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赖黑子的结局-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378章:赖黑子的结局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37:34Ctrl+D 收藏本站



赖黑子想起孙易不远万里的疯狂追杀,只觉得小腹和后庭处的肌肉都有些无法控制了,再加上这几年毫无节结的酒色财气厮混,让他的身体素质都大不如前,几滴骚臭的尿液湿了裤裆。

当人恐惧到了极点以后,就会变得极有勇气,赖黑子双手死死地扣着饭桌,发出一声尖利得已经变了调的嘶吼声,“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随着赖黑子的嘶吼声,那五个三角洲身上的肌肉一崩,一脸狞笑地向孙易他们围了上来。

在他们看来,孙易也不过就是一个混得好点的混子罢了,甚至连国外的专业黑*帮成员都比不上,只要一伸手,几下子就可以把他们撕巴死。

他们不介意在华夏杀人,华夏的对外政策是出了名的软弱,他们拿的都是正宗的米国等多国国藉,随便拿出哪一个来都能压得住场子,只要引渡回国,还不是随便怎么操作。

离孙易最近的三号大汉一伸手就向孙易的衣领上抓了过来,但是手刚刚碰到孙易的衣服,他的手臂就被孙易扣在了手上,这一次他没有再卸他的关节,而是贴着关节处反向一推。

嘎吧一声,手肘向外变了形状,筋腱完全被撕裂了,这条胳膊算是废掉了。

三号大汉痛吼了一声,伸手从腰后拔出一把军刀来,孙易的脸上闪过一丝冷笑,敢在自己的面前玩刀,还真是不知死活。

对方的刀还没有举起来,孙易已经一踢在了他的胯下,踢得三号大汉发出一声杀鸡般的尖啸声,整个人都弹飞了起来,咚的一声摔在了桌子上,砸得杯碗狼藉,而那把军刀也神奇地到了孙易的手上。

军刀一转,暗哑的刀光一闪,从这个三号大汉的肩头深刺了进去,笃地一声轻响,深深地钉入到了桌子里头。

一只手臂废掉了,另一只手臂又被从肩头钉死在桌子上,更何况胯下又受了重击,蛋都碎掉了,哪里还挣得起来,眼睛一翻干净利落地昏死了过去。

两人交手简直就是兔走鹘落,在短短的两秒钟之内就结束了,让那四个大汉都没有回过神来,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伊万沙包大的拳头还有曲小木阴损的拳脚已经砸到了身前。

孙易对上了一号和二号,双方都没有带枪,也没有时间去拔刀,完全就是力量上的对抗,孙易不介意自己的身上挨上三拳两脚的,只要把胯下要害护得像铁桶一样,剩下的都无所谓。

一号大汉重重的一拳头砸在了孙易的脸上,让他的脑袋一歪,毛事都没有,但是跟着一手肘重重地砸到了二号肋侧,嘎巴一声,也不知断了几根肋骨,伤势很严重,已经开始满嘴喷血了。

一号大惊,伸手就抄起了旁边的凳子,黄胖子为了提高本饭店的逼格,用的全是清一色的实木,而且还是最好的松木,原色松木凳子看起来古香古色的很有格调,同样也结实沉重,不亚于一根大腿那么粗的木头棒子。

沉重的凳子带着呼啸的风声当头砸了下来,孙易低吼了一声,双臂在身前一架就顶了过去。

砰……哗啦……

凳子碎成了零件,孙易抖了抖身上的木头屑,被凳子砸中的手臂还有肩头有一种火辣辣般的感觉,非但没有浇灭孙易心头的火气,反倒更加旺盛了起来。

不远万里追杀,而且还没有干掉赖黑子,竟然让他又跑回来耀武扬威,孙易的心头火气压得都快要爆开了,他在用这种方法发泄一下自己心头的火气。

三角洲一号看着手上孤凌凌的一根凳子腿不由得微微一愣,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抗揍的人,在自己如此大力的打击下竟然还像没事人一样。

三角洲一号不愧是特种部队出来的,只是微微一愣就反应了过来,凳子腿向前一递,尖锐的凳子腿裂茬处就向孙易的小腹刺了过来。

孙易的身体微微一侧,闪过了凳子腿的这一刺,怒吼了一声,巴掌一扬,在一声气势十足的草尼玛中扇了出去。

三角洲一号身体后倾一躲,可他还是低估了孙易的速度,这一巴掌虽然没有扇子他的脸上,仍然扇在了他的脑门上,啪的一声脆响。

三角洲一号只觉得脑袋里头像是开了锅一样,脑浆子都沸腾了起来,眼前金星乱舞,喝醉了酒一样的晃动着,粗壮的身体怎么也无法站稳了。

曲小木和伊万就不像孙易这么利索了,三角洲好歹也是高手,不是那么容易对付了。

曲小木使了一个锁技,跟三角洲四号滚落地上,正死死地勒着他的脖子,四号脸红脖子粗直翻着白眼,粗壮的手臂死命地抓着曲小木的手肘,想要把他的手臂拽开,但是曲小木咬牙切齿地把力道用到了最大,别看他个不高又不是很壮,但是骨头缝里头都是肉,力气大着呢。

伊万像一头蛮牛一样跟三角洲五号纠缠在一起比拼着力气,一拳一脚力量十足,打在身体上发出砰砰的闷响声,让人的牙齿都有些发酸了。

赖黑子的双腿抖得厉害,手上还捏着一把做工精致的匕首,现在他后悔死了,来的时候怎么就没有带把枪呢,一把小小的匕首实在不能给他安全感。

孙易正要向赖黑子走去,武谷却拦住了他,“小逼崽子现在也抖起来了,敢向我叫号了,我收拾收拾他!”武谷说着把屁股底下的椅子给拎了起来,他才不会空手去面对刀子呢。

孙易虽说心头有火,也没有阻拦,人家武谷总是要找回自己的面子。

赖黑子很没有骨气地大叫了一声,手上的匕首向武谷一扔,趁着武谷挥着椅子挡开匕首的时候一个翻身体就撞破了身后窗子,在一堆碎玻璃当中跳了出去,身上被碎玻璃划得血淋淋的也全然顾不得了。

孙易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跳了窗子就能跑了吗?

果然,一连串威严的不许动的声音传来,十几名便装缉毒警围了上来,叠罗汉一样的把赖黑子压得死死的,对付毒贩子,用什么手段都不为过,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就制服,否则的话这些亡命徒拼死反击起来,吃亏的只是自己。

孙易从窗子探出头去,韩大队向孙易摆了摆手,然后押着赖黑子塞进了车里,屋子里头五个已经放翻的保镖也没有跑掉,全都被上了背铐,紧紧地看押住。

把人都塞进了车里头,韩大队才悄悄地向孙易道:“消息能确定吗?”

“当然确定,没有确实的消息我哪能把你们拽过来,毕竟还涉及到省城的势力呢。”

韩大队轻笑了两声,“省城又怎么样,别看是高配,但是管不到咱们林市来,在咱们地盘抓到的人,就是咱们的功劳,他们就算是人脉再广也不敢拿上上下下的功绩开刀,都等米下锅呢!”

韩大队的话音刚落,搜查着那两辆车的干警就传来了消息,在车里找到了至少五公斤的四号,纯度非常高,还有其它的软毒品好几大包,暂时还没法数,但是绝对是林河市近年来少有的贩毒大案,跑都没地方跑。

最妙的是,赖黑子还没有换国藉,而他的户藉所在地仍然是东沟村,妥妥的属于林河市管辖,占住了理,就算是天王老子的面子也不用给,再者说,林河市新来的市长正等着功绩来稳定自己的地位呢,冷源可不是那些无根无底的小官,纯是大家族下来历练镀金的红色子弟。

活该赖黑子倒霉,他以为孙易已经死了,跑回来还不算,还带了这么多的毒品出来开拓市长,正撞在孙易的手上,不死都不行了,孙易本来都想好了,就算是搜不出东西来也给他栽点赃,谁成想他自己将把柄送了上来。

“这个赖黑子,就算是坦白从宽,这辈子也没想从监狱里出来了,减刑都轮不到他!”韩大队拍拍孙易的肩头道。

看着鼻青脸肿,全身都是玻璃划出来的伤痕,一脸颓然的赖黑子,孙易长长地出了口气,不是他不顾乡情,而是这个赖黑子把事情干得太过份了,敢向自己的女人下手,用什么样的手段反击都不过份。

干哪行就要有干哪行的觉悟,赖黑子明知必死,嘴巴倒是够硬,一句话也不肯说,这让孙易觉得有些可惜,没有把路开那个王八蛋给咬进来。

而刘飞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只是微微地皱了皱眉头,对于他而言,赖黑子不过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用来敛财的小人物而已,被抓就抓了,他根本就懒得多做理会,路开也不想给自家老大找麻烦,也压着没动。

孙易去看了柳姐,伤已经好了,还好,都只是一些看起来吓人,但是并不严重的轻伤,除了医院全力医治之外,孙易的药也起了很大的作用,此时看起来仍然明艳照人,不可方物。

柳姐与孙易对视了一眼,脸上带着知性般的淡然微笑,梦岚姐下厨做了一顿饭,三个人一起吃了顿饭,柳姐把他们送到了门口。

临上车之前,孙易又一次回头,楼上的公寓灯光通亮,一个蔓妙的人影站在窗前,然后窗帘缓缓地拉上了。

本文来自看书蛧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