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5章 熟悉的陌生人-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55章 熟悉的陌生人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3:16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叫谭远方的汉子原本并不是冰城本地人,而是一条过江龙,从北河省那边过来的,他来到冰城的时候还是一个愣头青,仗着手底下有点功夫,着实闯下了不小的名头。

可惜江湖也不是那么好混的,在华夏,没有国外的教父之类的真正黑色的社会,无论在哪混,都是需要官方背景的,就像省城的华青帮,如果不是在官面上打开了局面,早都不知道被扫多少回来了。

潭远方第一次被扫不是被官方扫的,而是被当时冰城的老大,十分着名的大四哥给扫的。

谭远方倒也有能力,倒下一次,又起来一次,可惜这回是被官方扫的,还进去蹲了一年。

这回主谭远方算是看明白了,出来以后老老实实地干起了出租车,还包了一辆车,算是彻底地改邪归正了。

结果正好赶上了一场打黑风暴,大四哥,刀哥等一大批人全都倒了,据说还是上头异地调集警力和兵力打掉的,使得冰城江湖为之一空。

本来谭远方也不想在道上瞎混了,不过正好赶上了一个空窗期,谭远方为人又仗义,倒是让他打下了不小的名头,半黑半白的倒是走上了另外一条路,而这家毛子香肠特产店也是他的产业,打个特产的名头可没少赚钱,算是成为了冰城了一大特产。

按理来说以谭远方现在的本事和能力,比孙易只高不低,让孙易的心里也不太踏实,如果是官面上的事情,自己可解决不了,还不如找罗远堂呢,罗远堂可是特种保镖,在京城的某些圈子里头也能说得上话的。

谭远方把孙易请到了后头的小区里头,小区里开了一家美容馆,是谭远方的一个外室开的,倒是雍容华贵,看向谭远方的时候,眼中浓浓的尽是爱意。

孙易向他竖了根大姆指头,倒是产生了一种知已般的感觉,谭远方苦笑着摆了摆手,这种事情就没必要炫耀了,现在他正头疼着呢。

“兄弟我惹上麻烦了!”谭远方开门见山地道,“前些日子城北拆迁……”

孙易一听拆迁立刻就有些坐不住了,这种事情猫腻有多少,他在道上多多少少也听说过一些,说是丧尽天良也不过为,他可不想掺和,相比之下他宁可到中东那地方打生打死去。

看孙易一副见了鬼的样子,谭远方赶紧道:“兄弟你别误会,被拆迁的是我手下的一个小弟,不是我们去拆迁,而且,现在都什么年头了,像从前那种暴力拆迁的事情已经少很多了!”

孙易更加惊讶了,一般来说,拆迁这种活虽然油水比较丰厚,但是一向吃力不是讨好,所以开发商拿到地之后,在官方的配合下先迁走一部分,剩下的钉子户都是交给当地的地头蛇来处理的,中间难免会有各种冲突。

而这种冲突,由于种种利益原因,吃亏的大半都是老百姓,像谭远方这种半黑半白,实力明显更加强大的人,哪怕是手下小弟,也不会吃多少亏的,可是现在竟然出现了这种事情,更让孙易想不明白了。

“谭大哥你详细说说,倒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听得我心里头这么没有底呢!”孙易问道。

谭远方有些尴尬地叹了口气,“拆迁嘛,就是那么回事,城北的旧城区改造中,我的一个兄弟接了这个活,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你放心,绝对没有那种暴力拆迁的事情,顶多就是态度恶劣了一点,可能也会有一些威胁的言语!”

看到孙易明显不信的眼神,谭远方苦笑了起来,也难怪他会不信了,前些人十分猖獗的暴力拆迁事件早就把各种信誉打碎塞到裤裆里头去了。

“我还真没骗你,还在上头盯得紧,官方看得严,一旦出了事就是官帽子被摘的大事,谁不小心一些,混江湖的虽说横了点,但是仍然要看官面的脸色,没他们支持,就算是再横的社会人也不敢做得太过份!”

孙易点了点头,他跟官方的人也多有联系,而且关系还非常好,所以这种事情也听说过一些,这年头,老百姓越来越不好对付了。

“结果,我那个兄弟就被打断了双腿,对方是个高手,现在一路奔着我来了,我手下已经有十多个兄弟被打伤打残了!其中有两个是我从老家带来的师兄弟!”

“你就没出手?”孙易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还真是一个狠角色啊。

“我出什么手啊,我那个师弟的一身本事比我只强不弱,我就算是出手,也肯定是落败的下场!”

“你们应该有枪吧!”孙易捏着下巴道。

谭远方忍不住想要捂脸了,“下面的人已经动枪了,结果被捅了十几个,都是一刀扎中要害,要不是送医院送得及时,小命难保!”

孙易总觉得谭远方说的这个人十分熟悉,熟悉得就像是认识了十几年,还天天见面的老友一样,可他是谁呢?

看到孙易陷入了沉思当中,谭远方也默不吭声了,那个十分漂亮的丽人悄悄地送上了两杯茶,又悄悄地退了下去,就在不远处盘算着帐本。

孙易突然一拍大腿,把谭远方和丽人都吓了一大跳,一脸惊恐地看着孙易。

孙易总算是想起来了,怪不得这个人这么熟呢,简直就是他崛起时的翻版啊,当初面对李老大,龙二公子的时候,孙易不也是单枪匹马,面对长刀铁棍如林,枪林弹雨一路冲杀,震慑了整个林市和松江市的道上势力。

当然,最后李老大和龙二公子的倒台,并非孙易一人之功,这中间如果没有官方力量的参与,以孙易当时的能量,很难彻底把他们掀翻,就算是掀翻了,自己的麻烦一样不小。

“这个……叫什么来着?”

“王虎,叫王虎,只有二十多岁的年青人!”谭远方道。

“嗯,这个王虎是什么来头?我是说,他跟什么人有关系?”孙易问道。

“没有,跟官面上没有任何关系,就是一个平头小百姓,如果硬要说他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比常人更有毅力,他的一身本事没有任何传承,全部都是通过自己在书本上,还有网络上自学的,据我们听来的消息,这个王虎从小就对各种武学、格斗十分有兴趣,全凭着自己的悟性学来的,这个家伙,如果有系统的传承,肯定是一个狠角色!”

说到这里,就连谭远方也是一脸的敬佩,他与一般的道上大哥不一样,他是真正的武学世家走出来的高手,自然对王虎这种毅力极强的汉子有着敬佩之意。

“这样的人,我得会会他!”孙易点了点头道。

谭远方看出了孙易有了爱材之意,也随之点了点头道:“只要能解决了这个麻烦,我们绝不秋后算帐!”

见孙易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谭远方不得不再多解释几句,“其实吧,我们也挺理解的,王虎的家庭条件并不好,父母都有老年慢性病,看病吃药就不少钱,他想多要点补偿款也在情理之中,可是他也太过份了啊,就是那么一个私搭乱建的破屋子,张嘴就是一百万。

兄弟,不是我们抠门,而是这钱给了,其它的房子就没法拆了啊,在他的补偿上,已经远远超出了国家设定的补偿款项,说句不是人的话,就算是直接把他那个破房子推平了,我们都不犯法!”

“行,这事我管管!”孙易道,“约他见个面吧!”

“好哩!”谭远方的心头大喜,赶紧打电话约人,过了不到十分钟,手下就把电话打了回来,已经跟王虎约好了,一个小时以后,在江边的铁路桥下见面。

一条大江,将冰城一分为二,分成江南和江北两大片区,而那座铁路桥,更是历史悠久,还是当年老毛子建起来的呢,后来又被小日本抢了,在铁路两侧都修建了炮楼,可见对这条铁路大桥的重视。

哪怕是到了现在,铁路桥的两侧也有武警值守,在铁路桥的北侧,甚至还有一个小小的军营,由一个连的武警驻守,以保证铁路桥的安全。

只不过随着时代的变革,被炸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所以铁路桥也被放开,常有游人行走于铁路桥两侧的维护通道上,感受着火车在身边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呼啸而过的刺激感。

铁路桥下,是一片冰封的江滩,原本让人头疼的淤泥,如今已经被冻得坚硬如铁,一个看起来有些削瘦小伙子挺立在桥下,非但没有人给人瘦弱的感觉,反而像是一杆长枪一样挺立如松。

孙易拒绝了谭远方要吹哨子喊人的行为,只有他们两个来赴约,江桥下,三条人影对立着,谁都没有说话。

孙易跺了跺脚下冰封的泥地,被游人踩踏过后,变得麻麻点点,倒是起到了非常不错的防滑效果。

孙易走了过去,就这么大咧咧地向前走,然后还摸出烟来,抽出一支来递向王虎。

谭远方瞪大了眼睛看着孙易的举动,他这是在干什么啊。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