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7章:天生相克-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17章:天生相克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0:32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拎着枪在他们的面前走了一圈,然后站到了那个看起来更加稳重一些的中年人身前,沉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中年大叔听到孙易说话了,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我们都是来这里务工的华工,但是被人骗了,在一个营地里头当苦力,赚不钱不说,还常有生命危险,一打仗,往往都是我们死人最多,原本我们有一百多号人,现在只剩下这么几个了!”

孙易点了点头,这异国它乡的被骗了,无疑是一件更加悲哀的事情,“这是哪?”

“这里是伊拉克!离这里不远就是伊朗!那边是巴而图还有沙特!”中年大叔赶紧道。

孙易摆了摆手道:“行了,你们赶紧走了,他们的报复很快就来,不想死的就撒腿快跑吧!”

中年大叔扭头看看地上的尸体,还有形色凄苦的这几十号人,一咬牙向孙易道:“这位小哥,我看你不是一般人,能不能帮个忙,带我们回去,我们的护照还有钱全都被收走了!如果不是经常死人,我们也不敢逃走啊!”

看着这个临家大叔一样的中年人这么说,孙易也是心中一软,索性一扬手道,“行了,都跟我走吧,上那辆卡车!”孙易一指路边那辆运送物资的卡车道。

中年大叔心中一喜,赶紧招呼着大伙赶紧上车,人在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要么是爆发出极大的力量来,要么,就是慌了神,这个时候有人站出来,哪怕指着一道悬崖说跳,他们也会盲从地跟着跳下去,更别提询问了。

车后厢顿时传来了一阵阵的欢呼声,这辆车是运送食物的,都是一些现成的速食产品,拆开就能吃。

孙易开着卡车,在这条残破的公路上把速度提到了极致,从那位中年大叔的口中得知,对方那个武装组织实力不弱,甚至还有两架能升空的无人侦察机。

这里距离巴而图并不远,开车不到三个小时就到了巴而图境内,这种边境的哨所都形成虚设,只要给钱就能通过,孙易只拿出两张美刀票子晃了一下就顺利地通关了。

要知道,这地方常年战乱,各种武装份子从这个国家流窜到那个国家,漏洞百出的边防给了他们很大的生存之机。

进入了巴而图境内,孙易把那些华工留在了东方石油的油厂附近,告诉他们去那里,巴而图的华工都在那里,至于自己的名字,孙易没打算说。

孙易等这些人走了,才悄悄地尾随了过去,混进了人群里头,跟着进入了石油厂,还跟着混了顿饭吃。

此时,在遥远的华夏京城,医院的病房外,从不抽烟的刘飞破例地抽起了烟,抽得还很凶,旁边身材丰腴,一向以艳光四射而在夫人圈子里闻名的陈宁更是皱晨了眉头,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焦急在看着病房。

无它,病房里躺着的那位老人,就是陈宁的父亲,刘飞的岳父,堂堂部级高官陈天杰。

陈天杰突犯重病被送进了医院里,而且情况很危险,这对于刘飞来说无异于是一次重大的打击。

走到刘飞这个位置,想要更进一步,靠的并不仅仅是能力了,更多的则是人脉,派系等等,陈天杰的身体突然垮了,这让刘飞有一些措手不及,此前可是一向身体硬朗的。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句话绝不仅仅是说说那么简单,无论你走到多高的位置,手掌多大的权柄,一旦身体出现了问题,就必须要把位置让出来,国家大事岂能因为一个人病倒就耽搁下来?

就在刘飞着急的时候,两名医生紧跟着一名老者快步走了过来,刘飞赶紧把烟头掐了,快步迎了上去,远远地就伸出了手,“谢老,您可是大国手啊,我父亲的病,可就全靠您啦!”

看着刘飞激动的样子,谢老只是淡淡地在他的手背上轻轻地拍了一下,这种情况他见得多了,陈天宁这一病,对刘飞的仕途影响是极大的。

刘飞虽然急切,却不敢影响了谢老看病,谢老这位大国手一般人想请都请不来,现在年纪大了,除了里头那有数的几位,平时基本上不怎么给人看病了,据说是在整理他这一生的行医医案,比准出书立着,真正的功成身退。

这回能把谢老请来,刘飞不知托了多少关系才勉强请来的,现在他把自己的未来都压到了谢老的身上。

谢老进入病房不到十分钟就出来了,眉头也皱得紧紧的,刘飞的心中一沉,暗叫一声坏了,赶紧上来低着头聆听。

谢老轻轻地摇了摇头,“我用了药,但是也只能稳住他的病情,陈部长是风邪入脑,有多处血管破裂,本身就很凶险了!”

“谢老,还有没有其它的办法?”刘飞咬着牙道,官场上人走茶凉得最快了,陈天杰一旦走了,那么他的关系也会在最快的速度离自己远去,虽然自己不至于立刻倒台,但是自己的政敌将再无顾忌,肯定会朝自己开火,到时候朝中无人,应付起来可就困难了。

谢老微微地摇了摇头,突然眼睛又是一亮,“我知道一个人,他所配出来的中药很神奇,或许可以试一试!”

“我去请,亲自去请!”刘飞咬着牙道,现在别说去请一个人,就算是让他下跪都不带含糊的。

“唔,这个人好像是你那个省的,是一个小村奇人,叫孙易!”

孙易这个名字从谢老的嘴里说出来,让刘飞有一种滚雷自头顶滚过的感觉,怎么会是他?怎么可能是他?

刘飞没有置疑谢老的话,以谢老的身份,绝对是惜字如金,每一个字都具有着极大的含金量,说是一字千金都不为过。

刘飞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然一变,赶紧快走了几步到了楼梯口处拿出了电话,他还记得沈城在一次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说过,孙易在巴而图混成了部长。

结果两人一合计,直接就把孙易给卖了,而且还是赔本卖给了米国佬,中情局可不是吃素的,当场就把孙易给拿下了。

“老沈!”

“飞哥,怎么了?”沙特的一家医院里养伤的沈城听出了刘飞的声音有些不太对劲。

“孙易怎么样了?”刘飞沉声问道。

“还能怎么样,被那边给弄走了,估计是回不来了!”沈城笑着道,这一笑牵动了腹部的伤口,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跟着又吸了一口冷气,拍拍那个正伏在他的胯间起伏的金发美人一下,示意她可以出去了,粘满了口水的东西就这么半软不硬地朝天耸拉着。

刘飞的心中狠狠地一沉,嗓音都变得有些沙哑了起来,“老沈,有没有办法把人再弄回来?我这边需要他,很需要!”

沈城微微一愣,这时门开了,一名手下走了进来,在沈城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沈城点了点头,让他出去了。

“飞哥,刚刚得到的消息,孙易那小子真是命大,竟然逃出来了,但是现在下落不明,你给我点时间,我肯定把人给你挖出来!”

“尽快,一定要尽快!”刘飞重重地道,“老爷子能不能保住,就看他了!”

刘飞最后这句话让沈城一愣,然后想到了自家老爷子,那一次,似乎就是他拖住了孙易,差点杀了他,结果他去晚了一步,没有把老爷子救回来。

现在又轮到了刘飞,似乎他们天生就相克一样,沈城打定了主意,真要是把孙易找到了,等救回了刘飞的岳父之后,一定要把秘方逼问出来。

孙易这会正在东方石油的油厂内呢,就连在登记的时候,孙易都是十分巧妙地借着人体的护救给错了过去。

夜深人静的时候,孙易悄悄地起身,向办公楼的宿舍区摸去,他当过武装保安,对他们的巡逻路线很熟悉,而且保安队更多的是防备外界的游击队和各武装势力,对内很松懈。

孙易悄悄地摸到了三楼,然后摸出两根钢丝来,在门锁里捅了起来。

孙易开门撬锁的手法跟职业的没法比,凭着灵敏的感官,只能达到能开的地步,十几秒之后把锁撬开了,一推门悄悄地闪进了幽暗的房间里头。

在床上,因为劳累已经睡着的苏子墨皱着眉头,身上有些发冷,人在闭着眼睛,甚至是睡觉无意识的情况下,有人或是其它东西接近的时候,都会有所警觉,苏子墨就是如此。

她才刚刚睁开眼睛,一只大手就捂到了她的嘴里,苏子墨还不等挣扎,对方喷着热气贴到了她的耳边,熟悉的如同草木般味道让苏子墨立刻就知道是谁了。

“是我!”孙易低声道。

苏子墨立刻就不挣扎了,眼中反而有了欣喜的神色,孙易轻轻地笑了一下,也不开灯,脱了衣服就钻进了苏子墨的被窝里头。

苏子墨在汗水中紧紧地抱住了孙易,脸伏在他的胸口处,嗅着那股汗水中的草木香气,手不老实地在他的身上滑动着,“我听说你出事了?”

“嗯,被盯上了,这地方没法呆了,国内的事情也平息了吧,我应该能回去了,正好借机脱身,部长那个活不是人干的,再干下去我会累死的!”

“人家都是为了高官厚禄打破了脑袋,你可倒好,还推脱起来了!”苏子墨轻笑着道。

“可拉倒吧,鞋合不合脚,只有脚知道,再漂亮磨得一脚血泡图个啥,更何况这活干起来太危险了,说弄死就弄死,你男人我本事肯定是有的,但是跟一个国家的情报机关抗衡,心里还是没有底啊,我又不想称霸世界,有那个功夫回家搂女人多好!”孙易轻笑着道。

看书罓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