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4章 受伤的恋物虎-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34章 受伤的恋物虎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1:45Ctrl+D 收藏本站



其中一名士兵正路过孙易的身边,一个纵身就趴到了他的旁边,架起了狙击步枪瞄准着。 w w w .??. c o m

“易哥,来玩啊!”

“哟,这不是蛇眼嘛,你们这是干啥?”孙易问道,竟然是老熟人,关宁那支队伍里的第一狙击手,队伍的第一顺位指挥官,若是关宁挂了,他就是指挥官了。

“没干啥,抓几个偷渡偷猎份子,没啥难度!”

“没难度?小心点,别阴沟里头翻了船!”孙易道,他可还是记得当初跟关宁他们第一次合作的时候就是抓偷猎份子,而那一次,也是孙易第一次与真正的军人或是佣兵交手,一点白第一次口下有了人命。

“就是一帮搞走私的,顺便再偷猎几把,你看,这不是投降了!”蛇眼笑着道,果然,那几个毛子扔下了手上的猎枪举着手走了出来,倒是那只受了伤的恋物癖老虎还在一个劲地吼叫着,几乎把一名凑过去想包扎伤口的士兵咬伤。

“蛇眼,你盯着点,有不老实的直接开枪打死,我去看看!”孙易说着跑了出去,这些士兵早就知道孙易在这里了,热情地打着招呼,虽然孙易不是每个都认识,但是大部分都混个脸熟。

“老关!”孙易扬手打了个招呼。

“孙易啊,快点来,你对动物一向都有研究,赶紧把这只老虎摆平了,要不然的话我们就要上麻醉弹了!”关宁道。

孙易拍拍胸口笑着道:“好哩,交给我了!”

孙易喜欢动物甚至多过喜欢人,扔下关宁跑去看看那只恋物癖老虎的伤势。

这只老虎还记得孙易呢,见孙易过来,也没有了之前凶悍的模样,甚至还有些无力地躺到了雪地上,后腿和后臀处还在不停地冒着鲜血,孙易恨不得拿个瓶子接住,上等虎血啊,补气壮力的绝世佳品啊,何况还是野生的老虎呢。

孙易赶紧从怀里摸出一个药粉包来,把药粉洒在伤口处先止血,剩下一小半直接倒进了老虎的嘴里头,掰着它的嘴又给灌了点水冲下去。

看着孙易折腾这只老虎如同折腾自家乖巧猫咪似的,让那些士兵,甚至还有偷猎者都有些直眼了。

孙易把那件破衣服塞到了老虎的嘴边上道:“来来,恋物癖,咬住衣服,我得把子弹取出来,那个同志,手术钳借我用一下!”孙易一边按着老虎的伤口寻找着子弹一边叫道。

一名医护兵赶紧取出了手术钳递了过去,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这只足有六七百斤重的东北虎一眼,这玩意要发起狂来咬上一口可不是闹着玩的。

“没事,你躲远点,这家伙我认识,你离近了它不舒服!”孙易笑着道。

眼看着这只老虎把那件已经看不出原来模样的破衣服叼在了嘴里头,孙易手上的手术钳也探进了老虎腿上的伤口中,夹住了变形的子弹。

恋物虎发出一声声的低吼声,身体不停地抖动着,孙易紧紧地压住了它的身体,以后背冲着虎口,对这只老虎似乎无比的信任,而这只老虎只是用鼻子拱着孙易的后背,甚至牙齿都在他的衣服上划动着,吼叫连连,腥气涌动,偏偏就没有咬下去。

孙易终于取出了一颗变了形的子弹,把伤口四周的药粉向伤口上一划拉再一捂,借了绷带缠紧就算完事了,然后又取后臀处的子弹。

两个伤口都处理完了,这只恋物虎似乎像是松了口气似的,躺在雪地上不停地喘着粗气。

那几个走私偷猎的已经被控制住了,关宁他们也可以交差了,现在头疼的是这只老虎,哪怕裹了伤,以它现在的伤势,捕不了猎只能饿死。

“不行的话我领回去养两天吧,养好了伤再送回来,本来就是野虎,倒也不用担心!”孙易说道。

“你可别开玩笑,这玩意进了村,要是咬死个把人可就出大事了!”关宁有些担忧地道。

“没事,放到村后的林子里头养着,这东西聪明着呢,只要吃饿了,肯定不会伤人,我还算有点余地,买点猪肉牛肉的还喂得起!”孙易笑着道。

“那也只能这样了!”关宁道,“对了,我们得赶紧回去上报任务了,就不陪你了,有时间咱们好好喝点!”

关宁说着,向孙易的怀里拍了一样东西,然后一挥手,带着手下的队伍押着人走向了林子,干净利索。

在孙易怀里的是一根看起来还有些新鲜的骨头棒子,似乎还是腿骨,在手上沉甸甸的直压手,密度比一般的骨胳要大出不少,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从那几个偷猎走私份子身上搜出来的虎骨。

这虎骨头可是好东西,用来泡酒,补气壮骨,自己有一园子的药材倒是用不上,不过用来送人也是不错的。

把虎骨头一揣,拍拍那只恋物虎的脑袋,“怎么样,你还能走吗?这么沉,我可背不动你!”

恋物虎伤了后胯和后臀,四条腿变成了三条腿,在雪地里头勉强地能走上几步,速度还挺快的。

恋物虎把原来的破布团给扔了,一个劲地张嘴咬着孙易的衣服,把裤子都咬出一个大洞来,气得孙易在它的脸上抽了一巴掌,“哥是不差一件衣服,可是你得给我留着穿回去啊,你别着急,等我回去就把衣服送你!”

也不知这恋物虎听没听懂,或者是孙易抽它的一巴掌起了作用,它果然不再咬孙易的衣服了,只是紧紧地跟在孙易的身边。

最让孙易觉得奇怪的是,这只恋物虎进入他们的营地,一向尽忠职守的一点白和小小白竟然没有表现出敌意来,反倒是凑了过来,两狗一虎相互闻了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倒是小萌这个雀鹰表现得很不友好,不过鹰与虎一向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也打不起来。

“你怎么还领回来一只老虎?”安琪有些惊讶地道。

孙易拍拍恋物虎的脑袋道:“这家伙跟我也是老朋友了,受了点伤,我带它回去养养伤,这么扔山里头非饿死不可!”

“老朋友?是那只扯你衣服的老虎吗?”柳双双好奇地凑了过来,小心地伸手向虎头上摸了过来,这只大老虎像一只家养的猫一样,用侧脸蹭动着柳双双的手,但是绝不肯离开孙易的身边。

安琪哇了一声,“这只老虎还能摸啊,我还没摸过老虎呢,特别是野生的!”

安琪说着,伸手也向老虎的脑袋上摸了过来,还没等摸到虎毛呢,恋物虎的脑袋一收再一探,张嘴就向她的手上咬去,安琪惊得一缩手,虎口闭合,发出嘎登一声牙齿碰撞的声音。

“别乱摸,这可是老虎!”孙易笑着道。

白云这会也凑了过来,伸手摸了摸,这只老虎仍然不反抗,反而还挺享受着,这恋物虎特看人,谁摸都行,就是不让安琪摸,气得安琪直跺脚。

“凭什么啊,就算是见色起意,老娘也差不到哪里去吧!”安琪气得对那只恋物虎指指点点着。

“你可拉倒吧!”孙易哈哈地大笑了起来,他心里头也明白是怎么回事,这只恋物虎跟家里的两条狗一样,跟自己有过关系的女人怎么碰都行,别人肯定是不行,就连六婶子也只是能进院子,想碰碰一点白想都不要想。

孙易给这只恋物虎重新包扎了一下伤口,把猎来的野猪肉分了一大块给它。

只是晚上休息的时候出问题了,四个人挤在一个挺大的帐蓬里头,已经装得满满的了,当然,孙易是把安琪挤到了一边上,省得她占自己女人的便宜。

刚刚躺下,白云不老实的手还没等伸到孙易的身上呢,帐蓬就是一阵晃动,恋物虎在外头挠着帐蓬,这帐蓬的质量非常不错,可是也架不住一只老虎挠动着,把拉链一拖,那只恋物虎就拖着受伤的后腿不客气地钻了进来。

“你这么大的体格子往里头挤个啥!”孙易按着恋物虎的脑袋往外推,不过这只恋物虎把耳朵一背,脑袋一探,硬是从孙易的手上滑了下来,然后硬挤了进来,顿时,一个帐蓬里头被挤得满满当当。

柳双双抱着恋物虎的粗腰嘻嘻直笑,刚刚从外头进来的恋物虎身上还带着寒气和皮毛特有的味道,并不难闻。

“身上指不定有多少虱子跳蚤呢,你还抱!”孙易瞪了她一眼道。

“怕什么,回去洗个澡就好啦,现在的人身上哪里还能留得住这些小寄生虫,你没文化了吧!”白云也是一脸的不以为意,挤了挤,把那只恋物虎挤到了身前横了过来,然后就拿老虎的肚子当枕头。

毛茸茸的虎皮褥子,就算是数九寒天也不用怕冷了,更何况还是一只活的呢,看着两个女孩挤进了老虎的怀里头,恋物虎还缩了缩四肢,围了一个圈子把她们抱在了怀里头,孙易摇了摇头,拽过了只老虎爪子就当枕头了。

安琪都快要疯了,看着硕大的老虎脑袋就在自己的身边,胡子抖动,嘴唇下还隐隐地能看到粗壮的虎牙。

“我说,能不能把它调个头,睡到半夜它再给我一口,脑袋都能咬碎!”安琪咬牙切齿地道。

“你确定?”孙易拽了拽老虎尾巴笑道。

看着老虎紧缩的花儿,安琪的脸更黑了,“算了,凑合着吧,我横过来睡,借你大腿一用!”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