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男人就要硬气-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43章 男人就要硬气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2:24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的眼前闪动着金星,甚至还有些发黑,偷桃和尚的眼睛都直了。

另一个和尚凌空一脚,抽在了孙易的脖子上,把孙易踢得身体一歪,斜斜地踏出两步才稳住了身子,脖子好疼。

孙易的怒火升腾了起来,拽着偷桃和尚的手腕就抡了起来,把人当成了一件武器向四周甩去,把剩下的两个和尚逼得向后退去。

人被高高地抡起,咣地一声重重地砸到了地上,再抡一圈,又一次砸到了地上,地面的青石都被砸得开裂。

剩下的两个和尚咬着牙冲了上来,其中一人接着挨了孙易一下也紧紧地抱住了偷桃和尚的腰要把人拽回来。

“送你了!”孙易一撒手,跟着一脚踹了出去,踹得已经失去意识的偷桃和尚吐了好几个口血,两个人一起向后飞去摔成了一团。

孙易的狂暴还有出奇耐打的抗打击力,让罗家上下脸色都变得严峻了起来,脸上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就连罗浩然老爷子都差点把自己的胡子揪下来,以他的实力也不敢说能无视这种打击,从开始到现在,孙易的身上至少挨了十多下,每一下都击打在实处毫无花哨,一般人怕是连内脏都要震成泥了。

现在只剩下孙易和最后一个和尚面对面地站着,孙易突然一呲牙,露出一个碜人的微笑,“你妈贵姓啊!”

和尚一咬牙,双拳一横一架,脚下重重地一踏,一个箭步就向孙易冲了过来,一脚飞踢,向孙易的腰部踢了过来,这架式看着很眼熟,在果汉地区的时候碰到那个泰国商人带的保镖就是这种架式,似乎是泰拳。

刚猛的泰拳再加上武学的劲力,鞭腿甚至都抽出一股尖厉的风声。

孙易有眼角微微一颤,对方是踢腿,从起脚到抽中对方,又踢的是腰部这个中高位,距离远,速度再快也有个限度,在对方的腿还没有抽中自己之前,身体一探,当胸就是一拳,咚的一声闷响,和尚倒飞了出去,在青石地面上滑出十几米远,蜷着身子再也不动了。

最后这一击,孙易敏锐的反应速度,还有出拳的速度和力量,特别是和尚发出咚的一声闷响声,让所有罗家的人都是微微一颤,似乎这一拳头是打在他们身上一样。

孙易扭了扭脖子,晃了晃膀子,全身的骨节都发出一阵啪啪的响声,孙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身体舒展着,身上还处于酸疼当中,最初的刺痛退去之后,整个人就像是做了一次大力度的按摩一样,酸麻疼中带着一种爽感。

难道自己是个贱皮子?非要挨顿打才爽快?孙易心中暗想着,看了看倒了一地的和尚们,然后向罗老爷子拱了拱手,“幸不辱命!”

罗浩然老爷子的嘴角颤了颤,这哪是幸不辱命啊,简直就是超额完成任务,远堂在哪认识的这么狂野的男人?

“多谢,多谢!”罗浩然老爷子苦笑着拱了拱手。

孙易刚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扭身向回走去,倒地的和尚吐血的吐血,断骨头的断骨头,见孙易又走了回来,眼中闪过了几抹狠色,难不成还想赶尽杀绝?就算是砍头又怎么样,他们来这里就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孙易先走到了瘦和尚的跟前,瘦和尚像一根面条一样,以怪异的角度躺在地上,全身的骨头节都散掉了,一般人根本就无法再接回去,这个和尚废定了。

孙易伸手按到了他的身上,先把双腿的骨节都接好了,然后捏着他的腿重重地一抖,哗啦啦一阵脆响,椎骨被尽数接了回去,跟着是双臂,把骨节接回去之后,身上仍然酸麻难当。

在孙易这种高明的手法下,连骨膜都没有伤到,他反倒是几个和尚当中受伤最轻的。

孙易又把那个当胸接了一拳的和尚拽了过来,刚刚那一拳头把他的胸骨都打塌了,要是不及时救治的话,只怕最后只会刺伤了内脏丢了小命。

孙易的手一引,跟着在两侧一推,一切骨茬磨擦的声音当中,胸骨被接了回去,接着是另外几个,把骨头都接了回去,孙易又向梦岚招了招手。

梦岚赶紧跑了过来,手上还拿着大半瓶矿泉水,孙易拆了一包药粉倒了进去,刚要喂给那个和尚,又摇了摇头,“可不行,这么喂你们不相当于变相接吻了,你们还是亲我吧!”

孙易嘀咕着自己喝了一口,然后像是浇花一样的把瓶子里的水平均地灌给了几个和尚。

这药水入腹,几个和尚的脸上都显出了几分惊讶的神色,特别是那个摩里智,两口药水喝下去,不但压住了内伤,甚至连他的血手印毒掌的毒都被压了下去。

“这是什么药?”摩里智低声问道。

“当然是治病的药,便宜你们了,反正咱们也没什么生死仇怨,犯不着下死手,咱们打一架,我再给你们治一回,就算是打平了,怨有头债有主,下回你们再来的时候,记着找他们,可不关我的事情!”

孙易淡淡地说着,几个和尚都沉默了下来,他们可不认为这是孙易怕事的表现,以一敌四,四个高手竟然都被他打趴下了,而且个个重伤,这种实力的人还用得着说软话吗?

六个和尚相互搀扶着,向镇外的山中走去,至于那把破剑,还横放在原地,输了就要把东西留下来,他们就没想过把东西带走。

“唉,几十年了,松纹剑终于回来了!”罗浩然捧着那把破剑潸然泪下,声音都变了调。

对于孙易这种没有传承没有底蕴的小百姓来说,很难理解大家族对传承下来的东西的看中。

罗浩然伤感了一会,赶紧把孙易向家中请去,罗家上下更是热情得都快荡漾起来了,就连罗远景都低着头不敢往前凑,孙易用自己的拳头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一直回了罗家,罗家张罗了一大桌的好菜,酸菜鱼、腊肉、灯影牛肉、口水鸡等等,十几个菜样样都是川地最着名的美食。

席间更是敬酒不断,就连罗浩然都不顾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亲自敬了孙易一杯自家产的米酒。

孙易哈哈地大笑着,来者不拒,吃得满头大汗,还不停地给梦岚夹着菜,尽显北方男人的豪气。

一直折腾到半夜,孙易和梦岚才回客房休息,刚刚一回屋,孙易就是身体一晃,梦岚赶紧伸手扶住了他,紧张地问道:“怎么了?你怎么了?”

难怪梦岚会这么紧张,孙易虽说喝了足有二斤多米酒,但是以他的酒量,就算是三斤六十度的小烧都当喝酒,绝不是喝多了。

孙易扶着梦岚道:“扶我一把,上个厕所!”

梦岚赶紧把他扶到了屋后的厕所,孙易咬着牙撒了一泡尿,尿都是红色的。

梦岚可吓坏了,紧紧地握着孙易的手,“怎么回事?你这是怎么了?”

孙易提了提裤子,没有哼声,先领着梦岚回了屋才小声道:“白天挨了几下子,这是伤到内脏了,不过问题不大,这会疼劲才上来!”

“什么疼劲才上来!”梦岚总算是想明白了,为什么孙易在吃饭的时候会满头大汗,哪里是吃东西的吃的,分明就是疼的。

“你怎么不早说!”梦岚赶紧拆了一包药粉向水里头倒,晃了晃喂给孙易喝下去。

孙易笑着道:“你男人怎么可能那么丢人呢,就算是疼咱也是回了屋再疼,没事,喝点药水明天就好了!咱家的药效啥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也是疼在你身上啊!看你还逞能不了!”梦岚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喂着他把药水全部喝了下去。

孙易嘿嘿地笑着,乖乖地把药水全都喝了下去,看他满不在乎的样子,气得梦岚又狠瞪了他好几眼。

孙易这样的男人就是如此,无论在外头吃多大的苦,吃多大的亏,都要把面子撑下去,回了家,还可以满不在乎地拍拍胸脯告诉自家的女人,这都不是个事,你男人我的本事大着呢。

也正是孙易这种硬气的男人才能俘获梦岚这样的女子,让她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什么都认了,只要他在自己的身边。

身边的男人已经睡着了,睡得很沉,在睡梦中,不时地发出两声轻微的哼声,梦岚搂着他,忍不住落下泪来,这个男人如此拼搏,为的还不是这个家。

如果可以的话,她宁可这个男人就像一个普通的小农民那样,在家种种地,打打猎,冬天猫冬打个麻将看个小牌,但是她知道,孙易绝不是这样的男人,他就像是一盏暗夜中的灯火,那么明亮,怎么挡也挡不住,而自己,甚至包括罗丹她们,就是一只只飞蛾,义无所顾地扑向他,无论是什么都阻隔不了。

梦岚终于沉沉地睡了过去,但是睡得很不好,孙易只要稍稍一动她就会惊醒,生怕自家的男人会出什么事,一直到了半夜,又融了一包药粉给睡得迷糊的孙易喂了下去。

直到清晨最后一次醒来,孙易正悄悄地起身,梦岚赶紧拽住了他,“再歇歇吧,不急的!”

“没事了,缓过来了!”孙易笑着道,“咱家的药好!一点小内伤,吃两包药都缓不过来的话也太不对起药王册了!”

本书首发于看书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