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药材好矫情-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379章:药材好矫情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37:38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在心中微微地轻叹了一口气,曾经心中的野望在他跟柳双双确定了关系之后也被彻底地压入到了心底,只是偶尔还会翻出来细细地品味一番。

“怎么?舍不得?”梦岚坐在副驾的位子上似笑非笑地道。

孙易摇了摇头,“我只是有些感慨,当年,现在,这才短短的不到三年的功夫,第一次见柳姐,还是我在采摘蓝莓赚钱跟武谷还闹矛盾的时候呢,这一晃,一切都变了,就像一场梦一样!”

梦岚的目光也变得迷离了起来,她想的和孙易却有些不一样,当年她嫁给了那吸毒鬼顾成,每一分每一秒过得都如同地狱一样,简直就是渡日如年一样,甚至现在想来,她都不知道那几年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了,一个女人,要用菜刀横在脖子上才能护住清白,那日子简直就不是人过的。

但是这两年,日子过得却如同飞梭一样飞快,一转眼,幸福的几年就过去了,有的时候她真的希望这种日子能够过得慢一些,再慢一些,让她细细地去品尝每一天不同的滋味。

野菜厂现在正忙,罗丹每天都忙得脚打后脑勺,其实她也是故意的,把时间和男人都让给了孙易。

梦岚把化妆品店的工作都安排好了,跟着孙易就回了沟谷村,她知道孙易喜欢呆在乡村,无论孙易去了哪里,有他的地方,自己也喜欢。

在外头奔波了好几个月,走的时候才是初春,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盛夏了,一进院子,一只花花绿绿的大鸟就扑了过来,跟孙易撞了个满怀,吓了他一跳,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只肥硕的大公鸡,怕是不是十几斤重。

“这是一点白养的那只公鸡?”梦岚好奇地伸手在这只公鸡火红的鸡冠子上摸了摸问道。

“应该是吧,长得是不是快了点?这才养了多长时间啊就长这么大,要是再过两年还了得!”孙易掂着手上的这只大公鸡,公鸡叽叽咯咯地低叫着,尖利的嘴巴不停地在孙易的脸上蹭动着,一点白领着小小白围着孙易转了两圈,打了几个滚。

一点白虽说对几个女人也很亲热,不过它只有在孙易的面前才会将自己的肚皮亮出来,对于动物来说,把自己最脆弱的肚皮亮出来就是完全的信任。

“那两吃货呢?”孙易探头看了看,雀鹰小萌站在房檐处,目光锐利地盯着孙易怀里的那只大公鸡,看样子它们之间很不友好。

正说着,两头黑瞎子如同火车头一样轰隆隆地跑了过来,嘴上还叼着一个袋子,竟然是用破床单做成的,这两个家伙现在学奸了,不像从前那样干了活只要给点吃的就行,吃完了还要再带走一些,劳力也不像从前那么兼价了,活得精明了不太好骗了。

两头黑瞎子在孙易的身上拱动着,体形更大更胖了,力气似乎都更大了,拱得孙易都站不稳了,至于梦岚,更是被拱得两脚离地几乎摔倒。

家里头热热闹闹的让孙易打心眼里头安稳,梦岚跟着笑闹了一会,就去后园子摘菜准备做饭了。

孙易拎了个锄头准备收拾一下后园子,后园子那些菜都是随便种下的,那些药材才是孙易最看中的。

到了后园子,孙易叹了口气,把锄头扔下了,后园子实在是太乱了,蒿草长得近一人高,各种蔬菜也顽强地生长着,长势还非常不错,很有一种纯野生的感觉,别说,就连柿子跟别家的味道都不一样,个头也大,弄得全村自家种的蔬菜都是从孙易家里弄的种子,几个村子的蔬菜全是孙易家的子孙后代。

这么荒乱的园子,锄头派不上用场,只能一点点地拔,把拔下来的荒草放到屋子后头晾干烧火,蒿子杆足有姆指那么粗,足以当柴火烧了。

最先清理到的地方就是大地乳那一块,多肉般的植物只冒出一个小小的尖来,四周也生出了四五株,不过这回看到跟从前不一样,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的样子。

孙易只能挠着头,这玩意总不能上化肥吧,这些药材怎么长完全就是放任自流,他压根就不会种这些药材,而这些药材也像是突然从地下就长出来了一样。

到了吃饭的时候,孙易也只清理出来一角,紫苏花足有五株,每一株上头都有三朵硕大的紫花,花落之后就会像形成一个莲蓬一样的托盘,里头就是圆滚滚肥嫩嫩的种子。

就连紫苏花看起来也不太好,似乎生长起来后劲不足一样,孙易还特意翻了一下药王册,这药王册里头只介绍了各种药材的特性,别说是种植了,就连使用方法都是那么廖廖几笔。

反正孙易用起这些药材的时候就是每样都平均取数量,然后晾干磨成粉融合在一起,效果还非常的不错,他本就是一个懒人,也懒得深究了。

只是药材营养不良这种事情,让孙易越来越头疼,直到吃饭的时候也没有琢磨出个一二三来。

跟梦岚吃了一顿饭,外头再山珍海味,也不如自家园子里的青菜小葱和鸡蛋酱。

温饱之后当然要干点别的事,特别是看到梦岚正在厨房忙着刷碗收拾锅台,美好的身材,丰满而又饱满的圆臀不时地在自己的眼前晃动着,让孙易的嗓子里头都要窜出火来了。

笑嬉嬉地摸了上去,梦岚却一把将他拍开,脸上还有些微红,哪怕她跟罗丹都和孙易大被同眠了,但是在这种事情上,仍然像小姑娘一样容易羞涩。

“还没洗澡呢!”梦岚道。

“走走,咱们一块洗去!”孙易拽着她就要走,梦岚却不肯,厨房还没有收拾完了,好一阵子没有住人了,屋子还要清扫一下。

不是孙易大男子主义,而是梦岚坚决不许孙易插手,她是一个小女人,认为男人在外闯荡已经很累很不容易了,有出息的男人绝不会陷身到家务当中。

把孙易赶到了后园子去洗澡,一个大桶里头装满了晒得温热的水,简单地清洗了解一下子,把洗澡水再倒进园子里。

倒完了水的时候孙易发现,好像紫苏花和大地乳有些不一样,连叶片似乎都要透出亮光来了,一扫此前营养不良的模样。

孙易揉了揉眼睛,也不见这两种药材长大,是自己的错觉?

看桶里头还剩下一些洗澡水,拔开那些荒草,找到了火龙角,火红色的火龙角现在都是淡淡的暗红色,看起来没什么精神气,把桶里剩下不多的洗澡水倒了下去,眼看着火龙角从暗红变成了火红色。

孙易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自家园子里头的药材也太矫情了吧,竟然要用洗澡水来浇灌。

为了做实验,把梦岚拉了过来,让她洗了一次,当孙易端着水要向勾魂芽和恶浆果上倒的时候,梦岚赶紧拽住了他,“你要干什么啊?那些可都是药材,有大用的,洗澡水里可有香皂的,会浇坏的!”

“没事,我不一样用了!”孙易混不在意地道,不过还是比较小心,只倒了一些到龙须草上头。

已经微微有些暗绿色的龙须草被倒了一些洗澡水,竟然没有任何变化,孙易不由得挠头了,难道一定要是自己的洗澡水才行?也太挑剔了吧?

把自己的手臂浸到了水里头又洗了一遍,顺便再洗上一把脸,忙了半天额头都微微见汗了。

再倒下水去,果然,龙须草变得翠绿欲滴,非要浇上洗脚水才会长得好,这是什么道理,把药王册翻烂了也不见什么具体说明,只能说自家的药材比较矫情吧。

对于这种想不明白的事情,孙易一向都是懒得再去想了,还有出浴的美人等着自己呢,哪里有功夫去想这些想不明白的事情,他一向不会跟自己的脑子过不去,想不通的事情就不想呗,反正这东西长在自家的园子里,大不了平时多浇点呗。

把洗澡水随便向园子里头一泼,把桶放了回去,急匆匆地跑回了屋子,梦岚姐果然已经开始铺被子了,短短的睡衣里头什么也没有,伸臂舒腰的时候,妙处隐现,孙易一个虎吼就扑了上去。

温存了好一阵子,梦岚才在孙易的怀里头沉沉地睡去,孙易嗅着女人身上的幽香,还有刚刚那事过后所带的淡淡味道,也缓缓地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太香了,全身的骨头节都像是要凝固在一块了似的,伸个懒腰全身骨节啪啪做响,有一种瞬间就被拉抻开的舒爽感。

梦岚已经先起床了,正在收拾着前院子,那些山葡萄藤已经长得老高,顺着搭好的架子形成了一个长廊,一串串还显青色的山葡萄从头顶垂下来,一群群的鸟停在枝头叽叽喳喳地叫着,啄食着隐藏在叶子中的小虫子。

最怪异的是,一向以捕鸟捉鼠为食的雀鹰就站在不远处的屋檐下,那些各种各样的小鸟也不怕,蹦来蹦去的,最近的甚至离雀鹰不到半米远,几乎一伸脖子就能啄到。

雀鹰小萌也聪明得紧,家里头的东西从来都不动的,就算是鸟儿送到嘴底下也不动,要猎食飞起来就是了,甚至连钻进院子里头的老鼠它也不动,只是老鼠的命比较薄,几乎没有能逃过一点白和小小白的爪牙。

本文来自看书罔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