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怪病还需雄鸡唱-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95章 怪病还需雄鸡唱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6:13Ctrl+D 收藏本站



那个小姑娘看到孙易如此粗暴地就把两头黑瞎子踢到水池里去了,哪里肯干,挣扎着跳了下去就要去救它们。

熊可是游泳高手呢,在水池子里头扑腾着,扑腾小姑娘一身的水,小姑娘也嬉嬉哈哈地撩着水跟两头熊一块玩。

北方入秋,白天仍然很热,但是风一吹就已经开始透骨的凉了,孙易怕小姑娘体弱得病,赶紧招呼着上岸,上尼莎领着小姑娘去换衣服,换上尼莎的衣服仍然显得有些大。

两头黑瞎子自己扯着挂在院墙上的破被单擦着身上的水迹,然后张着抽着鼻子趴在门口向厨房里头看。

“这两个吃货!”孙易摇了摇头,准备好了茶壶向葡萄藤下一放,拉着谢老就坐了下来,至于那两头吃货,有一点白镇着,打死它们也不敢去厨房偷吃。

两个喝着茶,东拉西扯的,谢老带着怪异的笑看着孙易,“你小子,可惹下不小的动静啊!”

“什么?我不明白!”孙易抿着茶淡淡地道。

“别说香江的事跟你没关系,不过亏得你手脚快,要不然的话……”

“哈哈!”孙易干巴巴地笑了两声,面对国家强力机构,只要有了怀疑对象,很快就能查得出来,孙易也没有拒绝,他相信,国家不会因为一个在香江的湾岛竹帮就跟巴而图撕破脸皮,东方石油在那里可没少赚,没见国内的油价都降了一毛五了吗,这里头也有他的功劳。

“还有一个事,首辅托我给你带个话,把前任村长杜……杜什么来着,稳一下吧,他在京里可没少折腾出动静来,遣送七八次了,每次他都要跑回去!”

“那边不是有黑监狱嘛,关上一两年再说!”孙易淡淡地道。

谢老抹着胡子笑道:“那我可就不管喽,我就是一个带话的!”

孙易摆了摆手道:“行啊,回头我跟老杜好好谈谈吧!对了,谢老,你说求药,是怎么回事?”

“她!”谢老指了指正好奇地掰着熊大大嘴巴子,想看它牙齿的那个淘气小姑娘。

小姑娘长相清秀,一笑还有两个小酒窝,活泼可爱的一个熊孩子,恨不得上房揭瓦,没看出哪有毛病。

“唉,你呀,空有一身用药的本事,若是肯跟我学医的话,必定可以将药王一脉发扬光大!”

孙易一摊手道:“用不着,不管啥病,我就那么一副药,药到病除,要是该着死,给仙丹都白扯!”

谢老为之一滞,药王这一脉确实十分怪异,怪异得不被传统医学所承认,完全打破了中医用药的佐使之道,更别提西医的明察秋毫了,根本就是毫无道理可言,就像民间的一些偏方一样,简直就是一招鲜吃遍天的典范。

无论是感冒发烧,还是恶肿顽疾,都是那么一副药,只不过根据病情的轻重适当地加减药量,只要有药,就算是傻子都可以成为杏林圣手。

“算了算了,说说小雯吧,她的病情很严重!”谢老道。

孙易又看了一眼那个活泼的小姑娘一眼,比健康人还有活力,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异样来。

“表面上很好,甚至把脉也摸不出任何异样来,但是一到子夜时分,脉相逆转混乱,整个人都变了,变得阴气森森,说自己是来自阴间的使者,要来毁灭世界!”

孙易忍不住都打了个冷颤,“这孩是不是美剧或是动画片看多了?”

“经脉逆转这事你怎么说!”谢老叹道。

孙易摇了摇头,他压根就不懂什么经不经脉的问题,反正他就一副药,看看情况再说。

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让谢老给尼莎摸摸脉,看看总昏倒是个什么毛病。

摸过了脉之后,谢老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声是气血两虚,属于经期女性常见的毛病,稍稍调理一下,再注意饮食就可以了。

尼莎嘻嘻一笑,一边照顾着小雯,一边看着厨房里炖下的菜,菜好了,孙易又吊了一个飞龙汤,只要几分钟,美味的汤就出锅了。

“谢老,咱们的饭菜还多,哪里有客人上门不吃饭的,把那两人叫来一起吃吧!”孙易道。

“不用管他们,他们有自己的职责!”谢老道。

孙易摇了摇头,“这权贵人家,还真是看不懂啊!”

谢老只是呵呵一笑,并没有接话,吃了晚饭,又喝了会茶,小姑娘玩闹了半天已经累了,就在孙易的正房睡下,孙易和谢老坐在阴暗处盯着。

尼莎觉得好奇,一直都忍着不睡跟着他们,借着等待的时候,谢老悄悄地对孙易道:“如果可以的话,让尼莎去医院拍个片子吧,我怀疑她头部有恶疾!”

孙易的脸色微微一肃,谢老说怀疑,就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不过幸好他还有制好的药物,比如紫苏花就把柳姐的肿瘤彻底治好了。

孙易冲了半杯药水递给尼莎,“我们盯着就行了,你非凑这个热闹干什么,喝下去提提神!”

本来怎么也不肯喝柳姐给的药的尼莎,这回乖乖地把这好喝的药水当成饮料来喝了,她不是不喝,而是看是谁给的才会喝,她只是想让孙易多关心她一下而已。

随着午夜时分的临近,守在门口的一点白霍地站了起来,快步到了孙易的跟前,死死地盯着睡在炕上的小雯,不时发出低低的呜吼声,颈后的毛发都乍了起来。

不仅仅是一点白,小小白甚至还要扑上去,结果被孙易压住赶到了外头,小萌更是腾空而起,在夜空中飞行着怎么也不肯落下来,大公鸡花花抖着翅膀,扯着脖子一副要雄鸡高唱的模样。

两头吃货的反应最慢了,它们是最后有反应了,也最没义气,夺门而逃,跑到六婶子家借宿去了,白瞎了小姑娘送它们那些好吃的。

刚刚一到十一点,小姑娘的身体突然狠狠地一挺,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她的体内破体而出一样,如此这般的抖动了足有十多分钟,然后缓缓地,直挺挺地坐了起来,长长的头发披散着,遮挡住了她的小脸。

她微微一抬头,苍白的脸上显露出一丝阴冷的微笑,在这二半夜的有这样的动作,这样的表情,让孙易都忍不住后背发冷,一点白更是发出低低的呜声,随时都准备扑上去。

大公鸡花花侧着脑袋盯着小雯,全身的翎羽乍竖,长长地伸着脖子,突然发出喔喔的打鸣声,如同清晨报晓一般。

说来也怪,花花这么一打鸣,刚刚坐起来的小雯身体突然一颤,扑通一声,像是死了一样的又躺了下去,吓得谢老一惊,赶紧冲了上去伸手按住了她的脉门。

孙易也好奇地凑过去观看着,谢老的神色严峻,脉相从没有像现在这么混乱过。

孙易注意到,小雯的鼻孔流出两丝暗黑色的血迹,散发着浓浓的异味。

“这是什么毛病啊?”孙易问道。

“邪祟入体,也就是民间常说的鬼上身!”

“可拉倒吧,您可是一代大国手,弄这些言论也不怕被毙了!”孙易苦笑道。

“西医上说是第二人格觉醒,也就是精神病!你有什么好办法吗?”谢老问道。

孙易摇了摇头,开什么玩笑,你一代大国手都没办法,你找我有什么办法,“我的药你那里也有啊,就没给她吃吗?”

“吃过了,但是效果不好,只能坚持昏睡两天,两天以后仍然是老样子!”谢老道。

孙易不停地点动着手指头,脑子里想着后园子已经发现的药材,该怎么治,可惜书到用时方恨少啊,倒不用翻看药王册,已经发现的几种药材,他都已经熟记于心了。

小雯这时身体再一次挺了起来,花花又打了一次鸣,像是相克一样,小雯一有动静,花花就扯着脖子打鸣。

公鸡,特别是长着红艳羽毛的公鸡,在传说当中可不仅仅是公鸡那么简单,号称具有一定的凤凰血统,而且公鸡又是五德的代表。

《韩诗外传》说,它头上有冠,是文德;足后有距能斗,是武德;敌前敢拼,是勇德;有食物招呼同类,是仁德;守夜不失时,天明报晓,是信德。

而这种雄壮的大公鸡,在民间一向被视为一切邪祟的克星,好像还真有那么一点道理,但要你要说真是鬼上身,孙易还真不信,鬼在哪里,有能耐抓个活的给老子看看。

孙易想了想还是算了,若是一般人的话,自己倒是可以单独使用园子里的药材试试,可是这个小雯,出门还有内卫保镖守护,肯定不是一般人家的小姑娘,必定是某个大佬极为宠爱的小孙女之类的。

治好了,肯定是大功一件,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可要是治坏了,自己一介小百姓,就算是跑到巴而图也不一定能躲得了此难。

似乎是见到了孙易为难的表情,谢老拍着他的肩头道,“你一定有办法,你是我最后一根稻草了,不管结果如何,都有我给你担着!”

“算了吧,大佬迁怒起来,谢老你的脑袋怕是也不够大!”孙易苦笑着道。

谢老傲然一笑道:“我说能就能,就算真治坏了,也绝不会有任何人找你麻烦,我用项上人头担保!”

看书辋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