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地狱无门-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377章:地狱无门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37:29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现在由明转暗,赖黑子没有想到,走马帮的老大会骗自己,如果他知道孙易没有死的话,绝对不会再回到省城来冒险。 (w W W .  . c o M)

他之所以会选择省城,也是抱着衣锦还乡的念头,又出了一批货之后,手上有了余钱,看看身边五个膀大腰圆的保镖,或者说是监视着,赖黑子又动了歪念头,自己现在身家几百上千万,也算是成功人士了吧,升官发财不归乡,如同锦衣夜行。

找路开借了几辆好车,一百多万的路虎揽胜当自己的坐驾,又借了一辆悍马H3,两辆豪车开出了省城,一直都紧盯着他的孙易有些奇怪,这个家伙又要闹什么妖蛾子?

孙易他们开了两辆不起眼的车子,交错地跟在他们后面,在这种公路上,几辆车一直首尾相连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因为要去其它的城市,没有别的路好走,北方的公路可不像南方那么密集。

车子开到了林市,到了自己的地头,孙易打了个电话就借来了一辆指南者,一辆牧马人,换了车子接着跟下去。

看到赖黑子一行的车子拐进了林河镇,孙易算是明白了过来,这老小子是来炫富的,只是他那些钱能见得了光吗?

赖黑子是打着投资旗号来的,这山中小镇能引来投资者,可不容易,而且张口就是几百万,甚至还有意捐赠一笔用来修整镇子通往各村的公路,这让老镇长不得不得不重视起来。

松鹤楼摆了一桌,当老镇长陪着赖黑子前来赴宴的时候,黄胖子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赖黑子他怎么可能不认识?这家伙从前可没少偷鸡摸狗,然后把偷来的家禽卖到他的松鹤楼来,开始黄胖子还收一些,到后来村民来闹,就不再收了。

赖黑子看到了黄胖子一脸惊讶的模样,心里头得意到了极点,腆着肚子走上前去,在黄胖子标志性的大肚子上拍了拍,“哟,黄老板,几年不见,你这身肥膘可是越来越厚啦!”

黄胖子脸上的堆笑都变得僵硬了起来,他虽是个生意人,讲究的就是和气生财,会来事会办事,跟谁都是一副笑脸,但是在他看来,赖黑子就是一个不入流的小混子,他黄胖子就算是脾气再好,在林河镇也是一号人物,自己的肚子是什么人都能拍的吗?

换做是从前,赖黑子也只能向自己陪笑,可是现在,竟然堂而皇之地拍起了自己的肚皮,让他的心里头怎么能爽快?

镇里的头头脑脑也都赶了过来,一定要把投资者陪好,更何况还是回报乡里的成功人士呢,看看人家那五个保镖,一看就不一般。

过了一会,一辆英菲尼迪停在了饭店的门口,骨架粗壮的武谷从车上下来了,黄胖子赶紧迎了上去,都是多年老友了,说话也用不着拐弯没角。

“老武,老镇长这是请你来赴宴啊!”

“是啊,说是有要回报乡里的投资者,让我过来陪陪客!”武谷道。

黄胖子扭头看了一眼,见无人注意这里才低声道:“老武,你知道这次回来的投资者是谁吗?”

“怎么?我认识?”武谷微微一愣道。

“当然,你当然认识了,还记得赖黑子吗?”黄胖子神神秘秘地道。

武谷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就那块滚刀肉?

“就是他,这小子现在可抖起来了,我要是你的话就别进去!”黄胖子道。

武谷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老镇长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他和孙易的想法差不多,无论在外头混得如何风生水起,这里都是自己的家,自己的根就在这里。

看到武谷走了进去,黄胖子摇了摇头,赶紧催着厨房上菜。

包间的门口,站着三个膀大腰圆的大汉,看到武谷过来,目光森冷地在他的身上打量着,这目光让武谷很不舒服,这种目光他在关宁他们的身上也见过一次,多少也能猜出他们的身份。

进了包间,老镇长正陪着赖黑子陪着天,几瓶茅台已经送了上来,见武谷进来,老镇长笑道,“咱们镇上的头面人物可都是到齐了,让老黄赶紧上菜,时间不早了,大家伙早都饿了!”

黄胖子也适时了送来了几个冷盘,几盘特色小炒也先送了上来下酒。

赖黑子一直都似笑非笑地看着武谷,他跟武谷之间谈不上仇怨,当年他只是一个地赖子小混子,而武谷则是老牌大混子,两人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当初赖黑子跟孙易起了争端,武谷一句话就把赖黑子给压了回去。

赖黑子挑了一块粉皮尝了尝,然后招呼着服务员拿过一个高脚的大杯子来,打开了一瓶茅台酒,满满地倒了两大杯,一杯在桌子上转给了武谷,自己拿起了另一杯。

“武大哥,当年你可一直都是我的偶像啊,可惜一直都没有资格跟你坐在一张桌子上喝酒,今天有了机会,无论如何也要敬你一杯,来,咱干了!”

赖黑子说着举起了酒杯,武谷的脸上不动声色,不过看在老镇长的面子上还是举起了杯,两人轻碰了一下,赖黑子只抿了一下就放下了杯子,而武谷小小地喝了一口。

刚要放下杯子的时候,赖黑子就是脸色一沉,冷冷地道:“怎么?武大哥看不起我?我的胃不太好,喝不了太多的酒,抿一下意思就算了,你这算怎么回事!”

武谷的眉头一皱,这满满的一杯酒差不多有半斤了,以武谷的酒量,真要是赶上那种酒场,干上一杯也没什么问题,但是被赖黑子逼酒,简直就像是服软认输一样,这又算怎么回事。

“噢,这阵子酒喝得太多了,我的胃也不太好,意思一下就算了吧,都是老熟人了,犯不着弄这些客套!”武谷淡淡地道。

“看样子还是武哥不给我面子啊!”赖黑子冷笑了一声道。

老镇长那是人精一般的人物,看出事情有些不太对劲了,赶紧端着酒杯站了起来,“哈哈,不就是酒嘛,来来来,这杯酒我喝了!”

老镇长说着,杯底在桌子上轻轻地磕了一下,发出一声脆响,然后一仰脖,三两白酒全部喝了下去。

赖黑子看都没看他一眼,老镇长是德高望重不假,但是他赖黑子根本就没有给面子的意思,只是紧盯着武谷,眼中闪过了一抹淡淡的杀气,他今天就是为了来立威来的,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赖黑子已经不是从前的赖黑子了,从前让自己吃过亏的,看不起自己的人,全都要付出代价。

身边可是有五个高手兄呢,不用白不用。

武谷算是看出来了,这个赖黑子不但是来找麻烦的,还是专门来找自己麻烦的,混到他这个份上,根本就不需要向任何人低头,特别是向赖黑子低头。

酒杯不但放下了,还向前推了推,淡淡地笑道,“这酒喝着没啥意思!”

“没啥意思是啥意思?姓武的,你特么啥意思!”赖黑子重重地在桌子上一拍喝骂道:“别特么给脸不要脸!”

“就凭你,也跟我说脸?”武谷阴冷地道。

老镇长见事不妙,赶紧打着圆场,但是人家赖黑子根本就没打算给他面子,这圆场怎么打都圆不回来,门外的三个大汉也闯进了包间里头,就站了武谷的身后。

武谷那是什么人,可是在林河镇有名的大混子,一辈子混的就是一个脸面问题,就算是死也不能弯膝盖,面对几个气势不凡的高手兄丝毫不惧。

赖黑子的脸上闪过一丝杀气,现在的赖黑子可不是当年那场混迹村镇的滚刀肉,他是毒贩,手上人命无数。

黄胖子在外头急得直搓手却没有任何办法,报警?报个屁啊,派出所所长老苏正在里头跟着一块喝酒呢。

正在箭拔弩张的时候,身后一只温暖的大手在他的肩头上轻轻地拍了拍,黄胖子一扭头,胖胖的脸上立刻就显出一抹喜色来,“易哥?怎么是你?”

“怎么就不能是我!”孙易笑道,先给黄胖子递了支烟。

“啊哟,我的易哥哟,现在可不是抽烟的时候,里头快打起来了,那个赖黑子……”

“嗯,我知道了,就是来找他的!”孙易的脸上闪过一丝狞笑,招了招手,曲小木和伊万挤了上来,孙易点了一下大门,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气的伊万跨了两步,重重地一脚踹在包间的大门上,砰的一声就大门踹开,撞到了人的身上又弹了回来。

一名据说是三角洲的高手被突然大开的门撞到了后脑勺上,梆的一声把门弹了回去,自己也被这厚重的实木大门撞得头昏眼花,身子晃了几晃,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草!”赖黑子大骂一声,拍案而起,刚要发火,却见孙易缓步走了进来,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看到孙易出现,赖黑子像是一只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似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喉间发出嘎嘎的怪响声。

孙易先向老镇长还有苏所长等人笑着点了点头,“正喝着呐!”

老镇长一辈子都在基层打混,那双眼睛睿智得很,赶紧道:“来得正好,一起喝点!”

孙易笑着道,“今天不太合适,改天我请老镇长好好喝点!”孙易说着使了个眼色。

老镇长等人赶紧起身告辞,包括苏所长等人也装做没事人一样退了出去,转眼间,屋子就剩下孙易一伙,还有赖黑子一伙,再加上端坐不动的武谷。

“你……你没死?”赖黑子的眼睛瞪得老大。

“谁告诉你我死了的?赖黑子,你要是老老实实的躲在省城,我还真拿你没办法,但是你现在竟然跑到林河镇来了,简直就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字的,省城的级别再高,也只是一个市,还管不到其它城市来,还真是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啊!”孙易说着哈哈地大笑了起来,笑得极其畅快。

看书罔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