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一声枪响-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33章 一声枪响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1:41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很快就打起了轻微的呼噜,无聊得紧的安琪目光流转,最后落到了孙易的那条四角裤上,白云来得及极本就没什么准备,所以全都抹到了这条四角裤上,还能看到一片片痕迹。 (w W W .  . c o M)

见孙易睡着了,安琪悄悄地把那条四角裤拿了过来,轻轻地嗅了一下,然后咧了咧嘴,再想到白云之前的动作,更加好奇,舌尖探出轻轻地舔了一下,吧哒几下嘴,除了有一股腥味之外,好像还有一股淡淡的草木清香,男人的这东西是这种味道吗?怎么跟自己听说的不一样呢?

安琪好奇之下又舔了一些,心里头胡乱地琢磨着,渐渐地睡了过去。

天蒙蒙亮,孙易就醒了过来,不过问题来了,他的四角裤昨天晚上被白云拿去清洁了,根本就没法穿了,直接就挂了空档,溜出去找了一条洗过的,至于那条没洗的,团成一小团扔到炉子里烧掉了事。

柳双双和白云在还睡着懒觉,至于那个安琪,不到日上三竿就别想起来。

梦岚和罗丹正在准备着早餐,浓粥小菜很养人。

“今天进山啊?”梦岚问道。

“嗯,今天就去,早去早回,今年得多打点东西了,方方面面都得送点,是那么个意思!可苦了山里头的野物了!”孙易苦笑着道。

“狍子少打点,野猪多打一些也没事,那东西生养得快,今年秋天都有一群野猪钻到了黄老叔家的地里,拱了足足两亩多地,听说镇上还给了赔偿!”梦岚随口应道。

罗丹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孙易却了解她,抱了抱她道:“有些事情已经过去了,过去的就去过了,不管怎么说也是你的爹妈,回头我把野猪肚都留着,有时间你送回去,相信不会再有人敢打你的主意了!”

罗丹嗯了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却多拿了一条子卤好的狍子肉热了热,准备切成薄片。

“切成块吧,成片吃着太累了,还要多夹点!”孙易笑道。

“谁能像你似的,吃起肉来跟老虎似的!”罗丹笑着啜了他一口,然后还是把半块卤肉切成了骰子块放到盘子里头。

早饭准备好了,两个小丫头也醒了,忙着收拾着自己,村里的动静也起来,哟喝牛羊赶着鸡鸭的声音响起,安琪也没法再睡安稳觉了,迷迷糊糊地爬起来。

这半夜也没人睡得安稳,各种古怪的梦没少做,被子一掀,只觉得身下冰凉,半夜的梦做下来,要是没点反应才怪了。

安琪这下子可尴尬了,在梦里头跟孙易打了半夜的架,现在终于有了后遗症,这样的裤子肯定是没法穿了,却又不好跟人张口,正犹豫着是不是咬着牙对付一下的时候,孙易开门进来了。

“醒了就起吧,咱们今天进山!”孙易说着看了看安琪有些泛红的脸色,然后抽了抽鼻子,这下子安琪的脸更红了。

孙易一副了然的模样,这种味道很熟悉,罗丹经常会这样,低笑着退了出去,在柜子里头翻了翻,安琪的身材与梦岚差不多,找出一件梦岚没穿的新棉裤,又找了一条新的藕荷色小内一起送了过去。

“这是梦岚姐的棉裤,这条内裤是新的!”孙易特别做了一下说明。

“啊?棉裤啊!”看着这厚重的棉裤,安琪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山里头你又不是没去过,你那些户外装备在这地方根本就不管用,去年冻得跟哈士奇似的,还不长记性,爱穿不穿吧,反正给你找出来!”

孙易说完把东西一扔转身就走,又不是自己的女人,用不着那么上心地心疼她。

安琪一咬牙,还是把棉裤穿到了身上,别说,还真是挺合身的,就是在安琪看来档次差了点。

除了浓粥小菜,梦岚又煮了不少饺子,一半是野猪肉馅的一半是狍子肉馅的,进山体力消耗比较大,需要多吃一点。

在劝菜之下,一直把安琪吃撑才停下,孙易这会已经把东西都收拾好了,进山的那一套东西早就准备好了,只要把一口小黑铁锅向背包后头一扣就算完事了。

一个男人带着三个女人,开着车一直越过了冰封得厚实的北大河,一直深入到无法再开车的时候才停了下来,亏得今年孙易开的是民版猛士,越野性能好得一踏糊涂,完全就是照着军版改装来的,能不好吗。

“今年我们更深入一些呗!”戴着口罩的安琪瓮声瓮气地道。

“算了吧,太深入了真要是出点什么事往回跑都不赶趟!”孙易摇了摇头,不过再看白云和柳双双期盼的神色,孙易还是一咬牙,“行,那就更深入一些,大不了咱们去老毛子地界逛逛去!”

嘻嘻哈哈当中,徒步向山林里走去,第二天安琪就有些走不动了,她的体力跟柳双双和白云都没法比,孙易也发现了一件事,似乎只要跟自己有负距离接触的女人,身体素质都好得一踏糊涂,比如梦岚姐,能扛着二百斤的麻袋健步如飞,当然,一般情况下这种活也用不着她来干。

没办法,只能做一个爬犁,孙易带着两条狗一起拽着,谁累了就上去歇一会,深山里的冬季,一旦停下来,寒风刺骨,坐在爬犁上看似悠闲,实际上用不了十几分钟,双腿都会冻得直发麻,简直就不是人过的日子。

一连走了四天,他们已经彻底地深入到了原始森林近二百公里远,再往前走就过江了,过了江可就是老毛子的地界了,索性就在这里停了下来。

孙易只用弩猎了一只小野猪和一只半大的狍子,这是他们留着吃的,他领着三个女人纯粹就是来山里观光的,在这个地方打上几百斤的猎物往回拽,简直就是吃饱了撑的。

吃过了午饭,安琪又抱着她的单反相机四处瞎拍,白茫茫的一片,也不知道有啥好拍的,柳双双和白云闲着没事磊起了一座雪墙,把他们的帐蓬围在当中,改造得跟一个山中小野居似的。

白云看了一眼正在远处对一点白猛按快门的安琪一眼,然后捅捅柳双双道:“趁着现在比较暖和,抓紧时间,我去拖住安琪,免得撞破了你的好事!”

“啊?不好吧!”柳双双赶紧拽住了白云。

白云偷笑着挑挑柳双双的下巴,在她的小嘴上亲了一口,邪气十足地道:“怎么?你还想要我留下来一起呀!”

“我才不,你手不老实,总是乱捅咕我!”

“哼哼,前后夹击,我看你还爽得很呢!”白云哈哈地笑着向安琪那里跑去,有一点白和小小白这两条大狗在,倒是不用担心她们的安全。

孙易会易,拽着柳双双钻进了帐蓬里头,很快帐蓬里就传来了压抑的娇哼声,哼声的频率越来越快,甚至变成了压抑的低叫。

这时,一声沉闷的枪声响了起来,正在最后关头的孙易身体一抖,差点出了毛病,顾不得许多,拽着裤子,拎着衣服就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把裤子系好,衣服也披到了身上。

衣衫不整,大片雪白中带着嫣红的肌肤还遮挡不住的柳双双从帐蓬里追了出来,手上还拿着一把军弩,远远地一抛,被孙易接了过去,踏着雪快步跑去,同时指指白云,又指了一下帐蓬处。

帐蓬位于比较背风的地方,这种地方是天然的隐蔽所,躲在那里,又有两条大狗保护,应该不会有问题。

孙易寻着枪声追去,跑了十多分钟,在身后趟出一条雪道来,前方传来了虎啸声还有人的声音,孙易一个纵身扑到了一片雪地上,看看自己身上艳丽的红色户外服,把衣服脱了下来翻过来穿好,抓绒被穿在外面,雪地上打个滚,立刻就粘满了雪粉。

孙易悄悄地摸了上去,七八个人正追捕着一只老虎,那只老虎体形颇大,枪打在后胯上,而且挨了两枪,让这只老虎行动不便,只是一个劲地嘶吼着。

孙易看着那只老虎一边嘶吼一边把身前的一团破布向自己的怀里头扒拉,隐隐还能看出一点衣服的模样,不由得惊咦了一声,还真是巧啊,这不是那只恋物癖的老虎吗?当初要不是它帮忙,自己也不可能带着关宁和曲小木从毛子国跑回来。

那几个人明显是偷猎者,孙易能听得懂毛子语,似乎是在埋怨其中的一个打坏了虎皮不值钱了,而那人还在争辩着虎骨也值钱。

这个恋物癖老虎可是自己的老相识,怎么可能在自己的眼前被干掉?

对方七八个人七八杆枪,而且大半都是自动武器,自己手上只有一把军弩,想必对方是不会给自己近身战的机会,眼看着其中的一个毛子已经拔出了军刀,准备来一个杀虎取皮掏骨了,这时,一声十分突兀的枪声响了起来。

这几个人立刻扑倒在地,寻找着掩体,远处,一片雪地里拱起了小小的雪包,穿着白色雪地军装士兵端着喷成白色的步枪弯腰向前欺近着,用生硬的毛子语喝令对方缴械投降。

其中一名士兵正路过孙易的身边,一个纵身就趴到了他的旁边,架起了狙击步枪瞄准着。

本书首发于看书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