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紧急赴京-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51章 紧急赴京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2:58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把这新发现的蓝蝶也采下来两朵,小心地烘干碾碎,然后平均地分在五个小袋子里头,把里头药粉晃一晃,药粉里又透出些许淡淡的蓝色,整个就是彩色的药粉,光凭这卖相,一般人就不敢吃,谁知道里头加了多少添加剂,实际上都是纯天然绿色无污染的好东西。

孙易带好了东西,开车直奔林市,这回是赴京,还是罗远堂和谢老的邀请,罗远堂是干什么的孙易不太清楚,但是他身上有那种浓浓的纪律部队的味道,再加上谢老这位大国手,孙易多少已经猜出一点了,所以才会独自上路,干脆利落地拒绝了白云想要跟着一块去京城的小主意。

林市的部队驻在市效,属于北国警备部队,离此地不到二十公里远的山里头,甚至还有一个已经停转一大半的战备仓库,驻守着一个营的后勤部队,这里是不但有北国风光,还是北国先哨,毕竟离这里不远就是毛子国,当年,两国的关系可不怎么好。

直到这些年北极熊虚弱了下来,驻守的部队,还有战备才稍稍松懈了一些。

孙易对驻在林市郊外的那个步兵团很熟悉,毕竟这是属于分军区管辖,路志辉跟这几支部队的指挥官都很熟,孙易跟几个团长政委什么的都一起喝过酒,甚至他的枪法还是在林市这支部队里头练出来。

刚刚到军营门口,一名上尉就快步跑了过来,向孙易敬了个礼,然后使了个眼色,“易哥,紧急任务,快点!”

“那也得把车开进去啊!”孙易道。

“就扔这吧,丢不了,一会我让值班的同志给你开进去营房里头去!”上尉说着拽着孙易就走,上了一辆军牌猎豹,一脚油门踩下去就向军营里头冲去,孙易那辆车还没这么方便。

远处的训练场上,一架直升机已经启动了,带动着训练场上的雪粉,发出呼呼的风啸声,孙易下了车,扔给了这名上尉一条烟,然后低着头向直升机跑去,一名机组人员伸手拽了孙易一把,将他拉上直升机。

在巴而图的时候,孙易手上也有两架雌鹿,对直升机并不陌生,熟门熟路地戴上了耳机。

飞机拔地而起,在空中调了个头向省城方向飞去,一直降落到省城的机场,一架运8运输机已经启动了,就等孙易了。

孙易刚刚一坐进机舱里头,皮实的军用运输机就加大了输出功率,几乎没有给人什么反应时间,经过短短的滑行之后,直接就以大仰角冲上了天空,孙易也坐过不少次飞机了,但是像这种瞬间失重般地冲上天空还是头一回,让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军用飞机的特点就是没有舒适性,够结实,速度还快,而且也十分粗暴,到了地点,甚至都没有下降的过度,连个打招呼都没打就有些过份了,像是坐过山车一样,运输机一头就扎了下去,让孙易怀疑这飞机是不是掉下去了。

自己就算是再抗打,身上的药材药效再好,从上万米的高空摔下去也会砸成肉泥了。

好在这加军用运输机很给力,粗暴地着陆,然后停了下来,以孙易的胆子也长长地出了口道。

后舱门打开了,孙易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冲了出去,这军用的东西下回可不能坐了。

刚刚一下飞机,一名中校军官就大步走了过来,先向孙易敬了一个礼,“是孙易首长吗?”

“别,可不是什么首长,就是一个小百姓!”孙易笑着道,京城倒底与地方不一样,在林市才是一个上尉带自己上飞机,到了京城,就是中校接飞机了。

中校没有理会孙易的玩笑话,十分客气地请他直接上了一辆奥迪A8,无论是车牌号还是车型,都低调得一踏糊涂,如果真的以为这车很低调可就错离谱了,真正牛逼的是车窗那张更加低调的通行证,这玩意花钱都买不来,以孙易的见识也能认到这份上了。

车子开出了军用机场,一路向就城开去,孙易对京城这种庞大的城市一直都不怎么熟悉,不过几环还是能认出来的。

车子一直开到了三环内,然后钻进了一个小胡同里头,两侧都是四合院。

京城的四合院,已经不是早年的那种四合院,四合院更像是古董,同时也是身份的象征,特别是三环内的四合院,就算是有钱也未必能买得下来,能够住在这种地方的,已经不是用钱能衡量的了。

当孙易走进这个大四合院的时候,角落里,几名黑衣男子冷冷地打量着他,手也搭在腰后头,一看就是能当主角的那种超级保镖。

这时,白须白发,仙风道骨一样的谢老从正阳的主屋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刚毅的罗远堂,罗远堂只是向孙易点了点头,倒是谢老,赶紧迎了上来。

孙易从一坐上军机的时候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必定是某位大佬,而且还是影响力极大的那种大佬,发句话能让政坛抖三抖的那一种。

这让孙易挺腻歪的,当初沈家老爷子病重的时候,孙易被白千山请来经历过一次,那还只是一位部级高官就麻烦得要命,罗里巴嗦的好像谁要他的命一样,现在碰到这种大佬,肯定会更加麻烦。

孙易还真挺怕麻烦的,主要是无欲则刚吧,自己就是一个小百姓,跟这种大佬压根就搭不上边,自己又不打算走仕途,别说是一个大佬,就算是大佬都死光了关他什么事。

孙易又不是那种关注政治的人,甚至连现在的高层领导班子他都记不全呢。

看到孙易脸上闪过的那就一抹不快,谢老忍不住苦笑了一下,拍拍孙易的肩头,眼中尽是敬佩的神色,现在的孙易还真有那么点白衣傲王侯的意思,相比之下自己可就落了下乘了。

“就算是我欠你个人情吧!里面那位是我相交近七十年的老友了!”谢老低声道。

一位百岁老人这么低声下气地跟自己说话,孙易就算是有再大的火也发不出来,他可不尊重那位素不相识的大佬,但是谢老他必须要尊重,好歹两人还有传艺之恩呢。

“还有啥绝活没,再教教我!”孙易哼哼着道。

谢老笑道:“点穴术行不行?”

“点穴?像小说里那样,手指头一点就能把人定住的?”孙易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谢老笑骂了起来,“净扯蛋,那不是点穴,那是仙术了,点穴术学起来挺麻烦的,不但要记住周身穴位,还需要通过掐算时辰,计算气血运行,暂时截断气血以达到点穴的目的!”

孙易琢磨了一下,跟人战斗的时候还要掐算计算,还是算了吧,等算明白了自己也挂了。

“我就知道你没兴趣,不过我倒是懂得一套固肾暖阳的手法和窍门!”谢老低声道。

旁边的罗远堂隐隐地听到,不由得为之动容,谢老可是医德极为崇高的大国手,伸手治病救人从无二话,但是平生从未给任何人开过那方面的固壮药物,现在竟然要传给孙易,可算是破了他的戒。

“好哩,咱一言为定,不过我可有话在先,你那位老友没有一百也有九十八了,年纪在那摆着呢,真要是阎王有请,谁都救不回来,到时候可别把麻烦扯到我身上来,这种人治病什么的最麻烦了!”孙易先把丑话说在了前头,声音还有那么一点大。

这时,屋子里传来了一阵中气十足的声音,“哈哈,倒是一个挺有意思的小伙子,进来进来,备了好茶,放心,你尽管放手去治,就算是治死了也是我姓李的此命该绝,过不了九十九这个坎,绝怨不到你的头上。”

“嘿嘿,就等您老这句话呢,来了来了!”孙易笑着抬阶而上,进了正堂。

正堂中,一位面容苍老,遍布着老人斑的长者拄着一根藤杖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在旁边的下首处,还坐着一个看起来很眼熟的人,五六十岁的样子,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孙易琢磨了一会,突然啊了一声,想起来了,前两天看春晚的时候,坐在头一排的那位领导人可不就是他吗,在政坛上可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啊哟啊哟,头回见这么大的官,宰相啊,我这得大礼参拜一下子,回头可有牛逼好吹了!”孙易说着抖着衣袖就要参拜,当然不可能是跪下,而是抱着拳头一揖到地。

“行了行了,你可别这么夸张了!”谢老赶紧拽起了他。

孙易叹了口气,“我这不是掩饰一下我的紧张吗,哪个小百姓见了宰相不紧张!”孙易摊着手苦笑着道。

“孙先生太客气,请坐,喝茶!”这位内阁首辅十分和气地道,当官位达到一定高的时候,必定都会变得和和气气的,反倒是那些不大不小的科处之类的官傲气得紧。

孙易坐了下来,茶喝起来有点苦,他一向不太会品茶,所以一般别人给他送东西也不送茶,还是以烟酒为主。

首辅又和声和气地询问了一下孙易的生活工作,然后就闭口不谈了。

“咱们先说正事吧!”谢老有些急了。

本书源自看书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