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4章:堪称完美-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394章:堪称完美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38:47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手上的短刀一架,身体一侧将这把刺来的长刀挡开,短刀顺着长刀的刀锋就向前划了过去,嘶啦一声,似乎是将对方的衣服划碎了。

抬手噗噗,把弹夹里的子弹全都打了出去,手枪一扔,拎着短刀就冲了进去。

持刀的汉子胸口中了三枪,其中一枪正打在心口处,他们可没有孙易那种用肌肉挡子弹的能力,一枪毙命。

另外三个大汉抡着办公室里的椅子就向孙易当头砸了过来,护目镜后,孙易看到一个穿着黑衣装的大汉正用毛巾捂着口鼻向窗口处钻,这里是三楼,就算是掉下去也未必能摔死,值得一赌。

孙易的身体一冲,身上的肌肉一崩,用后背迎上了三把椅子,哗啦一声,椅子砸在身上破碎,巨大的力量让孙易用更快的速度前冲了几步,手上的短刀一递,正扎在半个身子都钻出窗外的路开的大腿上,手上的短刀一划,右大腿半个腿都被划开了,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腿内还有贴在腿骨上的筋膜。

“给老子回来!”孙易怒吼了一声,拽着路开的小腿奋力地一甩,把人当成武器抡了起来向身后砸去,把那三个大汉尽数逼退,路开也重重地一下子砸到了地面上。

办公室的门窗都是开着的,辣椒末做成的催泪弹烟雾也散得差不多,三个捂着湿毛巾,蒙着湿丝袜的大汉也回过神来,一起扑上来意图把路开再抢回去。

孙易一脚崩飞了一个人,身体一扑,一刀就向路开的胸口扎了过去,路开身为葫芦四兄弟中的首席打手,怎么可能没点本事,甚至他比一般的兵王都要强上几分,忍着腿上的剧痛,嗷嗷地嚎叫着,一把就扣住了孙易手腕。

短刀一点点地向下扎去,路开还无法跟孙易比力气,刀尖已经扎进了他的胸口当中。

那三个大汉也回过神来,其中一人快步奔了过来,手臂一勒就从后头勒住了孙易的脖子,死命地向后摔着,路开的身体一松,一拳头打在孙易的脸上,另外两个大汉也扑了上来,分别抱着孙易的一条手臂向后勒着。

路开捂着大腿上的伤口,拖着捡起了那把工艺长刀,拎着刀就向孙易走了过来,目光凶狠,举刀就向孙易的胸口处刺来。

看起来已经被制住,脸都被勒得通红的孙易突然闷哼了一声,身体重重地一抖一震,右臂上的短刀灵活地一转,由正握变成了反握,短刀一划,正挑在抱自己右臂那个大汉的手肘上,手臂上的大筋被割断,钳锁也立刻就松开了。

右臂恢复了自由的孙易身体一崩,手臂一挥,短刀化做一抹流光瞬间就刺到了路开的脑门处,齐深入柄,甚至未绝的力量让他的脑袋向后一仰,倒在地上还滑行了一米多远。

一刀放翻了路开,孙易低吼了一声,左臂一甩,把抱着自己手臂的汉子抡得飞了起来,身体狠狠地一个前空翻,把勒着自己脖子的那个汉子也放翻在地,手肘向后一砸,咚的一声,还骨头断裂的声音。

一举放翻了最后这两个汉子,孙易也听到了外头传来的警笛声,一个翻身爬了起来,伸手把还扎在路开额头上的短刀拔了出来,一个纵身就从窗口跳了下去。

从三楼落下,弯腿曲膝,身体前冲几个翻滚卸去了冲力,扭头一看,三个一脸是血的大汉正趴在窗口处死死地盯着他。

孙易收了短刀,拔腿就跑,一辆警车已经直奔他而来,孙易奔行的速度更快了,专门挑最难走的地方,警车毕竟是车,无法像孙易那么孙易,下车了四五个警察徒步追赶,可是不到五分钟就失去了孙易的踪影。

甩开警察之后,孙易收拾了一下身上的血迹,把衣服都卷了起来用一个塑料袋装好,打了一辆车,直奔铁北区。

铁北是铁路以北的区域,因为有一条铁路干线由此经过,所以开发得远远落后于省城的其它几个区,同时也比其它几个区更乱。

孙易在一片老房区处付钱下车,等出租车走了,立刻又向来路奔去,一公里外,已经铁路线了。

从围栏翻了进去,算算时间,再有十分钟,就有一辆货运列车从车站出发经过这里。

坑爹的货车晚点,蹲守了足足半个多小时列车才来,而铁路桥下,警灯闪烁着,刘飞的一大助力路开被杀,动了枪,甚至还有自制的烟雾弹,这事闹得可大了,警方全力出击之下,很快就通过城市天网的摄像头发现了孙易乘坐的出租车信息,沿路就追了上来,只是谁都没有想到,孙易这会扒了一节货运火车,钻到了一个开放式的,运送煤炭的车皮厢里头。

所有的客运站,还有出城的道路都有警车在闪烁着,火车站、汽车站还有公路的必经之地,警方盘查得极严,几乎挨车的检查,但是货运火车却无人检查,谁也不会想到,孙易竟然会在火车出站,速度提升到了四十公里的时速时还能扒上火车。

孙易扒着这趟火车一路向西,路过林市的时候都没有下车,一直到了林河镇才从火车上跳了下来,原本的外衣还有头套在路过一座跨河大桥的时候,包上煤炭从火车上扔了下去,直接就沉入了河底。

从林河镇的火车站出来,在车站旁的一个废弃的公厕的棚顶上,摸出一个塑料布封好的包裹,拿出一套自己从前穿过的衣服还有一部电话。

换好了衣服,给曲小木打了一个电话,曲小木扮做孙易的样子开车从镇中心行来,在无人处接了孙易,然后他去了后座,把头套等处理了一下,二人开车又到黄胖子那里吃了一顿饭,碰到几个来吃饭的镇政府熟人还打了招呼,完全看不出孙易几个小时才杀了至少五个人,伤者无数。

路开挂掉了,刘飞的愤怒可想而知,在第一时间责令警方必须在三天内破案。

孙易和路开之间的矛盾有心人都看得清清楚楚,甚至前阵时间的城外付击事件,省城的警方还充当了很不光彩的角色,现在路开一挂掉,似乎只要传讯孙易就可以了。

但是把各监探录相一调取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有些傻了,这个孙易也不是只有血气之勇,分明就是戴了硅胶头套,虽说制做得很精美,但是明眼人还是能够看出来的,体形再跟孙易一对比,除了脸不一样,就没有不一样的地方。

但是这东西不能当证据使用,警方必须要有十足的证据才能够从法院取得逮捕令去抓孙易。

分局的政委给出了一个好主意,可以先把孙易传讯过来配合调查嘛,言外之意,到了警局,有的是手段可以使出来,由不得他不招。

老耿眯着眼睛,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着烟,直到旁边的人碰了碰他,负责刑警和特警这一块的老耿才把烟头重重地按到了烟灰缸里头。

“老乔说得没错,可以先传讯过来配合调查,不过据我所知,孙易可不是一个善与之辈,如果他抗拒的话,事情会变得很麻烦,我建议市局方面与林河市的警方做好沟通工作!”

乔政委摆了摆手道:“老耿你尽管放手去做好了,林河市警方绝对不敢不配合,稍后,会有省厅的于科长陪同你们一起过去!”

老耿轻叹了口气,暗道孙易这就是在作死啊,刘飞那是什么人啊,请动省厅出马,就算是林河市的警方都护不住他了,而自己能做的,就是稍稍拖那么一点点时间,算是还上一份人情,他还不敢做得太明显,因为他现在算是刘飞市长这边的人。

平民百姓方面,该上班上班,该讨生活讨生活,但是黑白两道却炸开了窝,省城的路开被干掉了,传言是孙易干的,这种传言长了翅膀一样,不到两个小时就传到了林河镇。

武谷打来电话询问是怎么回事,孙易让他尽管放心,啥事也不会有。

电话一个接一个,都是道上的人来打听消息的,孙易一一挡了回去,林河市道上的哥们还是让孙易很感动了,至少说的话都很好听。

电话又一次响了,孙易拿起电话以后,不由得挑了挑眉头,竟然是冷玉打过来,他们之间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

犹豫了一会,孙易还是接起了电话,冷玉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你现在马上到林河市,到了林河市去大发超市的五号储物柜,那里有一张你的护照,所有的手续都已经办完了,你到京城或是海城转机,从那里直飞毛子国、中东或是非洲,都是可以落地签的!”

“嗯?我要跑路?跑路干什么?”孙易奇怪地问道。

“原因你知道,你真的以为把脸挡住,不留下什么确切的把柄就没事了?人家真的想办你,有的是办法,而且还未必是这次的罪名,你犯了多少事你自己还不知道吗?”冷玉冰冷冷地道。

孙易挑了挑眉毛,听到了声音的曲小木也捅了捅孙易,向他点了点头,孙易的手上可没少沾人命,不用多了,坐实一样,在对方严判之下,也足够把牢底坐穿了。

扔下了电话,孙易呸了一声,没想到还是失算了,人家根本就不跟你讲规则,完全就是不择手段了,冷玉肯定是听到什么消息了。

“易哥,我带着你的电话,开着你的车去松江市,应该可以把他们引开一段时间,放心吧,这回的事我没有参与,就算是把我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曲小木道。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