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 坑爹的药王术-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97章 坑爹的药王术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6:21Ctrl+D 收藏本站



蓝蝶药粉被倒进了小雯的嘴里头,小雯还在不停地挣扎着,要将倒进嘴里的东西吐出来,孙易拿着矿泉水瓶整个倒插进了她的嘴里头,水把药粉都给顺了进去。

吞掉了药粉的小雯总算是不挣扎了,却像得了羊颠疯一样颤个不停,谢老捏着小雯的脉门号着脉,一脸的紧张。

孙易也紧张得满头是汗,他还是第一次用药材这么救人的,而且完全就是按着他想像中的来,死马当做活马医,要不是有谢老的背书,打死他也不会这么出手,顶多就是给包药粉尽人事听天命了。

“现在呢?现在怎么办?”谢老大声问道。

“现在……呃……等一会!”孙易抹了一把冷汗,看着孙易这么没谱的模样,谢老都有些后悔了,但是已经开始了,就不能停了。

“她的脉相变得更乱了,而且更加有力!不对,脉相正在快速消失!”谢老知道孙易不懂医,只是用最通俗的语言来解释,像是一台人形生命监测仪似的。

孙易赶紧把勾魂芽的药粉取了出来,晒干以后是紫黑色的药粉,看起来就不像什么好东西,仍然是一包灌了进去,再灌上半瓶子水看看效果。

勾魂芽可以凝气降淤,单独大量使用的话会让人进入假死状态,在临死吊命方面比百年人参都管用,当初赵恒正是因为服用了勾魂芽才进入假死状态逃过一劫的。

勾魂芽的药粉一吞下去,这回小雯也不颤了,渐渐地变得平静了下去,铁青的面孔这会也不青了,变得都有些紫了。

“总算是好了!”孙易抹了一把冷汗笑道。

“好个屁,脉相都快没了!”谢老气得大骂道。

“没事没事,死一回就好了!”孙易赶紧解释道,他的话刚刚说完,谢老的脸色就是大变,因为小雯的脉相全无。

谢老拿出了全身的本事诊断,就算是再先进的仪器也比不上他的经验,他可以确定,小雯这回是真的死了,完全死了,紫着面孔死了。

谢老无力地瘫坐在了炕头上,轻轻地叹了口气,这事怪不得孙易,当初他已经做过保证,只能说小雯没有熬过这一关。

“呃……是不是我没说明白,这是一种假死状态,要是不动她,二十四小时之后就能慢慢醒过来了!”孙易小心地道。

“嗯?”谢老微微一愣,再诊断了一遍,仍然确认死亡,再想到药王一脉的神奇传说,估且信这一回吧。

“就让她一直这样?”谢老问道。

“这个嘛!”孙易微微一愣,后头该怎么出手他还没有想好,真是太坑爹了,他现在都要把谢老坑到坟里去了。

“过了午夜吧,她不经常午夜犯病吗,午夜的时候死一会,或许邪祟就不再找她了呢!”孙易干巴巴地笑着道。

小雯的身体渐渐地凉了下去,不过她的身体凉并不是一般人失温的那种凉,而是升腾着一股格外阴冷的气息,让近在咫尺的孙易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谢老的年岁大了,难免有些气虚,更是冷得牙关直打架,孙易赶紧给他冲了一包药水喝下去才算是好转过来。

看着已经过了午夜,孙易赶紧把大地乳取出一滴来,小心地滴进了小雯的嘴里头。

大地乳气血双补,滋养元阳,与勾魂芽相生相克,两者同用能起到极其奇妙的效果,而单独使用的话,往往可以解除对方所造成的严重后遗症。

现在大地乳被滴进了小雯的嘴里,就可以解除她的假死现象,果然,不到十分钟,小雯的脉相出现了,身体也渐渐地开始升温,也有了呼吸,紫色的面孔也变得苍白了起来,却仍然没有醒过来。

“应该是神魂受创吧!”孙易小声地嘀咕着,然后翻着手上的药包,火龙角通窍行气,用了再说。

服完了火龙角的粉末之后,小雯的身体微微地动了起来,发出了轻轻的哼声,指尖颤动着,却怎么也醒不过来,如同梦魇无法醒来一样。

这个好办,龙须草,振魂还阳最对症不过了,刚刚服下龙须草,小雯就像是被电击了一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发出一声惊呼,刷地一下就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孙易被她这一嗓子吓得全身一激烈,一个骨碌就从炕头摔了下去。

小雯的眼睛迷茫地看着四周,最后看到了谢老,突然哇地一声哭了起来,紧紧地抱着谢老,“谢太爷,我好怕啊,我做恶梦了,我梦到有人把我往地狱里摔,那里有一条河,河里有好多的骨头,还有人在被淹死!”

“好了好了,现在没事了,没事了!”谢老抱着小雯轻轻地哄着,小雯哭了一阵子,慢慢地睡了过去,谢老摸着她的脉样,一切都正常了。

不过是不是真正地恢复了过来,还要看明天晚上怎么样。

睡了一觉,给谢老和小雯做了早饭,孙易便领着两个黑大个,还有一点白小小白四个一起去了大地,正在秋收,大片大片的土地已经被拖拉机翻起,一个个黄白色的土豆躺在散发着芬芳的泥土上。

跟着是一个大型收取机开了过来,旁边跟着带着拖斗的拖拉机,在松软的土地上翻动着,机器自动将一个个的土豆从传送带上送进了拖拉机的拖斗里头。

后头还有自家人在用靶子翻找着被落下的土豆,本来机械化做业,这一遍就可以了,但是农家人节省惯了,不相信机器,在机器走过以后再找一遍,每亩地还能找出二百来斤的土豆呢,就算是不卖,自家吃就够了。

这场面让孙易想起了小时候,那时候连拖拉机都没有,年年到了秋收的时候,都是牛马拖着犁先把地垄犁一遍,大个的土豆被翻起,有的长得个头大的,还会被一豁两半。

后头会跟着人,用三叉靶子再翻一遍,尽可能地把每个大大小小的土豆都翻找出来,其中的大个土豆会出售,留下少部分自家食用,更多的小土豆会窖藏起来用来喂猪,在北方乡村,土豆一向都是猪的主要食粮。

这样翻过还不算,等土豆都收完出售之后,趁着入冬之前还要再捡一次漏,争取颗粒归仓。

而在这段时间,常常会有其它地方的人带着三叉靶子,带着麻袋,骑着自行车来到地里捡漏,而村子里的小孩在这个时候主要任务就是看地,自家的东西可不能被别人捡走了。

现在不一样了,都是机械化了,从种到收都是如此,最累的就是向卡车上装土豆,大地里比较松软,大车进不去,只能是拖拉机,中间倒腾这么一趟,直接用卡车就运走了,有梦岚在省城,罗丹在市里盯着不会有任何问题。

周边三村都是如此,基本上是起一车就拉走一车,最后一块结帐,村民们也相信孙易,连地头过称这道工序都省了。

孙易帮着忙活了一天的农活,全身的筋骨都活动开了,比在巴而图打一仗都要痛快,回家好好地冲了个澡,冲下来的洗澡水直接就淌进了后园子里头。

一盆子水浇下来,抖抖脑袋上的水,孙易突然惊咦了一声,好像是在看到了一抹淡淡的红色。

后园子有阵子没收拾了,蔬菜和杂草早就长得半人高像是荒废了一样,谁能想到,孙易所用的那些神乎其神的药材都是在这地方找出来的。

孙易这么赤着脚,光着身子钻进了荒草堆里头,扒拉了几下,几株挤在一起的小植株出现在他的眼中,椭圆的多肉叶片,上头是粉红色的锥状挤在一起的小花,就是看起来有些蔫,不太喜人。

孙易手上的洗澡水从上头倒了下来,就算是给浇了水,家里的药材比较怪异,甚至是有些变态,非要用自己的洗澡水来浇灌才能长势良好。

回想了一下药王册,似乎真有的这么一株药材,叫红景天,这种红景天长得跟高山红景天有几分相似,但绝不是一回事。

这种红景天具有十分神奇的药效,而且还挺玄的,就两个字,炼魂。

孙易当然不会认为这东西吃了就能像仙丹一样白日飞升,应该是对那种失眠多梦啦,头疼失眠之类的毛病有一定的效果。

不过想到小雯那邪祟入体,虽说被自己给治得差不多,但是这一天蔫巴巴的,远不像昨天那么活泼,虽说谢老说脉相已经无碍,多休养就好,但是吃点这东西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想到这里孙易穿好了衣服采了几片叶子和几支小药拿到前头晒干,然后再搅碎,让小雯在睡前服下。

服下了红景天之后的小雯很快就睡着了,似乎睡得极舒服,拽着被子发出一声声小猫似的哼哼声,吓得谢老赶紧号脉,跟着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

小雯现在脉相沉稳,守正而无邪,简直就像一个成年似的健康。

看到谢老向自己伸出了一根大姆指头,孙易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是没有砸自己的招牌,算是把人给治好了。

不过两个人都没敢睡,大眼瞪着小眼地等着,快到半夜的时候更加紧张了,花花从门缝溜了进来,吓了孙易一跳,难道不管用了?

花花跳上了炕头,孙易要去赶,谢老赶紧拉住了他,两人就这么静静地看着。

本文来自看书惘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