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雪夜酒话-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57章 雪夜酒话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3:24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干净利落的拒绝让这位院长很失望,却又不好强求,当然,如果他要是打听出来孙易的本是传自京城大国手谢老的话,怕是要甩开面子,哪怕是打滚撒泼也要把人留下来了,谢老,那可是杏林界的NO1,他的弟子,哪怕仅仅是个记名弟子,也不是一般的医师能比的。

孙易逃一样的离开了冰城三院,谭远方亲自开车送孙易去了火车站,那趟车倒底没有赶上,不过随后谭远方帮他买了一张高铁票。

谭远方一直把孙易送到了车上,紧紧地握着他的手道:“兄弟,咱们相距不远,有空可一定要常联系啊!”

“谭大哥,这话让你说的,好像多薄情一样,不过你看现在是不是能撒手了,我真的只对美女人兴趣的!”

孙易的话让谭远方松开了手,哈哈地大笑了起来,把准备好的特产塞到了孙易的怀里头,然后下了车,不到两分钟,车就开了,隔着车窗,还能看到谭远方在不停地挥着手。

直到谭远方已经消失在视野里,孙易才坐了下来,四周的人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孙易,倒是没什么恶意,更多的是笑意,孙易有些头疼地捏起了额头,好像让人误会了点什么,他很想站起来大吼一声自己是直的,绝不是弯的,更跟一百块钱没什么关系。

管天管地哪还能管人家思想溜号,幸好这段路途并不远,不到两个小时,孙易就匆匆下车了,总算是躲过那些怪异的目光。

怪不得飞机不能直飞省城,省城迎来了今年入冬以来最大的一场大雪,鹅毛般的大雪已经下了一整天,地面上的积雪已经足有一尺厚了,而且大雪还在下着,清雪车在公路上来回奔波着,环卫工人已经被大雪浇得像是一尊尊的雪人,在漫天的大雪当中艰难地挪动着。

这种天气,高速公路早已经封闭了,路车上车祸连连,幸好这种天气开车都不快,没出现太大的伤亡。

孙易肯定也走不成了,往家里打了个电话通知了一声,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去拜访一下自己的便宜老丈人。

见到白千山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了,顶风冒雪回来的白千山身上还冒着阵阵寒气,进屋见孙易正歪在沙发上摆弄着手机,不满地哼了一声,“你也不说帮我接一下衣服!”

“哈哈,我可不是那种乱拍马屁的人!”孙易笑着道,然后甩手扔过去一条毛巾,“白市长的气色看起来很不错嘛,难不成是瑞雪兆丰年?”

“是啊,瑞雪才能兆丰年啊!”白千山颇有深意地道。

“你直接说刘飞要调走就完了呗!对了,那个什么宁基金怎么办?”孙易问道。

白千山一边换着鞋一边道:“那个基金是注册的,属于全国性质的,去哪办公都一样的!”

“可惜了,好大一笔钱呢!”

“那是慈善基金,有钱也不能乱用!”白千山道。

孙易哈了一声,一个帐目连外行人都能看出毛病的基金竟然成了慈善基金,当然,人家刘飞会做秀,每一笔支出的钱都会派记者采访,然后在省台播放,着实搏得了不少人的好感,世人总是愚钝的,被愚弄的。

“你空手来的?”白千山四处看了一眼后不满地道。

孙易一瞪眼睛,“你还想要啥,我这有张卡,里头有百多万!”

白千山瞪了孙易一眼,“你家的白菜和萝卜还有没有了?再给我弄点过来,你阿姨吃过之后总是念念不忘的,别的收了会犯错了,白菜萝卜总让人挑不出理来!”

“行,回头白云回京城的时候让她捎一车过来!”孙易道。

白千山叹了一口气,“真是女生向外啊,养了十九年的姑娘,就这么跟别人跑了,还在别人家过年,也不觉得臊得慌,要是别人我也就认了,偏偏还是这么一个混球!”

“我哪混球了,好歹我也是有产业的人吧,据说明年我就能入选林市人大代表了!”孙易很不满地道。

“那你也要先把你的私人生活弄明白,你跟几个女人有关系这种事情,可不是什么秘密!”

“唉,白大市长,这事说得太清楚了就没什么意思了吧!”

“那什么有意思?就让我女儿不清不楚地跟着你瞎混?知不知道已经有风言风语传出来了!”白千山一拍桌子怒声道。

“你先消消气!”孙易一边说着一边向外摆着打包来的各种饭菜,“咱们先不提这个,喝几蛊消消火!这可都是聚福楼的招牌菜,就这六个菜,足足花了我三千多块呢,看到这瓶酒了没有,从京城带回来的,首辅家的珍藏!”

孙易说着,将一瓶茅台掏了出来,白千山还想再讽刺两句,但是一看这包装已经陈旧的酒瓶子,眼中就闪过了一丝惊讶之色,这可是明显八十年代出厂的茅台,如果这瓶酒是真的,那价值可就不一般了,已经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了。

白千山把酒瓶拿了过来,细细地打量着封口处,身为一个省城的副市长,眼力还是有的,自然认得出真假来,然后不着痕迹地把酒瓶向旁边一放,然后取出一瓶赖茅,虽说这酒也不错了,好几万一瓶,但是跟孙易拿回来的还是没法比的。

“为了防止你骗我,这瓶酒先不喝了,回头我请高手辩认一下!今天就拿这瓶对付一下吧,我少喝点,你多喝!”白千山道,语气也不像刚才那样充满怨气了。

如果这瓶酒是真的,真是从首辅家里拿出来的,那这个孙易可藏得太深了,任何风言风语都不足为惧,只要自己把这瓶酒拿出来亮一下,就足以将其它人震住,甚至在刘飞走后的官场排序上,自己也能占据很大的优势。

一瓶酒,就是拥有这样的威力,这种酒已经不是拿来喝的,一般只有上头的老首家里才有那么一两瓶摆着看的,能尝到这种酒的,绝非常人,可是孙易就这么拿出来要喝掉,看着不似做伪,这事可得好好掂量一下了。

“不就是一瓶酒吗,至于这么大张旗鼓吗!”孙易一边启着酒一边道。

白千山高深莫测地道:“这并不仅仅是一瓶酒,而是一块招牌!”

孙易摇了摇头,也许这酒在白市长这里可以利益最大化,在自己手里头,就是用来喝的,只是味道不错而已,没那么夸张。

两人喝了一瓶酒,又聊了聊一些工作上的事情,白千山的意思是让他留在省城,刘飞调走之后,他肯定会再往上升一升的,直接入常委当一个实权副市没有问题,只要稍稍透露那么一点意思照顾一下孙易还是没有问题的。

孙易立刻摇了摇头,他没打算在省城干什么大事业,倒是柳姐的特产公司在省城的店面将要再扩大一些,而且豪圣集团似乎也有卷土重来的意思,这两年,所有跟孙易有关系的产业,都遭到了刘飞的打压,在省城根本就铺不开。

有孙易的凶名,还有白市长的暗中照顾,相信柳姐和冷玉都可以在省城大展一翻拳脚了。

“这半天只听你安排别人了,而且还是两个女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事!”白市长有些不满意地道,竟然让自己照顾他的两个女人,自己这个便宜老丈人是不是当得太便宜了点。

“你可别瞎想,我们没什么关系的!”孙易理直气壮地道,他现在也确实可以做到这一点,白市长看人还是很准的,孙易有没有说谎一眼就看得出来,既然是这样,照顾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行了行了,我不琢磨了,你呢?有什么打算?”白市长问道,“难道你想去京城闯荡?”

“算了吧,京城那地方跟我天生相克,去了几次,就这次没遇到什么大问题,就是回来的时候飞机还没有按原本的航向走,把我扔冰城了,还要帮别人解决麻烦,我决定过完了年,去一趟巴而图!”

“你还去巴而图?”白千山微微一惊,“怪不得你之前一直都要做那些外贸生意,好像还有很大一批军装吧!”

“那可不关我的事情,是巴而图军方委托的,都是一些衣服,工兵铲之类的东西,也不犯忌讳,这些活你要是不接的话大不了我转到南方去!”孙易笑道。

“算了算了,好歹也能增加点GDP,不过我听说巴而图那边的委托贸易里头,还新增加了一些机械部件,包括很大的一批喷气发动机,这东西应该是飞机上用的吧,咱们北方虽然是工业基地,但是拥有制造这种发动机的能力吗?”白千山问道。

孙易哈哈地笑了几声,“白大市长,你也太小看咱们国内的制造能力了吧,再说了,那批喷气发动机也不是什么高精尖的技术,一些专业的航模上用的就是这种发动机,要求可不像军品那么高,说白了,能把航模送到天上飞起来就行了!”

“不对,我总觉得这事不简单,除了这批发动机之外,还有一批金属部件,我琢磨了一下,这东西看起来很像导弹啊!”白千山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叠打印纸上,上头是已经做好的构图,正是小型巡航导弹的模样。

本书源自看书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