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主子和奴才-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70章 主子和奴才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4:24Ctrl+D 收藏本站



一击不成,孙易就已经躲进了军营里头,米国佬就算是再霸道,也要顾及一点面子,不可能直接轰炸巴而图的军营,无论是华夏还是老毛子,都十分乐意在老米露出要害的时候狠狠地踢上一脚找找麻烦。

别说是林奇,就算是驻军司令也不敢下达这样的命令,上次第七舰队出动两架大黄蜂要助战,结果非但没有助成战,还差点把舰队司令搭进去,林奇可不敢再有任何行差踏错。

就这么一个小人物,却像是刺猬一样无从下口,让林奇都快要把自己的头发拽成秃顶了。

“长官,或许我有办法!”一个东方人低声道。

“嘿,常,你有什么好主意?”林奇立刻就抬起了头一脸期望地看着这个东方人,是一个二代移民,已经完全西化了,但是这些华夏人的后裔就如同他们的先辈一样,有着东方人特有的狡猾,或许听听他的主意也不错。

这个叫常,英文chang的年青男子低声道:“长官,我们甚至不需要动用我们的外勤力量,可以在一个公开的场合,在巴而图国王的面前将对方击毙,而且我保证,巴而图的小国王还什么都说不出来!”

“噢?常,你应该把话说得更加清楚一些!”林奇问道,他也挺好奇的,这个华夏人的后代能够有什么样的好主意。

常抹了一下自己的偏分头,镜片后的眼睛闪动着精光,“林奇,在巴而图,有很多公司进入,而一些人和我们的关系非常不错,如果我们推动一下,是不是可以搞一次上流社会的聚会呢!”

“这个没有任何问题,然后呢?”

常微微一笑道,“我听说,有一个十分奇怪华夏裔老人,在巴而图有工程,而且他现在就在那里!”

“奇怪的?有多奇怪?”

“他留着清朝的鞭子,据说,还是华夏曾经那个王朝的皇族后代!”常笑着道,笑得很诡异。

林奇点了点头,“他应该很乐意帮我们这个忙的!”

说完,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同时大笑了起来,似乎真的遇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

巴而图唯一的一家四星级酒店,还是十年前投资建设的,一直都是巴而图政要,或是外来政要居住的首选地点,更是外国人临时居住的首选之地,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这家酒店幸免于数次战火。

顶楼的套房中,一名五十多岁,形态干瘦,头发花白,的中年人正仰躺在沙发上,两个赤条条的金发碧眼的西方美女伏在他的腿上,争抢着动着舌头。

这个男子不时地伸手按按两个女子的脑袋,让她们贴得正近一些,他虽是一副东方人的面孔,但是装束却很奇怪,额头发际后那一片剃得光可鉴人,剩下的头发在脑袋后面梳成了一条辫子,活脱脱的就是清宫戏里走出来的演员。

这时,门被推开了,一个同样装束,梳着辫子的络腮胡子大汉大步走了进来,走路都带着风声,到了那人的跟前,似乎没有看到那两个女子的媚态似的,如同影视剧里一般打了个千单膝跪了下去。

“主子,奴才刚刚接到一位叫林奇的客人打来电话,邀请我们参加明天在巴而图举行的酒会!”

“林奇?这个家伙不简单着呐,巴图鲁,这事你怎么看?”那个花白头发的男人把一个女人的脑袋死死地按了下去,女人发出唔唔的声音,口水横流。

“主子,奴才不知,主子怎么安排,奴才就怎么干!”络腮胡子低眉顺眼地道。

“唉,你啊,给你安了个巴图鲁的名号,你就是真正的勇士,但是勇士并不仅仅是力量,还有头脑,就指着你这头脑,我大清国何时才能复国成功啊!”

“主子,您不是在华夏投拍了大量的影视剧吗!”

“奴才就是奴才,脑子真是简单啊,那些影视剧能干什么,只是忽悠一些无知的少男少女罢了!用处很少,招揽来的那几个脑残粉,还不堪大用啊!”

巴图鲁低着头不再吭声了,那个男人也是轻叹了口气,“算了,你下去准备一下吧,明天带几个人跟我一块去,这个林奇,说不定打着什么坏心眼呐!”

“是,奴才告退!”络腮胡子说着,又悄悄地退了下去。

孙易也接到了酒会的邀请,这些上流社会搞出来的那种酒会孙易并不喜欢,甚至还觉得腻歪,假惺惺的酒会远不如自己在家弄上几大盆肉菜吃得爽快,不过小国王是要出席的,孙易也不好不给面子。

曲小木看着孙易手上的请柬直吧哒嘴,一副眼馋的样子。

“你要是眼馋你就去,正好我留下来养伤!”孙易一边拆着胸前的纱布一边道。

曲小木赶紧摇头,“算了吧,这上头写着你的名字呢,咱们就不要去丢人了!”

孙易咧着嘴把纱布扯了下来,才不到两天的功夫,胸口处的伤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结了厚厚的一层血痂,再等个一两天,血痂自然脱落,自然会一点伤痕都不留。

相比之下腿上的贯穿伤好得就慢了一些,不过已经不影响行动了。

“对了易哥,昨天我去见过冷玉了,嘿,要说也真是个女强人,本来我还想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呢,没想到人家已经把所有的关节都打通了!”

“那当然,在国内那个大染缸里走过来的女强人,对付巴而图这些小小的豺狼只是稍费手段的事情,再有咱们保驾护航,要是连这点工程都干不好,她就不叫冷玉了!”孙易淡淡地道。

曲小木突然挑了挑眉毛,一脸狭促的笑意,“易哥,我看那个冷玉的意思,好像是要见你呢,我去的时候她可是很失望的!”

孙易踹了曲小木一脚,“少特么扯蛋,那个娘们就是个冰山,脸上从来就没有表情的,你能看出个蛋来!”

“眼神,眼神总不会错吧!”曲小木还在辩解着,然后就被孙易踹出了房门,他需要好好休息,明天的酒会要打起精神来,上流社会的这种酒会比上战场还累人呢。

次日,孙易准时赴约,车是从军营里开出来的,已经检查过十几遍了,一点问题都没有,前后各有一辆装甲车,架起了机关炮护送,相信再碰到上次那种程度的袭击也会毫不畏惧。

一直赶到了酒店,戴着白手套的侍者恭敬地把孙易请了进去,酒会在四楼的宴会厅举办的,轻柔的音乐,还有摆放在长条桌上的各种自助美食。

孙易跟那些本地的名流们打了个招呼,又向小国王打了个招呼,那两名请来的保镖高手寸步不离地保护着小国王,十分尽职尽责。

孙易跟几个相熟的名流聊了几句,假惺惺的有些难受,拿了个盘子,在一名厨师那里捡了一块五分熟的牛排,因为地域的原因,这里并没有酒水,不过各种美味的饮品倒是不缺。

吃了一块肥美的牛排,孙易又盯上那只烤全羊,酒店请来的厨子是个高手,整只的肥羊被烤得焦黄一片,光看着就有食欲,上去割了好大一块放到盘子里,想了想又拿了半个柠檬。

“你就是孙易吧!”身后响起了一个暗哑的声音,这声音听起来很难受,像是从幽幽深洞里传来的一样。

孙易一扭头,一个五十多岁的干瘦男人,很怪异,穿着复古式的长袍马褂,头发梳得溜滑,脑门后头光溜溜一片,花白的头发在脑后被编成的一条长长的辫子一直垂在脑后。

孙易下意识地向四周看了看,西装革履的各种肤色的名流走动着交谈着,还好,自己不是穿越到了清朝。

这年头,什么样的奇装怪服都不会觉得奇怪,孙易只是觉得有些别扭,人家跟自己打了招呼,自己也不好冷着脸,笑着点了点头,“嗯,我就是!”

“不错不错,年纪轻轻就能在巴而图打下一片天地来,算是年青人中的佼佼者了,我很看好你!”

孙易客气地点了点头,心中寻思着,老子哪里用得着你去看好啊,就算是现在回家种地我心里都没有障碍,咱们没啥共同语言好吗。

辫子男笑着向孙易一拱手,“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爱新觉罗*烨,你可以叫我玄烨!”

“康熙?”孙易微微一愣,他就算是没有看过正史,也看过鹿鼎记,小玄子可就是玄烨嘛,号称康熙大帝。

“不,那是老祖宗罢了,只是怀念一下,小伙子,有没有兴趣降了我大清,我可以赏你军机行走,官至中堂!”

孙易一愣,军机行走?中堂?他的脑子里第一时间闪现的就是和绅和中堂,李鸿章李中堂,好像都是鼎鼎大名的一时权臣,官至一品了吧,要是放到华夏,可也相当于国级领导干部了。

不过在这种场合下说出来,差点没让孙易一口唾沫呛死自己,这个小老头在这跟自己逗嗑子吧。

“那是不是得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孙易问道。

“那是自然,这是我大清国的传统,任何人都不得违背,做奴才的,就要做奴才的样子!”这个叫玄烨的小老头理直气壮地道。

孙易撇撇嘴,那叫一个腻歪,一伸手道:“请了您呐,在下既没有兴趣剃发留辫,也没有兴趣称奴才,您老慢走!”

本书首发于看书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