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黑狱-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74章 黑狱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4:41Ctrl+D 收藏本站



埃米尔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狠色,冷冷地道:“伊凡诺夫,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米国一个大国,也不是只有西方国家可以投靠,巴而图是小国,小国就必须要做好夹缝生存的准备,若是夹缝也无法生存,索性就选择一个彻底投靠好了!”

埃米尔冰冷的话让伊凡诺夫微微一愣,就连曲小木都惊住了,这可不是一个成熟政治家该有的言论,倒是他身后的两名保镖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又变得冰冷如山。 w w w .  . c o m

“曲,我授权你可以动用任何军事力量,一定要把易救出来,不惜任何代价,哪怕是与任何敌人开战!”

曲小木也是一个不怕事大的,蹭地一下就站了起来,敬了一个极为标准的军礼,“是,只要找到敌人,我会让他尝尝什么叫暴力!”

孙易醒了过来,大剂量的麻醉剂让他全身酸软无力,特别是心脏,似乎已经不再按着正常的规律来跳动了,如同在跳动一曲将军令一样。

吃力的呼吸着,按着罗家老太太教给自己的太极口诀默默地调运着自己的力量,内息这种东西看不见也摸不着,但是那种独特的呼吸法,却让孙易在最短的时间内缓过劲来,心脏不像之前那么难受了。

低头看看自己,被剥得像光猪一样寸缕不着,精钢制成的手铐和脚镣将他锁死在一个十字架上,昏暗中,隐隐地能看到黄色沙土夯实的墙壁。

门吱地一声开了,炽烈的阳光从门口投入,让孙易微微地眯起了眼睛,瘦小的人影,还有那根拖在身后的细辫子。

“我道是谁对付我,原来是你这个满清余孽啊!”

“不,是皇族,是龙子龙孙!”玄烨淡淡地道。

“呸,真不要脸!”孙易有些吃力地骂了一句。

一根用头发,还有钢丝绞成的鞭子抽到了孙易的胸口处,顿时留下了一条血凛子,这东西抽起人来,疼得深入骨髓。

玄烨放下了鞭子,看着面孔扭曲的孙易,伸手拿起了一把弯弯的勾刀来,然后压到了孙易身下的要害处,“我的行宫,还缺少太监内卫,你很不错,也很合适!嘿,家伙倒是不小,切了倒有些可惜了!”

刀锋甚至切断了孙易那一片卷曲的毛发,一向引以为傲的家伙也缩成了一团,孙易动了动身子,尽量让家伙离刀锋远一点,“如果你只想让我做太监,也不用费尽周折把我活着抓来了,把我从巴而图运出来没少费力气吧!”

“没错,甚至还折损了一些人手,不过我认为值得!”玄烨冷笑一声道。

“所以,你想玩熬鹰,就要拿出手段来,拿我的小兄弟做威胁算怎么回事!”

玄烨放下了手上的勾刀,然后给孙易鼓起掌来,“不错,不错,我越来越看好你了,你比巴图鲁那个奴才聪明多了,我需要你这样的奴才,新的巴图鲁的称号,就落在你的身上了!”

“你认为这样就可以让我屈服?”孙易一脸奇怪地道。

玄烨道:“当然不会,如果这么容易就收服你,会让我失望的,我们有的是手段!”

“你们?那个林奇?”

“没错!相信我们,有很多手段的!”玄烨说道,这时门再次被推开,一身西装,点尘不染的林奇走了进来,向玄烨点了点头。

两个人一起走了出去,跟着进来了三个大汉,正是抓捕孙易的那三个人,拿着一个压力式注射器,在孙易的脖子上一按,噗的一声,雾化的药物注射到了孙易的动脉里,孙易再一次变得模糊了起来。

在失去最后神智的时候,孙易暗骂了一声倒霉,这破地方比京城还克自己啊,这是自己第几次栽跟头了?都快要数不过来了。

这回孙易是被凉水浇醒的,然后是刺鼻的杀虫剂的味道,跟着水管子喷出来的冷水浇在身上,粗糙的鬃毛刷子狠狠地刷在身上,刺激得皮肤失疼。

孙易还没有恢复力气,手上戴着粗大的镣铐被摆成十八般模样,就连下面的毛都被剃得干干净净,脑袋更是被剃成了一个大光蛋。

两个穿着奇怪制服的壮汉把孙易拖了出去,然后套上了麻袋片一样的衣服,拽着他向深处走去。

一排排的铁栏杆,栏杆后是各种各样凶悍的人敲击着发出阵阵的吼叫声,无一例外,每个人都戴着沉重的铐镣。

孙易被扔进了一间牢房里头,这是四人牢房,里头已经有了三个人,个个都是全身浓密汗毛的壮汉。

孙易被扔在最里头,紧靠着散发着恶臭味道的马桶,闻之让人欲呕,孙易现在也没有力气,只能老老实实地躺在这里,昏睡了过去。

有人在用手指头捅着自己,孙易也没有理会,他现在必须要尽快地恢复体力,这是监狱,能让中情局把自己扔进来的地方,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好地方。

孙易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可惜自己带在身上的药都被搜走了,要不然的话只要一包,就可以让自己恢复过来。

也不知睡了多久,迷糊之间,感觉有人在扒自己的扯自己身上麻袋片子一样的衣服,在这个监狱里,连条内裤都没有,全身上下就这么一件套头的麻袋片子,只要一拽,就会清洁溜溜了。

一睁眼睛,两个汉子正在拽着他身上的麻袋片,另外一个眼窝深陷,显得格外阴狠的,看样子有四十余岁的大汉抱着臂靠在墙上,冷冷地看着自己,在关键位置上,已经鼓起了一个大包。

见孙易醒了过来,其中一个汉子按住了孙易的手臂,另外一个接着扯他身上的麻袋片。

孙易还有些发愣,这是怎么个情况?愣了一下反应了过来,早听说在监狱里头,男人都被憋疯了,勤劳的双手远远无法满足自己,于是男人也打起了男人的主意,没想到自己竟然是被打主意的那个。

孙易握了一下拳头,仍然有些虚弱,但是力气已经恢复了许多,对付不了巴图鲁那样的高手,对付几个狱中恶棍还不跟玩一样。

孙易身上如同裙子一样的麻袋片已经被掀了起来,凉凉的走光了,孙易冷哼了一声,被压住的双臂缓缓地抬了起来。

那个正按着孙易双臂的汉子眼中闪过了一抹惊讶的神色,下按的力量和抬起的力量可完全是两回事,除非在力量上有极大的差距,否则像孙易这样双臂被按在头顶位置无法借力的情况下,根本就无法反抗的。

任由那个大汉如何用力,孙易仍然缓慢而又坚定地抬起了双臂,跟着双手一张,扣住了这个汉子的脖子,狠狠地一拽,跟着脑袋向前一探,两人的额头撞到了一起,发出一声让人全身发颤的梆响声。

挨了这一撞,这个汉子立刻就翻起了白眼,孙易甩了甩头,甩走了最后的一点眩晕感,腿上一蹬,那个正努力要分开他双腿的汉子被孙易蹬得飞了起来狠狠地撞在了水泥墙壁上。

孙易站了起来,慢条斯理地抖了抖身上的麻袋片,抻抻褶皱的地方,努力地让它看起来像一件衣服。

那个一直抱着手臂靠在墙上的阴狠中年人为之动容,缓缓地放下了手臂,盯着孙易,当孙易抻完了衣服,与他对视一眼的时候,这个中年人忍不住动了一下喉头。

孙易在爆发的时候,如同一只捕食的猛虎,瞬间出手,得手就收,而现在的动作,就像是一只吃饱了在舔毛的猛虎,虽然没有了攻击性,但是威势仍在。

“坐!”孙易拍了拍床沿,他自己则当仁不让地坐到了临门最好的位置上,这原本是这个大汉的位置。

孙易淡淡的话,让这个汉子变得更加紧张了,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个手下,权衡了一下双方的实力差距,还是坐了下来,孙易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向他扬了扬下巴。

能在这个地方蹲监狱的没一个简单货色,这个汉子也够聪明,转了几下眼珠就说了起来。

中东人的名字都特别长,孙易懒得记,只知道他叫阿仆杜拉,从前是一支游击队的首领,那两个人原本也是游击队成员,跟他分在一个监室,就成了他的手下。

他因为袭击了一支米军的补给车车,带着三百多号人,连三十名米军都没有拿下,反而把自己折了进去,关进了这座监狱里。

阿仆杜拉已经被关进来三年了,对这个监狱很了解,是位于伊拉克沙漠里的一座秘密监狱,关押的要么是各种势力的武装份子,要么就是毒贩,没一个好相与的。

关在这里的人,每个人都判了二十到三十年不等的刑期,至于是谁判诀的,更是谁都不知道。

这些人,都是有利用价值的人,一个人失去了自由,被关在监狱里,为了能够重获自由,自然什么事情都愿意干,所以时常会有人被提走,再也没有回来,据说已经重获自由了。

哪怕明知机会渺茫,但是仍然让人心存希望,这里很多人都希望能够拥有这样的机会,特别是那些被关押五年以上的。

至于不愿意合作的,那就关着吧,反正也不差那一口饭吃,在这狭小的,条件极其简陋的监狱里,关上几十年,能把人关疯了,这个监狱里被关得时间最长的,已经关了二十多年,因为这个监狱是海湾战争后建立起来的。

本书首发于看书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