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5章 老杜告状-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85章 老杜告状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5:29Ctrl+D 收藏本站



一场热热闹闹的酒席一直到了晚上才算停下,不少人都已经喝多了,孙易请六叔帮忙,找几个村民开着拖拉机把喝醉的人送回家,三村离得不远,村与村之间也就几公里而已,倒也不会误了什么事。

把一切都安排好,已经快要半夜,孙易也被灌了不少的酒,以他千杯不醉的酒量也有些喝大了,是被梦岚和罗丹扶回去的。

有得意的就有失意了,最失意的莫过于老杜了,村长的位子没了,还成了所有人眼中的笑料。

哪怕是三村合并,形成了一个新的林河社区,也没有多大的油水,毕竟这里不是大城市的周边乡镇,也没有什么拆迁之类的捞钱好事,孙易也看不上这点钱,他完全就是一片好意,当村长更像是他的一个执念。

在这种乡村当村长,更像是一个领头人,绝不可能一拍脑袋就决定什么事,北方的乡村多是闯关东而来的,一个村子各种姓氏都有,没有中原或是南方那样类似氏族社会的村子,所以在管理上相对来说也比较容易一些,不存在打不破的古董禁锢。

但是在这种村子里,有一种人,他们没有氏族相助,也没有官职,只是普通的农民,但是全凭着个人魅力形成威望,比如之前的孙易,现在的六叔,秀水村的冯全或是东沟村的周叔。

遇到什么事,不必开全体村民大会,只要一些有威望的人聚在一起,然后做出决定就可以了。

蓝莓种植基地这种事情一般人跑不下来,这可是涉及北方重镇的收入,需要孙易去跑,再加上有现成的一片蓝莓田,再有孙易出马,很快就跑了下来。

今年肯定是没法种植了,但是可以直接采摘,当然不可能吃大锅饭,而是按着人均采摘量来结算,由野菜厂先行垫付。

本来野菜厂就有村民们的股份在,所以收购价格全在商量,甚至比市价还要更低一些,谁都不会有意见,一边采摘,一边又种植新的秧苗,在保护中摘取。

孙易一上任,就搞得红红火火的,甚至几个大订单让村民的眼睛都要红了,守家在地的,赚的钱比出去打工还要多,这种好事谁不拍手称快。

而且孙易还承诺,今年野菜厂的收益,会拿出一部分来进行村子的改造,保证让家家户户都可以重新盖房,小村里年头久远,修修补补的房子太多了,不如推倒全部重盖,而且还承诺每个村子都会集中供暖供水。

当上了村长的孙易在短时间内就把威望提到了最高,最失意的就数老杜了,一咬牙,又踏上了漫漫告状之路,就算是这村长自己不做,也不能让孙易做。

提起这事,谁都是一两个不忿,骂着这老杜太不是东西了,拍着胸脯保证,就算是上头下来调查组,村民们也力保孙易。

孙易当然不会在乎老杜给他织罗的那些罪名,没有一个能坐得实的,全都是捕风捉影,自己恶意猜测出来的,说到底,这个老杜就是在损人不利已。

老杜去告自己,这一点孙易不会在意,但是这个老王八蛋让死去的女儿都不得安宁,这可就让孙易有些不爽了。

无论如何,杜彩霞都是自己人生当中的第一个女人,虽然中间经历的各种事情,甚至是形如陌路,但是一想到她临死前给自己打的电话,还有那些仍在耳边萦绕的话语,孙易就有一种格外憋闷的感觉。

村后的小土包上,几柱清香,两刀黄纸,还有一碗水酒,孙易盘坐在埋葬着杜彩霞骨灰的地方,面沉如水。

“彩霞啊,有的时候我在想,如果当初没有发生那些事情,你我可以一直走下去会是什么样,可惜,人生没有假如,也没有如果,你真不该走,真的不该!”

孙易轻叹了一口气,把碗里的酒洒了下去,然后拎着碗,打了个呼哨,带着一点白向家中走去。

孙易刚刚一走,一个中年妇女就来了土丘处,眼神呆滞地看着清香上升起的轻烟,苍老的面容上尽是悲怆的神色,“我可怜的女儿啊!”

老杜从市里出来,愤恨之下又前往省城,可惜,他没有赶上好时候,此时正是刘飞将要调走的时刻,人还没走,茶就凉得差不多了,要是赶在一年前的话,或许刘飞还真有兴性借机发挥,现在的刘飞正忙着跑关系,市政大权也都落到了老好人市长的手上,而白千山也借机再进一步。

而白千山正负责这一块,唐秘书跟白千山很久了,自然知道和孙易的关系,本来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是递不到市长面前的。

“净扯蛋!”看着手上这份复印了不知多少次的材料,白千山只给了这么一句评语。

虽说不是火眼金睛,但是官场打混了这么多年,哪句真哪句假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或许里头乱搞男女关系这一条是真的,贪污村中钱款这件事可就是扯蛋中的战斗机了,以孙易的能力,哪里看得上村里头那百八十万的。

白市长下了定语,唐秘书自然知道怎么做,十分客气地把老杜请了出去,只说一定会调查,但是这个时间嘛,可不好说了。

老杜一咬牙,又到省里头去告,到了省这一级,哪里会去管村里头那点破事,直接就打回林河镇去处理了,老镇长接到打回来的材料,更是一脸的无奈,打老杜的电话劝劝,可是这家伙像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老杜可算是搅得满城风雨,林市和省城道上的人都听说这件事了,几个道上的大哥给孙易打电话,放下了狠话,要弄一弄老杜。

孙易制止了,他爱闹就闹去了,一个老杜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

老杜还真折腾出花样来了,听说自己的材料被省里打回镇上处理,更是一个不服百个不服,扬言要去京城告孙易去。

孙易现在还真没有心情搭理老杜,他正着手办理港澳通行证,要拿一些样品去香江,赵恒已经在那边找到合作者了,但是需要一些样品。

孙易打算带梦岚姐一块去,就当是去旅游的,但是这次机会被梦岚半强迫地让给了罗丹,上次去川地就是她去的,这次怎么也轮到罗丹了。

香江啊,对于一辈子都没有出过几次省的罗丹来说,简直就像是去国外一样,张罗着要收拾东西,收拾了几大箱子,看得孙易直瞪眼睛。

那些洗漱用品也就罢了,可是你带那一罐子大酱,甚至还有白菜萝卜算是怎么回事?

罗丹是怕他们吃不惯那边的东西,听说香江的口味都是偏向于南方的,北方人吃的饭菜重油重盐,吃不惯那些清淡的东西。

“好歹人家也是国际化大都市,就算咱们不天天吃牛排,找个东北菜馆还是没问题的,听我的,什么都不用带,到时候还要往回带衣服之类的,香江买奢侈品可是很划算的!”

“啊?”看着孙易把箱子里的东西全都掀了出来,就这么空手的要向外走哪里肯。

“好歹也要带些洗漱用品吧!”罗丹赶紧道。

孙易摇了摇头,“不用,都不用,咱们一路都住星级酒店的,用不着那些东西,咱们空手去,肯定会满栽而归的,镇里的四哥还让我帮他带一些奶粉呢,到那边有得逛了,还要发一堆的货!”

孙易强拉硬拽,把还要收拾几件衣服的罗丹拽到了车上,开车就走以造成既成事实。

“等等!”梦岚赶紧叫道,拿着一个小包追了出来,是孙易前几天刚刚制成的药粉,无论走到哪里,这东西都是要带的,关键时刻可是会救命的。

到镇上取了山野菜还有蓝莓汁的样品,开车直奔省城,在省城坐飞机,从华夏的北方,几个小时之内就飞到了几乎是最南边的深市,从这里再过境到香江。

一天之内,就到了香江,看得罗丹眼睛都快要直了。

在过境口处,是赵恒的秘书小君,也是绝对的心腹,每次看到孙易,小君都有一种淡淡的危机感,像是被老虎盯上了一样,她永远也忘不掉,当初孙易与赵恒起了冲突时,这个猛虎一样的男人拎着自己的脚大头朝下的样子。

“嘿,小君呐,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前几次怎么没看到你?”孙易笑着道。

“我在出差!”一身都市丽人打扮的小君有些僵硬地道,赶紧开车,视线也不与孙易接触。

香江,一个很复杂的地方,一个让人向往的地方,当年是华夏对外的唯一窗口,自从一国两制之后,又成了端起碗吃饭,放下筷子骂人的地方。

这里有大半以上的生活物资都是内地供应,而且还是带有补助性质,让香江人可以享受到比内地更低也是更加优质的物资,然后转过头来再大骂内地人没有素质。

内地,对于香江人来说同样带有极大的复杂性,一个拥有着十四亿人口的庞然大物,从最初的红色恐怖,到后来相互了解,成为一个搂钱的庞大市场,一个可以肆意吸血而无所顾忌的地方。

本书源自看书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