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9章 掷金有声-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89章 掷金有声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5:47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这卡里的钱还是从玄烨那个遗老的手上弄来的,本来直接划到了巴而图的秘密帐号上,不过做为孙易的铁哥们,埃米尔当然不会亏待他,仍然给他划过去了一个亿美刀当零花钱。 w w w .??. c o m

不是埃米尔吝啬,而是一次转帐太多的话会引起一些不明势力的注意,只会把孙易置身在危险当中,埃米尔年纪小,但是办事却非常老道。

见孙易走了,赵恒赶紧追了上去,只留下手脚冰凉的大飞哥还在死命地咬着嘴里的雪茄。

“唉,这回算是把大飞得罪死了!”赵恒说着,格外有深意地看着孙易,“有道是冤家宜……”

“行了,你别说了,你知道我赢了多少吗?五个亿啊,还是美刀,我这辈子躺在钱堆里打滚当柴火烧都用不完了,难道你还指望我放弃到手的五个亿美刀去卖你的好?也行,你来买单!”

“目光不要这么短浅嘛!”

“不,我就是一个小农民,一个小村长,我没那么长远的目光,我过得好,我家人过得好,我治下的村民过得好就行了,五个亿呢,就算是挨家挨户派分也能提前进入共产社会了!”孙易理直气壮地道,不是我的我不要,是我的就是我的,谁也不能抢。

看着孙易一脸固执的模样,赵恒忍不住轻叹了一口气,“你确定大飞会老老实实的给你钱?那可是一大笔钱,就算是香江首富也不可能眼睛不眨地拿出来!”

孙易淡淡地一笑,傲然道:“怎么筹钱是他的事,怎么拿钱是我的事!”

赵恒捏了捏额头,这孙易犯起倔来,别说九头牛,就算是九头大象也拽不回来。

赵恒跟孙易一起到了酒店,还要跟他一起进房间,孙易赶紧顶住了门,“我说赵老大,我们两口子可是来渡蜜月的,你跟进来,不好吧!”

“没关系,我不介意的!”

“可是我介意啊!罗丹也介意!”孙易道。

“相信我,会说服你们都不介意的!”赵恒淡笑着道。

孙易无奈地摇了摇头,让赵恒进来,罗丹给端了一杯茶,赵恒刚想拉住罗丹,就被孙易一个错身挡住了,“赵老大,你知道我这个人说话喜欢直来直去,你就不要绕弯子,再说,你也不是那种为了利益而牺牲身体的人!”

“为什么不呢!”赵恒笑道,望向孙易的目光中还带着渴望。

孙易要是当真的才是脑袋被驴踢了,黑着脸道:“你要是这样的人,也不会有现在的能力和成就,既然你绕弯子,那我就直说了吧,你来香江肯定是有你自己的目的。

咱们也不是认识一天两天了,你也应该知道,我对道上的事情一向没什么兴趣,也不想插手,我现在就是一个小村长,只关心本村的利益,如果香江这里给不了我利益,我立刻就走,渠道有很多,未必就在这里吊死!”

“我想洗白,在香江投资,取得香江永久居留权,不如,你也投上一股?”

“你觉得我需要吗?”孙易淡笑着道。

赵恒微微一滞,再细细一想,确实如此,孙易确实不需要香江身份,人家真要是想跑,巴而图可比香江有力度多了。

赵恒空有一身的本事,可是面对孙易的时候就有一种狗咬刺猥无处下嘴般的感觉,憋得快要让人发狂了。

两人磨磨叽叽的没完没了的时候,大飞哥却在发火,不知砸掉了多少东西,气得一指手下道:“马上给我找个高手,把那个大圈仔给我干掉!”

他输了五个亿,还是美刀,这么大一笔钱,足以让任何人都为之疯狂了,请个杀手杀几个人根本就不算问题。

“大哥,我觉得用不着那么麻烦!”旁边的一个看起来很精明的小弟道,“若是大哥现在找人做了他,传出去还以为咱们怎么样呢,不如把他请来,好言商量一下,大不了把娱乐城的股份给他一些!”

“什么?给他股份,你特么这是要拆我的骨头!狗子,你这是什么屁主意!”大飞哥一听立刻就火了。

“嘿,大飞哥,你听我说完啊,那个大陆仔肯定不能长期留居香江,他一走,赚多赚少还不是咱们说了算,如果他长居香江,以大飞哥您的能力,要收拾他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哈哈,我喜欢你说的这句手到擒来,去,通知姓赵的娘们,明天就在茶楼见个面!把绮梦给我找来,得好好泄泄火!”

次日,赵恒带着孙易去见大飞,在路上,赵恒还有些担忧地道:“孙易,你可悠着点,这里是香江,可不是咱们自己的地盘,你可要压着火,真要是动起手来,引起了香江警方的注意麻烦可就大了!”

孙易点了点头,香江是一个**制的地方,真要是拿住了证据,谁都没有办法,不像在华夏,只需要上头有人打个招呼,再大的案子也能压下去。

龙凤茶楼,大飞哥半仰在椅子上,斜着眼睛看着孙易,孙易也没搭理他,径自坐下,吃起了茶点,味道还真是不错。

大飞有心拍案而起,但是一想到孙易那近乎变态的战斗力,又强忍了下去,向他身后的两名小弟使了个眼色,两名小弟点了点头,悄悄握住了腰后的大黑星手枪。

孙易微微冷笑了一声,在他的面前,碟碗刀叉样样都有,手边有了东西,两把小破枪他还真不看在眼中。

“把手缩回来吧,这里没有你们动枪的份!”孙易说着,手上一捻,两把餐刀倏地飞射了出去,几乎是擦着那二人的脸皮飞了过去,半个刀身都深深地钉到了身后的墙壁里头,刀柄还在嗡嗡地颤个不停。

同样的餐刀,孙易的手边还有两把,大飞哥的脸上瞬间就变了神色。

身边给他端茶的女孩手上一抖,一杯热茶倾翻,烫得大飞哥嗷嗷直叫,跳起来一脚将女孩踹翻在地,跟着拳打脚踢了起来,可是很快,身体就是一轻,整个人都被拎了起来。

“大陆仔,你想干什么,我们有赌注不假,但是连我的家事都要管吗!”

“家事?她是你老婆?”孙易冷冷地道。

“就算不是我老婆又能怎么样,她欠着我的钱呢,欠债肉偿,在没有还完钱之前,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自己用得不爽给兄弟用!”大飞扯着脖子嚷嚷着,道上混的宁可丢了性命也不能丢了面子。

孙易把大飞放到了椅子上,然后向女孩走去,女孩只是半趴伏在地上,怎么也不肯抬头,孙易略显粗暴地将她拎了起来,两个人对视着。

女孩有着漂亮的瓜子脸,长相清秀,但是现在额头青肿,半边脸也肿了起来,看着孙易泪水如同掉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上来,嘴唇颤了几颤,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你不是在珠三角吗?怎么到了香江?”孙易问道。

“我……那边在扫黄,管得严,我就跟着小姨到了香江,又跟小姨失散了!”女孩说着低下了头,怎么也不敢看孙易。

孙易轻叹了口气问道:“欠了多少钱?”

“哈,不多不少,算上利息,正好五亿美刀!”大飞哥洋洋得意地道。

孙易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倒是女孩有些急了,“只有……”

“多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怎么做?以后有什么打算?一直都吃青春这碗饭?”孙易轻声问道。

女孩紧紧地咬着嘴唇,狠狠地抹了一把泪水,“我……我想找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家肯定是回不去了,香江我也不想再停留了!”

“国外呢?我在中东那边有熟人,可以安排好你,你稍稍地学学那边的语言,当个助理秘书,或者当个老师都可以,但是你要注意你的生活问题,那边管得可严了,出事了就是乱石头砸死,谁都救不了你!”孙易故意把话事情说得很严重。

“行,只要能离开,去哪里都可以!”女孩咬着牙道。

“嗯,跟我走吧!”孙易说着背着手就向外走,到了门口摆了摆手道:“大飞哥是吧,那五亿美刀我替她还了,从此两不相欠,如果有欠条的话,就交给赵老大吧!”

一行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孙易领着女孩走了出去,一掷千金的豪客他们见过,可是像孙易这样,五亿美刀的赌帐说平就平的,还真是独一份,甚至产生了一种如坠梦里的感觉。

出了门,女孩才回过神来,有些吃惊地道:“你真的给了他五亿美刀?”

“也不算给吧,他欠我钱!”孙易淡淡地笑着道,“对了,你先随我回北方,在那边办好了护照再送你去巴而图,自家地头比较好办事!”

“嗯!”女孩点了点头,没有再吭声。

这个被大飞哥叫绮梦的女孩,正是从沟谷村走出来的李绮云,当年才十七岁的李绮云与孙易因为赖黑子的事情有些纠葛。

但是好几年过去了,时过境迁,也谈不上仇怨,再者说都是乡里乡亲的,总不能眼看着她在火坑里头也不拉一把。

此时的李绮云也算是见过了世间繁华,情薄如纸,甚至比一般二十七八岁的女子都要成熟得多。

本文来自看书王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