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8章 老青皮-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98章 老青皮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6:26Ctrl+D 收藏本站



花花迈着将军步,围着小雯咔咔地转了两圈,然后一低头,尖尖的喙在小雯的手上来回蹭那么两下,就像平时在石头上磨嘴一样。

磨完了嘴,抖着翅膀从炕上跳了下来,然后挤着门缝又钻了出去,孙易这才长长地出了口气。

“看起来有没有一种很神圣的感觉,就像这只大公鸡在给小雯做洗礼一样,不如把这只鸡……”

“想都别想!”不等谢老说完孙易就赶紧拒绝了,“这事你别问我,你去问小白去,花花是小白用一枚迟孵的鸡蛋孵出来的,也是小白把它带大的!虽说没有血缘关系,可也是养父子的关系!”

孙易的话让谢老差点翻出去,狗孵蛋?它怎么叫花花不叫狗蛋。

孙易一摊手,“谁叫人家长得漂亮,它要是一只芦花鸡,可不就叫狗蛋了!”

“你这一家子,都是怪胎!”

“胡说,尼莎就不是怪胎!”孙易叫道。

一老一少又争论了一会,也累了,这几天就没有睡好觉,现在总算是把小雯给治过来了,也松了一口气,疲累立刻就涌上了心头。

次日,小雯早早就醒了过来,有些发愣地坐在炕头上,全没了往些日子疯跑疯玩的劲头,直到谢老发现了不对劲,赶紧给她摸了摸脉。

脉相中正平和,这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脉相,之前小雯的脉相虽然有力,却属于一种近乎于亢奋似的脉相,长此以往对人的伤害很大。

“小雯,怎么了?有什么不舒服?”孙易揉着眼睛走了过来问道。

小雯摇了摇头,“没有,就是……就是觉得好清醒,我昨晚没有做恶梦!”

孙易悄悄地抹了一把冷汗,什么叫昨晚没做恶梦,就差没把人折腾死,目光再望向谢老,谢老点了点头,孙易这才放下心来,还好,没把人治坏,只要在这里再呆一天就可以确定是不是真正的治好了。

吃过了早饭,小雯又恢复了活泼,不过却不像前两天那样招猫逗狗的惹人嫌,像一个正常的小姑娘了。

老杜在今天终于回来了,是被派出所的车送回来的,哪怕如此,下了车的老杜仍然斗志昂扬,准备新的材料,要再次上京告状。

看到老杜孙易就觉得头疼,觉得自己有必要跟他谈谈了。

可惜老杜性子硬得很,大有不把皇帝拉下马绝不罢休的意思。

敬酒不吃吃罚酒,孙易一脚就把老杜家的大门踹开,他家的大黄狗连声都没敢吭就被一点白按到了爪子下头,只要敢乱动肯定咬断他的喉咙。

“姓孙的,你想干啥?别以为你当了村长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老杜色厉内茬地指着孙易喝吼道,他的婆娘在后面一个劲地拉着他,却又哪里拉得住,一甩手就甩了个跟头。

孙易摇了摇头,指着老杜道:“行,你就说吧,你倒底想怎么样?”

“怎么样?哼,你这个村长当得我不服!”老杜怒声道。

“然后呢?”孙易问道。

老杜一副寂寞高手的样子道:“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我一定要把你告下来!”

“把我告下来你当村长?你也不问问村民们同不同意!”

老杜一滞,梗着脖子道:“就算是我不当,也不能让你当!”

老杜可是老牌的青皮无赖了,碰到这种老青皮,孙易还真没什么好办法,自己的拳头是够硬,难道要揍他一顿吗?

这时,大门口走进来一个粗壮的身影,二话不说,一个箭步就窜了过去,一脚就踹在老杜的肚子上,把老杜从门口一直踹进了厨房里头,脑袋差点扎到灶坑里头去。

“老武,你这是干啥?”孙易看武谷一脸愤怒的样子问道。

武谷一摆手道:“孙易,这事你不用管了,这个老J巴灯交给我了,就是给脸不要脸,把腿都打折,我看他上哪告去!给脸不要脸的玩意儿!”

“算了算了!”孙易摆了摆手道,“他再告也没人答理他,都是一些自己编造出来的罪名,谁会理他,就是有些烦人!”

孙易当然没说这事连首辅都知道,要是让老杜知道,他还不撒着欢的往就京城里头跑。

“行,我也不揍他,这事交给我,我给你盯着他,我办事你放心!”武谷说着,眼中甚至还闪过一丝杀气。

像武谷这种八十九十年代混起来的大混子,在那个混乱的年月,哪个手上没沾点血,虽说现在基本上退出江湖了,但是江湖作派仍然很重,找辆车撞死个老灯,也就是抬抬手的事情。

醉驾撞死人,大不了判个三两年,只要肯出钱,大把的人乐意背这个黑锅。

老杜躺在厨房的地上抱着肚子直打滚,嗷嗷地嚎叫着,“我肚子疼,我脑袋疼,我要住院,我要看病!”

武谷嘿地笑了,自己踹那一脚力度虽然大,可也达不到这种地步,这个老家伙,竟然连自己都要讹。

“住院是吧,看病是吧,行啊,走,我现在就带你去,尼玛的,医疗事故,顶多赔点钱,我连找人撞死你都省了!”武谷说着上前拽着老杜就往外走。

孙易的凶名虽盛,不过他动手多数都是自卫反击的那一种,而且跟老杜又是同村乡亲,老杜当然不怕他。

可是武谷就不一样了,那可是真正江湖上混的大混子,他说要弄死个人,只怕还真下得去手,老杜这回可是真的怕了,抱着门柱子说什么也不肯撒手。

武谷松了手,呸了一口,“就是给脸不要脸的货,我就不信治不了你!”

武谷不屑地哼了一声,然后跟孙易离开了老杜家,老杜坐在门槛上直抹冷汗,没想到自己把事搞得这么大。

对于老杜这种人来说,别说是市长了,就算是省长对他都没有多大的震慑力,毕竟离得太遥远了。

像武谷这种地方上横行的大混子,正是他这种老青皮的克星,现在武谷一出面,立刻就把他压得死死。

“走,咱们去镇上喝点!”孙易笑着道,然后给老武使了个眼色,本来应该是到自家吃饭喝酒的,但是家里有一个小雯,那可是有内卫保镖保护的主,带老武回去多有不便。

老武也是成了精的人物,虽不明白怎么回事,可也了解孙易的为人,绝不是那种能干出龌龊事的人物。

两人开车直奔镇上,到了松鹤酒楼,黄胖子赶紧把新弄来的一只老鳖给宰了,还想再弄点硬菜却被孙易阻了。

都不是差那几口吃的人,弄点山珍,整几个小菜下酒就行了。

两人喝了几杯酒,孙易才问道:“老武,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老武微有些尴尬,不过还是道:“兄弟,你在南方有路子没有?”

“南方?海城算南方不?”孙易问道。

“算!”老武点头道。

孙易点了点头,“有路子,认识个人,实力还不错,你要干啥?”

要是老武也要弄北方特产的话,可就跟柳姐撞车了,这事还得再商量。

武谷叹了口气,“我手里头压了不少木材,一半是咱们这边产的,一半是从毛子国那边弄来的,现在砸手里头了,搞不出去了!”

“咦?不能吧,去年你不是跟几个兄弟合伙做得挺好吗?”孙易问道。

武谷摊了摊手,“原来木材都是直接运到西山省的煤矿上做支撑材料的,本来挺好的,所以又多进了几批木材,谁成想,那头开始整顿煤矿,合并成了几个大煤矿,咱们的木材生意就没法做了,怎么做也争不过那些地头蛇啊!”

“你手里头压的都是什么木材?”孙易问道。

“多数都是松木,绝对是好木材!”武谷道。

孙易点了点头,“行,我打个电话给你问问,木材在装修上应该很不错的!”孙易说着拿出了电话,一边抿着酒一边拔通了赵恒的电话。

赵恒已经回了海城,跟柳姐正在交接第一批货源,听到孙易的难处忍不住笑道:“我当是什么事呢,正好我的手上有一个木料批发点,手上正缺木材呢,毛子国的上好松木最缺了,只要直径超过五十公分我就要了!”

旁边的武谷听了眼睛都亮了,立刻竖起了一根大姆指头,孙易点了点头,“那好,回头我让他联系你手下的经理!”

说完直接就持断了电话,如果有可能的话,孙易一句话都不乐意跟赵恒多说,这个娘们太危险了,多说几句话都有可能被她绕到坑里头去。

武谷立刻就兴奋了起来,他手上积压的木材总算是有了销路,虽说肯定还要在手上砸上一部分,不过就算是卖了当柴火烧也能收回成本,还能大赚上一笔。

“老武啊,咱总这么搞也不行啊,不知道你对国外的生意有没有兴趣?”孙易问道。

老武的眼睛一亮,早听说孙易在国外混过一段时间,肯定有路子。

孙易不介意再分一块利益出去,巴而图那地方现在什么都缺,最缺的还是水。

北方的水资源丰富,而且水质也极好,只需要简单的一些设备,就可以建起一家矿泉水生产厂来。

矿泉水有什么成本?水都是地下水,林河镇这地方最不缺的就是地下水了,只需要稍加过滤,甚至什么都不用添加,只要检测合格了,就可以投入市场了。

看书蛧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