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6章:这一口-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16章:这一口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0:28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轻叹了一口气,确实,他们根本就不在乎巴而图这个小国的任何想法,任何抗议,只要他们愿意,甚至可以在几天之内就推翻这个政权再重新立一个国王,比如把塞义德再重新请回来。

“我不明白,你们抓我有什么用!我只是一个十分走运,帮助了一个国王的普通人!”孙易道。

西装男淡淡地笑了一下,这句话他根本就不信,只是一样样的把各种刑讯工具摆到了孙易的面前,带血的铁勾子,闪亮的长刺一样的刀具,甚至还有一根手臂粗,足足有两米多长的削尖的木棍。

“相信我,你不会想吃这些苦头的!”西装男道,特别是看到这些东西一摆出来,孙易的身体明显崩紧的动作,更是让他多了几分自信。

“我确实不想吃这些苦头!”孙易叹了口气道,“可是我真搞不明白,你们把我抓来为的是什么,巴而图只是一个小国,依仗就是它的资源,而这些资源分配上,我们已经尽可能地去平衡了,你知道,无论是哪个大国,我们都得罪不起的!”

西装男伸手捏起了一个长刺一样的刀具,轻轻地抹着它的刀锋道,“不不,你没有搞明白,我们需要的,可能是一份文件,或者是一项政治,还有几个人名!”

孙易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文件这东西自己办公室里多了去了,显然这不是他们要的,难道……

“你们把我当成华夏的特工了?”孙易有些吃惊地问道,这帮人都是什么眼神啊,自己这简直就是躺枪啊。

西装男摇着头道:“孙先生,咱们就不要绕弯子,你的否认,只会让我更加瞧不起你!”

孙易骂了一声靠,自己这简直就是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根本就说不清楚啊。

“看来我否认,你们肯定是不信了!现在,我无话可说了,这些刑具看起来很吓人,但是我真的没什么好说的,另外,我觉得,你们最好还是别把这东西用在我的身上!”

“为什么不呢?其实我更加喜欢这种仰望星空的刑罚,从你的后门穿进去,避开所有的内脏,从你的脖子处钻出来,本来应该是从嘴里钻出来,但是我还需要你说一点什么,放心,你会活着的,至少四十八小时候之内会活着,你的身体很强壮,我敢打赌,你能活足七十二小时,破掉我所有的纪录!”西装男笑眯眯地道,伸手拿起了那根两米多长的,削尖的木棍。

孙易暗骂一声倒霉,却找不到任何脱身的办法,眼睛一个劲地向门外溜着,西装男拎着棍子向孙易走了过来,用棍子尖在他的身点了点道:“你不必抱有任何幻想,绝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你可以放开嗓子尽情地大叫!”

西装男脸上的表情像是在一只戏弄老鼠的猫,棍子在孙易的身上轻轻地点了几下,然后开始伸手解他的腰带。

“等等!”孙易赶紧大叫了起来,“你的意思是,我们已经不在巴而图了是吗?”

“这并不重要,我不想再解释了!”西装男有些不耐烦地道,决定现在就向孙易下手了。

当他的手刚刚触及到孙易的腰带时,孙易的腰一扭,双腿如同两条蛇一样的甩了出去盘在他的脖子上,然后用力地一挤,如同锁扣一样牢牢地锁住了西装男的脖子。

西装男大惊,拼命地挣扎着,手上的棍子也胡乱地挥舞着,想打向孙易,但是几次都没有打到人,一张嘴,隔着裤子咬到了孙易的大腿上。

孙易可是以面对面的姿势用双腿扣住他的脖子的,西装男这一口正咬在他的大腿里侧,这地方被掐一下都火烧火燎的疼,更何况是被咬上一口。

孙易疼得脸孔都扭曲了起来,本来还想留这个西装男一命,现在这么一疼,腿上的肌肉一崩,多用了几分力气,嘎崩一声,西装男并不粗壮的脖子立刻就扭曲了起来。

人虽然死了,可还是死死地咬着孙易大腿上肉,双手被手铐吊在顶棚上的孙易根本就抽不出手来把他弄开,只能咬着牙硬挺着,身体微微一挺,被一具死尸拽着腿上最疼的肉,简直疼得让他都流出了冷汗。

手指灵活地在头发里头摸了摸,拽出一根细细的,但是韧性十足的钢丝来。

这还要感谢当初在京城遇到的那位杀手老师,他教了自己很多逃生的技巧,不妄自己饶了他一命。

忍着疼,捅了半天才将手铐捅开,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个还咬在自己身上的西装男打掉了满嘴的牙。

虽然隔着裤子,但是腿上仍然被咬出一个清晰的牙印子,一大片都紫得透着青,疼得要命。

伤在这个位置上,哪怕只是皮肉伤,但是神经密布,稍稍动一下都钻心似的疼。

孙易先把桌子上被搜出来的药粉塑料袋收了起来,幸好这些洋鬼子不知道自己的药粉有什么样的作用,也没有当回事,似乎只是当成了某种毒品了。

屋子里除了那些刑具之外并没有其它的武器,孙易顺手拿了两把短短的匕首,还有那把近两尺长的长刺。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还有呼声,“莫瑞,怎么样,希望你从那个东方小子的嘴里掏出了一些有用的东西!”

随着话音一落,门被推开了,推开门的汉子只来得及看到一抹淡淡的闪光,跟着一根长刺从他的眼睛里深深地扎了进去,巨力让长刺的刺尖从他的后脑探了出来。

他身后的那个汉子还没等反应过来,孙易手上的短刀已经飞了出去,正中咽喉。

把这两个人放倒了以后,孙易侧耳倾听着,远处还有阵阵的喧闹声传来,看模样他们似乎是在一个城市里头,仍然是中东一带的建筑。

孙易把这个汉子身上的MP5摘了下来,又从另外一个人的身上把洛洛克自动手枪也拔了下来放到自己的身上,再把这两具尸体拖进屋子里头,然后悄悄地摸出去,他得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这是一个小城,看样子顶多就几万人口的样子,而孙易所处的位置几乎就在城郊了,孙易没有进城,只是在附近转了几圈,碰一几个当地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勾通。

对方说的语言他听不懂,自己说了别扭的阿拉伯语对方也听不懂,完全就是鸡同鸭讲,语系似乎一样,却像是两种不同的方言一样,至于英语,对方只停在来是e去是go的水平上,比孙易还烂呢。

对方上下地打量着孙易,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样,然后一个劲地向城外的一个方向指去,嘴里头乌乌啦啦地说着什么,似乎在那里有孙易想要的东西一样。

孙易道了谢,向这个男人所指的方向行去,没多久就碰到了一辆陈旧的客车,搭上了客车,很快就追上了一支车队,似乎是在运送物资的。

车子正在行驶当中,突然一阵砰砰的枪声从不远处响起,眼看着几十号人狼狈万分在狂奔过来,在他们的身后,两辆皮卡车追了上来,车上的人手持自动步枪不停地射击着。

客车上的乘客十分淡定,似乎这种事情很常见一样,车子停下,然后所有的乘客十分淡定地蹲了下去。

孙易挑了挑眉毛,向那几十个狂奔而来的人望去,都是东方面孔,脸上带着焦急还有恐惧。

后面几辆运送物资的卡车突然停了下来,几个男人跳了下来,举枪就射,顿时,这几十号人立刻就倒下了七八个,他们被围住了,不得不举起了手。

一共七八个汉子围了上去,暴戾地喝吼着踹着他们的腿弯,喝令他们跪下,然后枪口抵着脑袋扣动了扳击。

一个一脸苍桑的中年大叔在枪口顶到后脑勺的时候,暴喝出一声孙易十分熟悉的声音。

“我草你们个祖奶奶!”

那个持枪的大汉听不懂,但是也能猜出不是什么好话,一脸狞笑着准备扣动扳击。

一声很轻的枪响声,持枪的汉子眉心处多了一个血洞,一个跟头就摔了下去,孙易的枪架在客车的窗口处,枪口处还冒着淡淡的轻烟。

枪口一转瞄向了第二个人,一个漂亮的点射,德国精工出品的MP5有着极好的准确性,后座力也小,在孙易崩紧肌肉的控制下,三发点射,几乎全都打在一个武装份子的脸上,把他们的脑袋打得都变了形状。

孙易一个跃身从客车里跳了出去,身体一伏趴到了路边,对方的报复火力也随之扫射了过来,打进车里引起一阵阵的惨叫声,对方不得不停止了射击。

孙易手上的枪就没有停过,几乎每次开火都会夺走一条性命,连着被孙易干掉五个人之后,对方终于挺不住了,一边开着枪一边后退,跳上了一辆皮卡车,用最快的速度离开。

孙易没有追赶,而是到了那些华夏人面前,仅仅从面相就可以看得出来,都是一些老实巴交的务工者,没有任何威胁。

看着孙易拎着枪走过来,这些人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惧的神色,但是没有一个人敢乱跑,特别是看到孙易那张东方人面孔,更是暗自松了一口气。

本书首发于看书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