓缩液都算是有良心的,再压低成本,直接使用化学原料进行勾兑就可以生产出各种口味的饮料,利润更大,别以为市面上卖的三块钱的饮料真的会添加什么果汁,那么干还不赔死。

武谷的眼睛都快要冒火了,这可是真正的做企业啊,远远要比他之前东一耙子西一扫帚的赚钱有面子多了。

“老武,你只要把质量搞上去,或许,我还能给你拉一些联合国的订单!”孙易笑着道,他突想到了自己救过两回,还有些交情的艾薇儿和肖恩,她们属于联合国卫生组织成员,实力好像还非常不错,反正联合国的物资在哪都是采购,自己的面子拉来几千万美刀的货应该不成问题吧。

两人把生意谈得热火朝天,但是这一切都基于一个前题,那就是这个矿泉水厂的建立必须是在林河镇,只有这样,孙易当村长的这个林河社区才能够受益,毕竟矿泉水的生产本身就是一个基本上没有污染的产业。

虽说孙易在巴而图勾勾手指头,赚的钱就要以亿来论,但是他认为在那地方赚再多的钱也没有在家乡投资一个几千万的企业来得实在,自己一个人吃饱不算本事,能够让所有人跟着他一块吃饱才叫真正的本事。

两个订下了投资的比例,然后武谷就要去跑各种批文,而孙易除了投资之外,还要搞定销售,这对他来说不过就是打几个电话的事情。

当孙易再回到村子的时候,谢老已经收拾了东西准备走人了,一辆十分低调的商务车开到了村子里头,十分不起眼。

“等会再走!”孙易叫道,然后把今年后园子里新下来的萝卜白菜收拾了几麻袋给他塞到车里头。

谢老自然知道孙易家种出来的菜味道不凡,比那些所谓的有机蔬菜强得多了,自然也不会拒绝,还催着孙易再多拿点。

“就这些了,你回去肯定是要坐飞机的,拿得太多也没法带!”孙易笑眯眯地道,园子里的产出有限,他还真舍不得再多拿了,就算是给便宜老丈人白千山送东西,也不过就是一样一袋子而已,多了他也肉疼。

“看你那抠门的样子就恶心,对了,飞针术学会了吧!”谢老问道。

“唉!”孙易叹了口气,飞针术被谢老说得神乎其神的,孙易还真当中一种失传的绝学来学了。

其实说到底,跟针灸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区别是一个捏在手上认穴,一个是扔出去认穴而已,最要命的是各种穴位的认知记得孙易头昏脑胀。

如果仅仅是认穴还好办,但是飞针术这东西,要靠一根小小的银针伤敌,不旦需要记住一些正常的穴位,还有很多隐穴都需要认住,更加要命的是还要根据时辰不同推算出隐穴的位置,那东西竟然在人体中竟然是会移动的。

有那功夫,孙易直接拿把刀子捅人多好,这东西学起来太费脑子了,再说了,他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学习。

孙易总有一种被坑的感觉,谢老摇了摇头,这个孙易啊,空有一身药王的本事,却不敢下功夫学习他传的传统医术,若是两者结合的话,必定会闯出一片大大的天地来,不过就实际情况来说,孙易现在的天地已经不小了。

有各有志,不便强求,谢老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把孙易当成了自己的忘年交,如果他真的是药王传人的话,完全有资格和自己称兄道弟。

送走了谢老,孙易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从头到尾,谢老都没有说那是谁家的孩子,孙易也十分聪明地没有问。

给这样的人治病别以为是福气,真要是治坏了,就算是有谢老担保,也会出问题的,好人,谁当官啊,把官能当那么大,更不是什么好人了。

这还是看在谢老的面子上,他决定以,以后自己一定要低调一些,绝不能随便出手,自家的药材怎么就少,要是专业当医生去,现种都来不及,更何况那些大人物的病也不是那么好看的。

村里头零零碎碎的事情都解决得差不多了,老武也开始头疼选址的问题,孙易建议把矿泉水厂就修建在南山那边,虽说并不紧临北河,但是南方有泉眼,整个小镇的东南方的那片湿地,甚至是发源出来的一条大河,就是源自南山的山水。

有传说,整个南方连绵不绝的大山都是空心的,里头装满了水,是不是空心的不知道,但是南山这条十几米宽的大河确实是源自山中,水质更是极好,不客气地说,在没有受到污染的情况下,直接灌装喝下去都不带闹肚子的。

老武去忙着修路建厂,这可是林河镇除了野菜厂之外最大的一笔投资,镇上甚至是市里都十分重视,更何况还是一项出口的生意呢,国内一向对出口的生意更加看中,无论是税收还是土地方面,都给了极大的优惠。

老武忙得跟狗似的,但是精力十足,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孙易自然乐得清闲,其实他一直都是一个懒人,恨不得天天就在家里的葡萄藤下喝点小酒,跟自家的女人亲热亲热,钱嘛,够用就行了。

孙易能走到今天,全都是一件件事情推着他往前走,几乎没有哪件是他主动干的。

孙易就这么东一榔头西一锤子地打下了不小的家业来,在本乡本土,也是跺跺脚四方乱颤的人物,有他这么镇着,三村合并后的林河社区十分顺利地就完成了过渡。

只是苦了老杜,还要去京里告,可是到了林市刚刚要转车,就被一伙初中还没毕业的小混子一顿毒打,还抢走了他所有的钱,要不是他报了警,警方通知了村里头,他都不知道怎么回来了。

第二回一咬牙要坐飞机,在林河镇坐大客到了林河市的机场,还没上飞机就在机场跟一个胖子冲突了起来,老杜想当年也是个没遮拦的汉子,打不过一大帮初中生小混子,还打不过你一个行动不便的大胖子吗。

但是机场的警卫多严格啊,机场斗殴,直接就被扣了下来,还关了足足半个月才放了回来,老杜一咬牙,又一次出发,这次更倒霉,在客车站碰倒了一位旅客的行礼箱,把里头一件珍贵的明朝瓷器打碎了。

确确实实是一件明朝瓷器的碎片,监控录相显示也确实是老杜碰倒了对方的行礼箱。

这件瓷器甚至还有明显的购买凭证,足足三十万,对方也很大度,要老杜赔他二十五万就可以了。

老杜也算是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了,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遇到了碰瓷的,可就算是明知道,人家证据充足,想不赔都不行,老杜一再压价,最后赔了对方十万块。

第四次老杜更加小心了,接二连三的出事,要是不知道这后头有孙易的影子他就不用混了。

所以老杜这次是打定了主意,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坚决不开口不说话,把孙子装到底,总算是顺利地到了火车站,买了一张车票。

在等车的时候,在车站外头吃了一碗面,蹲在台阶上抽烟。

“大叔,给支烟呗!”旁边传来一声糯糯的声音,抬头一看,却是一个化着浓妆的女子,个头不高,但是胸可不小,挤出一条深沟来,脸色很是颓废。

老杜递了一支烟过去,女子十分熟练地伸出两指接了过来,又借了口,然后吐了烟卷,风尘气十足。

老杜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对方的深沟,对老杜的窥视,女子也没有任何恼怒的意思,这让老杜不由得有些心动起来,这个女子一看就是比较好上手的那种。

本来想搭个讪,可是一想到自己此前的遭遇,还是变得小心了起来,忍一忍,只要把孙易拉下来,自己的日子就好过了。

女子抽完了一支烟之后,看到有人从车站里走了出来,把烟头向脚底下一踩,然后踩着小高根鞋就迎了上去,“大哥,要住店吗?有服务员,快餐一百,包夜四百!”

对方显然很警惕,快步离开,女子又去另一个人那里拉生意,看着女子熟练地谈着生意,甚至领走了一个人,看着女人丰满了小屁股扭啊扭的,老杜只觉得一股子邪火上来怎么也压不住。

这阵子他的火气可大得很,甚至连那种事都好久没搞了,自己的老相好曲梅可没少埋怨他,可是他就是没什么兴致,现在兴致来了怎么也压不住了。

老杜本来就是一个花花犊子,这会怎么可能不动心呢,看看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才开车呢,可惜却不见了那女子的影子。

过了不到半个小时,那女子又踩着高根鞋出现了,手上还拿着一包烟,点了一支,目光迷离地看着车站里的人来人往,寻找着下一个顾客。

老杜现在的火气大着呢,吞了口口水,顾做镇定地凑了过去,“姑娘,做生意啊?”

女子看了看老杜,然后点了点头,“怎么?大叔你有意思啊?看在你给我一支烟的份上便宜你了,一炮只要五十块,就当给我买水喝了!”

“成,成!”老杜现在邪火乱窜,别说是五十了,就算是五百块他也肯拿。

看书罔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