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当选-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84章 当选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5:24Ctrl+D 收藏本站



村长马上就要换届选择了,而且这次还是三村合并之后的选举,他与镇上的关系一向不错,可是这回听到孙易要回来参选,谁也不敢给他打保票了,这一届的村长选举,似乎有点风起云涌的意思。

老杜仍然不太甘心,倒不是图当村长那一个月千八百块的工资,而是职务便利,不但可以跟上头的官员接触,还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好处,只要会平帐,总有很多额外的收入,几年下来,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了。

有的时候老杜特羡慕大城市周边那些村子的村长之类的,一拆迁,一个个都肥得流油,可惜东沟村、秀水村还有沟谷村都没有可拆迁的可能,想捞一票基本上是没什么儿希望了。

大好处没有,小好处不断,老杜这几天更是上窜下跳,请吃请喝,热心办事,钱花了不少,也确实拉拢了一些关系比较不错的人,保证会投票给他。

华夏的官场上,或许也只有村干部才可能做到真正的选举,拉选票这种事情也只会发生了村庄里头,不过这种选举是脆弱的,甚至乡镇上一个命令都可以催毁,然后指派一个村长。

但是这一次谁都不敢,因为孙易回来,这家伙是出奇的能闹腾,从乡村一直闹腾到省城,后来都闹腾到国外去了,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乡镇一级的官方能压制得住的,还不如睁着眼睛走流程呢,老杜能折腾就折腾去。

老杜的对手并不仅仅是孙易,还有其它两村的原村长呢,不过他们对孙易都服气,十分明确地表示,只要孙易回来,他们立刻弃选,这个声明着实给他们拉了不少人气。

乡村小民确实目光短浅,没什么大的志向,也没有什么长远的目光,更重眼前利益,孙易划村为地折腾的这几年,已经相当于实权村长了,看看人家的折腾的,腰包明显鼓了起来,收入比前几个翻倍还要挂点零呢,比在城里打工赚得都多。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孙易的大有作为,和老杜毫无作为,成天琢磨花花事强多。

老杜的名声并不怎么样,一个连自己亲嫂子都能乱搞,搞得人家举家搬迁的人,名声能好在哪里去,只是乡民没什么大见识,才让能跳腾的老杜上了位,这些年随着资讯越加发达,老杜这个老牌大混子就有些混不开了。

看到孙易开车回了村子,老杜的脸色顿时就变得铁青了起来,特别是看到他在村子里良好的人缘,更是恨得牙直痒痒。

选举的日子还有十多天才开始呢,孙易也没怎么活动,但是家里的客人不断,每个客人来都要带些礼物之类的,熊大和熊二每天都撑得几乎走不动路了,一点白更是不厌其烦,若不是孙易压着都要咬人了。

看着孙易家里门庭若市,自家门可罗雀,老杜的心里都要流血了,却又不甘心失败,索性收拾了东西就跑到镇里去告孙易。

他要举报孙易男女关系混乱,还犯有重婚罪,私自圈养国家保护动物,还是危险动物,指的就是熊大和熊二。

老镇长被弄得哭笑不得,你自己的屁股都不干净,四周几个村子里头早就坏了名声,人家孙易还没结婚呢,哪来的重婚,就算是关系混乱,那也是男女朋友关系啊,你情我愿的事情。

至于那两头黑瞎子,就算是没有手续,也早就被村民承认了,三村家里没有壮劳力的,在干活的时候谁没借过光,在乡村,有些时候并不是简单的用法律来介定,更多的时候靠的还是人情。

你老杜勾引别人的老婆,甚至还弄了自己的嫂子这种事情早就人尽皆知了,亏你还有脸来举报,至于私养国家保护动物这种事情,纯属闲的蛋疼。

老镇长避而不见,根本就不搭理他,老杜又跑到县里头去告,无凭无据的,县里更不会管,老杜又跑到市里头,冷源听到这事更是一脸的哭笑不得,自家的妹子还有一份呢,连孩子都生了,只是孙易不知道而已,这让他怎么管。

老杜折腾了这么一大圈,已经到了选举的日子,华夏人对谈论政治很有热心,却没有兴趣真正的参与政治,往常选择,拥有选票的能来个七成就算不错了,剩下的都是弃权的。

而这一次,凡是在村子里的,拥有选票的,就连八十岁老头都来了,无一缺席。

东沟村还是生产队时期建下的麦场已经聚满了人,上千人聚在这里,热闹非凡,孙易和老杜这两个候选人坐在台上,旁边是镇上派来的监督人员,还没等开始呢,县里又来人了,表示对三村合并成为林河社区的重视。

孙易见人多眼杂,低声吩咐了梦岚几句,梦岚不是本村户口,所以没法投票,正好带着一些来看热闹的,没有投票权的人,就近杀猪宰羊,准备选举之后来一场大流水席,算是孙易私人请客。

有钱就是这么任性,气得老杜快要吐血了,还没开始选择就开始贿赂了,这哪还了得,当场就发彪了。

端坐在台前的孙易本来正在神游天外呢,十天前,他还在遥远的中东巴而图,跟埃米尔国王商讨国家大事,纵谈欧美亚,确定如何让一个小国在大国的夹缝中求存的发展路线,埃米尔更是以一国首辅的职位相留。

现在一转眼,就坐在台上,有模有样地开始竞选村长,而且还有一个上窜下跳,满心不服的竞争者,巨大的反差让孙易有一种如坠梦里的感觉,直到老杜拍案而起,巨大的声响将他惊醒了过来。

“孙易,你这算什么,你这算什么事!”老杜并指如剑,指着孙易怒吼着,那张老脸扭曲着,身上松驰的肌肉更是不停地颤抖着,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怎么了?”孙易更是一头的雾水。

“选举还没开始,你就要当着各位领导的面贿赂选民了吗?”老杜怒声道。

看着远处正在剥皮的山羊,还有几口已经处理得白净的大肥猪,一辆大卡车开了过来,是镇上松鹤楼的厨子赶来了。

“我当是什么事呢,那就选暂停吧,等到选举完事之后再开始,不管咱们谁选上了,就当是我请大家伙一起吃个饭了,都是远道来的,总不能饿着肚子回去!”孙易摆了摆手道,根本就没当一回事。

“我呸,谁稀罕!走走,咱都走,不稀罕他那桌破酒席!”老杜挥着手大叫着,存心要把选举搅黄了,只是响应者只有他那几个铁杆,显得寂寞廖廖。

“杜村长,够了!”县里派来的一位秘书白脸都变青了,而下面的村民也开始议论纷纷,你不稀罕可是我们稀罕啊,你当这些年村长,都没有孙易这两年做的事多,还好意思跟人家争呢。

老杜没能搅成局,脸也是青一阵白一阵,眼珠子转动着,琢磨着用什么样的方式来阻止今天的选择,至少也要暂停一下,多留出一点时间来。

孙易摇头微叹,这点破事也值得老杜搜肠刮肚了,有趣没趣啊。

镇里派来的一位科长举着麦克风高声宣布着选举的规则,采用的是无记名投票方式,最后再由县里的那位秘书来唱票,保证绝对公正公平。

这时,秀水村的前任村长冯全高声道:“三村合成大社区,让孙易当村长,我们都没有意见,干脆举手表决算了!大伙说是不是!”

精明的冯全知道孙易当村长有多大的好处,他也没有那么心思与他争,还不如在这个时候再送上一份大礼呢。

冯全的提议顿时引起一片欢呼声,手臂如林般地举了起来,看得镇上和县里派来的人哭笑不得,天时、地利、人和全都在孙易这边,老杜拿什么跟他争。

老杜的脸皮变得更青了,突然捂着胸口倒了下去,不停地颤动着,但是那双眼睛却骨碌碌地转动着,一共就两个候选人,一个突然得病倒下了,这选举总能暂停一下了吧。

能混官场的都是人精一样的人物,初时微微一慌,很快就看明白了,老杜接二连三地闹出妖蛾子来挺让人咯应的,县里那位秘书一挥手,招来了与自己同来的司机,“老李同志,你送杜村长去医院吧,这里的选举有我盯着,保证公平公正公开!”

“是!”那位粗壮的司机应了一声,伸手就要拽老杜,但是老杜自己跳了起来,“我不走,我就是死也不走,我倒要看看,这朗朗青天下之下,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公义了!”

听着老杜义正言词的吼叫声,大部分都直翻白眼,你老杜自己是啥样人还不知道,你还敢要天理公义?

无论老杜怎么折腾,这选举还是如期进行,投了票以后,由县里的秘书统计票数,两个小时以后,孙易以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选票顺利当选了合并后的林河社区的村长!

孙易当选属于众望所归,顿时整个麦场上一片欢腾,村民们也开始回家搬桌椅,应该麦场上支起了流水席。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