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5章:打不死的小强-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385章:打不死的小强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38:4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的身体素质极好,就算是关宁那种兵王都觉得他身体素质好得像变态,肌肉一崩起来,比军中硬气功都要牛逼,不亚于穿了一件防弹衣,小口径的手枪都打不穿他的肌肉,步枪虽然打穿了肌肉,却卡在了骨头处。

孙易现在的伤势很严重,却并不致命,跑,努力地跑,一定要逃出去,否则的话他和小木还有伊万就真的死定了。

孙易没有时间察看自己的伤势,带着一身的钻进了这片沿河的小雨林里头,十几名追兵没有任何停顿和犹豫,跟着追了下去。

曲小木被架到了公路边上,不知何时,公路的两侧都被封住了,车子一律不许经过,而且封路的还是省城的交警。

路开从一辆路虎揽胜上下来,随行下来的还有一名看起来精瘦,但是双目极为有神的年青人,跟着路开一直到了路边。

曲小木被架了出来,塞到了那辆依维柯里头拉回了省城,路开下的命令是一定要把曲小木救回来,敢打自己的主意,想死都没那么容易。

路开一直到了林子边上,那名精瘦的年青人在附近看了看,向路开点了点头道,“看这血迹,至少中了五枪以上,跑不远的!”

“你的人行不行?那小子可不一般!”路开微有些担忧地道。

精瘦的年青人傲然地道,“我的人可都是出外勤的,是真正的精锐!是专业的!”

路开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扭头向身边的人问道:“那个毛子呢?”

“在那边呢,吵着要拿钱走人!”

路开冷笑了一声,向旁边的精瘦年青人点了点头,头也不回地回到了车上。

精瘦年青人一摆手,立刻三名冷峻得如同冰块一样的年青汉子大步向伊万的方向走去。

伊万的身体还在发抖,出卖了生死兄弟让他很不安,现在他只想拿钱走得远远的,去毛子国安安生生的过下半辈子。

三个冷峻的年青人向伊万走了过来,伊万的身体抖得更加厉害了,甚至眼中都闪动起了凶光,当三个年青人一声不吭地向他出手的时候,伊万如同一只负伤的巨熊一样,发出嗷的一声巨吼,横身就撞击了过来。

一名年青人闪得稍慢,被伊万一膀子撞到了肩头处,撞得凌空飞了起来,旋转了标准的七百二十度落地,摔得七荤八素,当场失去了战斗力。

伊万刚刚跑了几步,身后的两个年青人就追了上来,其中一人一跃而起,扑到了伊万的后背上,手刀重重地砍刀了伊万青筋迸起的粗壮脖子上。

这足以把一般人脖子砍断的手刀只是让伊万身体一晃险些摔倒,跟着晃动着身子,手胡乱地抓着,要把这个人从身后抓下来。

又是一记手刀砍了下去,伊万发出一声惨叫,脚下也变得踉跄了起来,另外一个年青人瞬间抓住了破绽冲了过来,一把抱住了伊万的大腿,两人合力把伊万放翻在地,跟着一人抓着他的一只胳膊死命地向后搬动着。

伊万发出一声声的咒骂,不停地狂吼着挣扎着,两个年青人的脸上闪过一丝狠色,几乎同时一翻身,使出了同样的动作,骑到了伊万的手臂上,手上用力地向后一掰,嘎巴一声,伊万的两条手臂同时折断,剧痛之下的伊万发出一声惨叫,一个拱身把二人甩了出去。

但是双臂同时折断了伊万根本就撑不住了,被两个年青人放翻在地,抡着拳头在后脑砸了七八下才砸昏了过去。

把伊万放翻,两个冷峻年青人同时抹了一把冷汗,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惊讶的神色,这个老毛子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对付,简直就像是一头巨熊一样,一般人挨上他们这几下,早就把后脑勺砸漏了,现在也只是把人砸昏过去而已。

孙易眼前的一切都已经开始发虚了,脚下也有些虚浮,林间树根横生,这本来用来撤退的路现在却变成了阻碍,孙易已经不知绊倒多少次了。

身体一晃,像是被人扯了一把一样,肋侧鲜血飙飞,伤口深可及骨,追上来的那些人枪法奇准,到现在孙易身上已经挨了十枪,整整十枪,没有被打死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

耳中已经听到了大河流淌的声音,孙易咬紧了牙关,回手当当就是几枪,把枪里的子弹都打了个精光,甩手把枪扔掉,借着压制的短短片刻,伸手从怀里扯出一个塑料包来,一口咬碎了塑料包,连同包装袋一起塞进了嘴里吞了下去。

吞了这包药粉之后,孙易又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小的蜡丸,蜡是从养蜂人那里弄来的可以食用的蜂蜡,把小蜡丸扔进了嘴里咬碎吞了下去。

现在就连自己配制的药粉都嫌少,更多地动用了一颗恶浆果。

药王册上说,恶浆果药性极其霸道,服之可以彻底激发人体潜能经气,让人实力爆涨,但是后遗症极大,如坠地狱。

现在地不地狱的已经顾不上了,先逃命再说吧。

一颗恶浆果下肚,孙易就是闷哼了一声,哇地一声吐出一口血箭,漆黑的鲜血喷出三米多远,这是伤了内脏,恶浆果霸烈的药性直接就将这些淤血都逼了出来,倒是孙易的胸闷气短有所缓解。

但是随后恶浆果像是化做了一条火线,在肚子里头瞬间就分成了无数的细丝,深深地刺进了身体里头,像是在身体里头穿满了着火的铁丝一样,那种炽烫的感觉让孙易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尖利的吼叫着,把几十米开外的追兵都吓了一大跳。

药王册骗人,这东西哪里是后遗症如坠地狱,现在就坠进去了。

孙易叫骂着,完全看不出身中十余枪受了重伤的模样,一窜多高,如同一只灵活的猴子一样在林子里头穿行着。

一名追兵追得最快,突然斜刺了出来,林密草高,当这名追兵斜刺出来的时候,离孙易也不过才五六米远,看到孙易不由得一愣,吓得一咧嘴。

孙易看不到自己的模样,但是那名追兵能看到,此时的孙易,凡是裸出的皮肤上都布满了丝丝红线,如同是最怪异的纹身一样,身体也胀大了几分,面目扭曲着丑恶如鬼,像是林子里头突然钻出一只山魈怪物一样。

孙易怒吼了一声,五六米的距离不过就是一冲身子的事情,这名追兵的枪还没等举起来就被孙易扑翻在地。

这名追兵果然是高手,被扑翻之后没有再举自己的步枪,面是伸手从腿侧拔出了一把短巧的阿拉斯加捕鲸刀,一刀就捅进了孙易的胸口。

孙易身上的肌肉已经崩到了极致,坚硬的捕鲸刀甚至刺砍钢板都没有问题,但是刺到骨头后微微一滞,立刻就被孙易的肌肉死死地夹住。

孙易根本就没有感到疼痛,甚至伤口喷出的鲜血还让他有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掐着这个追兵高手的脖子死命地晃动着,呲着牙发出啊啊的低吼着,不知怎么的脑子里就闪过了一点白捕食的场面。

手上没了武器,牙齿却是天生的武器,孙易一俯身,一口就咬了上去,正咬在这个追兵高手的脖子动脉处,牙齿闭合,在这名高手惊恐的挣扎低吼着,撕啦一声,连皮带肉地扯下一大片来,动脉血管都被咬断了,大量的鲜血喷出三五米远去。

身后响起了枪声,孙易的肩头一晃从喷血的追兵身上滚落了下来,四肢着地,如同野兽一般的窜进了荒草当中,直向河水处狂奔而去,甚至他的嘴里仍然在叼着那块皮肉。

几名追兵追了上来,被孙易咬破了血管的高手捂着脖子,但是鲜血在心脏的加压下仍然滋滋地从他的指缝中向外挤着。

这名高手发出嗬嗬的低吼声,身体剧烈地颤动着,然后再也不动了,看着他脖子处的咬痕,几个追兵对视了一眼,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特别是刚刚孙易中枪逃跑时那种四肢着地的窜动,更是让他们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那是一人吗?怎么看都像是一只负了伤的凶兽。

几个人一咬牙,接着追了上去,眼前一亮,钻出了林子,荒草也瞬间消失,河床下就是涛涛的河水,在河水里,还能看到一些还没有完全被稀释掉的血迹。

十几个人站在河边,一字排开,先扫射了一梭子,没有发现有新的血迹冒出来,领头的大汉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上一处几乎被割喉的伤疤,目光阴冷地向四周观望着,手向两侧一指,立刻兵分两队,分别向上下游搜了过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可是搜了上千米的河道,仍然没有看到人或是尸体,在这若大的林子还有河水当中,十几个人一散开,基本上就像是泥牛入海,根本就不顶事。

更何况孙易的战力惊人,一名特种部队退下来的高手,一个照面就被放翻了,甚至咬断了动脉血脉丧命,让他们也不敢单独行动,必须是三人一组,这样人手就更加紧张了。

无奈之下领头的那名汉子只能下令撤退,把死者的尸体也带了回去。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